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07年05月 存档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5月31日)

2007年05月31日,星期四

成蹊

今天上午9:20乘坐CA422航班从东京飞回北京。早晨约6:30,李贺敏就来找师父,协助收拾、搬运行李。师父的房间卡找不到了,我和李贺敏帮着一起找,费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在我的书包里找到,原来是我匆忙之中,不经意地将师父放在桌子上的房间卡收进我的香袋里了。师父笑着说:“又犯错误了!”

李贺敏租车送我们到日本成田机场,又协助办理手续,因此非常顺利,不到8:00就进入了候机室。候机室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人,师父在候机室陪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慈悲观照我,又给我亲近请益的机会,或者有什么要特别教导我。我昨天晚上没怎么休息,坐到椅子上就犯困得厉害,但想到师父昨天晚上勉励的“精进不懈”,又想到《梵网经菩萨戒本》里讲“为法灭身,请法不懈”,《大智度论》说:“一心禅定。除却五欲五盖。欲得心乐。大用精进。是故次忍辱说精进波罗蜜。如经中说。行者端身直坐。系念在前。专精求定。正使肌骨枯朽。终不懈退。是故精进修禅。若有财而施。不足为难。畏堕恶道。恐失好名。持戒忍辱亦不为难。以是故上三度中不说精进。今为般若波罗蜜实相。从心求定。是事难故。应须精进。”我这点犯困算什么呢?!就抖擞精神。心里有些意识到这或许正是师父在磨练我的精进。我想请益问题,但不知道请益什么,这是平时的学习、用心不够。心里感觉很惭愧!
    师父主动说:“李贺敏做事很认真、很代人着想啊?”我说:“是!值得我好好学习。”师父说:“坐飞机的手续现在是不是比较清楚了?”我说:“只能说是大概清楚,实际做的时候,可能会犯糊涂。”师父说:“没有自己亲自做过,印象不深。”我说:“我把过程回顾一下,请师父看对不对。”师父说:“好。”我说:“进了机场大厅,先看电子告示牌,查看自己的航班号……。”师父说:“还可以。经常回顾和展望,学习才牢固。”我说:“我很惭愧,总是容易着急忙乱,念知力差,经常丢三落四,给师父添麻烦。”师父说:“没关系。多出来几次就好了。”
师父又说:“你是不是感觉这半年来,习性有很大改善?”我说:“我搞不清楚。师父看我哪些习性有改善啊?”师父说:“你是不是感觉不像以前那么怯弱了?”我说:“这倒也是。不过,感觉还是有些不够。”师父说:“出来见见世面,接触一些有素质的人,自己的气质自然而然就不一样了。我很想静下来用功,好好培养几个人才,不然兴隆佛教都是虚的,有机缘带你出来见见世面、经历境界,要多加用心。”
    师父接着说:“视野不能太窄,还要适当多看一些经论,不然只局限在一部经论上,讲来讲去都是那几个名词概念,别人听久了就疲了,自己讲来讲去也觉得没意思。而且如果对佛教的历史和基本常识不懂,别人也会没有信心,听不进去。”我问:“多阅经论是否变成‘多积异类文辞’。”师父说:“如果没有把握核心,就成为‘多积异类文辞’,如果把握核心,其它的经论就是庄严。”
    我努力提策精神,但还是有些恍惚犯困,师父给我讲了很多,我记得一些要点概念,很多漏失掉了。我真切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虽然知道我会漏失很多,仍然不停地讲说,正像以前我曾记录整理师父的开示,师父说:“以前我跟他们讲很多,一讲几个小时,他们大部分都忘掉了,很可惜。至少要有一定的慈悲心,不然不会这样不停地讲。多亏你记录整理,也能给其他同学做个参考,这很好。”又有一次有同学对师父说:“师父开示的很多我理解不了,而且记不住多少。”师父说:“没关系,慢慢熏习,多听几次就好了。”
    8:55开始登机,13:15(北京时间约12:15)抵达首都机场,13:30回到龙泉寺。同学们冒着小雨来迎接,见到同学们真是感觉很亲切。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5月30日)

2007年05月30日,星期三

成蹊

师父说:“‘见闻觉知’上可以讲讲历程,多放些照片,很多人没来过,想了解,这对他们是一种供养。要以供养心来做。”

今天活动安排:

1、上午在东京乘新干线“疾风号”列车到一关市;
    2、下午访问岩手县天台宗大本山中尊寺(中尊寺住持暨“日宗恳”事务局长山田俊和长老接待)和天台宗别格本山毛越寺(执事长藤里明久长老接待)
    3、晚上出席中尊寺在当地BELLINO饭店举行的欢迎宴会,岩手县、一关市、平泉町等当地政府及有关人员出席。
    上午约9:00到东京新干线列车站,车站很干净,进入地下通道,满眼看见一队队日本人在有序地奔跑,让我非常吃惊,仿佛是在看电视中的快放镜头。大概现在是上班时间,他们工作节奏快,形成了这样奔跑的风气,也真是奔忙!上到站台,看到列车呼啸而过,一会儿就没影了,那速度也像是看快放镜头,以前听说日本的快速列车被称为“子弹头”,看那流线型的车头和这种速度,也真像是子弹。这里很好地展现了日本的高科技和快节奏,访问团的很多成员与师父在这里合影留念。

                 1

 

                                                     合影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5月29日)(下)

2007年05月29日,星期二

成蹊

纪念宴会17:30开始,中国驻日本大使王毅先生也来出席。

先由“日中恳”理事长持田日勇长老致辞,然后王毅大使讲话,最后“日中恳”副会长吉田文尧长老致闭会辞。
    持田日勇理事长说到:“从年龄上我们不算年轻,‘日中恳’成员多数是从五十岁到八十多岁,但只要身体硬朗,就鼓起精神继续努力,也希望年轻人来参与、继承和努力。……607年,小野妹子作为遣隋使,今年正好1400周年。中国宗教文化对日本产生极大影响,不仅要重新认识,而且应以感激之情对待之。今年是1937年卢沟桥事件七十周年,又是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三十五周年,刚才叶小文阁下没提到,是特别体贴我们。我们要不忘过去,深刻反省,与贵国深层交往。……日中韩佛教界人士应携手,为实现亚洲与世界和平而努力。”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5月29日)(上)

2007年05月29日,星期二

今天活动安排:
    上午,A团(国宗局叶小文局长带领)拜访日本文部科学省;B团(师父带领)访问东京浅草寺、护国寺。
    下午,”日宗恳”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庆典在”世纪凯悦”饭店会议厅举行,师父作主题为《四十不惑迎庆典,中日佛谊永传承》的致辞,叶局长作主题为《诚恳相待,平等对话,世代友好,共创未来》的演讲。
    晚上,在饭店举行”日宗恳”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宴会。

上午9:00坐大巴车前往浅草寺和护国寺参观。导游介绍说:“浅草寺创建于公元628年(中国唐朝时候),有兄弟俩在打渔时网上来了一尊观音菩萨像,尽管他们把佛像放回河中,佛像总是被他们不断地网到,于是他们相信观音菩萨显灵了,把佛像搬回家中,建立了浅草寺。浅草寺的一条门前街很有名,卖便宜小东西,去的年轻人多。浅草寺不收门票,是日本每天参拜人数最多的寺院,香火旺,很有钱。原先属于天台宗,二战后国家公布‘宗派法人法’,浅草寺就脱离原宗派,独自成立‘圣观音宗’,这个宗就唯一这座寺庙。护国寺是真言宗的大本山。”

一路上发现繁华市区的大街上基本没有广告画,只在各商店、公司挂着各自的名称牌。作为经济发达的日本,竟然不是广告满街飞舞,背后一定是有其它因素的作用超过了经济因素。我想至少有一个好处:不会那么五光十色、诱引鼓惑而容易让人内心散乱、躁动不安。我出家前在满眼广告画的大街上走一趟,往往身心疲累。
               1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5月28日)

2007年05月28日,星期一

成蹊

今天随侍师父前往日本,参加“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成立四十周年庆典”。按照师父以前的教导,要提前查阅资料以了解情况,这样观察和体会才容易深入。我查阅了一些“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通常简称“日宗恳”)的资料,特别借了两本书:《日中佛教友好二千年史》(道端良秀著)和《日本佛教史》(杨曾文著)。

“日宗恳”成立于1967年5月29日,源于1953年2月成立的“中国人俘虏殉难者慰灵实行委员会”和1955年7月成立的“日中佛教交流恳谈会”。“不管中国处于何种状况,也不能熄灭两国佛教交流之灯”,抱有这一强烈愿望的有志之士发起成立了“日本友好宗教者恳话会”,主要由关东佛教界的净土真宗、日莲宗、真言宗、净土宗等宗派组成,当时西川景文(日莲宗原宗务总长)为会长,现任会长是小野冢几澄(真言宗丰山派顾问),理事长为持田贯宣(日莲宗)。之后,“日宗恳”作为中日佛教交流的唯一窗口,克服重重困难与障碍,为发展两国友好与佛教交流作出了很大贡献。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曾先后10余次收集并送还我国二战期间在日死难劳工的遗骨,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高度赞扬,与1974年10月关西佛教界成立的“日中友好佛教协会”(事务局设在京都清水寺)一道,为促进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两国佛教界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为恢复两国邦交正常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为缔结两国佛教“黄金纽带”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龙泉寺)佛诞节浴佛法会报道之十(5月27日)

2007年05月28日,星期一

          1

 

炎炎盛夏中的一缕清凉

——佛诞文艺晚会访谈

 

编者按:

    “我以海潮音,赞佛功德海,愿妙赞歌云,飘临彼等前”。——这次佛诞文艺晚会的表演者,有我们学佛小组的同学,也有山上的义工,还有很多从外面请来的演艺界的朋友,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赞颂我们伟大的佛陀,走到了一起。你想了解舞台后面的故事吗?你想聆听演员们的心声吗?我们的义工记者特别做了系列采访,下面是三位义工记者的报道。

  (更多…)

(龙泉寺)佛诞节浴佛法会报道之九(5月27日)

2007年05月28日,星期一

              1 

 

晨起静思——都是自我的不圆满

 

    法师说,我们每天匆匆忙忙起来,洗漱,挤车上班,心会很忙乱。如果我们以杂乱的心来做事,即便是世间的事情也难成功,更甭提修行了。 (更多…)

(龙泉寺)佛诞节浴佛法会报道之八(5月27日)

2007年05月28日,星期一

               1

 

直至菩提我皈依

 

    初夏的阳光照耀在大停车场上空,显得有些灼热。为了免除大家日晒之苦,义工们陆续搭建起一座座明黄色的“凉亭”。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5月27日)

2007年05月27日,星期日

成蹊

“师父,您明天大概几点回来?”

“现在还在泰国,如果正点应该是明天早上六点抵达北京首都机场,不会有误皈依。”
    昨天晚上22:00,师父收到龙泉寺弟子的讯息,随即作了回复。寺里,僧俗弟子们刚刚举行了佛诞文艺晚会,十点的时候,部分义工还在布置今天皈依要用的场地。想想,确实是个挺奇特的因缘:佛诞日,师父率团在国外过卫塞节,家中,僧俗弟子承办文艺晚会,师弟虽然身处不同的时空环境中,但同样是纪念佛陀,忆佛功德。不由得感慨: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是佛的功德,没有佛陀,我们甚至没有可以赞颂的对象,更不知道什么叫做“法喜”。师父为了传承佛陀的胜教,不惜身命,四处奔波,而做弟子的,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更好的理解师父,听师父的话,真正为育人弘法事业做点自己能做的事呢?

飞机到底是晚点了。上午十点,师父和我乘坐的CA980航班才降落在首都机场的停机坪上,回到寺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两个星期以来,师父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往前翻翻近来的《见闻觉知》便可细数出来:16日赴南京、扬州,18日赶回佛协,19、20日周末在佛协处理日常事务,作去泰国的准备。20日晚赶回寺院,21日参加朴老的诞辰纪念,22日飞泰国,27日归国,中午授皈依,下午见客人,28日早上飞往日本,5月的最后一天归国……
    11:15回寺后,进屋不到10分钟,就有一位书法家求见师父。他写了一幅《佛遗教经》供养师父。

                          1 (更多…)

(龙泉寺)佛诞节浴佛法会报道之七(5月26日)

2007年05月27日,星期日

(龙泉寺)佛诞节浴佛法会报道之七(5月26日)  

佛诞文艺晚会

     在今天这个月朗星稀的美丽夜晚,为庆祝佛陀圣诞这个殊胜的节日,北京凤凰岭龙泉寺特意筹备的《佛诞文艺晚会》正式开始!

1

        2500多年前  慈悲伟大的佛陀  时为欢喜自在的兜率天子

    愍念娑婆众生  长夜沉沦生死苦海  应化于五浊恶世   

    从此宇宙充满光明    大地生机盎然      

    佛陀创立的圆满教法   照开了六道昏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