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07年11月 存档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9日)

2007年11月30日,星期五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9日)

成蹊

  今天上午比丘戒传授将圆满结束,举行结坛仪式。此前,我去给师父房间打开水,碰见曾在广化寺常住班学习,现在平兴寺常住的法师甲。他陪我送开水到师父房间。
  法师甲:“方丈事情做的不少。”
  师父:“没有做什么大事。”
  法师甲:“方丈发心利益众生。”
  师父:“平兴寺做得很不错。”
  法师甲:“这里缺人。”
  师父:“这里这么多人,怎么还缺?”
  法师甲:“学不久就走了,缺承担的人。佛教需要人发心。方丈培养的人不少。”
  师父:“都是为佛教培养人才,做佛教事业。大家住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
  法师甲;“太姥山(界诠)法师下面主要靠本通、圣富,圣富讲学,本通管行政。”
  师父:“要有广大心、包容心,不然听着听着就跑了。”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8日)(下)

2007年11月29日,星期四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8日)(下)

成蹊

附件:《师父开示要点笔记》

欲乐与法乐的省思

  ——师父开示要点笔记

一、认识我们修行佛法中的问题及原因

  『问题』:不少信仰比较好、道心比较好的佛教徒,学了几年以后,信仰不仅没有得到加强、巩固,甚至有减弱、退化的现象,道心不仅没有越来越得到增长,反而日渐退失。
  『原因』:
  情况一:没有找到修道的方法、途径和次第,难以入门,难以一门深入,把信仰佛法当成一种通俗的民间信仰。
  『思维』:要从无限生命来审视:信佛、学法和修道。
  情况二:对佛法的闻思不足。
  『分析』:因为不能很深入地对佛法进行听闻和思维,自然而然进行深入修行,难度很大。
  情况三:实修的方法不对路,自己很想去用功修行,但是越修越越苦,越难以体会到佛法的乐趣和作用。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8日)(上)

2007年11月29日,星期四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8日)(上)

成蹊

  今天,上午和下午继续传授比丘戒。师父对我说:“授戒都是一样的,你就不用跟着看了。可以到平兴寺各处看看,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他们的建筑、学修、历史等,那些传戒的布告也看一看,都是一种学习。”
  我巡览平兴寺,看到平兴寺的建筑是在规模小的老殿堂的基础上,另外新建大楼而扩展开来。现在给戒子生活、学习和做法事用的新大楼是现代和传统建筑风格相结合的综合性大楼,与寺院常住系统的生活、学习和法务场所分开,是专门为传戒而建设的;还有依道宣律师《戒坛图经》建造的戒坛——涌泉戒坛,都切实使平兴寺成为弘扬戒律的优秀道场。

      11-29-1

(平兴寺老大雄宝殿)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7日)(上)

2007年11月28日,星期三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7日)(上)

成蹊

  今天上午戒子开始登坛受比丘戒。5:30在佛堂正式礼请三师(得戒和尚、羯磨阿阇黎、教授阿阇黎)、七证(七位尊证师)。早斋后,7:30,戒子夹道跪地恭请十师前往戒坛。7:55,十师和戒子在戒坛前观想唱诵“香花迎,香花请”等迎请诸佛菩萨、二乘圣众、龙天护法等驾临坛场。8:20,十师登上戒坛,众戒子也进入戒坛,数百戒子一层层围绕戒坛,礼拜后,长跪合掌,聆听一位法师宣诵《佛遗教经》。然后戒子都撤出戒坛。约8:40,教授阿阇黎也下坛,在离戒坛稍远的边角地方对第一坛受戒的三位戒子审问遮难(有十三重难和十六轻遮障碍受戒),然后教授阿阇黎登坛,十师都端严安坐,第一坛三位戒子登坛受戒。其他人都在戒坛外远观。一位引礼师继续对后面各坛的戒子审问遮难。各坛戒子顺序登坛受戒,约五分钟一坛。到10:50,授了二十五坛,上午暂停用斋。下午13:30继续授戒,授到第六十坛,约16:30,告一段落。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7日)(下)

2007年11月28日,星期三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7日)(下)

成蹊

附件:《培训期间的短暂返回》

  因单位种种原因,这个周末大家返回了本地,明天下午再一起出发过去,珍惜这难得的短暂返回,将培训期间对一些境界的思惟观照写下来与众分享。
  境界1:分配宿舍是三人住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两人共住一间,一人住单间,我和一位同事住在两人间。培训期间规定房间内必须保持整洁,床铺、日常用品的摆放都有严格要求,每天早上六点四十集体出操军训,七点十分回房打扫卫生。因为比较熟悉,我们三人一开始就没有明确分配每天由谁值日,周一早上我将厕所和客厅垃圾桶上的垃圾袋收拾丢掉换上了新的,和我同住的同事把客厅和厕所的地面用拖把拖干净了,住单间的同事什么也没做,但把她听到的卫生检查内容和大家说了;周二早上,依然是我和这个同事一起换垃圾袋、扫地、拖地,住单间的同事在旁边提醒这里不干净、那里要弄一下;周三、周四依然是这样,但因每天都做且保持的比较好,我们两人这两天做起来很快。要在以前,我一定会观过,可现在我心里想的是,愿将利乐奉献他,一天之中,我们利他的行为越多,就越会心觉得平气和,越是以自我为中心,就越会觉得事事不顺心。做房间清洁卫生这样的事是很小的事情,谁都能做,不是我看不到她动嘴不动手,而是自己现在能很自然的宽容不计较他人。周四晚上,跟我同住的同事对住单间的同事因其他事情生起了抱怨,和我发牢骚,我便劝她计较是计较不过来的,从打扫卫生已可以看出她一些问题,都是些小事,算了。劝同事时,我心里忽然很自然地对她观功,周日刚来的下午她发现卫生纸不多便去找管理人员要了四大卷回来放着备用,并大声告诉我们,这正是她利益我们的行为啊。人与人在一起生活工作,很多事息息相关,所以,每个人对自己一定有恩德和利益,放下我执,宽容他人,用心体会,才能对他人观功念恩啊。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6日)(上)

2007年11月27日,星期二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6日)(上)

成蹊

  上午7:00,门静法师开车送师父前往太姥山平兴寺,我跟随前往。
约10:25进山,只见山峰林立、车路盘桓、满目青黛、云雾悠然,真是美景胜地!
  约10:45,进入平兴寺,界诠法师已率众戒子列队迎候,师父下车穿袍搭衣,界诠法师迎上前来,钟鼓齐鸣,仪仗队托香盘、执幢幡,数百戒子搭衣持裾,夹道恭立,从门口一直延伸到住宿楼。师父与界诠法师临近迎候大队伍时,香盘和幢幡上前,师父殷重拈香,然后与界诠法师并肩而行,边走边谈,我在旁边照相,偶尔靠近听到几句,师父说:“受戒很重要,没受好戒,影响一生。”来到大佛堂(圆通殿),僧众唱《炉香赞》,师父拈香礼佛。然后离开佛堂,到寮房中,稍稍休息,就去用午斋。午斋后在广场中照集体相,又到戒坛前照三师七证相。中午休息,天空下起小雨,师父在寮房中看书。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6日)(下)

2007年11月27日,星期二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6日)(下)

成蹊

龙泉寺里

  这几天,经常回想起数日前亲近师父时,师父关于“抽象”和“具体”的开示——
  法师甲:“某居士前几天说,越发觉得您的思想是对的,一定要缘具体的事情。”
  师父:“当然对了!这就是抽象跟具体。抽象的‘人’是一个‘空洞’的人,具体的‘人’则是一个现实的人。打比方你喊着‘我要度众生’,这就是空的,是抽象的。抽象的东西现实上是不存在的。反过来,我要做一件什么事情,我非常清楚我要干什么,我要度什么人,哪些是我庙里的人,哪些是法师,我非常清楚。你不能天天喊口号说我要度众生,这是抽象的。抽象派……呵呵。抽象的东西,你天天谈来谈去,最后全部变成一种玄学,变成一种哲学。哲学它不太管具体的东西,抽象的东西是哲学要搞的。”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5日)(上)

2007年11月26日,星期一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5日)(上)

成蹊

  上午7:50,板声响起,僧众穿袍搭衣,列队进入法堂,居士也排队进入,僧俗二众共有三百多人,法堂站不下,一些在门外整齐站队。8:00,正式隆重举行“普佛”法事。以师父为主,还有泉州承天寺方丈向愿法师和广化寺定兴法师、贤文法师,一起拈香礼佛。怀着对圆老的敬仰和感恩之情,大家礼佛诵经都非常殷重。约9:10“普佛”结束。

      11-26-1

(上午普佛前,师父先到佛堂礼佛)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5日)(下)

2007年11月26日,星期一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5日)(下)

成蹊

附件:《生存·生活·生命·生死》

  这次去龙泉寺亲近师父,得大加持!在山上呆了将近整三天,短短的三天,在心上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感恩三宝!

  回来后,发现自己心力得到提升加强,比以前有力,提起来也快一些。另外,对人生的智慧也有提高了。发现自己以前注重思考、看书。在概念上做文章,而且思维习惯上偏重于深入思考和阅读,而没有广泛闻思。总想先在心里把人生之路想清楚,指导人生之路。其实,人生之路更多是认准一个方向然后去走,车到山前必有路啊!不可能把路都看得一清二楚才去走。路不在心中,不在书中,在脚下,在有经验的过来人心中。就像师父说的,佛法不在口头上,在境界中,不能“执指为月”。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4日)(下)

2007年11月25日,星期日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11月24日)(下)

成蹊

附件:写给师父的信

  师父好:本来班长安排弟子在班上发言,谈谈自己进入学佛小组以来的心感,但由于今天时间有些急促,故来不及安排弟子发言了。放在下一周了,其实自己想也许这也是一种境界,让弟子能有个忆念师父的机会,昨天我们学佛小组第一次学习师父的开示,弟子确实很欢喜,因为能在第一次学习师父光盘的活动中承担现场做笔记并作整理,确实感受到了师父所说的“师、法、友”在学习佛法中的作用,感受到了能为师父承担一点点地小事(哪怕是作个现场记录与整理员)也是得到佛菩萨的恩赐了。
  那天听说我们学佛小组也要组织学习师父光盘开示,弟子思维到:学佛小组是师父建立教法的一部分,所以现在能为师父的事业出点力的机会来了,不管是小事还是大事,自己主动强烈请益有关人员,求他们能让弟子我为此做些护持吧,什么工作都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