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09年12月 存档

12月26日龙泉日记

2009年12月27日,星期日

12月26日龙泉日记

出家和尽孝

  禅兴法师最近回了趟家,七天,看望父母,2002年,他毕业后就出家了,后来有一段时间没有跟家里人联系,父母急的到处找,找啊找,后来才知道是出家了,但就是怎么也想不通,很是苦恼。

  七年后,禅兴法师觉得因缘成熟,回家化解亲子关系和父母的心结。回来后,给丙班和丁班同学都讲了一堂课,内容是整个回家的过程,很多情景,确实让人潸然泪下,他的妹妹写来的让人肝肠寸断的家书的情景;听说母亲都快要把眼睛哭瞎的情景;还有悟光法师的父母当年因思念儿子据说都快要死掉的情景,等等。

  特别是禅兴法师讲到跪在一直不肯原谅自己的父亲面前忏悔的时候。禅兴法师说他自己哭了,想必在场的亲人心里也会不好受的。

(更多…)

一问一答中参悟佛法——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四

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一问一答中参悟佛法

——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四

  上午讲座是从09:30至11:30,共两个小时。按主办方的建议,师父讲一个半小时,后半个小时是听众提问时间。11:00,在众人长久热烈的掌声中,师父准时结束了自己的演讲。接下来,便是听众与师父之间扣人心弦的问答时间。

  听众甲:您好,学诚大和尚!今年6月30日,我的老父亲去世了。在他去世之前,我从未对佛法有更深的兴趣。但自从我父亲去世以后,我开始翻阅一些有关佛法的书籍。我的问题是,临终关怀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师父:佛教对生命的认识是,你当下——此时此刻——身心合一的状态才是生命。那么人死后,心识如何转到下一生?有这么一个比喻:我们的肉体就相当于房子,心识就如同房子里的人,去世就如房子里的人搬家一样,从一个旧房子搬到一个新房子去住。搬家有可能搬到更好的地方,也可能搬到差一点的地方;有可能房子越来越大,也可能房子越来越小;有可能房子档次越来越高,也可能越来越低。到底搬到哪去,这就与我们每个人一生的业力有关系,与我们每个人一生的所作所为有关系,而临终助念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它可以帮助临终的人达到一种比较好的内心状态。如果临终内心状态不好,人就会随着不好的状态到不好的地方。这就如同我们出门一样,如果我们心里状态好,头脑就会比较清楚,也就不会迷失方向;如果状态不好,就有可能走错路,甚至碰到汽车,这都是有可能的。(掌声)

(更多…)

12月25日龙泉日记

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12月25日龙泉日记

 

僧团故事:这道神奇的菜

  僧团的生活简单、紧凑、极有规律。大家各有本地风光,言行各异,过堂之前,菜从大寮取上来,贤满法师路过,难得这么有兴致,溜达到菜跟前,对菜翻个白眼,说,让我看看是什么好吃的。看完了,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走了。
  偶尔也有法师会看看菜,问一声,看菜是不是合自己的胃口。
  确实为难大寮了,天天换着花样地炒,其实就是青菜、豆腐、馒头、米饭之类的,来回地做。顿顿如此,不过,这跟周而复始的修道生活一样,滋味不在相上。
  有的法师到行堂的时候,把钵往前一推,什么都行在里面,菜、馒头、米饭、面条、饼干,蛋糕。不管是什么,也不管多精心做出来的有形有相的精致美食,全都搅和在一起。如果是外边的厨师,看了还不得难过死。这么用心做出来的东西,竟然就这样给搅成稀糊,早知道就直接做成稀糊给端上来得了。
  有的法师会看看是什么,选择一下;有的眼睛一闭,你行什么就吃什么。

(更多…)

091224师父早斋开示系列之十三:起行不虚,实心求法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091224师父早斋开示系列之十三:

起行不虚,实心求法

 

  今天我们要讲的主题是:起行不虚,实心求法。

  这两句话是接着昨天谈的,是对“存诚、立诚”的诠释。人有没有至诚心,其表现就在这两句话:起行不虚,实心求法。同样做一件善事,心不同,结果也迥异。人天——天人和我们人注重的是善法,要做好事,就是注重善恶之别,区分善行和恶行。善法有行相,有行有相。恶法亦有行相。人天,注重行相。因为有行相,就会有事相,因而就会有局限,会有障碍,很多负面的东西也因此而生;同时因为人天善法是生灭法,是不究竟的、是短暂的。即便是善法也是短暂的。

  对于二乘人,佛告诉他们说,无论是善法、恶法,都是苦的。都是无常,都是空的。对二乘人而言,苦、空和无常变成非常重要的一个法类。人天法注重善法,注重乐法,助人为乐。二乘人注重苦法,注重空法,注重无常法。至大乘法则注重心法,注重心力。人天偏“有”不对,二乘偏“空”也不对,大乘佛法注重发心,发菩提心,注重的是心法。

(更多…)

12月24日龙泉日记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12月24日龙泉日记

  

僧团故事:沙弥与班导

  法师,我有一个心得,似乎对我很重要。我想说给您,也希望得到您的指正和引导。

  这么久了,原来我的大多数时间里面,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和您说的:我们一直都是在听自己的习性支配,似乎是一个说辞。可是,我对上面的话更有觉受。详细一点说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是先前业的果,同样又是将来果的因。通常,我对“当下的状况是果相”比较能理解,可对于“现在所做是将来果的因”并没有太大的敏感度。用大家的话说,就是对业果还不是很深信。

  实际上,生活中的点滴举止言谈,都在种因。时间长了,同样的一个动作言语演练的久了,也就变得很麻木。这里举一个例子:今天早上师父的开示里面有说,周文王用车子拉姜子牙。拉了一段路程(好像是800步),结果姜子牙就说“那我就辅佐你800年(时间记得不是很清楚)”周文王急忙说“那我再拉你一段”,姜子牙说“不行,这是天意”。生活中有太多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子吗。看似太正常不过的事情,其实就是在种因啊。还比如米勒日巴大师最后去见玛尔巴上师的时候。当米勒日巴大师进到玛尔巴大师的屋里时,暖暖的阳光正透过窗户照在睡梦中上师的额头上。接着米勒日巴大师叫醒了玛尔巴上师。最后玛尔巴上师对米勒日巴大师说到:你进来的时候,我在睡觉,表明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玛尔巴上师继续说到,您进来的时候,阳光正好照在我的额头上,说明由我这里传承给你的教法会发扬光大。又过了多少年,米勒日巴大师回想起那段故事的时候,不就是向玛尔巴上师当初授记的那样子吗。

(更多…)

091223师父早斋开示系列之十二:闲邪存其诚,修辞立其诚

2009年12月24日,星期四

091223师父早斋开示系列之十二:

闲邪存其诚,修辞立其诚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讲的主题是:“闲邪存其诚,修辞立其诚”。

  过去我们工程部办公室里挂一幅字:“闲邪存诚”。“闲邪存诚”也就是“闲邪存其诚”的简称。“闲邪”也就是防止邪恶、邪念和散乱。只有防止了散乱、分别、邪恶,诚心才能够得到保存。

  比如,人小的时候,七八岁以前,都是非常的天真,也就是,一方面内心非常的天真。另一方面,长期受到父母的保护,不会受到外在环境的侵袭,小孩子看起来很单纯;等七八岁以后,人的分别心就慢慢起来了,内在的诚心慢慢就减弱。还有,父母慢慢就不怎么管了,自己能够走路,自己会说话,也就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就越来越大,内在的诚心就越来越弱了。所以,要“闲邪存诚”,就是对内要防止散乱心、分别心、恶念。

  菩提心是最好的善心,但是菩提心是很不容易发的。我们发的菩提心是理论上面的一个菩提心,刚刚学佛的时候,做事热情很高,就说明有菩提心,学久了人疲了,菩提心没有了,那种劲头没有了。好像看起来说,我们已经很平稳,其实是那种劲头、动力没有掉了。所以,时时刻刻要保证、保存这种微薄的诚心,首先要“闲邪”,“闲邪”说得比较好听,实际上要防邪,只有防邪,才能够存诚。慢慢岁数大了,有自己的思想、行为和语言,就要修辞立其诚。

(更多…)

12月23日龙泉日记

2009年12月24日,星期四

12月23日龙泉日记

僧团故事:洗手间里的真功夫

  世间都有个很尴尬的事情,几乎天天在经历,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吃饭付账。朋友们在一起,吃饭前不说好谁付账,到了付账的时候,大家就很尴尬,都争着付钱,不想付的也使劲在兜里掏啊掏啊,等到别人把账付完了,然后举着钱包高声喊到,哎呀,你怎么把帐付了啊,简直看不起人啊,下次不能这样了啊。

  付账的和没付账的互相谦让着,口头上和行为上都有大的动作,看着很斯文,其实彼此的心相早已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急了,各种各样的念头、想法此起彼伏。善恶皆有。混在一起,根本就拣择不清楚。

  有的人比较反感这种尴尬,于是吃完饭一看有人争着付账,就坐着不动,你爱付你就付,不是说不让你付就看不起你嘛,那好,就看的起你,于是,就任别人去付。可是几次一过,就没人跟他一起吃饭了。都说,这个人死抠门。

(更多…)

连接世出世间的纽带——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三

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连接世出世间的纽带

——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三

  

  到了国图,又犯了一桩子错误。准确地来说,在到国图之前,错误程序已经启动了。

  因为一路子和师父随谈,思绪便沉浸在师父所提及的话题上,而忘记了对下一步要发生的事情做个“前行”。凡事不预则废,又一次在这个上面跌了跟头。

  由于国图东门无法进机动车辆,司机便开车从南门进入停车区。到了停车区,师父却没有下车。而我也愣愣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

  师父:“下去问问情况。”师父略一侧头,说到。

  我:“是,师父。”我马上下车。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落后就要挨打”,师父虽然没有打我,甚至语气都很柔和,但心里却有一种很疼的感觉。不清楚为什么,或许是有点过敏吧!不过,自认为还不能算是不良反应。

(更多…)

12月22日龙泉日记

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12月22日龙泉日记

 

  上午9:30,在继升塔前,香烟缭绕,梵呗声声:“旃檀海岸,炉热名香,耶输母子两无殃,火内得清凉,至心今将,一柱遍十方;南无香供养菩萨摩诃萨……”赞颂响起,大众齐唱。今天是冬至,寺里僧俗二众齐聚本寺第一代住持继升老和尚塔前,祭塔拜祖,缅怀祖师大德。

(更多…)

在理论与实践之间——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二

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在理论与实践之间

——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二

  

  最近常常想起“惯性”这个词。在物理学中,“惯性”主要是指物体具有保持原来运动状态的一种性质。一般来说,物体的质量越大,惯性也就越大。也就是说,质量越大,你要想改变它的运动状态,也就越不容易。这个对学佛有什么启发呢?我发现,启发大着呢!

  笼统来说,佛教将世间诸法分为心法和色法。所谓的色法,便是具有一定质量,占有一定空间,并具有自他相互障碍,能够生灭变坏的物质总称。心法则不具备这些属性,它没有质量,也不会占据空间,或者说它遍满整个空间,不会相互障碍,也不会随着色法的生灭变坏而消亡。色法因为有质量,而具备惯性。那么心法没有质量,是不是也有惯性呢?当然也有!孔子说他到了七十才能做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反过来讲,七十岁之前,他的心还没有得到完全的自在,还被某种东西所约束,也就是说还具有某种惯性。色法惯性大小用质量来表征,那么心法所具有惯性的大小又如何来表征呢?我觉得这个就要用业力来表征。业力越大,那么心的惯性也就越大,业力越小,心的惯性也就越小。如果业完全净化掉,那么心的惯性也就消失了,心也就因此获得了解脱和自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