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10年01月 存档

泰国之旅随笔(VI)

2010年01月31日,星期日

泰国之旅随笔(VI)

 

  在泰国,很难将出家人划入被边缘化的人群。这次来泰国,给我留下了这样一种印象。

  这种印象之所以形成,我觉得,并不是因为泰国寺院多,或者出家人数多;也不是因为民众发自内心对出家人的尊重;而是源自于出家人自身的作为。

  在泰国佛教为社会所提供的服务中,很重要的一项,便是教育。

  泰国高质量的教育水准,已经越来越得到世界的认可。而泰国学校教育的组成,则分为国立、私立以及宗教三个部分,并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摩诃朱拉隆功佛教大学,前身是大塔寺学院,成立于1889年,是泰国历史最悠久的一所大学,比成立于1917年的国际著名的朱拉隆功国立大学,还要早近三十年。因此,如果说,泰国的近代教育启蒙于佛教教育,应该不是一个毫无根据的结论。

(更多…)

1月30日龙泉日记

2010年01月31日,星期日

1月30日龙泉日记

 

法师和小净人

  贤满法师这些日子进了斋堂就跟十五岁的小净人找找乐子,跟他做鬼脸,甚至夸张地笑两声,引他开心。

  大概是怕他背书背的有压力,贤满法师就说,他当年背五堂功课的时候背了一年半才背下来,到了受戒的时候温习了一下。说的听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心想上座法师都这样,自己也就不用太玩命了。不过,内心里都明白,贤满法师不过是想让大家轻松一下,放松一下。

  他曾讲,他发明了一个甚深大法,就是搞笑,透由搞笑这种形式让我们学会放下,让思想松绑。

  大概是这个意思。

  他跟小净人找乐子,应该是有用意的,谁没事跟小孩子逗着玩啊。

  贤满法师一般就是问,小孩,你怎么老是不高兴啊?

  小净人就说,我很高兴啊。

(更多…)

泰国之旅随笔(V)

2010年01月30日,星期六

泰国之旅随笔(V)

 

  在一个相对的世界里,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往往都是通过比较产生的。

  然而,要进行比较,就要有比较的标准。那么,标准何处而来呢?

  通常来讲,标准来源于我们各自所能够经验到的世界。先经验到的,往往本能地成为后经验到的标准。

  问题在于,每个人先经验到的往往不一样。这样一来,每个人衡量外界事物的标准,也就自然不同了。

  不同的标准,自然得出不同的结论。不同的结论,往往意味着矛盾与纷争。

  于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别扭与痛苦,也就这么产生了。

  古往今来,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的圣哲们,毕其一生努力所追求的,无非是希望明确一些众人都认同的标准。

  于是,所谓的经典,也就产生了。

  而这经典里所描述的,无非是能在最长远的时间里,并能为最广大人群所接受的一些共同的标准。

(更多…)

1月29日龙泉日记

2010年01月29日,星期五

1月29日龙泉日记

 

 

不辩解能换真安乐

  “辩解”是个坏东西。

  为自己辩解,就是为烦恼辩解,保护自己的烦恼。可是,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没有别的。

  其实,早上打板有多种打法,每一个法师教的都不一样,传承也不一样,区别出入有大有小,有的甚至是相反的,比如打板走路,有的传承是先迈左脚,有的是先迈右脚。刚一开始,会有一点晕。可是,在僧团里不能白学了,绝不能死在“小小”的打板上。

  正打着板,一个法师讲,某某,是不是这样打更好。

  第一个念头是,不是啊,某某法师教的就是这样打的。这个念头一起,几乎就差一点点,一句话就脱口而出,我没错,是某某法师就是这么教的啊。

  话都到了嗓子眼了,但是,第二个念头立刻推翻第一个念头,不能这么想,更不能这么说,这么一说,就断了自己道了。于是强忍着不辩解,装着很谦虚的样子说,那应该怎么打?

  法师教了一下。

  就这一下,仿佛有点通。哦,原来是传承不一样,板是死的,人是活的。打的是心,不是板。打成木头板了,那就白打了。

  打板应该是古代丛林发明的,还没有从经典上找到佛陀时代有打板的记载,乃至打板的具体打法,最早往上推应该是百丈怀海禅师,也有可能当年不是打板,是打的木头棍子,或者敲的木盆,传啊传的一直传到现在就成了板了,打法估计也一代代地有细微的变化,现在的板声确实有古韵,但肯定不是百丈怀海他老人家当年的打法。

(更多…)

重续未竟的故事

2010年01月29日,星期五

重续未竟的故事

 

  在去泰国的几天里,父亲选择到龙泉寺去住。

  说实在话,父亲很喜欢龙泉寺。至于确切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父亲打心底里认可龙泉寺。

  按照原先的计划,从泰国返回的那天,同时也是贤仁师陪同父亲,进城做核磁共振检查的日子。检查完之后,我陪父亲和贤仁师一起吃了个饭。饭间,父亲饶有兴趣地向我描述几天来在寺里各种各样的经历。

  那一刻,我忽然发现,父亲竟然像一个孩子,而我却成了一个长者。

  心里很清楚,说这话,并非出于不敬,而是一种慢慢走进父亲内心世界的感觉。

  因为离专家出诊还有三四天的时间,父亲的意思是,希望能到山上再住几天。对于这一点,我当然不会有异议。

  感情需要时间去培养,因缘需要空间去铸就。

  这段时间陪同父亲,内心竟慢慢滋生这样一种体会。而这种体会,甚至让自己身心都有一种脱落的感觉。这真有点像夏日的白云那般,随风飘荡,自由自在!

  父亲又返回龙泉寺,而我,则开始了泰国之旅随笔的写作。

  培根说:阅读使人充实,会谈使人敏捷,写作使人精确。

(更多…)

1月28日龙泉日记

2010年01月28日,星期四

1月28日龙泉日记

 

 

背《法华经》的用意

  《法华经》里有持验记,讲了很多诵这部经典的功德,其中很多故事极其生动,非同寻常,比如有一个大师专诵法华,座下常有一只野鸡来听经,后来野鸡死了,托生到一户人家,大师找去,果然就找到了,不放心就是这只野鸡托生的,往小孩子胳肘窝下一看,竟然还有鸡毛。

  这下放心了,就是他。后来小孩子长大了,剃度出家,也是常诵法华,弘法利生,也成为一代祖师。

  法师让一个师兄背诵《法华经》,我们的脑海里就会想起这些持验记,众多持验记中,还有更传奇的。个个都让人浮想联翩。

  在众多的经典中,每一部经典都会提到诵这部经典有什么样什么样的功德,按照这个推理的话,那把三藏十二部经典都背下来,岂不就成了吗?

  但是,法师常讲,你就是把三藏十二部经典全都背下来,你以为你就有成就了吗?

  那么,背《法华经》有什么好处呢?

  背《法华经》的师兄天资极高,天生的一个修行人,两天就把普门品背下来了,要求一天背五篇,他一天背下十篇,也不费事。这样下去,还了得。

  是不是他得靠《法华经》成就啊,跟《法华经》有缘啊。

  法师在课上评价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赞扬这个师兄背《法华经》背的好,背的快,也不是讲他跟《法华经》有缘。而是赞叹说,不在于背什么经,而在于这部经是我让他背的,他就背了。

  这句话刚一听有点蒙,然后就有点警觉,然后就有点开朗的感觉,想了好几天,越想越好玩,越想越有意思。

  搞的不好,在这个地方能有所突破。

  经和经之间是相通的,可是,一生要阅读并读懂所有的佛教经典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除非有特殊使命的大德,专心阅藏,否则,像我们这样的凡夫就之能啃一本或者几本,一门深入。

  可是,从哪一门深入呢?

(更多…)

泰国之旅随笔(IV)

2010年01月28日,星期四

泰国之旅随笔(IV)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以前,对这句话的真实性,多是出于一种信念;而现在,则更多一份切身体会。

  从临登机前排队验票那一刻起,我就被周围各式各样的人物角色所吸引。不同的衣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发型,不同的行为模式,都在悄悄地告诉我: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域与国度。

  这当然算不上什么惊奇的发现。然而,正是这看起来平凡的点滴,却在不断地激发自己内心那种渴望体验生活的热情。

  很多人——当然包括我自己在内——接触佛法之后,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开始对生活中的很多事物说“不”:这个也不能做,那个做也不合适;这个做了违背佛法,那个做了也不合佛意。好像自己一下就变成了最纯正佛法的绝对拥有者,以及最合格的裁判者。

  难道佛法就这么容易被拥有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有点低估了佛陀他老人家的智商。

(更多…)

心的世界——090513百法明门师父开示1偈颂(之二)

2010年01月28日,星期四

心的世界

——090513百法明门师父开示1偈颂(之二)


 

积资粮

040

如欲积资粮,比如说我们要学佛、我们要集资粮才会来这里,才会坐在这里。

资粮能积耶?那我们坐在这里,住在庙里边,我们能不能集到资粮呢?

有无去积耶?我们有没有去集资粮呢?

资粮积到耶?我们有没有得到资粮呢?

041

因自无去积,但是因为我们常常会认为我自己没有去集资粮,

故无资粮已,所以这个外在没有资粮,

变此因果理,就变成这样子的一种因果关系,

思维成问题。像这些的思惟都是混乱的、都是成问题的。

042

忘记初发心,忘记了这种根本的初发心,

走远无有救。这就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越走越远,最后就没有救。

自认强他人,但我们还察觉不到,常常会认为我们比别人学得好、懂得多、做得比别人好……

此乃大问题。这些都是我们心态上很大很大的问题。

 

无相有相

043

寺庙之修行, 我们到庙里边来修行。

根本有两种:修行的话,从根本上来讲有两种:

一种依相修;一种是依相修、

一种无相修。一种是无相修。

(更多…)

1月27日龙泉日记

2010年01月27日,星期三

1月27日龙泉日记

 

 

僧团故事:一切唯心造

  进僧团之前,我们接受的都是唯物主义教育,当然,唯物和唯心也是一个名相,每个人对唯物和唯心都有不同的理解。很难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佛法告诉我们,一切唯心造。

  这个唯心应该不是唯心主义的那个唯心,而是一种广义的唯心。真理的唯心。这么讲,也是人云亦云,并不是真有体会。

  法师会从不同的角度引导,左不行就右,右不行就前,前不行就后,直到你有觉受为止,非常有意思。

  那还是夏天,出坡搬大木板,法师指着木板说,这个大木板很重,可是,如果你作意他是轻的,它就是轻的,你要想,他是羽毛,是羽毛,是羽毛,是羽毛,最后他就真的是羽毛了,如羽毛那样轻。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了。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意乐的提策,并不真的指望我们能把木板抬成羽毛。

  我们也挺可爱的,竟然真的很当真,在那个盛夏的晚上,大汗淋漓地抬着大厚木板,一边抬一边想,羽毛,羽毛,羽毛,这是羽毛,这是羽毛。

(更多…)

泰国之旅随笔(III)

2010年01月27日,星期三

泰国之旅随笔(III)

 

  常听人讲: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

  坦白地说,尽管一语道破人生常态,自己却不是很喜欢这句话。究其原因,当与其中隐藏的那种悲凉和无奈有关。

  还有个比喻:人生就像打扑克。

  打扑克又怎么样呢?没了下文,全凭自己去悟。

  这个比喻,打心底里喜欢。

  一个人,当然不能寄希望于每次都来一手好牌。但即使来了平平的,乃至糟糕透顶的牌,也并不意味着最后一定会输。

  我觉得,这才是人生。

  这次来泰国,并非事事顺利。吭哧吭哧,大老远地,将笔记本电脑从中国背到泰国了。却发现,电源插座不配口。这当然不是什么奇怪的发现,因为国外的情况,大抵如此。问题出在,就像不给提供牙刷、牙膏和拖鞋一样,宾馆更不提供转换插座!

  没办法,只好求助于在曼谷留学的乾净法师。法师做了努力,却也没有结果。

  这副牌,真是不太理想!尽管如此,也还得接着打下去。本来准备要用电脑写心得随笔的,现在只好重又拿起笔来,在草稿纸上画了起来。

  唉!自从习惯了电脑写作之后,就很少动笔写东西了,乃至于到最后,竟然能升起一种相当坚固的观念:没有电脑,真是很难写点什么!

  这可真够荒唐的!但,对自己来说,却又是那么真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