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10年03月 存档

我跟大和尚该是很有缘了——唐正义“心文化之旅”有感

2010年03月31日,星期三

题记:我赶紧站起来,开始讲话时心中有些忐忑,但是,在我说的同时,大和尚轻轻点头微笑,我似乎感到了一些鼓励,“……两大伟人在不同的国土为人类文化开辟新境,为文明开源节流时,他们没有任何交流,所开辟的新径却是如此异曲同工,怎么理解呢?我想,这是人类心灵发展的必然趋势,两位伟人正好把握了也引导了人类心的脚步……”

我跟大和尚该是很有缘了

——唐正义“心文化之旅”有感

  2010年3月20日,在历史系何冰老师的带领下,我随清华九十多位同窗参加了龙泉寺组织的心文化之旅活动。早上六点四十起床,开始感觉有一些困倦。迅速洗漱完毕,赶往开往龙泉寺的车上了。沙尘很大的天空,有些灰蒙蒙,但此时心里还很清爽。

  车速很快,在车上小睡一会就来到了龙泉寺,寺院地处山腰,阵阵清风徐徐而来,龙泉寺显得清幽古朴。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对这个庄严的地方,心里除了敬畏,更多的是一种亲切,每一个建筑,每一条路,都很熟悉,有一种如归的感觉。对于法师们,心里虽是尊敬,但也没有太多的距离感,要是迎面遇上,双手合十,自然于心。见到张老师正忙碌地协调工作,就没有上去招呼,只是心里默默地感恩她,老师福德无量。总的用一句话来形容:清修之地,感觉很好。

(更多…)

3月30日龙泉日记

2010年03月31日,星期三

3月30日龙泉日记

  今天,二月十五,释迦牟尼佛涅盘日,二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在娑婆世界示现成佛,普度娑婆世界众生,住世八十年后,在双娑罗树下示现涅槃。早晨起来便阴雨绵绵,金龙桥、银杏树、见行堂隐在雨雾中。有说这场雨,是佛陀怜悯末法众生的悲泪;也有说这是佛陀慈悲洒下的甘露,净化滋润我们的身心。许多人便不打伞,在雨中感受佛陀的慈悲加持。

  早晨7:10分,禅兴法师在德尘居佛堂,为在家居士授八关斋戒;10:00大殿前僧俗二众撑着伞,在雨中上大供;老年念佛团半天的念佛,改为全天。

  值班是很高级的修法

  僧团有个值班室,新进僧团的一般都要先值班,轮班,除了少数有特殊承担的不用值班,大多数都会在半个月轮到一次。一次两个半天,中午接班,第二天中午交班。

  刚开始是新鲜,接着就是心生烦恼,但没有察觉,觉得轮到值班是一件比较不爽的事情,一值班就要耽误早、晚殿,还要耽误上课,耽误出坡,一切正常的学修都耽误了。

(更多…)

心上有明灯——有人点,有人添——“心文化之旅”小记

2010年03月30日,星期二

题记: 当我们享受着现代社会丰富的物质生活时,我们的内心是否一直感到满足?当我们获得世间鲜花和赞誉的光环时,我们内心继之而来的是否一直快乐?当我们苦于累于世间的种种压力时,我们的内心是否想体验一下完全放松的宁静,那么让我们走进千年古刹,尝试种种静心方法,寻找那个渴望已久的心灵归宿……

心上有明灯——有人点,有人添

——“心文化之旅”小记

  三月二十日,起了一个大清早,出门迎了一面风沙,一天一地黄色的呼啸,伴有寒鸦掠空,惊破沉沉梦。比起昨儿的晴好无风,叫人算是懂得世事难料了。此行往龙泉寺去,想那净土之幽韵,佛法僧之端庄,禅言智语之神趣,一场善的聚会。缘结龙泉寺,令我的心在此际遇中更厚重,更深沉,爱恨圆融之时,更向上向善,生命也就多了一段传奇,一个知己。

  结行者二十余人,都切盼抵达龙泉寺,汽车穿梭在灰色中,驶过荒凉。不太快,也不太慢,就像人的悲苦,结住在愁肠,均匀有速的疼着。然而终有个头的!

  凤凰岭下,车停了,车内人声也消了,人的思绪也收了,外边风沙也住了。只瞧见两三片雪划下车窗,这一点纯净,我想是足以划破天地间迷的昏黄,茫的屏障,可是,明明看着白的雪,沾在人衫上是泥。起先是穿白衣服的人发觉是泥的,后来各自发觉。帽子,头发,脸手脚,鞋子,书包,伞,围巾……都叫注意了一番,无一幸免这雪泥的加持。刚开始是抱怨,后来抱怨的和不抱怨的都被淋了一身泥斑,拍一拍,笑一笑就散了。有的人却不在意这些泥点,也许他们相信,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不经意间,泥会化成灰的,悲愤,怨恨也会如此。

(更多…)

3月29日龙泉日记

2010年03月30日,星期二

3月29日龙泉日记

 

剃度前的波动

  前些日子师父回寺里,贤慈师在走廊里不知道忽然想起了什么,热情洋溢地号召丁班同学去祈请剃度。他郑重地说,快去祈请师父剃度。丁班同学一听,心潮澎湃,心思大乱,不知道听谁的好。

  慌乱中,拥挤到师父身边,呼啦啦跪倒一片,磕头,祈请师父剃度。

  师父说,东配楼不是还没盖好吗?

  其实,以前都说过,等东配楼都弄好了,就剃度。这时候,大家也不管这个了。心里乱乱地。大家磕,也跟着磕,随众。

  可能是为了让大家放松,师父说,别磕了,地板都磕坏了。

  大家轻松了,爬起来,高高兴兴地跟着师父一起经行。

  没过多久,丙班在征得班导法师的同意下,组织好了,找师父祈请受沙弥戒。师父回答,三坛大戒一起受。

(更多…)

动静皆修,释儒圆融——许嘉璐先生北京龙泉寺讲座 之 (六)

2010年03月29日,星期一

动静皆修,释儒圆融

——许嘉璐先生北京龙泉寺讲座 之 (六)

  问:许先生你好,您先前提到说放眼历史,它是不断前进的,我想问的是:您从哪些方面去判断这个历史是在前进?在您后来提到的轴心时代出现的几个条件里面,从生产力的发展然后有了社会组织,那是不是从这些方面去判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许先生提到孔子一生“十五而有志于学,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能不能请许先生就自己一生的经历和体悟给我们讲一下?谢谢。

(更多…)

3月28日龙泉日记

2010年03月29日,星期一

3月28日龙泉日记

  今天周日,上来共修的居士还是很多,上午、下午都有学佛小组在上课学习。中午安排有出坡劳作。让一周来一次的山下居士,都在一天中福慧双修,精进共学。

  寺里的流通处,借着季节把流通处开张后,又按照正规流程进行盘库。盘库用的软件是李居士供养的,重新做帐,把李居士也请了上来,有些技术上的问题不懂,要向他请教。王丹居士在李居士的指导下,已经能熟练操作录入了。

  李居士说:“因为供养寺里这套进销存软件,和龙泉寺的这个缘分才没有断,每次软件上出现问题,山上的义工都会打电话,隔一、两个月联系一次,这样这份缘,虽然像细丝一样,但一直没断过,慢慢和山上的缘分越来越近。”

(更多…)

动静皆修,释儒圆融——许嘉璐先生北京龙泉寺讲座之(五)

2010年03月28日,星期日

动静皆修,释儒圆融

——许嘉璐先生北京龙泉寺讲座 之 (五)

四、释儒圆融

  最后,我就水到渠成地说“释儒圆融”,从哪几方面来说呢?要从四方面来谈这一问题,修学目标、修学法门、修学精神和弘法境界。修学目标就是价值观念,因为我知道今天有许多年轻人,还得说得现代一点,也就是价值,自我价值。修学法门,也就是方式方法。修学精神,也就是锲而不舍的精神。弘法的境界,无法无我。

1、修学目标(价值观念)

  佛教追求的最终目标是成佛,是有果位的,首先是罗汉果,然后是菩萨果,最后到佛果。儒家,最高目标是成圣,可谁都成不了圣。只有一个孔子被后人尊称为圣人,但是他自己不承认,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我怎么敢成为圣人呢?但比较起来他确实是圣人,孟子只是亚圣。我们只有世尊一佛,但他可以有很多法身、化身。佛不是一下就能成就的,要经过不同的果位。圣人也不能一下当,先要成为君子,君子要文质彬彬等等一套标准。由君子要成为贤人,谁是贤人呢?古代人说了,伊尹是贤人,子产是贤人,最后才是圣人。目标是什么?佛教在心灵上证得菩提;儒家要尽心、知心。明代王阳明提出来“致良知“,所谓良知就是人的本心,良能是孟子提出来的,到明代王阳明提出来的良知。儒学最后的境界是“致良知 “,让你的良知出来。

(更多…)

3月27日龙泉日记

2010年03月28日,星期日

3月27日龙泉日记

 

传承和迷信

  僧团里有很多的规矩、制度,有成文的,也有约定俗成的,很多, 不待几年估计是搞不太明白。

  比如学法器,似乎有约定俗成的说法,净人不能学法器,沙弥、比丘才能学。因为是道场里的口头规定,可能人家只是随口一说,也可能真的就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规矩。

  但是,好像留个心眼也不是坏事,因为人生苦短,似乎“道”的外边都蒙覆着重重的表法的迷雾,不经历也不行,经历了就可能死在上面。那就尽可能地迅速一点,再迅速一点。剥开这些表法的东西,无论他有多美,他表现的有多文化,似乎都不能迷信他,尽可能地离“道”近一点,再近一点。

  不然,等死了的时候,只是个打铃鼓的高手中的高手,那就太冤了,当然打一辈子铃鼓也是有可能觉悟的。听说打铁都有打觉悟的,那就另当别论了。道场还是要像道场,不然就是铁匠铺了。

  存了心眼,所以就瞅了个机会小心地问悟光法师,净人不可以学打法器吗?

  悟光法师答,可以暗暗地学。

  明白了,净人不让打法器是为了道场的规则,都去乱七八糟地敲肯定就不合适,但并不是让你不去学习。这个是两回事。

(更多…)

动静皆修,释儒圆融——许嘉璐先生北京龙泉寺讲座 之(四)

2010年03月27日,星期六

动静皆修,释儒圆融

——许嘉璐先生北京龙泉寺讲座 之 (四)

三、修学的科学性

1、世界“轴心时代”

  西方学者提出在公元前200年到公元前800年这样一段时间里,世界出现了四个伟人——佛祖、孔子、亚拉伯罕和柏拉图。佛祖创建了佛教,孔子开拓形成了儒学,亚拉伯罕创建了犹太教,由犹太教派生出基督教,由基督教派生出天主教和东正教,由基督教又派生出伊斯兰教。柏拉图——古代希腊的大哲学家,代表他们那个时代一批大哲学家,当时没有电报,没有火车,更没有飞机,也没有手机发短信,然而,这四个人前后出生年代接近,佛祖、孔子、亚拉伯罕又都在东方,都在亚洲,这是个迷呀。他们当时身处从不同的国土环境,都在思考几个重大问题,从那以后2000多年历史,人们生活、社会发展都在遵循他们的教导,对他们的研究从那时到现在没有一天停止过,所以西方学者称之为世界的轴心时代,就是世界围着他们这四个人转,一直转了两千多年了。

2、形成“轴心时代”的原因

  为什么这时产生四大伟人?成了轴心时代?第一,这时的东方不管是游牧还是农业都发展到了一定的水平,当时的发展可以解决了基本的吃饭穿衣问题,有些人可以有空儿静下来思考问题。专业人士出现了,他不用种地、不放牛……就是琢磨这个事,静下来才能产生思想。第二,人群开始有组织了,有的是部落,有的是形成固定的家庭,有的是家庭扩展形成家族,有的地方是形成了国家。哪里还是部落呢?犹太——就是今天的加南地区,还有阿拉伯地区,但是已经开始有家庭了,但是没有形成家族,为什么?家族需要稳定,生了几个孩子,孩子结婚了有了一群孙子,这个都住在一起。如果说儿子到结婚就走了形成不了家族。因为走了之后,当时交通工具不方便,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见面。族是聚来的意思。什么地方形成国家呢?中国和印度。柏拉图时有城邦国家,所谓城邦是后来说的,就是一个小城里面住着两万人,一万二是奴隶和外来人不算在内,真正的当时居民就几千,这就叫一个城邦国家。我们中国的城邦多了,那个诸侯不仅是城邦,真正形成国家就是中国和印度。

(更多…)

3月26日龙泉日记

2010年03月27日,星期六

3月26日龙泉日记

 

法器里的道次第

  终于上法器课了。

  很多人对佛教的兴趣来自法器,大罄啊,大木鱼啊,它们在早晚课以及各种法事活动中发出的声音确实很摄心,感谢很神秘。

  贤扬法师带这堂课。以为他会从各个法器的历史给大家讲,一直讲到法器的特征,每个法器的意义。没想到他就是告诉大家如果你对某个法器感兴趣你就学,如果你不感兴趣也不见得一定要掌握。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反而,大家强烈要求先去见识一下法器,于是呼啦啦地跑到佛堂,把平时天天听的法器逐个地摸了一遍。

  贤扬法师讲,这些都没有什么,很简单,稍微下点功夫,都可以学的会。

  再回到教室的时候,大家已经彻底放松,极其平静,法师在不断地暗示大家不要紧张,不会打法器并不是一件罪恶的事情。你可以学会两样,或者一样,甚至一样不会也没关系,因为僧团有很多事情需要承担。比如丙班就有人承担工程,不会法器就不会,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