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10年04月 存档

法华漫话系列:法华经中王 人法俱殊胜

2010年04月30日,星期五

法华漫话系列:

法华经中王 人法俱殊胜

——读《法华经·法师品》有感

 

本门迹门同契法理 究竟方便共成佛道

  自古皆谓法华为经中之王,但一直对此说法不甚明了,近日初读法华,方茅塞顿开。特别是读到其中的《法师品》对于《法华经》本身的殊胜和受持读诵者所得利益的殊胜有了真实的认识。

  按照圣严法师的说法,整部《法华经》一共分为两个部分,即本门和迹门,前十四品为迹门,后十四品为本门。而所谓本迹之分是就其权实之义而做出的。所谓本门就如同人的身体、印玺的本身,是佛陀直接开现诸法的实相、修行的道路、如来的功德等,更多是通过种种菩萨的本生行愿,直接的说明《法华经》的殊胜、一佛乘的究竟实相、如来久远成佛、嘱累传法等。

  所谓迹就是印迹、影迹的意思,是佛陀为了说明诸法实相,佛陀出世本怀而假借一些譬喻、实例、故事等而做出的一些方便善巧的化现,目的就是为了让众生通过这些譬喻、故事等契入佛法之门。

  本门和迹门的关系就如同说理与比喻的关系,当我们还不明白或听不懂佛法义理的时候,佛陀便会用比喻、举例等种种权巧的方式来让众生明白。而当众生找到趣入佛法之门后,佛陀就会直接了当地讲义理、明实相,这时我们才会恍然大悟,明白佛陀前面苦口婆心、种种善巧方便的意趣所在。

  按圣严法师的分法,《法师品》就其在经中的结构体系而言,是出于迹门的流通分,所谓流通就是如何将此经流传后世、利益众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如何弘扬佛法、接引信众。

(更多…)

4月29日龙泉日记

2010年04月30日,星期五

4月29日龙泉日记

 

在北大

  北京大学图书馆。

  王亚林老师是北京大学图书馆采编部主任,多年从事此工作,是龙泉寺的义工,对北大图书馆的参访工作一直由她前后忙碌,四下联系、安排、接待。

  在北大图书馆,不仅仅接触到了最先进的计算机管理系统和图书管理理念,亲自感受到这座百年学府的人文气质,更有幸亲眼目睹了北大图书馆古籍馆的镇馆之宝,一套永乐北藏。

  这套藏经,全世界可能只有两到三部,北大图书馆藏着一套,被我们亲眼见到,感触到。

  倘不是出家,不是承事师长的事业,万无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出家人的身份,寺院的事业,居士的发心,才成就了这样一次体会三宝恩德的参访。 

(更多…)

4月28日龙泉日记

2010年04月29日,星期四

4月28日龙泉日记

  今天是十五,早上7:10,在德尘居佛堂,贤佳法师给居士传授八关斋戒;上午10:00,韩国天台宗总务长朱正山一行来访龙泉寺;下午14:00,文化部、弘宣部和慈善部的义工集体做月总结交流。15:00在居士楼212,法会总执行贤生法师召集法会总护持,部组长以及参与法会的骨干义工召开法会筹备会。

华藏的启示

  参访华藏图书馆,起先认为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图书馆,不少上座法师都了解并推荐过。

  该图书馆也很好找,到了以后发现,是在居民楼群里的一个民间公益国学主题图书馆,面积很小,位于小区单元房的一楼地下室,地面一层销售书籍,地下室是图书馆,四面的柜子里放满佛教图书,作为一个纯公益项目,已为社会大众服务多年。

  馆藏图书一部分为购买,一部分为社会捐赠,日常运作的费用需要理事们投入不斐的人力和财力。坚持了多年,非常令人感动。

  能想象,创建者为之付出很多的心血。

(更多…)

韩国天台宗总务院长正山长老一行参访北京龙泉寺

2010年04月29日,星期四

韩国天台宗总务院长正山长老一行参访北京龙泉寺

 

山门迎接

热烈欢迎

佛堂接驾

中韩佛教深厚法谊

(更多…)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杨曾文教授北京龙泉寺讲座之四

2010年04月28日,星期三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

——杨曾文教授北京龙泉寺讲座之四

 

五、日莲宗以《法华经》题为核心的教义体系

  日莲宗以创宗者日莲的名字命名,与中国佛教有直接关系。日莲认为只有《妙法莲华经》是正法。建长5年(1253),日莲归乡访亲,4月28日登清澄山,向着海上初升的红日,高唱《南无妙法莲华经》10遍,为日莲宗创立之始。日莲于1222年诞生在日本安房国﹙今千叶县﹚的一个小渔村,时当镰仓时代,也是日本历史上一个激剧动荡的时代。日莲宗是一个比较有吸引力的宗派,以法华经题为核心的,就是妙法莲华经题目为核心。大家可能有的见过日本人,只念诵“南无妙法莲花经!南无妙法莲花经!……翻来覆去的念着,这就是它教派的要求。中国人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释迦摩尼佛!”“南无观世音菩萨!”……但“南无妙法莲花经!”这个在中国是没有的。

  日莲(1222-1282)虽出身于日本天台宗,奉《法华经》为最高经典,但所创立的日莲宗具有与天台宗不同的教义体系。日莲认为在末法时代,最适宜众生接受的以《法华经》题为中心的佛法,他在《立正安国论》、《观心本尊抄》、《开目抄》等著作中从不同角度论述自己的教义理论。他认为佛教的发展要适应时代需求,从“教、机、时、国、序”五方面论证,认为以《法华经》题为核心的最上妙法,为末法时的日本众生所需要。“教”就是佛教、教法,他认为从小乘教到全大乘教,然后进入《法华经》里面的“迹”门之教。全就是方便之教,声闻、缘觉、菩萨三种不同的说法,称为全。中国的天台宗创始人,把《法华经》的前14品作为“迹”门,不是佛的法身佛的显现,他的活动、他的思想、他的教法,把这个作为“迹”门14品;把后14品,特别是《如来寿量品》、《从地涌出品》作为重点,为“本门”,就是专门论述。他认为小乘到全大乘,《法华经》的“迹门教法”到“本门教法”,最高的法就是《妙法莲花经》的题目,代表了一切最高的佛法。正法、像法、末法,越到后,应该拿出的佛法越高、越精致。他的这种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智顗在《法华经玄义》中对《法华经》这个题目有专门的论述。他认为《妙法莲华经》题目里头包括了“一念三千”这个教理,“十法界互具”、“三谛圆融”都有了。他认为天台智者大师是值得尊重的,但他传的是天台的“迹”门之法,而不是众门之法。迹门之法是讲的“理具三千”,而不是“事具三千”。念《法华经》题目就等于念一切佛菩萨,得最高功德。“机”就是接受法的人,认为在末法时代的日本,最应该得到的法就是妙法莲花经题。“时”指末法时,“国”是日本,“序”传播的前后,他是从不同的角度讲,末法时代,最高的妙法就是念颂妙法莲华经题目。

  日莲宗的三大密法,日莲宗体系当中的的核心部分:

(更多…)

北京城各区民宗办主任一行来访北京龙泉寺

2010年04月28日,星期三

北京城各区民宗办主任一行来访北京龙泉寺

  2010年4月27日下午三点,海淀区民宗侨办刘希英主任带领北京市各区民宗侨办主任一行19人来到北京龙泉寺参观交流。一行人在禅兴法师等7位执事法师的陪同下,先参观了寺院,随后在明心阁观看了龙泉寺09年纪录片。

  16:40,师父在明心阁与各位主任见面交流。刘希英主任首先介绍了来宾,今天出席的主要有:东城区民宗侨办主任阎燕,西城区民宗侨办主任张榕,崇文区民宗侨办主任陈孝康,朝阳区民宗侨办主任王爱录,宣武区民宗侨办主任王贺君等人。刘主任幽默地说:“他们都在城市里头,没到农村来过,今天到山区来看看。”

(更多…)

4月27日龙泉日记

2010年04月28日,星期三

4月27日龙泉日记

  今天周二,上午在德尘居佛堂有仁爱老年项目组念佛团例行共修活动。这次有30多为居室参加了共修,活动在德尘居佛堂进行,主要以诵经、念佛、绕佛为主。参加念佛的居士从北京丰台、通州、宣武、朝阳、海淀、昌平、西城等很远的地方赶来。老年组专职义工说,有居士从家赶过来得需要3个半小时左右,虽然如此但都准时赶到,其中参加今天念佛活动年龄最大的居士为79岁,大家参与活动的热情很积极。

  下午三点,北京市各区民宗侨办主任一行19人来到北京龙泉寺参观交流。师父在明心阁接待。

僧团故事:下一讲

  龙泉寺僧众讲经,第一讲结束后,各班分头回去上课,贤海师和组织者一起讨论讲经心得,各有收获。

  师父对讲经活动非常重视,讲经前过问,转天也过问。了解。讲经小组将现场的讲经情况作了详细的整理,包括讲经的内容,现场提问的问题等等,一一发给贤清法师,由贤清法师转交给师父。

(更多…)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杨曾文教授北京龙泉寺讲座(之三)

2010年04月27日,星期二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

———杨曾文教授北京龙泉寺讲座(之三)

7、佛教长期占据优势地位的影响

  日本在十六世纪左右,跟中国几乎相同的一个情况出现了,天主教,特别是旧教的天主教开始进入。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的东方,内外交通发达。天主教中的耶稣会,用军队编制的,传教能力特别强,它来东方找传教点,进入中国是明末、清初之时,也有的到日本传教,一些传教士开始打着佛教的旗帜,它的寺院名字叫南蛮寺。人们起初分不清。日本当时在沿海地区,有很多诸侯国,这些诸侯有很大的权利,有些就和基督教结合的紧密一些。基督教的人来了,天主教的人来了,把最先进的西方的科技、武器带来了。幕府的最高领导开始没意识到其危害,还支持其传播,后来发现威胁到自己的统治了,就开始排斥,为了镇压基督教而推行的“寺改”(“寺门改”、“宗门改帐”)制度,佛教实际被规定为“准国教”。幕府当时可以借助的力量除了佛教,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幕府接受了高僧们的建议,用法制的方法加强寺院与信众的关系,规定每一家、每一户、每一个人必须成为同一寺院的信徒,必须成为同一派别的信徒。开始一家子可以是不同派别的,比如他是真宗的,他是临济宗的,比如儿媳妇是临济宗的,公公婆婆可能是真宗的,可能弟弟妹妹是净土宗的,后来是不行的,一家子只能信一个派别,到寺院去注册。当时没有户警,就等于建立了户口簿。每一个大村就把各个寺庙的簿子拿来一登记,那就是村公所的户口本,这个权利可不小啊。如果你不去登记,就被作为天主教徒受到镇压,有的甚至杀头。为了试验你是不是天主教徒,在前面地上铺一个玛利亚的像,天主圣母玛利亚的圣像,拿脚踩一踩,真正有信仰的不敢踩呀。你敢踩,就说明你不是天主教徒,然后登记。到现在很多文献都留下来了。还不仅如此,你如果成为了这个寺院的信徒,你的家人死了,这个派别的寺院来验尸后,才能火化,才能入葬,骨灰放在寺院里头。

(更多…)

4月26日龙泉日记

2010年04月27日,星期二

4月26日龙泉日记

祈请、谛听、流通

  晨,出坡分两部分,先去基金会整理衣物,回来后再整理开示,贤佳法师就出坡给了大家一个简明扼要的开示,他讲,师父曾经讲过,完整的听闻轨理包括三个部分,一是祈请、二是谛听、三是流通。我们听到的法义,不能光是自己受用,还要用来流通,利益更多的人。

  4月24日,在僧团教务部的指导下,贤清法师牵头,僧团讲经活动开始筹备,当天提交讨论出结果,并提交方案,定于4月26日晚药石后,开始第一次僧团内部的讲经交流。

  第一讲的主讲法师为贤宏法师。

  并将详细的讲经时间、方案、全部确定。僧团教务部迅速予以回应,提出了具体的指导意见,并将讲经时间稍作修改,原先定周一晚七点至七点半,改为六点四十至七点十分。

  这样以确保讲经不与各班的课程冲突,更合理地并充分利用有限的时间。

  筹备会议的讨论方法为先明确宗旨目的,务实不务虚,迅速起行,当下决断,在师父的过问以及僧团教务处的直接指导下,各种方法和因缘被迅速组合,龙泉寺的讲经和诠释经典的活动正式展开。

(更多…)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杨曾文教授北京龙泉寺讲座(之二)

2010年04月26日,星期一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

———杨曾文教授北京龙泉寺讲座(之二)

 

二、佛教在日本社会思想文化领域据至高地位

  佛教在日本早期传播中,推古天皇(女天皇)时期,“摄政”圣德(推古天皇的侄子)太子(547-622)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圣德太子对日本文化贡献很大,在日本的钱币中有他的头像。他在603—604年间推行了所谓的“推古朝改革”。圣德太子是中国文化的仰慕者,年轻时即熟习儒家经典。

1、佛教融入日本的功臣——圣德太子

  中国佛教传播到了日本,同时也传播了中国文化,推动了日本政治的进步。日本当时处于部落时期,就是原始社会遗留下形态,带有很浓的血缘关系的那种部族的统治制度。虽然天皇是最高的首领,也设有朝廷,但各方面还不规范,往往贵族掌有很大的权利,天皇的权利受到制约。很多从中国回国的留学僧,介绍了隋唐的政治制度、文教制度,所以日本统治者想对其社会制度进行改革,就是改革带有奴隶性质的社会,走向封建社会。这一过程经历了两个阶段:一个是圣德太子的摄政,提出新政的措施;一个“大化革新”,把日本带到了封建社会,建立了像中国一样的中央集权制度。在朝廷发生动乱的时候,圣德太子带兵之时,祈请菩萨保佑!祈求佛保佑!他许愿说:我成功以后,要兴隆佛教,兴建寺院,使佛教得到更大的传播。他成功后,担任摄政辅助推古女天皇时期,就真正把兴隆佛法作为国策确立下来。在政治上首先要加强天皇的最高权威,603年十二月,他制定了《冠位十二阶》,用不能世袭、依能力而定的官吏位阶表示身份高下,以打击世袭的氏姓贵族势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