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10年06月 存档

6月29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30日,星期三

6月29日龙泉日记

 

沙弥日志(25)

  大家普遍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见到修行人,都想追着问问,我什么时候能发财啊,我的儿子能不能考上大学啊,我女儿离婚的时候房子能不能判给她啊,我能不能娶到她啊,能不能嫁给他啊,我的工作怎么样啊,今年会不会还拒签啊……

  其 实,我以前,也是这样。大概是缘分的缘故,确实有高人给我断了断,都比较准。当时家里的变故、搬家、投资、乃至父亲去世等等竟然都断出来了,只是当时我没太在意,后来经历了,发现,真的是这样。惟独出家这事没断对,因为当时我对高人说,我要出家的。高人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到时候,怕你舍不得放下。

  寺院里常讲因缘所生法,讲众缘和合。

  这个词太专业,听的有点晕,我听了很久都没有搞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渐渐开始思维出一点道道出来。

  我猜想,就是一个事情的结果都是由很多个事情构成的,绝没有平白无故的,就是因 果,知道了因,就能推断出果来,比如,现在你离开电脑屏幕,或者放下手里的这本书,去厨房拿一把菜刀,出门,走到大街上,挑一家银行,然后走进去,说,打劫。

  好了,后面会发生什么,我们可以推断出来了吧。

  同样,也可以倒过来推,可以根据结果来推断出因,比如,看到了一个囚犯,至少可以知道曾经有过一次乃至数次犯罪、抓捕、审讯、宣判等等。

(更多…)

6月28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9日,星期二

6月28日龙泉日记

安居第三十一天

北京龙泉寺被评为创建和谐寺院的先进单位

  2010年6月28日,北京市佛教协会第六届二次理事会议在北京广化寺东院佛教文化研究所举行,北京市宗教局局长谭林、传印长老参加了会议,会议由北京广化寺住持、北京市佛协副会长怡学大和尚主持。龙泉寺贤立法师代表寺院参加了会议。

  胡雪峰副会长首先在会上传达了5月12日国家宗教事务局王作安局长《在贯彻宗教事务条例专题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精神。

  讲话回顾了实施《宗教事务条例》五年来的成果,今年的1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就贯彻条例工作作出重要批示,4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在《宗教事务条例》实施五周年的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中央领导的重要批示和讲话,充分肯定了五年来贯彻条例工作取得的显著成绩。科学分析了当前宗教工作面临的形势,深刻阐述了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重大意义,明确提出了深入贯彻条例工作的主要任务。

  理事会议认真学习了“关于开展宗教教职人员认定备案和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工作的意见”的会议材料。

(更多…)

6月27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8日,星期一

6月27日龙泉日记

沙弥日志(23)

  在俗家的时候,我的姐夫老赵,四十岁那年,大年三十,我们一起吃饭,谈论来年的事情,对未来的生活做了很多规划,那时候,他跟我姐刚结婚一年,刚有了一个女儿,四个月大,俩人都是二婚,一切都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你能想象在那个新年里,几个中年人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当夜,用餐完毕,我送他们回家。路上,又谈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接到电话,说他下床时摔了一跤,很危险。等我赶到的时候,救护车也在楼下,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他从楼上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一名中年大夫翻了翻他的眼皮,说,这是脑溢血,病人最多只能再活四天。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更多…)

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荣获“民族社会工作组织奖”

2010年06月28日,星期一

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荣获“民族社会工作组织奖”

  2010年6月25日,由国家民族事务委员委、国家民政部指导,中国社工协会主办的“民族地区社会工作与社会建设论坛暨民族社区社工机构试点和社工培训班启动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重庆厅隆重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昌智,国家民委党组书记、副主任杨传堂,民政部副部长姜力到会并做重要讲话

   回良玉副总理发来贺信表示祝贺。由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常务副会长杨建昌宣读了贺信,贺信中说:“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做好民族工作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发展全局,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任务。社会工作是现代生活发展进步的产物,是应对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带来的社会问题的重要举措。发展民族地区社会工作,对创新民族工作方法、维护民族地区稳定、促进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希望更多的专家学者关心民族地区社会工作,为构建民族地区社会工作理论和实务体系,培养民族地区社会工作人才,加快民族地区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会议做出了“关于推进民族地区社工机构试点建设的决定”以及“关于表彰先进民族社工服务机构的通报”,对十一家在民族社会工作做出贡献的机构进行了表彰。仁爱慈善基金会获“民族社会工作组织奖”,玉树灾区扎西科赛马场安置点仁爱社区服务中心获“民族社区工作优秀集体奖”。

启动仪式

 

(更多…)

6月26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7日,星期日

6月26日龙泉日记

安居第二十九日

  上午8:30,河南信阳光山县的杨光平副县长、光山县工业园区书记程学忠、杨斌主任和净居寺景区管理总经理吴玉松等一行7人,就净居寺的问题专程来拜访师父。净居寺是中国佛教天台宗的祖庭,已经有1400多 年的历史。现在寺院没有僧人,他们期望净居寺能够重光,弘扬佛法。

  中午,福建省佛教协会顾问理文法师等一行5人来到寺,师父接见并请理文法师给大家做开示。于是下午一点半,理文法师在明心阁三楼给僧团和义工做了一场“出家与学佛”的讲座,令大众受益匪浅。

 

出家与学佛

  承蒙学诚大和尚的慈悲,前几天联系,让我来开示,开示不敢当,你们都是大菩萨,也许都是乘愿再来,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佛法都衰落到极点了,你们素质高,能够发心在这里出家修行,而且道风在全国都是少有的,除了菩萨才有这种道场,没有菩萨,很难呈现出这样的道场。

(更多…)

6月25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6日,星期六

6月25日龙泉日记

沙弥日志(21)

  听话,是一个出家人所接受的第一个最重要的训练。经过近一年的经历和体会,我个人觉得所谓听话,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放下自己内心的傲慢,训练无我,最终在觉悟者的引导下也获得不同程度的觉悟。

  否则,这个事情就干不好,干不成。所以,出家人在学修中,按照自己承许、认可的师父的教授修行,很关键。

  这比世间人熟悉的尊师重教有更深的内涵,因此,师父说的话,基本上是彻底贯穿于他所领导的僧团和他的弟子们的生活、学修的每一个细节。

  听话。

(更多…)

6月24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5日,星期五

6月24日龙泉日记

安居第二十七日

  上午,寺里安排贤龙、贤益、贤宏、贤才、贤生五位法师作为代表参加学习海淀区民宗办组织的有关宗教法律法规及相关宗教知识的讲座。讲座在在区政府大楼的会议室举行,五大宗教的代表都来参加了,由刘希英主任主讲。刘主任和我们一同探讨了宗教事务条例相关内容。她指出了政府对宗教的基本态度、基本任务和十六字方针,主要基于宪法第三十六条,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提出了,政府和宗教的血肉关系,宗教可以促进两个文明建设,维护祖国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以及对外关系等作用。同时也提到了要加强宗教团体的建设,主要有三点:1、自身建设(组织制度及思想), 刘主任归纳为吸引力和凝聚力,2、教职人员的培养,有3点要求,即政治上靠得住;品德上能服众;学识上有造诣,3、加强宗教院校的建设。在分析探讨宗教事 务条例中,重点也谈了三点,宗教场所、教职人员和宗教财产。具体涉及到宗教场所的批准申请认定和管理;教职人员的认定备案和权力;对宗教财产做了重点探 讨,刘主任提出了以下几点,1、要有制度,2、有财务管理小组,3、按照会计制度办事,回避夫妻、兄弟的亲近关系,4、实现预算化管理,5、捐款箱由三人开启清点登记交付财务人员,6、支出要由集体决定负责人同意,收支以适当的方式公开,7、要接受上级主管部门的监督管理。以上主要反映了民主集中制和公开透明的原则,在这过程中还要发挥监事会的作用。最后还指出了政府与宗教的关系,即管理与服务,服务体现在管理中。


沙弥日志(20)

  小时候,有一年过年,王小三说他有一个新玩具,叫“粑粑雷”,让我和他一起去玩,我很高兴,因为他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于是就跟着他去了厕所,我问他什么是“粑粑雷”,他说,别着急。然后掏出一个二踢脚,插在一泡屎里,点着了,忽然扭头就跑。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炸了个满脸花。王小三却在远处笑得直不起腰了。当时我的悲痛和羞愤简直难以用语言描述,我咬牙跺脚发誓,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理这个王小三了,永远永远。

(更多…)

谈初发心

2010年06月25日,星期五

谈初发心

 

  《华严经》云:“此是菩萨最胜地,出生一切普贤道,三世一切诸如来,靡不护念初发心。”何谓初发心?它是我们踏入佛门之始,心中秉持的那颗当仁不让的成佛利生之心,那份最真诚质朴的求法向道之愿。

  在佛门中,在龙泉寺的团体里,最看重的就是这份初心。在纷扰变化的世界中,发心最真实;一切发心中,菩提心最稳固;相续的菩提心中,初发之心最珍贵。只要有了它,我们就能开始成佛之路,也只有怀着这份初心,我们才能成为真正同心同愿的人,一起穿越生死。

(更多…)

6月23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4日,星期四

6月23日龙泉日记

沙弥日志(19)

  认真倾听同修讲述的个人的生命往事,发现自己对这个社会了解的太少,通过书籍等传播工具所感受到的与当面亲耳聆听所感受到的有很大的不同。

  在寺院,一同出家的朝夕相处的道兄弟们分别成长自不同的社会环境,讲述的不同人生,可以触摸到一个时代、一个阶层的喜怒哀乐。对民生乃至人类之苦难极其根源有更多的思维。

  同参贤某,一九七一年,出生在四川农村,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少年儿童一样,有一个充满饥饿记忆的童年,幼时最大的理想是让母亲在集市上给他买一个烧饼,但是,母亲告诉他,卖烧饼的已经死了。

  聪明而无奈的母亲有这样一种残酷的方式让他死了那颗想吃烧饼的心。根本原因是家里穷,吃不起。

  他只能长期吃红薯,虽然村里种有水稻,但是亩产过低,最好的时候只能产到四百斤,平常的年份也就二、三百斤,在集体生产劳作的时代,同修回忆,收获时,每次只能分到一簸箕谷子,不足以维持基本生存,口粮还是要靠种植红薯。

  进入八十年代后,经济体制改革了,劳动积极性的提高加上化肥的大量使用使得粮食亩产达到千斤以上,温饱得以解决。

(更多…)

6月22日龙泉日记

2010年06月23日,星期三

6月22日龙泉日记

安居第二十五日

  上午,龙缸运到了寺里,一个安到西跨院银杏树下,一个安到天王殿前的广场侧。前两天,贤立法师专门做了两个底座,今天龙缸终于归位了。眼前的龙缸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却非常的熟悉和亲切,看到龙缸,不得不想到闫居士。自此,龙泉寺不仅又多了一道风景线,而且龙缸与闫居士的故事从此变为美谈。

龙缸在金龙桥

运到西跨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