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10年11月 存档

11月29日龙泉日记

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11月29日龙泉日记

 

  新建的暖棚里,前两天盖菜和油菜的嫩芽开始冒了出来。今天,更多的小苗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嫩芽看上去很小,但却充满着生机,使人联想到“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诗句。在阳光、空气、温度、湿度、肥料、土壤等综合依报条件下,它们快乐地生长着。虽然依报环境非常重要,但如果没有种子,最终也是长不成盖菜、油菜的。

     nEO_IMG_暖棚中刚刚长出的嫩芽(一)DSC09304

 

  按照佛教的业果法则,播种龙种,收获的将是龙种;播种跳蚤,收获的也将是跳蚤。

  一个道场,亦复如是。

  道场的兴盛固然需要软硬件等诸多的依报环境,但“依报随着正报转”。最终成败的关键,乃至须臾不能离开的,是我们的心。具体而言,是宗旨目标明确的师法友团队共同的心业力。

宗大师的生平与思想

  上午,僧俗二众继续聆听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著名藏学家王尧教授的讲座,内容是宗喀巴大师的生平与思想。

  王教授特别提到说:“今天因缘特别殊胜,因为明天是是阴历十月二十五,这是宗喀巴大师圆寂的日子。藏族把这一天定为‘圆根灯会’,又称为‘燃灯节’。”

nEO_IMG_IMG_5033

  王教授首先把今天所要讲的内容做了一个概要:一是宗大师进藏以后的求学与遭遇,包括遇到终身名师;第二部分是与当地佛教各派领导人的交流;第三部分是创建了格鲁派,完成他的历史使命。

  王教授介绍说,宗喀巴大师在16岁的时候,随着他的一位恩德很重的师父——顿珠仁波切进藏。之前,他已在家乡打下了扎实的藏文基础。从安博地区进藏,他们几乎花了一年的功夫,很不容易。首先到达的是一个噶举派的道场。当时正是元朝末年,朝廷腐败,无暇管理西藏,那盛行的是萨迦派。宗大师遍访各寺,后碰到恩师仁达瓦,便追随他学习。完成了《入中论》的学习后,他立志要完成《戒经》的学习。

  大师20岁时开始学习《现观庄严论》和《俱舍论》,并继续跟着仁达瓦老师学习藏语与经论。25岁时,他学完五部大论,融会贯通印度的“六庄严”。所谓“六庄严”犹如庄严佛国土的六朵花,是指龙树、无著、世亲、圣天、陈那、法称六位菩萨的著作。大师将这六位菩萨的思想贯通于心,这使宗喀巴大师的成就达到了一个至高点。大师29岁受比丘戒,之前已遍学各个门派的经论。

  那么,宗大师主要留给我们哪些精神财富呢?目标确定,方法对头,努力去干,广泛团结。王教授还简要介绍了格鲁派的发展历程,包括宗喀巴大师创建格鲁派的历程、格鲁派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王教授说,宗喀巴大师首先建立了一个学术上的权威,他用了相当长的时间通读了《丹珠尔》,相当于《大藏经》,所以他的思想能够形成法系绝非偶然。

nEO_IMG_IMG_5024

  王尧教授两个多小时绘声绘色的讲述,让大家穿越时光隧道,沉浸在汉藏两地悠久的佛教文化中。教授还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包括在藏地求学多年和在国外从事研究当中的一些经历,很多的体悟令人深思。

  讲座结束前,王教授很谦虚地说:“很惭愧,自己没有实修的经验,只能从字面上介绍一点情况,供大家参考。”大家对王教授渊博的学识、精进不怠的工作热情和强烈的历史使命感报以热烈的掌声。

拉柴的小净人

  今天是周一,下午放香。午后的阳光静静地从西边倾洒下来,照耀着古桥古树,让人尽情徜徉在古刹清幽之中。这时,天王殿前的竹林小路上出现了一队快乐的净人。原来,大寮的代理典座师贤喻师正带着大家去新暖棚那边拉柴禾。

  自从入住龙泉寺,几年来寺里做饭一直是烧柴禾,既环保,又节约了大量开支,烧出来的斋饭醇香可口。在寺里参加过拾柴的同修更是数不胜数,不起眼的柴禾让大家体验到了出坡的快乐,也收获了与同行善友营造共业的欣喜,更在修行道路上累积到很多福德资粮。

  在新暖棚的东边,堆放着一捆捆扎好的柴禾,像小山一样高。细细长长的枝条,很多都是菜园的丁亚娟等几位师兄到栗子园的山坡上和沟里捡拾的。还有一些枯树根,是盖暖棚时挖出来的。贤喻师和净人们抱着柴禾往小推车上装。大自然是宽厚仁慈的,赐予了人类无比的财富。如果带着一颗安详喜乐的心,就能时时处处品味到生活中拥有的富足,就能静下来思维流水般生命的方向。

nEO_IMG_栗子园运柴(二)DSC09288

  很快,小推车里就码得高高的柴禾,大家用绳子绑结实。骑车的是一位小净人。

  问:“你怎么这么小就想出家啊?”

  小净人:“世间太苦了呗。”这话听着怎么好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人说的呢?

  问:“怎么苦啊?”

  小净人:“不知道。他们都这么说。”

  “呵呵,原来你不知道世间的苦嘛,那你到底是不是真想出家啊?”

  “当然。”小净人虽是一脸的孩子相,但说这话的时候不假思索,成竹在胸,语气和神态中竟然带有一种大丈夫的豪爽之气,真不敢小看他话里的分量。

  又问:“你在僧团待得怎么样啊?”

  小净人:“什么都好玩,烧火也好玩,背书也好玩。再有半年,四书五经我就背完了。”从他身上,一点儿都找不到苦修的影子,倒是由内而外的轻松自在,自得其乐。或许这样一颗返璞归真、纯净自然之心正是修道的一种本然吧。

  再问:“你没觉得僧团管得严吗?”

  小净人:“严师出高徒嘛!”看来小净人心里还藏着不小的抱负呢!“至少第一步,我要先听懂师父说的话。”说完,小净人猫下腰,使劲蹬起车,一溜烟儿下坡了,后面的几位净人也都欢快地追着车子,护着柴禾。

  小净人的法名很特别,叫做贤奡(音:傲)。他的父母都是北京虔诚的居士,从2005年龙泉寺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以来,就经常带着孩子来寺里,今年年初孩子就进了僧团,在大寮承担。后来常在寺里看到这对父母,他们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很踏实的笑容。看得出,他们和孩子一样信心满满,因为——严师出高徒!

烧柴里的功夫

  小净人一马当先,先行一步,后面还有几位净人师兄,有的怀里抱着柴禾,有的挑着担子,一路欢喜地朝大寮走去,他们当中有几位是在柴房里承担的。

  很多信众都对寺里的斋饭交口称赞。享受过世间的各种大餐,没想到粗茶淡饭竟有如此的美味,还能品出一种说不出的欢喜!行堂的同修可以站在大寮的门口,有幸一睹法师、净人站在大锅前,挥动大铲,为大众专注做斋饭的背影。偶尔看到他们拉开灶台上方墙壁上的一个小门,冲着里面大声说:“大火!”或者:“小火!”那个小门的后面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显得有些神秘。

  其实,后面就是柴房,窄窄的,但很干净整齐,码放着各种劈好的木块和树枝。负责烧柴的净人同修就蹲在炉灶前,随时看着灶膛里面燃烧的火苗,并且要注意听着灶台前炒菜、熬粥的师兄们的指令。要是需要大火,就赶紧添些碎柴,让火赶快烧旺;若是需要小火,就及时往灶里面泼些水。他们每天早上四点一刻开始起火,烧柴禾配合做早斋;上午先劈柴、备柴,九点一刻开始起火做午斋;下午拜完忏、诵完经,三点又开始备柴,四点半起火准备药石。一日三餐,一日又一日,可口的斋饭就是靠这一把一把的柴禾烧煮出来的。

  净人广文师兄已经烧了半年多的柴禾,他一边挑着柴,一走聊起自己的体会:“其实,怎么用心非常关键。法师给的教授是就是要做供养想。我就一边烧火,一边念‘南无甘露王如来’,观想饭菜变为甘露供养大众。”烧火看着是粗活,但是也要很细心,要做好前行。比如,要想起火快,就要提前掏灰、备柴、准备好引火的东西,还要准备好水。

  烧火也是一个慢慢调心的过程。“烧火的过程中,既要好好配合炒菜的人,同时又要保持内心平静,这是不容易的。因为要保证大众准时用斋,有时对方可能有些着急,自己也会跟着急,可一急心里就特别不舒服,感觉心像是往上涌。这时候就得赶紧转,把心调过来。调心的过程非常重要,这个功夫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

  原来,烧柴禾不仅是调火大火小,更要随时调心。“其实境界不是坏事。没有境界,就不会反省到自己怎么不对,通过境界,很多问题都会显露出来,自己的心也完全暴露出来。这时候,才能够开始认识自己的烦恼,才会去反省,才会去调整。这就是师父说的历事练心。”

  师父在《心对境的关系》这篇早斋开示中曾这样说:“学佛法就是研究佛法,学习佛法,就是研究如何改善、提升自己的生命。如果我们对自己的生命没有认识,那么修行真是白修了。只有让散乱、躁动的心慢慢静下来,对外境才能够观察清楚。就犹如镜子一样,非常明亮,对外境的反应才能够分明。如果镜子模模糊糊,境界来了就不分明。内心浑浊,说明人没有念知力,念知力模糊。”

  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承担,慢慢增长内心的功夫。望着净人师兄们一趟趟欢喜运柴的背影,一种欢喜而清净的力量油然而生。

 

冬季的收尾工程

  16:00,围墙工程的西段预留豁口的南边,有两名工人。一人在控制索道上的小车,另一位在运送沙土。豁口的北边,义工董占强与另一位义工正在将运来的沙土归拢到石台阶的一侧。在佛菩萨不可思议的加持下诞生的这条钢丝索道,跨越了一条深沟。在沟的南端,还有一名工人负责将沙土装到小车中。西段围墙工程的大量土石方,正是靠这条不足30米的“空中运输线”,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和宝贵的时间。保障了上冻前将西段围墙工程的主体工程完工——目前最高处已经建到观景亭的下方不远处。

  据唐工介绍:原本四十几人的建筑队,已经有十几位工人高高兴兴地领了工资回家过年。剩下的二十几名工人一分为三:一部分人在围墙工程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明天即可完工;另一部分在新水包挖沟铺管道的收尾工程,一两天内结束;最后一部分人正在德尘居做最后的保暖工程,几天内全部收工。

  围墙工程的西段完成后,将与东段联成一体,看上去如同长城般巍然壮观。至于西段围墙工程剩下的从最高处下行的一百多米,待开春回暖后很快将完成。届时,东段与西段各建有一门——西门将建在魏老爷塔北面六七米处,两门将起到美观、护卫及控制流量等多重作用。

  唐工解释了今后不能再在室外作业的缘由:“建筑用的混凝土是靠水和的,到了冬季,在糟中还没有起来就结冰了。结果,就坨成一团,就干不了了。像围墙抹灰,以及水包工程净化池抹灰什么的已经没法干了。这时,你要是硬干,工程质量就要打折扣了。比如抹灰之后,它就松了、起皮了,来年一摸都酥了、全掉了。虽然冬天的水泥中加上了防冻剂,但效果仍然没有平时好——上冻时砌的墙,与没冻时砌的墙无论结构、还是强度肯定都是不一样的。既然不是赶太着急住人的工程,还是质量第一。”

  唐工所言极是,百年工程,质量第一。同样,人才建设,素质为要。墙,要保持其坚固、耐久性,结构、强度缺一不行。同理,人要使道心坚定,发心恒长,勇猛承担,“志、道、德、才、学”也不可或缺。

物资齐备,目标分享

——2010仁爱助学安徽之行最后前行会

  今天下午,阴沉沉的天,微风吹刮着来往路人的脸,冷冷的、疼疼的;但在德尘居中厅会议室里却暖暖的,欢声笑语连连。那是8位今晚将出发去安徽开展助学活动的仁爱专职义工们在法师带领下,进行最后一次活动前的总前行。

  前行会上,大家分享了这四天来在筹备活动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境界,及各自对此次出行活动所安立的目标。

  此次物资筹备主要负责人黄元分享道,这次主要负责物资筹备,遇到很多境界,对同行发了三次脾气,第三次“剑已出鞘未出血”,没有发出来,也算是一种进步。希望在这次活动正行中,主要做到不发脾气就行。

  王卫特别补充分享了物资筹备总负责人黄元的功德,在短短两天的时间中,在大家的配合下,黄元备齐了70多种,200多斤重的物资,大到给学生们的小毛巾、小本子等小礼品,给老师们的书法条幅、助学通讯等;还专门给此行的志愿者制作了统一的胸牌,就在今天一天的时间中不仅把剩余物资筹备齐整,而且设计、制作、打印了志愿者的胸牌,非常用心。

  此次活动总召集人邓雪娇分享道,虽然安立是召集人,但自己一直没有这个感觉。工作目标上面就是,在这个整体的过程中,观照大家,尽量能够多去学习、观察。符合大家的要求的基础上,保证在每个时间点提醒大家该做的事情。了解对方的要求,不要抱怨,多祈求。内心的目标,希望通过这次活动,测量检验一下自己遇境的调心能力。雪娇还提出“总召集”这个名能否改一改,要不就“总着急”。但她感觉自己这次总召集是最轻松的,因为大家都很能干。

nEO_IMG_DSC01900

  此次活动的顾问团负责人王昕老师分享道,这次活动是助学组重新组建以后的第一次活动,希望团队成员能够相互磨合。对个人,希望能够更多地认识自己,不仅仅只把“观功念恩”作为团队的一个要求,而是更好地真正地去落实观功念恩。在团队磨合中发现,看到了自己强制的角度。在与王卫交流中,发现自己说的恰恰是自己感觉最想教给王卫的部分、最有高度的部分,但并没有认真去听王卫在说什么。所以真的很感恩团队,能在这样一个开放、平等的氛围中,让我看清楚了自己,有机会提升自己。

  赵丽娜、刘巍、郝丽妮和杨娟也从整个团体的角度,把自己内心安立的目标分享给大家。

  法师听着大家的分享,随机开示道,大家都是手脚,但没有长在一起,所以要用思想把大家联系起来,处理好个人和整体的关系。扩展到整体上,不断看管自己的心,练“修心术”。调伏烦恼的过程,是否体会到常师父,做常败将军。对自己内心的观照能力,主要看波谷的谷底是否有上升,而不是看波峰有多高。前行,要有目标,正行不要有太多的要求,这样在正行中就不会太着急。帮助到学生,把佛法的慈悲带给学生。我们生命的成长就是靠这样做的一点点事情积累起来的,在这个过程中去体会师长同行的功德。

  大家发自内心的分享说不尽道不完,但晚课的时间已临近,分享不得不“刹车”,最后在欢笑声中结束了最后一次总前行。

  晚饭后七点,8位志愿者带着满满四拉车的物资踏上了此次活动的征程,金杯车载着志愿者出发前往北京站。在漆黑的夜幕中,一束车灯照亮着志愿者前行的路程,送行的义工们朝着灯光挥手祝福。

前进的动力需要脑力体力更要心力

  今天,北大数院青协6名同学参加奉粥。第一次来的吴斯嘉同学说,寒冷的天气粥暖心更暖!梁小君同学说,第一次在清华南门奉粥点,体会很多,有的人热情地来询问志愿者服务细节,还有一位志愿者现场报名,一年来的坚持没有白费,爱正在不断感染他人!照熙同学负责端粥运粥,默默无闻!杜龙师兄分享做事情不只要靠体力和脑力,更要心力!这是一种让我们前行的动力,正是这种动力,让我们在学习和工作中能够抵御各种压力。心力的强弱不是态势强弱,看似十分傲慢的人其实内心十分自卑,冷漠只是在构筑防备的墙,保护自己的那份脆弱,这样的心更是需要关怀!是啊,人生前进要不断地加油,每个人都要用充足的动力写好人生的这本书,体力脑力显然不够的,更需要这种心灵的力量!

nEO_IMG_农大附中奉粥同学

 

义工心得:成长是一种痛,但痛并快乐着

  我想成为一名好的心理咨询师,不但能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而且也能解决别人的心理问题。但是,通过在心文化班的学习,我逐渐认识到,自己是个任性、小心眼的人,没什么爱心。怎样使自己成为一个有爱心的人,爱心从哪来呢?

  这时,正巧有机会上山,碰到一位比较熟悉的法师,谈到热线近况时,法师建议根据热线特点诵《大悲咒》。回家上网一查,诵《大悲咒》有如此殊胜的利益,别说我这点愿望,更大的愿望都会实现。以前就看到过诵《大悲咒》的利益,没有做,其实还是不信。现在,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和佛菩萨接通电源,虽然一时半会儿还接不上,因为这不是一两年甚至不是三五年的事。这时,热线已经换了负责人,我便和负责人说了此事,在贤娜的大力推动下,诵《大悲咒》做为热线的定课。
  在上网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一则让我非常吃惊的信息,据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测,到2020年,抑郁症将取代癌症成为威胁人们健康的第二大疾病,第一是心脑血管疾病。也就是说,心理问题将成为常见病,这真是太可怕了,虽然是预测,但通过观察周围人的情况,不难发现,这种病越来越常见了,或多或少总能碰到这样的人,我们单位甚至有一位因此而跳楼自杀的,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自杀干预中心资料显示,85%自杀的人都有抑郁症或抑郁倾向。这些引起我的思考,不由想到,热线团队到那时呈现出怎样的面貌?热线到那时能起到怎样的社会责任呢?我们能坚持到那时候吗?我们想不想坚持、为社会尽一份做为佛教徒的责任呢?不由得想到,师长建立热线平台的意义是什么呢?想让我们做什么?仅是一个积福积慧的平台吗?我开始四处找相关开示,在论坛仁爱慈善版块,有一个网名“齐珍”的网友发了一个“法师关于基金会的开示”的帖子提到,在热线开通当天,三位法师到热线,贤满法师做了开示,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今天是个历史的时刻,师父带我们所做的,已经超出了宗教,而是在为整个社会和人类谋求福祉。”看了以后,又让我很吃惊,以前也看过,跟没看一样,现在感到了它的份量,虽然不能很深刻地理解它的意义,但对我有了很大的触动。
  我想,如果真的想去了解师长的心愿,我们就会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如果将师长的心愿、我们的心愿以及社会的责任联系起来,保持一致,才是我们动力的源泉,才会和我们的生命成长相结合,才会发长远心,才能持久地坚持。热线培训课的目的,也是意在通过不断深入佛法与专业的修学,启发我们的发心与动力,这才是根本。我们的心如果真的能发起来,何愁没有好的结果呢。我写此文的目的,是抛砖引玉,只是很肤浅地意识到这些,需要不断地在承担中修正与深入,所以希望和大家共同探讨。

走进孟加拉(三)

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走进孟加拉(三)

 

  因为孟加拉曾长期是英国殖民地,因此这里的生活习惯,包括餐饮习惯都比较西化,另外一方面这里的蔬菜也比较少。尽管来到孟加拉还不足一日,就明显感受到这种差异性。在中国,主人宴请客人,一般都是圆桌,大家围成一圈,给人的感觉很温馨圆满。但在孟加拉,在宾馆里,都成了长条形的格局,就像是开什么会议似的。但来到大使馆,就又像回到了祖国。特别是房间里散发出的浓厚的中华文化的幽雅气息,以及那熟悉的餐饮文化风俗。

  张大使:“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

  师父:“中国人吃中国菜比较适应。”

  张大使:“现在长期在外面,长时间吃外国餐,胃口不舒服,当地卫生不太好,也希望我们的代表团能注意保护肠胃。您看我们这个挂毯就是张骞出塞,两千一百前曾经到过大夏国,就是位于今天的阿富汗北部。张骞回来之后就向汉武帝报告,汉武帝问你在大夏国看到什么了?张骞回答说看到了蜀布和邛竹杖,就是四川的布,和群山的拐杖。张骞问大夏国的商人,你们怎么可以搞到蜀布和邛竹杖呢?大夏国的商人说,我们这是通过身毒国买过来的。这个身毒国,就是指当时的印度。这个商人告诉他,身毒国和中国的云南及四川之间有一条商道,是从那个道进来的。后来张骞就建议汉武帝重修这条道,继续通商。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两国人民的交往是源远流长的。在这里,我们举杯为两国的友好交往,为学诚大和尚这次访问圆满成功,为今后两国友谊不断发展干杯!”

nEO_IMG_05_招待午宴时师父与张大使等交谈 

招待午宴时师父与张大使等交谈

(更多…)

11月28日龙泉日记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11月28日龙泉日记

 

  周末一直以来就是活动频繁,今天上午又是热闹非凡。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王尧教授承接半个月前的《宗大师生平及其思想》讲座,今天做第三讲。与此同时,寺内从事翻译的志愿者与北京大学翻译协会共同组织“北京地区译员交流会”也在见行堂进行。

  每当有这样大型活动时,山上的一部分常住义工总要有一些牺牲,并不是每一位义工都可以参加。流通处的义工,每次越是有大型活动,他们越是忙的时候,所以参加的机会就会少一些。对此流通处的义工们也正念俱足,承担本位是第一。

诸欲饶益众生,由道种智成办世间利

  这两天持续的大风今早停了,似乎是为今天的讲座而创造条件,王教授不畏年高身体不适而再次来龙泉寺为大家讲解佛教的历史背景及因缘。

  首先由寺里执事法师介绍了教授来此因缘,以及所讲内容概要。

  接下来,在僧俗二众的恭敬迎请下,王教授来到了明心阁演讲台,在开讲前很谦卑的说:“我只是传达一点点有限的知识”。

  就直奔主题,先点出,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流传因缘是很清楚的。

  至从佛教东传到了汉地以来,接着佛教又到藏区,这当中因缘是很清楚的,我们汉地佛教和藏传佛教实际上呢,是一个根两处开花,然后呢,这两个花是逐渐接近的,特别是元明清三朝时期的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的紧密结合。到了民国以后才发生一些西方的力量进入藏区以后逐渐产生一些摩擦以及误解。特别是当时的一些出家众——法尊法师,作为当初的学僧,下定决心要去求法,因为藏地一些佛法是汉地所缺的,一定要学回来,就组织了汉藏西天求法团,在胡居士的支持下西进藏区求法。当时的藏区在一些势力的先前进入影响下,尊法师求法过程中受到千方百计的阻挠,最后尊法师一个人到达,其中大勇法师在甘孜州北部往生了。当时很艰苦,所以尊法师一直坚持这种求法的信念到了藏区,长期在藏区学习语言及经论。

nEO_IMG_IMG_4792

(更多…)

北京地区译员交流会在龙泉寺举行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北京地区译员交流会在龙泉寺举行

nEO_IMG_IMG_0688

  11月28日下午一点,在北京龙泉寺的见行堂内举行了一场“北京地区译员交流会”。这场活动由北京大学翻译协会和北京龙泉寺的从事翻译的志愿者联合举办的。今天到场的嘉宾有清华大学博士、本寺监院禅兴法师,对外经贸大学杨潮光教授、曾就读于河南大学的本寺书记悟光法师、对外经贸大学杨玉功副教授,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硕士、本寺书记贤立法师、北京大学王华树老师,清华大学博士、本寺书记贤启法师,北京市MW法律翻译中心总经理金钟先生,河南大学硕士、本寺书记贤健法师、北京译无止境公司总经理曹旭东先生,北京大学高志军老师及北京大学翻译协会主席颜宏先生。交流会由中英文双语主持,分别由龙泉寺义工张彦和北京大学吴刚主持。

nEO_IMG_IMG_4809 

嘉宾席

(更多…)

11月27日龙泉日记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11月27日龙泉日记

 

  上午九点多,突然一下整个寺院全部停电了,大寮刚进蒸箱的米饭没法做了;流通处也陷入一片漆黑;下午在法会处的学习也只能在黑暗中进行。

  无常示现,我们如何对待眼前的这个境?没有电了,米饭做不了,那就吃包子,吃馒头;屋内没有电,就将门帘掀开,那光线自然进来;没有电灯,没有投影,那就只用口述;记笔记,打手电、开手机、借用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光,笔也没有停下来。

  每个境,都是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能够照出自己的什么,能不能对着这个境让自己提升,这些才是重要的。同行的分享,可以给自己的生命一点亮光,那就要写下来;屋内暗淡,掀起门帘也许会冷,但方便大风中到来的信众,也值得。所有的事情想清楚,对自己的生命、对他人的生命有益,那我们就一定要去做,有了这样一颗心,那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也许这只是一件看上去微乎其微的小事。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或许更让人真切的知道光明的重要。工程组的法师和义工们在电房紧急计算着储备电的规划,为了保证听讲座等必要活动的用电量,晚上居士斋堂的药石准备用蜡烛照明,行堂的义工,面对临时找到的少量的几根蜡烛,间隔的点燃,虽然光线很微弱,但洗染是充满了希望。此时,与佛堂里上晚殿的所有的人一样,都在默默祈愿能快速来电。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来访

  上午十点多,师父到山门口迎接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

  许嘉璐先生现任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汉语文化学院院长、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院长,同时还担任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理事长、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等社会团体职务。 

nEO_IMG_IMG_4749

  明心阁四层,师父与许嘉璐先生、中国道教协会张继禹副会长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

(更多…)

走进孟加拉(二)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走进孟加拉(二)

 

  今天师父的行程里,有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中国驻孟加拉大使馆张宪一大使宴请中国佛教代表团;二是前往达卡法王寺,接受“阿底峡尊者和平金奖”。

  按照预订的时间,在巴鲁瓦副会长等佛教复兴会几位领导的陪同下,师父一行于上午10:00,从喜来登宾馆出发,前往中国驻孟加拉大使馆,并于10:25抵达古色古香、融自然和人文景观为一炉的大使馆,张宪一大使热情地接见了来自祖国的佛教代表团。

nEO_IMG_03_师父与张大使亲切交谈

师父与张大使亲切交谈

  张大使:“中孟两国1975年建交,中国大使馆原来在达卡市中心,地方比较小,后来挪到这里来,相对宽敞了很多。这个地方是1992年才建起来的。办公楼和宿舍楼连在一起,共一万三千平米。由于这里条件相对比较差,所以国内也比较照顾,还建了一个游泳池和一个篮球场。这里工作人员共二十多位,加上家属,共四五十位。这里最热闹的时候,是今年春节,共有五十九位在大使馆过年。好多家属来探亲,像我们钱参赞的儿子和孙子,都来了。还有父母来看孩子的。”

  师父:“过年,这里气候也好。”

  张大使:“是。从十月份到三月份,气候还比较舒适。不过气候略显干燥,粉尘也就比较大。你们在飞机上时,可能注意到了,下面会有好多大烟囱。这也是孟加拉非常奇特的景观,那都是砖厂。因为这个国家没有石头,主要是冲积平原,由恒河和雅鲁藏布江这两条大河,从高山上冲下来,在这里形成一个冲击平原三角洲,所以这里的地质都非常松软,都是一些淤泥,这也比较适合农业。但另一方面,在建筑方面也比较缺乏材料,没有石头。所以,很多建筑,包括港口,也主要都是砖炸碎了,作为石头用,或者从印度进口。”

  师父:“这样的话,会不会对土地造成破坏?”

  张大使:“这种破坏也是相当大的。一旦到了雨季,这个国家简直成了泽国了,一片水汪汪。如果雨季没来水的话,像达卡街道上如果没有水淹的话,老百姓觉得还有点不太习惯。”

(更多…)

11月26日龙泉日记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11月26日龙泉日记

 

  《吕氏春秋 ·尽数》 云:“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虽然时令已经进入小雪,寒风骤起,一潭死水已然结冰。但是,流水仍然鲜活而不会结冰。龙泉的泉水,以及新水包的泉水,都在潺潺律动中透射着盎然的生机。

  人,以及承担的岗位也应如此。

  根据师父的安排,今后法会处的工作改由客堂的法师来承担。

nEO_IMG_IMG_1581

晨曦一景

  用过早斋,从明亮暖和的斋堂走出来,初冬的清晨天还有些朦胧。眺望山下,一片片灯海犹如跃动的火苗,天际呈现出日出前紫红色的瑰丽。

  此时,随着香灯组义工手中钥匙的转动,大殿院子西边的小门轻轻打开了。走进来,心瞬间被大殿院落里的安宁摄住,禁不住屏息凝神。抬头仰望,晨曦之中,一轮明月悬在起伏的山峰上空,与古柏苍劲的枝杈和寺院别致的屋檐共同构成一幅妙不可言的剪影,空旷悠远,意味无穷。

  伴着宁静的辰光,来到大殿前,继续轻轻转动钥匙,细心地拉开有些冰冷的铁门拴,然后轻手去推对开的木门。“吱扭”的一声,听起来有些古老,可是门开启的刹那,欣喜之感油然而生,仿佛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又如打开自己的一扇心门。昏暗中,大殿里飘荡着淡淡的花香。义工打开灯,眼前一下子亮了。只见佛菩萨含笑慈视,周身散发着金光。“白毫宛转五须弥,绀目澄清四大海。光中化佛无数亿,化菩萨众亦无边。”一股暖流瞬间从心中涌起,使人顿然忘却了清冷,脸上溢满的欢喜神采与佛菩萨的慈光交织在一起。“阿弥陀佛”圣号响起来了,庄严而舒缓,让每一颗寻觅的心灵浸润在安宁与喜乐之中。

  各个殿堂很快都亮起来了。殿里,殿外闪动着香灯组义工们勤快的身影:擦拭佛台,清扫院子,供上净水。庭院里陆续来了一些常住义工,虔诚地上香供佛。香烟袅袅,愿心殷殷。

  法师们来供灯了。大殿前,一袭庄严的黄衫整齐地站成一排。盏盏酥油灯静静地点燃了,在晨曦中闪耀着明亮的光芒,映照着每个人脸上至诚凝重的神情。“愿我们希求正法,勇猛精进……愿我们了知世间无常、苦集二谛,于生死轮回盛事舍离贪着……愿我们于一切深广菩提心教授恒常修持……”声声誓愿,传递着心底的最强音,回荡在庭院上空,古柏苍山肃然静听,默默祝福。

(更多…)

走进孟加拉(一)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走进孟加拉(一)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九。凌晨,凤凰岭,夜空尚在。新春的气息,已然来临。一群弟子,目送师父。

  这次师父出行,是要前往孟加拉国。从2月22日至2月25日,为期四天。上午07:50的飞机,在云南昆明转机,并于下午当地时间13:05(北京时间15:05),到达孟加拉达卡国际机场,地面温度28摄氏度。孟加拉佛教复兴会P. R.巴鲁瓦常务副会长、兰吉特·库玛副会长等人,以及中国驻孟加拉大使馆钱开富参赞、苏学明随员前往机场迎接。在起身前往目的地——喜来登宾馆之前,巴鲁瓦副会长首先在机场客厅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

  巴鲁瓦副会长:“首先欢迎以学诚副会长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前来我们孟加拉国。对此,我们期待已久。为了便于各位时间安排,在这里,先简单地介绍一下这几天的流程。今天晚上有一个欢迎晚宴,介时政府一名重要议员将会接见诸位。明天上午10:00,将前往中国大使馆,张宪一大使将于大使馆,宴请中国佛教代表团;下午15:00,前往达卡法王寺,举行学诚副会长‘阿底峡和平金奖’的授予仪式。后天上午,我们将在阿底峡尊者出生地,举行阿底峡尊者纪念碑奠基仪式。大后天上午9:00,将从宾馆出发,前往外交部,会见孟加拉外交部长,之后前往达卡国际机场。这几天行程大致如此,如有变动,再通知各位。再次欢迎中国佛教代表团的来访!”

  师父:“我谨代表中国佛教代表团,对孟加拉佛教复兴会各位领导,以及我们大使馆钱参赞对我们的欢迎,表示衷心的感谢!因为各种原因,原本去年应前来贵国,到今天才因缘具足,也请你们给予谅解。我们中国佛教代表团这次前来贵国,国家宗教局也非常重视,特派赵磊副司长一同前来。另外,中国佛教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也刚刚结束,这次一同前来的,还有张琳副秘书长、演觉副秘书长、卢浔副秘书长,还有张开勤主任。这几位,你们也都非常熟悉。中佛协第八次代表大会,时间是从2月1日到3日,共有近千名代表参加。大会选举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北京市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担任会长,选举帕巴拉格列朗杰、本焕、一诚长老为名誉会长,选举十一世班禅等二十五位副会长,我本人还继续担任驻会副会长,今后我们的联系也将会更加方便。今天还是中国农历初九,正月十五还没有过,还是中国过年期间。我们前天刚刚上班,今天就来到贵国,也算是继续过中国的农历年。这也是我们第八届理事会组团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所以,来到贵国,也是特别的高兴!再次对各位的欢迎表示感谢!”

(更多…)

11月25日龙泉日记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11月25日龙泉日记

  nEO_IMG_IMG_4658

  平常日子的龙泉寺,不像周末那样,游人和上山学佛的居士熙熙攘攘,空气中洋溢着浓浓的和乐,浓浓的欣喜,浓浓的期盼。而一年当中大多数的日子,不论春去秋来,抑或晨曦暮色,漫步在这座巍巍群山脚下的千年古刹,更易感知到一种浸润身心的清凉,一种让心安宁的温暖,一种与天地融合的深广。

  或许龙泉古刹的神奇是难以描述的,它需要我们用一颗越来越纯净的心去慢慢体悟,需要我们慢慢将自性中刹那的微弱亮光一点点增强,融入它浩若虚空的无量光明与力量之中。让自己成为这寺院里一个美的元素,让自己为这心灵的家园增添一份喜乐,在清幽中一同孕育勃发,在古老中一同创造未来。一切就在一呼一吸之间,一切也都在永无止境的恒久。

“四化”理念落实新进展

  8:00,沙弥二班——即原僧团丁班上午出坡的任务就是搬家,确切说是为教室搬家。除了班导贤俊法师去区民宗办听国学讲座,以及几位另有安排的同学,其余的沙弥师们都加入了搬家的队伍。桌子都是一个人扛到肩上搬走,大书柜则是两位沙弥师合作。只见第一组组合贤绍师与贤川师,一前一后从见行楼三楼抬到东配楼六楼,中间不曾休息,直下三层一直搬到三楼沙弥二班新教室。

(更多…)

11月24日龙泉日记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11月24日龙泉日记

 

  黎明时分,寒风中的一轮清月,静静挂在道德峰顶上。晨光熹微,万物现出朦朦胧胧的身影,看上去不很真切。幸好有朗月清辉温柔地泻下,为寺庙的行路人照亮了道路。而当旭日从东方地平线喷薄而出、冉冉生起之前,清月又默默隐到山峰的那一端去了。

  此情此景,不禁使人联想起诸菩萨辅佐佛陀弘法:佛光仿佛太阳,菩萨光如月亮。我们的生活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光明,我们的心灵同样一时一刻都离不开佛法光芒的照耀。

 

师父会见中华佛教居士会陈声汉理事长一行

  上午,台湾中华佛教居士会陈声汉理事长一行五人,在佛教在线安虎生总干事陪同下,来到龙泉寺参访。

  10:45,在明心阁四楼,师父与陈声汉理事长一行观看了《龙泉寺2009年大事记》,而后进行了友好交流。师父谈到了做事与修行、基金会运作、居士教育、与景区共创辉煌等。

  其后,师父向客人们赠送了《和尚·博客》等。然后,与陈声汉理事长一行共进了午斋。

nEO_IMG_陈声汉理事长一行参访(参观禅堂)DSC08296

  用罢午斋,师父亲自带领大家来到事业发展部参观。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