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自2.9版本起,已不建议使用_c,请换用_x()。 in /opt/www/long/lqwordpress/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391
2011年07月 存档

旧话新提系列之一:沉甸甸的四字摄受

2011年07月31日,星期日

●7月30日龙泉日记

 

市宗教局召开北京市赴深圳大运会协助宗教服务教职人员行前动员会会议

  7月30日上午10:00,市宗教局召开北京市赴深圳大运会协助宗教服务教职人员行前动员会会议。

  会议由市宗教局马中璞副局长主持,出席会议的领导有市宗教局池维生局长、马中璞副局长、赵宏生副局长、谭林副局长等。龙泉寺贤龙法师、贤威法师以及其他宗教的教职人员共十三位参加了会议,他们将于8月1日到达深圳,全程为大运会提供宗教服务。

(更多…)

学诚法师出席北京市慈善义工协会成立大会

2011年07月30日,星期六

学诚法师出席北京市慈善义工协会成立大会

nEO_IMG_IMG_7599_成立大会会场全景

成立大会会场全景

(更多…)

苦乐之间

2011年07月30日,星期六

●7月29日龙泉日记

苦乐之间

  记得有一段时间心情有些低落,原因是被师父批过几次。心理很委屈:自己一直很努力,不知道为什么师父还批自己?而且都是当着众人的面,批的一点情面都不留。经受过一段时间的内心挣扎,后来慢慢想明白了,心情忽然好了很多。想起了小时候的场景。父母唯有在真切地关心自己的孩子时,才能下狠心又是打,又是骂。对父母来说,除了希望孩子成长之外,其它的一无所求。因为想到了这个经历,觉得师父是把自己看成他的孩子才这样做。那时,师父批评的话似乎已经不重要了,而内心领纳的也已经变成了肯定的信息。

  自那以后,给自己总结了两句话:当听到批评的时候,就是在得到肯定;当听到赞扬的时候,就是在得到批评。后来也把这个感悟用在了朋友相处之间。尽管之后得到批评时还是很痛苦,但内心却非常珍惜。因为自己在得到批评时,同时也是在得到肯定。肯定的是什么呢?肯定的是信任与情谊。这也是为什么虽然不断得到否定,但却不断能走下来,而且越来越有希望的原因。

  一件事情,就事情来说有对有错。但如何去处理这件事情,不同的人际关系,方式不同。如果彼此信任,就可以直接沟通、处理,乃至在沟通时发生冲突、不愉快;如果彼此还无法相互信任,就只能拐弯抹角,通过很多弯曲的途径避免直接冲突;如果关系再远一点,就干脆不管不问,任其自然了,反正与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冲突尽管很棘手,但同时也是彼此信任的一种表现方式。不过,冲突不是发泄,而是为了更好地沟通和解决问题,这是度的问题。只是之前对冲突正面的界定,对构建积极的心理状态是必需的。

(更多…)

信解行证——台湾净律寺监院净心法师参访龙泉寺

2011年07月29日,星期五

●7月28日龙泉日记

信解行证

——台湾净律寺监院净心法师参访龙泉寺

  2011年7月28日,台湾净律寺监院净心法师参访北京龙泉寺,受到监院贤健法师和图书馆馆长贤才法师的热情接待。晚上在明心阁为僧俗二众开示《我的出家学佛之路》。禅兴法师先做了简要的介绍:净心法师18岁学佛,23岁出家。学生时代就担任佛学社社长。出家多年来,对佛教各宗派包括国学都有广泛的研究。在寺院担任过很多的执事,尤其在寺院管理以及僧团的教育方面有独特的经验和体会。

  法师特别说起净律寺的学佛院,那是忏云老和尚创建的。老和尚毕业于当时的北京佛学院(中国佛学院的前身),认识到佛学院偏重于教理的研究,而佛学在日常生活中的落实就显得不足。老和尚强调解行并重,所以就命名“学佛院”。

 489e98b9ta92f116996d6&690

  法师感到十年来,中国大陆佛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看了龙泉寺五周年的大事回顾,感叹龙泉寺从无到有的艰苦创业非常不易,要有相当的毅力和恒力。台湾佛教实际上也经历过类似的开山过程,通过上一代老法师们的努力,现在基本上把硬体和软体建设起来了,所以台湾的这一代法师主要是守成。不像大和尚在这边做这种开天辟地的事业,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浓浓的一笔!

(更多…)

古老宗教,现代文明——“宗教与慈善”与会代表一行参访北京龙泉寺

2011年07月29日,星期五

古老宗教,现代文明

——“宗教与慈善”与会代表一行参访北京龙泉寺

 

  2011年7月28日,“宗教与慈善”座谈会与会代表一行九人在主办方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曾传辉教授的带领下参访龙泉寺,受到了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的热情接待。

  与会代表一行包括来自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研究员陈晨、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Allen Christensen,澳门巴哈伊总会主席、澳门大学教授江绍发、LDS慈善协会官员Elizabeth Crook夫妇以及主导宝球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秘书长江威缔等项目官员。双方就此次“宗教与慈善”座谈会举办的因缘、意义等问题进行了愉快的交流。,并就此次研讨会中提到的一些慈善项目如何落实等问题进行讨论。

(更多…)

瀑布从楼下流过

2011年07月28日,星期四

●7月27日龙泉日记

瀑布从楼下流过

  当大家还沉浸在昨日瀑布的欢快中时,正思维楼的地下室里传出了滴滴答的滴水声。负责库房的贤栋师跑去一看,地下室已经积了一指深的雨水。旁边就是图书室,如果水位瞒过门槛,后果将是不堪设想。贤栋师寻来觅去,也没有找到水源,好像是从地下渗出的泉水。正当他大惑不解时,才注意到通向继升老和尚塔的石板桥下,这两天竟没有流过一滴水。难道上流的瀑布泻出来的水都人间蒸发了?正行楼的地基就是贤栋师挖的,最后挖出了不少古河床的沙石。而正行楼和正思维楼的对接处,也即在靠天井的东南角,当时留有一条高两米,一人宽,长近十米的暗道。只因外面用石头掩藏了起来,门口留了一个不到四十公分高的洞。这一切的线索才让贤栋师恍然大悟:“暗道被水堵了!”

  贤立法师听到这个消息时,拍着脑门直嘘气:“当时为了赶工期,两边落下的碎石和水泥就没及时清理。我们楼下就是古河床,平日里,水都从下面流走了。一遇到大雨,地面水位一抬高,就能从暗道里涌出来。当时考虑到这个问题,才留了一个排水口。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这么大的一场雨。中间遗留的沙石把暗道堵了一半,憋在里面的水只好渗到库房里了。库房做的防水也只是起到防潮的作用。”

  雷厉风行的贤栋师马上拿起锤子和钳子,就要进洞清理沙石。一旁的贤书师什么都爱尝试,自然不愿错过这个机会。出家前几乎干遍了他周围的所有工种,甚至还当过一段乞丐。出家后这种猎奇的等流一直延续,只是换成了在不同的修行法门上尝试。常规的诵经拜佛自不用说,日中一食也不在话下,夜不倒单也“折腾”过一段。培福劳作更不甘人后,化粪池改迁时,他第一个跳进大便里,我们在井边都要晕倒了,他倒是在里面无限清凉。这样钻洞的经历怎会错过。

(更多…)

世界宗教研究所举办“宗教与慈善”座谈会

2011年07月27日,星期三

世界宗教研究所举办“宗教与慈善”座谈会

 

  2011年7月26日,为促进宗教慈善事业的发展,提升宗教慈善的服务和谐社会的建设,增进与世界各国各地区宗教慈善界理论和经验的交流,了解慈善需求,增进跨宗教跨文明的对话,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主办了“宗教与慈善”专题座谈会。出席该座谈会的有国家宗教事务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刘金光、中央统战部二局艾潇;及来自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美国摩门教等宗教界人士共四十余人。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室主任曾传辉主持会议。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仁爱”)秘书长林启泰应邀出席并做发言。

nEO_IMG_合影【最大】

  刘金光副司长介绍了近年来中央对宗教团体在促进社会和谐、经济发展等方面的作用越来越重视,鼓励宗教团体贫、救灾、教育、医疗、养老、助残等方面的支持力度,中央宗教能在同时介绍了当前宗教界开展慈善的情况,包括成立的机构、开展活动的形式、经费的来源途径及面临的问题。刘副司长表示本着自觉自愿、量力而行、互相分离、公平互惠的原则,在社会各个方面来提高对宗教慈善的认识,完善相应的政策并做适当的扶持,趋利避害,分类指导。

(更多…)

成长——净人之间的劝勉

2011年07月27日,星期三

●7月26日龙泉日记

成长

——净人之间的劝勉

  我们自以为有觉受、有收获的地方,往往是宿世善根的启发,是我们生命中本来就具备的,是容易得到的。反之,也许历经许多苦难,反复地抉择与拼搏,这时问问收获了什么,却仿佛无所得,只是仿佛心胸较以前更宽广,心地更柔和、淳厚了,或是更增加了一种对众生的悲悯和面对世事的坦荡自在,或只是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无所得即是得,佛法本来没有要我们去得到什么。

  佛法的核心是缘起性空,缘起性空的体现是业果。真信得过业果,便甘愿坐千载、千劫的冷板凳。佛视涅槃,如眼前花;三贤四圣,即无所得;艰辛苦曲之中,寂寥坏灭之际,身心具疲之时,百无聊赖之处,方能用下真正的心地功夫。面对身心境界之幻灭苦空,为求菩提广利众生。

(更多…)

轻撩云雾瞻仙境

2011年07月27日,星期三

轻撩云雾瞻仙境

——观曾浩老师画展有感

nEO_IMG_照片 1049

  2011年7月15至31日,是中国佛教艺术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艺术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敦煌油画创作中心创作委员、龙泉寺艺术组指导老师曾浩先生在视觉经典美术馆举办个人油画展《神曲》的时间(原定25日结束,因应观众强烈要求而延时)。开幕式的当天,艺术组的几位同学去观摹了画展。

  虽然已经很熟悉曾老师的画了,但之前仅是在网上和老师赠送的画册上欣赏。当真实地站在油画面前时,那种震撼和似曾熟悉的感觉依然如同初见时扑面而来。如同一入山人,迷失路途,辗转深进,不觉入一洞天。抬眼四望,但见云雾缭绕,香气四溢,环佩叮咚,隐约传来美妙音声。屏息蹑足,轻撩云雾,依稀可见或一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菩萨、仙子或弹或吹,或击或打、或坐或卧、或禅或思……

(更多…)

滴水观音在滴水

2011年07月26日,星期二

●7月26日龙泉日记

滴水观音在滴水

  近日来,阅览室观音像前的一株滴水观音竟滴起水来,整个叶面渗出的水纹慢慢汇集在一起,顺着叶脉化成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摇摇欲坠的不断等待中,直到突破那份不能承载的张力,回归到花盆中再经过一番微妙的转化组合,最后又化成那滴水珠。轮回的迹象在一滴水中也竟如此的清晰。

  庙里也曾种过一株高大的滴水观音,粗大的根茎打一个弯再往上长出一片向内收敛的绿叶,远远望去,就是一尊自在观音。可叶面滴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同学们议论,大概是“六一九法会”的诚心感应吧!寺里用水一向紧张,再加上伏天的闷热,自然会对水产生一份希求,也许正是这种没有刻意的不求而求,恰恰是最真实的祈求。

  “六一九法会”期间就隔三差五地下雨,而太阳也好像故意炫耀它的威德,更不会放过中伏这个最让它骄傲的时节。雨虽不断,可酷暑不减。阴雨和酷暑就想两个通达教理的辩经师,争锋的气势越来越激烈。常常是上午下雨,下午艳阳;白天烈日,晚上暴雨;甚至出着太阳下大雨。连续两天的阴雨和昨晚一夜的暴雨,让菜地传来了告急:“栗子园的三道拦水坝被冲坏了,下面的菜窖有被淹的危险。”贤雷法师顾不上吃饭,抓起一把伞,带着净人孙海生就冲出了见行堂。雨珠像断了线的念珠噼里啪啦地打在雨伞上,来不急排除的雨水积满了内院,从龙泉引下来的水槽就像个在沙漠里几天没喝到水的旅行者,一股劲地收集路面上的积雨,去栗子园的路上也是水波涟漪,埋电线的地沟在几天雨水的浸泡下,也现出了原形,在地下松土的蚯蚓也纷纷到马路上透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