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2月15日)(上)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见闻觉知同师共学(2月15日)(上)

成蹊

    “跟着团队,历事练心。”
    “如果不需要我去,我就不去;现在需要我去,我就没有二话!”
    “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众生有什么需要,我们就出现在哪儿。师父说到哪儿,我们就走到哪儿!”说得有趣,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远行的基金会成员纷纷做了简短的发言之后,送行的人奉上祝福——
    “做善知识所喜之事,与大家共勉!”
    “大家出远门,多穿衣服,要保暖!”多实在的话语。
    “祝福大家,一路吉祥,一路平安。‘家’里的事,有我们!”
    “多体会无常,多体会众生的苦。”
    “多忆念地藏王菩萨,忆念一切众生。祝你们一路顺风!”
    “希望大家圆满成办,我们在家整装待发!”
    “突破困难,广积资粮。承事师长功德大,映蔽承事无量诸佛的功德,因此随喜大家!”
    这是上午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赴安徽灾区考察之前,前行动员会的场面。某甲居士带队,一行共五人,某乙和某丙法师以及基金会其他的几位成员前往送行。某丙法师很稳,某乙法师一如既往地心力高涨,居士们看起来则很欢喜。能够有机会承担这样有意义的利生事业,的确非常难得和殊胜。
    在龙泉寺的山门前,大家围成一圈,某乙法师带着大家皈依发心,祈求师长三宝加持后,某甲居士介绍了缘起:“年前师父就说过,我们要参与灾区的灾后重建工作。本来我们应该在灾情最严重的时间到灾区去,但因为那个时候交通特别的不方便,我们也只是参加救灾救济中心的一些物资调配、分发工作。”
    “春节过后,我们每天都关注灾情的状况。目前灾情有所缓解,大部分地区转入了生产恢复与灾后重建的工作。正月初一,师父去了贵州,代表全国佛教界去赈灾。我们想,居士也应该有所行动啊,应该赶在十五之前到最困难的地区把我们的心意表达出去。”
    “最早的时候我们想,师父去贵州了,我们也应该去贵州。跟贵州、湖南联系以后,了解到因为政府投入抗灾的力度非常大,他们那边救灾的人力和物资都比较齐备。后来跟师父请示,师父说:去安徽!我们本来以为,安徽可能也不一定让去,没想到一联系发现很顺畅!安徽省政府、安徽驻京办都很支持:‘你们来,我们非常欢迎!’我就很高兴:‘师父真是了不起!’”
    大家听到这里,也都很欢喜,不约而同鼓起掌来!

1601

    某甲居士继续说:“我们了解一些情况后,决定去三个地方考察,一个是安庆的太湖和宿松,还有一个是池州的东至,这三个目前是安徽省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太湖还有两个地方目前是封山状态,我们准备每个人买一个登山镐,爬进去!”
    周围的掌声和赞叹声一片!
    “我们的工作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今天开始,花四五天的时间到这三个地方认真地做一个调研,回来再用大概一个礼拜的时间准备救灾物资,争取从现在开始的十天到半个月时间内,把我们的救灾物资和对口帮扶的计划落实到灾区。汇报完毕。”
    接下来的是本文开头的那段发言,之后某丙法师勉励大家:多祈求观世音菩萨,将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精神带到受灾的地区。过程中多用法,在苦难当中增长智慧的莲花,建立我们心中的净土。祝福大家平安,做师所喜,早日归来!”
    某乙法师发言最有趣:“希望我自己能够天天忆念大家!现在大家——出发吧!”
    真是一个温暖的集体!  

1602

 
    送走基金会一行人,想起某甲居士谈到师父对事情的判断力,让我又回想起前几天师父与几位法师的随谈来——
    师父:“女众在总体上来讲比较容易偏重感性,理性的东西不容易把握。男众相比而言更容易偏重理性。”
    某丁法师:“男众像某戊那样的人也不多,特别感性。因为某戊太感性了,所以在这群理性的人当中也呆不住。”
    师父:“我的一个观点:全国佛教一盘棋,你只要能够安心,跑到哪里都一样。”
    某丁法师:“还是应该有区别吧?”
    师父:“住在这里不安心,还容易起烦恼。问题就是,你去了以后能不能更好?很多人离开一个道场,并不是他真的觉得另外的道场更好,而是在这个道场起烦恼了,想换一个环境。”
    某丁法师:“某戊他不是又想回来吗?”
    我:“他说想回来吗?”
    某丁法师:“是啊,他给某己法师发短信,说又想回龙泉寺。”
    师父:“所以问题就是这个路能不能越走越好,才是关键的问题。因为你起烦恼的话,跑到哪里都是一样的,都要去面对自己的烦恼。”
    我:“他如果回来,我们还收吗?”
    “他回来再说吧。”师父说,“人内心的誓愿失去了以后,就没有了力量。所以为什么要皈依?如果随便怎么做都可以,就没有誓愿的力量。誓愿失去了,以后做任何的事情,人就容易打退堂鼓。所以人内心的誓愿要守住,如果不守住,那就完了,困难就过不去。”
    某丁法师:“现在一些居士在做有机方面的事业,但是经营起来比较困难。”
    师父:“整个经营的思路还是有问题。为什么非得去卖那么贵的东西呢?现在好几个地方卖有机的东西都亏得厉害,这明显是行不通的。很多商品都那么贵,谁消费得起呢?”
    我:“不符合国情啊?”
    师父:“国内一般人理念认识不够,消费群体就很有限,很难持久。”
    某丁法师:“师父很早之前就说过这个问题。”
    师父:“某辛就好一点,他后来不止是进外面的有机产品,也做一些别的东西。我以前不是说过吗?庙里的一切,人力、物力,很多是不需要成本。你在社会上面,租一个平方都要钱的。”
    我:“现在房子也是越来越贵了。”
    师父:“我们走的路都是衡量现实情况的,不能搞一些想当然的东西。专做有机,就好像搞专卖店一样,必须考虑有没有这个消费群体。这些因缘,这些条件没有观察清楚,只凭热情怎么能够干得出来?”
    我:“就是您跟仁爱基金会强调的‘决策’的问题,是吧?”
    师父:“对啊,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僧团发展一路上很多事情,如果没有师父的坚持,是不可能做成的。比如当初,师父决定僧团的个人不许拿钱,就有法师强烈反对,现在越来越体会到这条规定的好处。
    师父继续:“天天跟你们讨论还了得,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某丁法师:“这种方式,就需要带头的人非常有智慧才行。”
    某壬法师:“我们的执事会、比丘会议都应该这样,有一套明确的程序、决定机制,才能运作。”
    师父:“我们这个本身也是学习,包括开会、讨论、上课,需要靠这些来建立业缘。另外我们执事会本身主要不是来做决策的,它是要去研究怎么落实的问题。怎么落实呢?比如一个单位,要有年度计划,季度的计划,本月计划,周计划……明天我要做什么,今天都要非常清楚的。”
    某壬法师:“这个我们比较缺乏。”
    师父:“当头儿的人,对整个庙里的情况必须了如指掌,不论问什么,都要能够回答。不能回答还行?说明你对下面都失控了。你对信息要非常了解。一方面要靠自己主动了解,第二个方面请示、汇报、沟通、协调的机制要完善。同时呢,你又不能受到这些信息的污染,要能区分真信息、假信息,有价值的信息和没有价值的信息。你当执事当久了,总觉得别人没有给我
    讲,这本身就是不对的。没有讲你可以问他:为什么这些情况没有汇报、沟通。这都是问题。我看你们年前的几次开会还是很有效果,至少比过去要好,比过去谈的更切合实际。所以我看再过个一两年就好了,急也急不来。”
    我:“为什么急不来?”
    师父:“你必须自己去干,干到没有办法,然后别人告诉你应该怎么去干,你才会相信。就像你做一道数学题,做了几天做不出来,别人告诉你,你才会相信。一开始别人就告诉你,你会觉得:哎呀,这个我自己也会做。”
    我以前就喜欢做数学题,所以对这个比喻很相应,笑着说:“下次碰见类似的题目,又会忘。印象不深刻。”
    师父:“学佛法学到最后,很关键的就是看你有没有判断力。‘慧’就是要抉择呀,如果碰到一些事情,就搞不清怎么办,那叫什么有智慧?如果不能抉择,还谈什么度人?”

标签: , ,

阅读:9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