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6月27日)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6月27日)

成蹊

  应斯里兰卡科伦坡菩提寺(Sri Sambodhi Viharaya)邀请,师父将率中国佛教代表团赴斯参加斯里兰卡第一个佛教电视频道“佛教”(The Buddhist TV Channel)的开播仪式。
  昨天中午刚从香港归来,今晚又要马不停蹄地飞赴斯里兰卡了,且在出门前还抓紧时间接见了一批客人。侍师的同学们轮流陪同师父外出,尚且经常累得筋疲力尽;而师父却只有一位,哪里需要哪里去,又不能化个分身去弘法,可以想见师父所拥有的那种为法精进不懈的心力有多么强大。这种精神也让我联想到了“十八不共法”(十八种不共通之法。即不共通于声闻、缘觉,唯佛与菩萨特有之十八种功德法)中的“精进无减”——佛之身心精进满足,为度众生恒行种种方便,无有休息。
  下午的客人是福建莆田市宗教局局长张元坤一行,师父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张局长向师父征询如何将南少林寺建设好,师父建议与当地“三会一节”活动联系起来一起办,并提及许多应注意的相关要点。师父另外谈到,要保护一座有历史的古寺院免于被拆迁,佛教协会将配合政府依法维护佛教界的权益。

 

1  2

3

4   

  天黑了,龙泉寺的路灯一如既往地亮起来,如同路灯是在最合适的时候开始工作,佛陀亦如是:他知道何时、何地、为何众生、说何等法,能令得何等最大利益,即十八不共法中所说“口无失”:谓佛具无量智慧辩才,所说之法随众之机宜使皆得证悟。
  又如路灯的功能是为行人照明道路,法灯亦如是:能照破世冥暗,照亮菩提道路。《心地观经(二)》曰:“法宝犹如一切明灯。”《华严经(二)》曰:“能燃照世妙法灯。”
  又如路灯需在白天利用太阳能电池板充电,以备夜间释放光能,僧众学修亦如是:平日加紧用功办道,有了自利利他的法水积蓄之后,才能弘法利生。莲池大师有言:“古人大彻大悟,参学事毕,且于水边林下,长养圣胎,不惜口头生醭,龙天推出,方乃为人。故辞法席者,愿生生居学地,而自锻炼……皆深入法海,探骊得珠,而后龙天推出,高踞狮座。尘说刹说,如海溢河倾;只言片语,似牛头旃檀吐芳,利益无量众生,泽被千秋万代。”
  ……

5

  蓄电待发

  6

暗夜明灯

  

  今晚,我们搭乘的UL889航班,因为班机晚点,我们登机的时间也推迟了一小时四十分钟,起飞时,已经是深夜11:40了。
  每次坐飞机,都不由得想起古德不远万里求法取经的艰辛。现在去斯里兰卡,乘飞机七小时就可以到达,尤觉疲累,想想东晋的法显大师,以六十五岁高龄徒步数万里,赴天竺(印度)求法,由狮子国(斯里兰卡)返国,前后共历十三年,途中更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这是何等的坚韧与勇悍呢?
  现在网络发达,一点击就可以下载佛学论著;有录音机、MP3机,任何时候都可以听、看大德们的开示;大藏经刻录于一张光盘中,可以随身携带——看来是物质发达,科技进步了,可是佛法却从正法到像法又到了末法了。我们为什么没有成就呢?道次第中关于“能依学者之相”(弟子相)的要求,提到“若如画中听闻法者,全无发趣,仍非其器,故须具有广大希求。”大概可以先问问我们对法的希求心如何罢。

  附录1:
  大师介绍:
  法显大师(334年——420年),东晋高僧。平阳郡武阳(今山西省襄丘县)人。俗姓龚,三岁为沙弥,二十岁受比丘戒。因感于当时佛经的翻译赶不上佛教发展的需要,特别是由于戒律经典缺乏,使广大佛教徒无法可循,法显大师乃于晋安帝隆安三年(399年),以六十五岁高龄发迹长安,结伴十人同行,涉流沙、逾葱岭,徒步数万里,经西域和中亚十国抵达天竺(印度)求法,抵达时仅剩两人。此后遍游北印,广参圣迹,学习梵文,抄录经典。

 

7

 

  东晋义熙七年(411年)八月,法显完成了取经求法的任务,坐上商人的大舶,由狮子国(斯里兰卡)循海东归。舶行不久,即遇暴风,船破水入。幸遇一岛,补好漏处又前行。就这样,在危难中漂流了一百多天,到达了耶婆提国(今印度尼西晋的苏门答腊岛,一说爪哇岛)。法显在这里住了五个月,又转乘另一条商船向广州进发。不料行程中又遇大风,船失方向,随风飘流。正在船上粮水将尽之时,忽然到了岸边。法显上岸询问猎人,方知这里是青州长广郡(山东即墨)的劳山。青州长广郡太守李嶷听到法显从海外取经归来的消息,立即亲自赶到海边迎接。时为东晋义熙八年(412年)七月十四日。大师取经十三年,请回了《摩诃僧祗众律》、《十诵律》、《杂阿毗昙心》、《大般泥洹经》、《弥沙塞律》、《长阿含经》、《杂阿含经》等,都是当时中土所无的大小乘基本要籍,并且完成了穿行亚洲大陆又经南洋海路归国大旅行的惊人壮举。在求法十三年中,法显大师跋山涉水,经历了人们难以想象的艰辛。正如他后来所说的:“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他后来在《佛国记》中描写这里的情景时说:“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
  回国后,年近八十高龄的他一直紧张艰苦地进行着翻译经典的工作,直至八十六岁圆寂。他和佛驮跋陀罗共译出《摩诃僧祗律》、《僧祗比丘戒本》、《大般泥洹经》等经典六部六十三卷。此外法显还将他西行求法的经历写成历游天竺记传《佛国记》。《佛国记》在世界学术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不仅是一部传记文学的杰作,而且是一部重要的历史文献,是研究当时西域和印度历史的极重要的史料。

 

8

法显西行图

  

  唐代义净三藏法师说:“自古神州之地,轻生殉法之宾,显法师则他辟荒途,奘法师乃中开正路。”
  近代学者梁启超说:“法显横雪山而入天竺,赍佛典多种以归,著《佛国记》,我国人之至印度者,此为第一。”
  斯里兰卡史学家尼古拉斯”沙勒说:“人们知道访问过印度尼西亚的中国人的第一个名字是法显。”他还把《佛国记》中关于耶婆提的描述称为“中国关于印度尼西亚第一次比较详细的记载”。日本学者足立喜六把《佛国记》誉为西域探险家及印度佛迹调查者的指南。印度学者恩”克”辛哈等人也称赞说:“中国的旅行家,如法显和玄奘,给我们留下有关印度的宝贵记载。”
  法显、义净和玄奘法师一样,都是以大无畏的精神,为法忘身,冒九死一生的艰险,为求真理而百折不挠,鲁迅称赞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为佛教的发扬光大建立了丰功伟绩,也为中华民族争得了荣誉。法显大师也同样没有被斯里兰卡人民忘怀,中斯两国政府在1960年10月还举办了纪念法显大师访问斯国1500周年的中国佛教图片展。

 

  附录2:

《西域取经诗》
义净三藏法师
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求法离长安。
去人成百归无十,后者安知前者难。
远路碧天唯冷结,砂河遮日力疲殚。
后贤如未谙斯旨,往往将经容易看。

标签:

阅读:1,2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