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山 流动的泉(三)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宁静的山  流动的泉(三)

——随师参加“中国人民大学汉藏佛学研究中心”成立大会
(6月25日上) 

  在回来的路上,师父又继续谈到一些人民大学“汉藏佛学研究中心”成立的意义。

  师父:“在2002年中国佛教协会换届之时,记者采访时我就提到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以及巴利语系佛教之间应不断交流,优势互补。这样的说法提出来以后,对汉藏佛教的相互学习和借鉴才比较容易进行。”

  我:“我看过采访师父的那篇报道,这样就名正言顺了。”

  师父:“西藏是比较敏感的话题,现在人大成立‘汉藏佛学研究中心’,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交流平台。”

  我:“看来他们在这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

  师父:“主要是他们提出‘大国学’的概念,藏传佛教文化自然也包含在其中了。”

  我:“原来是这样啊!”

  师父:“人的一辈子如果能做好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那就不白活了。”

  我:“是不是在佛法的弘扬过程中,像藏传佛教、南传佛教的优点都要吸收进来?”

  师父:“古往今来的佛教的所有优点,我们都要去学习,都要去借鉴!”

  我:“这次会议出家人来的不多。”我有注意到除了我们和在人大任教的一位法师,就没有别的出家人参加这次会议了。

    师父:“这本身是一次具有学术性质的活动,邀请来的人都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不是随随便便请的。”

  我:“一般的出家人好像对学术性的研讨也不是很感兴趣。”

  师父:“我认为学术的观点出家人不一定要人人都懂,也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佛教界要有人懂才可以。对于某一个宗派的法师或者寺院的住持,只要你懂教理就可以,对于学术的观点,懂也可以不懂也可以,当然懂最好。但要想成为一个宗教家或者宗教领袖,那必须要懂学术。一个宗教领袖和一个佛教的领袖还不一样,一个佛教的领袖只要面对佛教的范围,而一个宗教界的领袖还要面对不同的宗教,要面对社会。对于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他看出家人、看牧师、看神父,都是当作宗教人士来看待。更进一步,宗教家和宗教领袖还有不同,宗教家纯粹是学术,而宗教领袖则不但要有宗教上的信仰,而且在学术上要有一定的造诣,否则,与教内外的人就没有共同语言,对宗教的史学、文化学和社会学都要有一定的了解,而且要以关怀整个人类的兴衰为己任,还不但是中华民族。这就是格局的不同。作为一个人,他的时间有限,精力有限,条件有限……”

  我:“这就需要给自己人生做一个很好的定位,看定位在哪个层次上去发展。”

  师父:“那是肯定的。取乎法上,得乎其中;取乎法中,得乎其下。取乎法下,得乎没有……”我们都被师父幽默的话语逗笑了。

  我:“什么都不取的话,那就更得不到了。那师父希望我们定位在哪个层次上?”

  师父:“你们还是有这方面的潜力。我比较倾向于根据每个人的个性和兴趣去培养,不断让个人的这种特长得以发挥,因为一个寺院与一个人不一样。如果是一个人,那就要求综合素质较好,如果是一个寺院,只要大家相互配合好就好。一个寺院也可以用一个人来比喻,人有眼耳鼻舌身意,各司其职,各尽其用。在一个寺院里面,大家发挥各自的所长,不一定说他怎样我也要和他一样。”

  我:“所以这个时候团体的和合就很重要了。”

  师父:“这是肯定的。比如说今天我们来这里开会,底下坐的听众都不是佛教信徒,如果你不懂国家的政策,不懂历史、文化、社会背景,那你讲给谁听?一方面不知所云,另一方面也不容易谈到点上。这个时候就只能应付一下,‘希望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希望越来越好……’云云,这样偶尔一次还可以,如果在各个场合都讲这样的客套话,那么你就没有价值了。”

  我:“威信都没了。”

  师父:“肯定没了。这样两三次以后人家就不会请你了。要想讲好也不是很简单,要讲的准确,还要有一定的深度、广度和高度,否则也会闹笑话,因为你一讲话,人家一比较,水平就出来了。行不行,一比较功底就看出来了。尤其是清华、北大、人大,一点也马虎不得。他们与政府部门还不一样,政府部门一般比较注重国家政策,而高校则比较重视学理。所以要多读书。”

  过了一会,师父说道:“挺好,你这种性格挺好!兴趣比较广。”

  我:“其实我在读书的时候还是比较单一的,主要还是局限在自己的专业范围内。”

  师父:“你以前是什么专业?”

  我:“工程热物理,主要是做能源和传热方面的。”

  师父:“是不是也做暖气啊?”

  我:“与暖气也有关系,不过那个时候比较偏重于知识的学习,实践的环节相对比较少。”

  师父:“文的和理的还不一样,对不对?理的,它比较严密,需要分析和综合,注重步骤和方法;文的,它需要提炼,要观察和总结,注重悟性和心性。”

  我:“在学习佛法之前,对逻辑思维很喜欢;现在接触佛法以后反而喜欢文的方面了。”

  师父:“那你把理的这种思维用到文的方面,那会不得了!”

  我:“像整理法师上课的讲纲整理,自己的理性思维就派上用场了。”

  师父:“整理得很好!”

  我:“不过法师后来不让整理了,心里挺舍不得放下的。”

  师父:“没问题!让其他同学来做吧。人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

  我:“整理的过程对我帮助很大,后来法师每周四节课抽出一节课让我来带动复习研讨。”

  师父:“其实我的想法是,本周研讨的内容应该是上个周的,而不是刚刚讲的内容,要有一周的时间温习。另外时间的话,最好放在第一节课,而不是最后一节课,这样就比较顺了。”

  我:“是这样的。上次复习,大家讲着讲着就讲到本周课的内容了。”

  师父:“另外僧团和居士的研讨可以分开,第一节课僧团研讨过以后再过去上课,因为僧团同学的问题和居士遇到的问题还是会有所不同。”

  我:“现在我们已经学到第三篇了,越学越觉得这些文章的学习太重要了。我们团体修学中的很多问题,感觉师父都总结出来了。”

  师父:“几年来我们遇到的问题,我已经做了一个系统的总结,把过去一些散的开示进行了汇总,几乎方方面面的话题都谈到了。”

  我:“而且,我感觉这些都是学习《广论》的一个基础,这些问题解决了,学习《广论》就很容易趣入了。师父解决的都是些大问题,像依师的问题,为什么要去依师;像解决心太着急的问题,如何规划自己的无限生命;里面都谈的很深入。第三篇文章《深信业果依法行持》昨天看了以后,内心很欢喜!其实前段时间我还有个疑惑,觉得师父为什么不讲一些通俗易懂的容易为大众所接受的佛法来,这样更容易为大众所认可,现在慢慢能体会到这种深远的影响了。”

  师父:“这个不一样的。如果讲多了,里面的内容都重复,那有什么意思?对不对?现在讲一盘就是一盘,这样是否会好点。”

  我:“针对不同的问题,也有不同的层次。第一篇《如理听闻是趣入佛法的先导》所对的机好像是在家的普通信众;第二篇《漫谈修学佛法的重要性》所对的机好像是山上的长期义工、发心出家以及刚出家的同学;第三篇《深信业果依法行持》所对的机就是已经走在修行道路上的人了……”

  师父:“第三篇文章是在莆田广化寺2004年的念佛七中连续五场开示的一次内容,那个时候一般的人还不太懂我在讲什么。”

  我:“像这些文章,如果只是自己看的话,还是不太容易看得懂。后来经过法师的引导,现在能慢慢趣入了。法师引导不是根据字面意思去引导,很多时候感觉完全不相干的东西都引导出来了。我在想如果这些文章让一般的学佛人去看,也是不太容易看出到底在讲些什么。”

  师父:“一般人看起来可能会觉得这些文章不算什么,但是要真正写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为什么,因为你写一写就写重复了。”

  我:“因为最近自己有带动研讨,就有意识在生活中观察,会有一些体验,内心就很确认师父说的每一段话都是自己体验过的,都是师父在观察比较体验以后的自性流露。”

  师父:“我们现在学习日常老和尚讲的广论,为什么他讲得好,就是因为他讲的是他生命的体验。如果你照着他的文字稿看的话,会发现很多文辞不连贯,甚至有些语病,内容不通顺。但他所要表达的内涵一般人绝对不好比,别人讲不出来。如果单单是教理的话,那只是照本宣科的事情,谁都可以做;对佛法的体验,时间不到,功夫不到。”

  我:“像日常老法师,三十几岁才出家,然后各宗各派都接触都学习,再累积十几年,对佛法的体验就很深。”

  师父:“道次第是内在生命学修的次第。佛法首先是一种见解,而不是单纯的理论,如果谈理论的话,与学者都不好比,学者对理论的研究是非常清楚的。”

  ……

  感觉谈到正浓处,车却已经到了寺里,师父很快从车里下来,我边下还在边抱怨为什么路不能再长一点,或者车开的再慢一点,但这些都已无济于事了。跟在师父身后,内心还沉浸在刚下过的阵阵法雨中……(未完待续)

标签:

阅读:1,0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