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那几天(下)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难忘的那几天(下)

(8月23日下)

 

  师父,您的碗在哪里?”贤甲法师的声音很柔和,给我的感觉是:法师的禅定功夫好像挺深的。

  师父说:“最小的一个。”过了一小会儿,师父反过来关心我们:“你们喜欢吃咸面,还是淡的?”

  贤甲法师笑着说:“我随便。”

  某某也随即应和道:“我也随便。”

  好一会儿过去了,我一直没开口,结果又让师父开了一次口:“贤丙(我)呢?”

  “我——我也随便吧。”我支支吾吾心里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觉得应该以师父为主,师父喜欢吃什么弟子就跟着吃什么。正是此时此刻我才明白,“随便”、“随缘”,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的。

  贤甲法师说:“师父,您喜欢吃咸的还是淡的?”

  师父的回答很幽默:“我喜欢吃咸淡咸宜的面。”

  听了师父的话,我心里下了个决定:“哦,原来师父和我一样也爱吃不咸不淡的面。”而且内心存在侥幸。当时没太在意,后来一反省才发现问题,师父在寺里经常吃淡面,有时候为了教育弟子,也吃过咸面,所以说师父本身吃什么面是无所谓的,只是考虑到我喜欢吃不咸不淡的面,师父才说要吃不咸不淡的面的,意识到这一点我惭愧的不得了,随即发愿要具足师父的这种功德,我想这也是师父度弟子的善巧方便吧,感恩师父。

  师父总是为弟子考虑,换个角度,我这做弟子的又何尝心系过师父,平时说要和善知识同心同愿,口号喊得很响,却不曾见其为之做过一丝的努力。其实这种习性在我出家前就有了,当时意识不到,还觉得自己满有凌云壮志的,加上邻里乡亲夸一两句,我就飘忽不定了,再夸一两句,也就神魂颠倒,不知方向了。

  师父在煮面条时,有一个举动,使得几十天后,在我总结那段对话的时候,回忆起来依然如前日之景,但也很惭愧啦。

  情景是这样的:师父不尝面熟不熟,就把菜倒进去,与面混在一起,意味着面熟了。当时看到师父的这一举动,我随即升起一念:啊!师父好厉害,整天对着大人物大事,对着高科技,竟然对煮面技巧掌握如此纯熟。

  “酱油盖不用盖了。”师父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再看贤甲法师才明白过来。

  贤甲法师说:“盖上盖可能会好一些。”原来是师父刚才用的酱油没来得及盖盖,贤甲法师看到了想帮师父盖上。

  师父说:“不麻烦就盖吧。”师父真的是在为弟子考虑,因为贤甲法师平时很少接触什么活,师父只让他看书,法师为了做师所喜,也就从之。

  这时候,贤甲法师突然高兴的说:“盖上了。”贤甲法师的声音很天真,我觉得正是这样一种天真,才凸显出法师对师父的承事,觉得善知识用的东西其质量又得到了最好的保证,所以心里很高兴。

  贤甲法师是寺里了不起的上座法师,出家也有些年月了,而且功夫还挺高,这样一位大德都能把心放在善知识身上,自己年幼戒浅,道行又不够,对善知识信心也不很够,想想多令人惭愧啊!不知道师父知道了有什么反应,会寒心?还是会为弟子的改过而感到高兴?我觉得应该会高兴,因为师父一直希望弟子能好。

  看法师总是承事善知识,呆在一旁的我不免心里有些着急,这时候屁股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冲到师父跟前,看到师父手里有个碗,而且碗边碗内油油的,于是心里马上现起一念:‘碗那么油,怎么吃面。’想着想着,脱口说了一句:“师父,您的碗冲一下吧。”师父听了表情很不好,说:“不用了。”声音略带些严厉,很像一位长辈在厉声教育不懂事的后生。

  其实也真是,一听师父的话,我才从冲动中醒来,惊奇的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碗里面是油一旦冲掉既浪费水资源,又浪费油,而且虚废信施,还造了很重的恶业。从业果来讲,是师父对弟子的保护;从现实来讲,是师父的身教,在家少爷习气很重,东西浪费了不知有多少,尽管父母如何教诫要惜福,但就仰仗自己是家里的长子长孙,万事有爷爷奶奶做挡箭牌,所以什么都不怕。来到僧团,也是习惯性的浪费常住物,恨自己条件不够,与同行的缘分又没能营造好,以致长时间来,没人给自己指出来,如果再不于佛前忏悔,不知道自己还有几个脑袋够用了。

  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教自己,关心自己,只因弟子没有学习之心,而且麻木不仁,对善知识不屑一顾。看我多可怜,这恶业也够重了。

  师父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直到师父再次说话。

  师父说:“面好了,自己盛吧。”师父的动作很敏捷,话音刚落,一起身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我拿起豆酱就往师父身边跑,说:“师父,豆酱。”

  “好。”师父的声音很开朗,完全不见了刚才的严厉。我的心再次得到解放,于是动作也就更大胆了。我打了面就坐在了长沙发的中间位置,开始没有什么意识,后来才明白自己又错了。

  当我面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师父叫住了我:“贤丙(我),这面怎么样?”

  听了师父的话,一时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还行,就是蘑菇偏咸了一点点。”

  “蘑菇不是我弄的,是你们从食堂打来的。”师父很自信的说。

  我立即说:“是!是。”说完,又埋头吃面,生怕师父再问我问题。

  过了一会儿,贤甲法师的手机响了,一餐美满的“晚宴”总是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偷看师父吃面条的动作神态。

   突然,贤甲法师说:“贤丁法师问我‘永远不舍离大乘善知识的因是什么?’”

  师父反问他:“你觉得是什么?”

  听了师父的话,法师进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说话了:“我觉得有这样两点:(1)要有跟着大乘善知识的业缘;(2)要愿意去亲近这样的大乘善知识;当然还有第三点:要向大乘善知识去学习。”

  师父说:“在《行事钞》里有相关的解释,你可以看一看。

  听师父这么一说,贤甲法师也趁机像师父汇报了自己的情况,说:“师父,这次出来,我只带了《济缘记》,回去再好好看您说的那本书。”

  贤甲法师的这一特点和师父挺像的,任于何时不忘读书学习,不忘实践善知识的教授教诫。另外,我感觉法师对未来的路好像看的很清楚,不管眼前事项如何变,遇事依然处之泰然;以后的路该如何走,心里始终很清楚,我觉得这是源于对人生宗旨思考清楚的关系。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每天的事项安排,有规划,让每天都过得有意义,有价值。

  正在我专注听法师说话,思维慢慢深入的时候,师父再一次把我惊醒:“贤丙(我),在想什么?”

  我很自卑的说:“现在感觉超过师父机会越来越渺小了。”

  师父安慰道:“有可能,有可能。”继而又帮我提了一下宗旨,说:“贤丙想超过贤丁法师,再超过我。”

  贤丁法师是师父的侍者,也是乙班的班导,且不说师父,就贤丁法师而言,一下子超过也是不太现实的,人的生命境界相差太大了,只有和身边的同行,比着向上才是,这是眼前所能感受到的。在学校与同学比着学,怀的是一种嫉妒心,这种习气直到我进入僧团才一点一点的淡化,佛云:“大众熏修希胜进”,在僧团随着佛法熏习的深入,自己慢慢明白,真的要和人比着学,其实就是向对方去学,这是快速提升的方法,因为你有谦虚心做资本。

  面对师父的话,我的脸一下子涨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整个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这时候,我再也不希望安静了,真想有人说两句话打破这种沉寂,于是就拼命祈求观音菩萨,可能是我心诚的原因,贤甲法师开口说:“面条可能不够。”

   师父说:“正好,把另外半把面煮了吧。”说着便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煮面。“这面汤谁还喝吗?”师父的声音还是很亲切。

  某某替我们说:“用它煮面吧。”某某不过二十出头,但其生命经历却是非常坎坷,好在他自幼好坚强,永不服输,所以面临死神的袭来与苦难的折磨才挺了过去。正是这样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才促成了他的出家因缘。步入佛门,他衣食简朴,精进好学,不耻下问,也从不计较个人你我得失,堪为法门龙象。自己应该好好的向他请教,望师父多多加持,同行多多策励。

  “贤丙(我)呢?”师父还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在师父面前自己太不够主动了。

  我也说:“煮面吧。”

  师父说:“那就煮面了。”

  师父平时很忙,很少与弟子接触,但对弟子却都很了解。贤甲法师一切随师,所以对煮面这件事师父清楚无须问法师,同时也告诉了我俩要向贤甲法师看齐。

  面很快又煮好了,大家都打了满满的一碗,唯我还傻在一旁,思绪久久不能停下来。这时,某某说:“贤丙师,把你的碗给我吧。”

  我突然回过神来,立即说了一句:“谢谢。”看似一句简单的感恩之语,却能使人趋入佛法,成就道业。不信你就试一试。

  我记得佛陀在时,曾设六和敬僧团,没事时,比丘们各自精进用功修行,静心净意,一旦有事大家互相关爱,互相接纳,互相包容。其僧团多达上千人,就在21世纪的今天也是了不起的大团体。今天师父带领的僧团就是以六合为标准,下面的弟子也确实依此而行,凡事大化小,小化无,还未曾见到过遇事争执不下的。这是师父的功德愿力啊!

  正在我起身接过碗,欲坐下的一刹那,贤甲法师叫住了我,很小声的说:“贤丙师,让师父坐中间的位置,咱们围着师父坐凳子。”法师的话无不与师父有关,真的很随喜法师,与法师一比自己显得太愚痴了。

  我恍然大悟似的说:“对!对。”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坐了那么高的位置,再看看法师,坐的是矮我半截的小木凳。再看看师父,发现师父一个人坐在了一边。我叹了一口气,恨自己为何一开始没注意到法师的举动呢?这是我的罪过,这是我的罪过呀!好在补牢未晚。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向师父祈请道:“师父,您坐这儿吧。”

  师父坐哪儿都一样,就看弟子了。说道:“没事我坐这儿就行了。”说着就坐了下来。现在回想起来真有点后悔,如果当时我不先向师父祈请,直接坐在那个单人沙发上,再向师父提出祈请,我想这事可能就成办了。唉!是自己太没智慧了,另一方面也是自己太拘束了,所以本性的智慧没流露出来。

  师父突然又说话了:“刚才贤丁是给你发的短信,又不是给我发的,所以你给他回答。”听到师父的话,我突然感受到善知识的慈悲。面对弟子佛法的请益,师父从不会拒绝回答。以后有问题我要多问,但以前我从来没勇气去请益师父问题,觉得自己的问题太低级,不敢请益师父。说白了其实自己佛法本身就没学多少,确实也问不出什么高深的法义。但这至少能成为与师父加强缘分的好工具,主动造业,与被动造业,看似一字之差,却有千里之别啊!

  师父问贤甲法师:“贤某现在进步挺大的,慢心没了。”

  贤甲法师说:“我不太清楚,平时在僧团和他没怎么接触过。”

  师父又对我说:“好像还有点慢心?”

  我笑着说:“不知道。”

  师父说:“不说同行善友的过失。”

  听了师父的话,我不太好意思的笑了。师父一有机会就会去了解弟子的状况,想想自己,又何尝关心过身边的同行善友,主动去了解他们的生命,走进他们的世界。

  这篇生活版的师父与弟子之间的相处到这里就结束了,自感年幼无知,肚子里墨水不多,水平实在有限的很,写的可笑极了,还请博友见谅。

阅读:1,7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