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这般“闭关”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如此这般“闭关”
(6月28日上) 

  26日早斋缘念过后,我们几位行堂组的同学正在诵读传统文化经典,贤甲法师通知我说待会师父召集开会,让我也过去。我心里一阵惊喜,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是能在师父身边,我就会很乐意。因为见到善知识,就是见到了佛法。 

1 

  穿好黄大褂,带上笔记本和钢笔,迅速来到师父的会客室,见到师父正在向执事法师们说些什么。定睛一看,原来是将要出版的六本博客书。

  师父:“之前我们已经出版了博客系列文集之一,这次要出版的六本博客的体例应该保持统一,这样对读者来说才比较容易翻阅。现在我们的体例就不统一,目前博客主要分三类:一是文集,二是留言,三是侍师日记。” 

2 

  师父一边说,一边给我们看要出版博客的样书。有的弟子眼根耳根不断地随师父转,而有的弟子只是耳根在随师父转,眼根在盯着自己的笔记本,认真地记录着师父说话的主要内容。

  师父继续说:“我们总的序号编排统称为‘博客系列文集之一、二、三……’,这个在博客书的侧面标定,系列文集之中又分文集系列、留言系列和侍师日记系列……,这个在书的正封面标定。我认为这样会比较方便查阅。”

  师父提出来以后,大家也都觉得这方面确实存在问题。随后师父又提了目前书稿中存在的其它一些问题,比如前后封面文字标点不统一、作者著还是编著不统一、书中存在空白页等。

  师父:“博客书的编写大家投入了非常大的心力,我们还是需要最后把关,否则出现一些明显的不足,将来一旦流通以后影响就很不好。”

  师父对很多人、事、物细致入微的观照大家都有耳闻目睹,尤其是对文章的写作,师父更是重视。记得师父曾强调过文字的重要性:“文字很重要,很多事情要靠文字记载,声音、录像有时也要落实到文字。”

  这两天我们读《论语》刚好读到相关内容,说起孔子为什么要推行周礼,而不是推行夏礼和殷礼,主要原因就是有关夏礼和殷礼的文献典籍不足,而周朝的文献典籍非常的丰富可靠。(《论语·八佾第三》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历史上的古圣先贤早已离我们而去,但他们用整个生命去实践得到的对人生、对社会、对自然的感悟却通过文字的方式保留了下来。重新阅读揣摩这些文字,我们就能慢慢体会古人的所思所想,在这个过程中智慧就能够得到开启,德行就能得到培养。师父就曾经说过,他通过读佛经体会到了文字般若的内涵:“文字不单是文字……要能认清文字的意义,回归自性,成为般若,即文字般若,那么世间法也成了佛法。”

  经典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区不同的人群要有不同的诠释,这样经典才容易贴近生活,容易走进人群,而师父正在带领我们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决定将自己的这一生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了佛法,愿意拿佛法的熔炉来冶炼我们的生命,并随时将生命净化的历程记录下来与更多人的分享,有缘的人必然由此而获利益。

  师父:“今天你们几位一人一本再认真地校对一遍,原则上不要再做大的变动了,主要是错别字,否则可能还需要重新排版,这样就会给编辑组的同学带来很大的压力。”师父处理事情总是能考虑到方方面面人的感受,而不会执着于某一个方面。

  明确了任务,大家马上活了起来,遂每人挑选了一本,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师父还为我们准备了A4纸和便条纸,以便记录。我因为忙于照相,最后剩下的一本就是我的了,仔细一看原来是唯一的一本《侍师日记专辑》!如获至宝,心里异常的高兴!

  此时师父已经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到佛协了,但能明显感觉到师父的心还在我们身上,对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师父都有很敏锐的观照,对我们提出的问题,师父也都是很认真的给予回答。 

3 

  “虽然我们的书还没有出版,但很多人已经开始关注了。这次我们出版六本,之后又有六本开始编辑了。如果可以,我们每隔五年做一次回顾,将五年里我们做的博客书、讲座的光盘等做成一部画册,这些将来一定会成为很宝贵的寺院历史资料。”

  师父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溢于言表。师父常常告诫我们不能让这段历史成为空白,要为后人留下点什么,否则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这话乍听起来,似乎很严厉,但细想起来,却是事实:佛教文化要靠人来传承,如果我们无所作为,传承因为我们而中断,子孙后代因此无法蒙被祖先的恩泽,我们不是罪人又是什么?虽然在这个时代,像写书出书这样的事情已经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但在佛教界,有这么一群人没日没夜的进行这样的集体性的创作,却不多见。

  送走了师父,大家开始全力以赴投入了工作。奇妙的是,在修改的过程中,大家主要已经不是在挑毛病了,而是变成欣赏,变成了学习,还不时发出会意的微笑。有的法师修改的就是自己当时担任博客法师时写的文章,一直感叹说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现在让写都不一定能写得出来了。有的法师说好久没有认真阅读过博客了,说不定今天师父是有意让我们“闭关”一天专门阅读学习博客。这位法师甚至提议以后要在执事会上开始学习博客,有的法师也建议可以带动准净人学习。总之,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些博客文集都是可以当教材来学习了。为什么大家会有这样种感觉呢?《侍师日记专辑》中师父讲的一段话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用自己的话把佛法的一些重要内涵讲出来,这样别人才容易接受。……以前我讲的话,都是我消化吸收过的心得经验,应该容易听得懂。但是,大家却听不懂,其实内涵都是道次第,因为你们内心有一种执着,认为‘应该怎样才是佛法’,所以就听不懂别人的话了。”

  这给自己很好的警惕:如果自己在听善知识说话的时候,听不出佛法和道次第的内涵来,那一定是自己的业障,一定是自己的条件还不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认为善知识没有法,另求高攀,或者直趣经论,那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趣入真正的佛法了,因为我们已经将自己前进之路给堵死了。善知识的教授本来就是针对我们的具体根性来讲的,好好体悟这些教授的内涵,一定会对其他的善知识升起信心,会对诸大经论升起信心。因为善知识之间是不会有矛盾的,善知识的教授和经论的教授之间也不会有矛盾的。如果我们觉得矛盾,那一定是我们障碍,更应该好好忏悔,虚心学习,否则恐怕永远没有出头的那一天了。因为这个缘已经断了!

  ……

  “师父来了!”某乙法师很敏锐,听到一点很熟悉的动静,就判断是师父回来了。我们刚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师父就推门进来了,看到我们还在改博文,师父很高兴。

  “真是搞不清楚当时自己怎么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贤甲法师一见到师父就“抱怨”道,师父笑呵呵的看着内心很纯净的他。

  “就是这样的,很多心得感受过了时机就没有了,所以要及时记录下来。”师父淡淡地说。

  看似很平常的一句话,却能带给我们很多的回味,让我们感觉到能写出一篇篇博文来,一定都是有种种因缘和合促就的,并不是说自己的文笔好,对佛法的教理认识很清楚就能写出很好博文来。这种种因缘中,有一种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因缘当是师父的鼓励。很多法师在写博文之前都有用心祈求三宝加持,我自己也是这样的,如果没有这种祈求,离开对善知识功德的忆念,写出的文章就会成为像师父说的那样:“有的文章文辞优美,外表还不错,但它没有灵魂,不是好文章。”

  “写博客是可以开智慧的!”师父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那做事情呢?是不是也可以开智慧呢?”贤丙法师有点耐不住了。

  师父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积福以养慧吧!”另外一位法师试探性地回答。

  师父进了卧室放下香袋又出来,我们开始给师父汇报自己的进展。有的同学进展很快,已经修改了二百多页了,有的稍慢才一百多页,最慢的一位法师才几十页。当说起他的时候,大家都笑了。师父说他基本上做什么事情都是最慢的一个。因为我就在这位法师的旁边,我觉得他慢是有理由的,一方面他在处理其它事情经常会分神,另一方面他可是够认真的了,一行一行地检查,一个字一个字的读,那不慢才怪呢!而进展比较快的法师风格则比较雷厉风行,动作干净利索。这样的一群人相处真的是很有趣:磕磕碰碰难免会有,但彼此相处的却很和乐,这在世间是很不容易找到的,而在这里却是首先要学习的一堂功课……

标签:

阅读:1,0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