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不会相违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佛法不会相违
 
(5月28日上)
  
  时间:5月24日

  地点:网站建设筹备办公室

  成员:贤甲法师、贤乙法师、网站建设筹备组成员 

  缘起: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网站的建设中来,很多新来的人非常希求想听一听师父建站的理念,以及我们目前建设这样一个网站的意义和个人在其中所应该注意的问题。为此,网站筹备组特别请贤甲法师为大家开示并回答了大家的问题。

1 

  “今天来到这里,感到特别亲切,为什么?因为没有龙泉寺的时候,法师们来到北京也是住在一个公寓。我们就像大家现在一样,类似于闭关,一个星期下楼一次,去买点菜,然后就不下楼了,每天上课、研讨、打坐、用功,持续了将近1年时间,后来有了龙泉寺才离开公寓。”

  “人在一个小环境里,就比较容易碰撞。一般人产生了烦恼,彼此无法相处时就躲开,我们不行,关在小房间里,不能下楼,经常要见面。在一起共住、共学、共修,免不了因为人与人之间习气、习惯、爱好不同而产生种种问题,我相信在这里的长驻义工也会遇到这样的境界。但另一方面,大家是一个团队,比如现在创办龙泉之声网站,大家本身有一个共通的目标,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这一点确定之后,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我们法师在一起住,如果不是为了一个共通的目标就很难合得来,即便住在一起,心也不在一起。共通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学佛了,目标与世间不一样了,但都有一个共通的目标,就是成就无上菩提。这不是虚言,需要一个逐步的目标,如网站,就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

  “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事情,而不是别的事情?如上山打坐,一般人认为出家人搞什么网站、弄什么博客?师父最开始弄博客也有很多非议,但是事实证明,这一年走过来,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好的,有很多人因为博客善根启发,生命有了提升、转机,很明显这个博客是个很正确的决策。现在师父觉得,仅仅一个博客还不够,要提高,变成一个网站。传统认为,出家人和外界的接触会少一些,但实际上真正的佛教不是这样,这是明清以后,因为历史的原因,才逐渐走入山林,与群众脱节。这是不正常的。佛世的时候,比丘每天托钵,与社会接触非常密切。当时的出家人都是特别了不起的大人物,如舍利弗等,这说明佛教与社会大众是特别密切的。”

  “佛法传到中国,真正鼎盛的是隋唐时期。你如果了解历史就知道,那时候,佛教与社会的接触是非常密切的,密切到寺院里很多工作都是与社会交融的。”

  “现在世间有一种习气,就是对真理不愿去究明,主要问题还在五欲。五欲是障道的因缘。人们不容易去思考整个社会、国家如何兴衰存亡。古人都会去考虑的,我们为什么不去考虑?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已经受到不正确的思想影响太久了,贪着五欲,不能去追求真理,不能站在一个很高的角度去思考,人类、国家、社会,何去何从。”

  “整个社会发展到目前,必须要有人做这个事情。师父有这个心愿,要把传统文化,包括佛法、儒家、道家,整合起来,以佛法为核心,逐渐去弘扬开来,改变世道人心,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这个时代,我们肩上,历史赋予的使命我们要认清楚,不是一个人修行就好了,不去管社会、民生,不去管佛教的存亡,一个人可以,所有的人都这样就不行。佛教、佛法、传统文化的声音传不出去,将来就一定会隐没。不是一个人学好就可以,一定要弘扬,这是我们的责任。出家人的责任,佛法二宝,赖僧弘传,这是我们的责任。”

  “透过我们认真静下来思维,会对这个问题有认识的。我们这样一群人是了不起的,不要名利、不要别人恭敬,大家有一个共通的目标。现在因为师父、僧团这个因缘聚到一起,有共通的目标,在这个基础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是第二位的了。”

2 

  “刚才讲到,一个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成佛,建立了终极目标,下面是我们的阶段性目标,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也就是做网站。这个终极目标有很多前提和基础,生命无限是其中的一个,一切佛法建立的根本就是生命无限、业果轮回,如果对这一点没有信心,佛法就无从谈起,这是根本。大家都是相信人是有前生来世的,这是佛法与世间最不一样的地方,对这一点有信心,业果才有安立的地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我们做佛法事业的一个大前提,就是生命无限。刚才还谈到了我们的历史使命,这一切都是相顺于我们的终极目标和阶段性目标,如果这些不清楚,我们对目前要做的事情就不会很清楚、很笃定。如果对终极目标下了决定,知道了我的历史使命是不仅要自己学习,还要弘扬,这样阶段性目标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这一点如果认识不清楚,要么就会偏到世间去,要么就会偏到独自进修,虽然做了一个网站,但内容与师父的期望不一致。”

  “师父的心量定位非常宽广,不是单弘扬佛法,而是弘扬传统文化,普及众生的面很广。这点确定以后,我们的心才会与师父的心相通。我们对众生的心才会很宽广,才不会对不学佛的人有排斥,自以为很清高,否则就完全跟师父、跟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是相背的。若有违师意,做的事情意义也不大。”

  “内心要分清楚:这件事情不是师父要我做,而是我们需要去做,这两个区别要清楚。一个是师父交代了,我们才去做;另一种心态是,我们要做,而且是历史决定的我们的责任和使命要去弘扬传统文化,而正好师父给我们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师父是看到了历史发展的必然,才决定要做这件事情。我们要有与师父同样的眼光,否则我们都是被动发心,所有的东西都是被动的,不容易去主动思考,不容易说我这个做好了,怎样跟其他组去合作。师父的心愿,一定要在我们各位的内心当中生起来。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去认识师父的心愿,去认识我们做的事情的价值和意义。”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做这样一个网站,师父的心愿是什么,我们该以什么心情去融合,大家要慢慢去建立,一点认识之后,做事就有了标准。”

  法师一开始就点出:做网站和成佛的宗旨是相应的,这件事情本身是契理的,是契合佛法的,我们要通过思考和抉择来认识做网站的意义,体会师父的心愿,在这样广阔的思路下,其他的一切烦恼、矛盾都是次要的了。接下来,法师进一步谈到具体做事过程中如何“契机”的问题。

  “那么,我们在做事的过程当中,要注意什么呢?具体做的时候要契机。什么叫契机?——我们面对什么人?是什么人来做?如何来做?都可以涵摄在契机的层面。这点要认清楚。谁在做?你、我、他,是不是别别的在做?不是,是一个团队在做,实际也不是我们团队在做,而是替整个社会在做,我们不要任何回报,只是本着一颗天地良心在做,替众生去做,本来人人都该做,大家不做,我们去做。我们是为了整个众生去做的,这就是我们的发心。发心决定一切。发心正确的,我们做的就是善业,就是成佛的业。” 

3 

  “佛法里讲到:历事练心。大家往往容易偏,我只练心,不做事;要么只做事,不练心。尤其是老同学会容易出现这个问题。常师父很强调练心的部分,尤其是对跟他久的弟子:‘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如果不是为了佛法,宁可不要做。’现在师父不是这么说的,师父说‘少废话,先把事情做好了再说。’这是师父一直教诫我们的。两位善知识的说法,看起来相违,大家有没有思考和抉择过?是不是相违?很多学广论的老同学会偏,突然间接受不了师父的说法,其实这里面存在一个对缘起的把握问题。常师父强调的没有错,是必须要的,常师父面对的弟子,都是学长,都是大老板,交代的事情马上办妥,这种情况下,常师父说不要急着做事,要调你的内心。现在我们拿这个话来要求自己、别人,这是一种教条。当发现这个问题时,师父就教诫我们说,不要说这么多理论,去做事情。我刚开始也不理解,逐渐做事才发现,师父是对这个缘起把握很清晰才说的。我们对佛法有信心,但碰上担责任的时候,这个心就不愿意发了,最好是带研讨,不用负责任。做网站,是负责任的事情,如果没做好,就对不起师父,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做,世间要签合同,有约束力,现在完全靠发心,发自内心的良知、对社会的责任。”

  “我们的问题出现在偏理了,偏教条,把佛法学死了。学死之后出现什么状态呢?心非常坚硬,跟人很难沟通。你们住在一起,会不会体会到这一点?会不会因为今天想吃什么,没有做,就起烦恼。没有烧水、被子没叠、凳子放的地方不对,就起烦恼?”

  “执理废事是我们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拿着一个道理,把事情否定了。如我们会觉得说调意乐很重要,但是事不要做了。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道理,不做事情,也不是不想做事情,心也是好的,但是在过程中心偏激了,没有把握住师父的意思。实际上在做事的过程中,次第感受太教条了。次第不是说有了这个才有下一个,不一定的。调心次第,我们实际上是不懂的,我们懂的只是理论上的次第。”

  “僧团里就有这样的例子,例如有一个人非常散乱,我们觉得这个人至少要关在寺里几年,不让他接触散乱的境界,这样来调习气,但师父不这样。师父就让他做很多很多事情,接触人,还跟着水利法师上山搬石头。我当时觉得,整天干活怎么行呢?但是今年一看,他整个情况完全改变。博客里《浪子回头》那篇文章,大家也都看到了,他已经完全调过来了。散乱是一方面,福报是另一方面。做事本身就是一个积资粮、积福德的事情,我们之所以烦恼不能调伏,对善知识不能看成佛,就是资粮的问题,资粮是很实在的。以刚才的例子来讲,他长时间做这个事情,中间也起了很多烦恼,与人也有很多摩擦和碰撞,但整体来讲,他是在集资粮,是在向上走的。我们在世间混得太久了,粗猛的烦恼习气一大堆,在做事的过程中积福,福能养慧,逐步就能调心、转心,慧力的特点就是转心,不容易起烦恼。”

  “我们有几个问题:积福、偏理,基于这个原因,师父才提说,要先做事。在做事的过程中不断去学习。总体方向不需要担心偏,老同学或许会比较犹豫:我们会不会做成一个世间的事业,而不是佛法的事业?这个大方向,最关键的就在于领头人,就是师父。以前有些老居士会觉得,会不会偏呢?我们的担心是无谓的,以我长期亲近师父的感受,我们所想的事情、所担心的事情,师父早就考虑到了,如团体走得太快的问题,这些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师父都在考虑和把握,不断在调整,不断在变化。如理念课,就是新调整的,以前没有。他会根据因缘不断的调。如果做事做到后来,大家太偏事了,佛法不学了,师父又要提醒了,如打一个念佛七、集中研讨等,所有这些方向性的事情,善知识会把握。”

  “我刚才讲这么多,都是在抉择善知识怎么把握做事和修行尺度的问题。有人觉得,龙泉寺经常办法会,我们是要修行的,怎么让我们天天去搬凳子?这都是很简单的想法,对修行的理解太片面了。整天在屋子里打坐、念佛,如果条件不够,实际上身心容易变成是僵硬的,而我们这样走过来的法师、居士,身心反而比较调柔,这就是修行的内涵。”

  “下面说,我们在历事练心的过程中,要注意一点:如何看待失败。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出现挫折感。世间人不需要对治烦恼,事情做好就好了,但是佛法不一样,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练心,练心过程中一定会出现失败,因为我们现在都还没有成佛,处处都不能做主,对境时很容易被境转,你如何来理解?你可以想:我又被烦恼打败了,但如果对整个方向认清楚,就不会觉得这是失败,这是个过程,是我们从凡夫到成佛步步上升、不断累积经验的过程。所有这些被烦恼打败的过程都会成为我们的经验,都是非常宝贵的。我们法师也是一步步被烦恼凌虐过来、打败过来的,但是这些都成为经验,将来我们可以去度化别人。反过来说,没有这些经验,就没有办法去引导别人。这一点上,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是很重要的。失败,不是失败,是过程,是我们累积度众生的经验,都是资粮,慧资粮。因为众生的烦恼都是相共的,我是如何转化的,将来就可以帮到别人。如果我们内心中一直有一个感觉,觉得自己太失败了,一直在观过,一直在起烦恼,这样想永远没有机会改善。这样想的话我们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心一直是阴暗的,长期缘自己的烦恼,想自己不行,也觉得别人不行,整个就呈现出死气沉沉,没有活力的状态,一天做的事情要两天、三天才能做成,因为彼此之间的力量都在斗烦恼的过程中抵消掉了。但如果我们想:经验、资粮,就转过来了。” 

4 

  “烦恼先放在一边,不要管它,多让心缘着正面的部分。你去想积极光明的部分,是让自己增长善法,想负面的部分,就会悔箭入心。在练心的过程中有善巧,先让内心增长善法,面对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情,让自己善的心业力散发出来,自然烦恼就不能生起来。对境时老去缘自己的烦恼:‘我造的业就是这样子……’,那整个团队都会得病,没有感染力。怎么去转变?比如面对人的时候,主动表达自己的一分善心,对人微笑,像我现在,微笑已经成习惯了。整天板着个脸,这就是修错了。菩萨见到众生都是未言先笑,才能广结人缘,所有的大善知识,与人相处都是如沐春风。大家在一起,要注意缘光明的面,缘善法。善心去对待每一个人,最后我们的生命就发生了变化。”

  “目前理念课引导的重点就是这样。但引导归引导,能不能坚持做下去,要靠大家。路指出来了,你不走,非我过也。佛把法讲出来了,是我们要做,是我们要成佛。现在师父把路指出来了,我们要去走。”

  这个“如何对待失败”的调心方便,的确非常实用。我们居士特别容易犯这个毛病,学了佛法,知道反省之后,往往把心缘在自己的烦恼上,整天闷闷不乐,心力就容易低沉。

  “刚才讲到缘善法,讲到业是会互相影响的。我们在一起工作,是为了共同的目标在一起的,缘起之法,我们因为做网站而聚到一起,我们应该是互相影响,共生共荣的。缘起之法的特点就是没有孤立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可以孤立在缘起之外的,都是与团体共生共荣的。从法理上抉择,我们每个众生,彼此之间都是息息相关的,存在互相影响的问题。工作中负责任是很重要的。彼此都负责任,事情才会做成。不能说把我的做好了,你的我不管。在缘起之法里,应有的心态是配合。要学习怎样去配合别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大功夫。因为我不是孤立的,任何一个人在团队中把自己孤立起来都是行不通的,尤其在现在这个时代。所以一定要互相配合。这个主动配合的意识要建立起来,这个团队才会和合,对治烦恼、成办事业的力量才会很强,反过来讲,如果不能这样,就是一盘散沙。每个人能力都强,但是把一群很厉害的人弄到一起,就爆炸。这就是我们的问题,反正是发心的事情,没有责任,不行了我就走,撂挑子,这就是非常不好的,于自于他都是有伤害的。”

  “所有这一些都是包含在我们的抉择中。既然我们做了这样的抉择,那会产生的一切事情都要承受。我们做网站,这个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都是必然的,都是我要去面对的,这就是应该的态度。如果做事情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我就否定最开始的发心、目标,就永远不能成事。”

  “刚才都是在讲契机。下面还有一点,等起的问题。刚才讲到要起善心,在业果中叫“等起善”,我们造业最重要就是把握等起善,比如我们来做网站,第一个念头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时代的因缘决定了,我们都认识到了,共同来去做,这就是我们的等起,造业的最初的源头,这个是不是善的?是善的。这个时候就叫等起善。这个等起善确定下来,下面我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与这个有关系。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问题,事、意乐、加行、究竟。比如,我给法师煮一杯茶,最初的等起是我要供养法师,是一个善的念头。这时我把水端过来,有人和你谈话时,触动到你了,让你起烦恼了,但这个过程中你还是在煮茶,这是加行。煮完了,端给法师,这个业造完了。最初意乐的是善的,但是过程中起了很多烦恼,但是这个业还是造了。烦恼是一回事,造的业是另一回事。”

  “法理上要认清楚,这里面所起的烦恼,与我们所积到的资粮来比,这些是小烦恼、大功德。比较而言,是善多,善业强。做网站同样这个问题。我们所做的事情多么有意义,一、做师所喜,这是整个业里面最重的业,具力业门——对师父这个境;二、我们是为了整个社会、民众来做,缘着整体,这个时候这个业是非常大的——对众生这个境。在这个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摩擦、碰撞,都是小烦恼,我们生命整个大的方向来看,是往上走的,今天来讲,起了烦恼,但是应该很清楚说我整体而言是向上的,不能因为自己起的烦恼而否定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这就是面对烦恼怎么调心的问题。”

  “总摄一下,等我们积累的善法、资粮比较多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好地练习,将来我们就可以对治很强大的烦恼。那个时候就是中士道的修行。前面这些,虽然是下士,但是我们心缘得广大,是通上士的,通菩提心的,就是看大家每个人心力量的强弱。如果通众生的心很强,那就是很了不起的。”

  “好,有没有什么问题?”

  甲居士:“请法师开示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善用世间善法?”

  法师:“很好。如刚才说到的互相配合。另一个,大家要认识,世间人做事时用到的种种方式,也是我们可以去应用的。方法是一样,区别在于动机问题。到目前,师父一直强调这一点‘管理科学化’,如果世间经验我们不用,根本不行的,要去借鉴。借鉴的尺度、过程中,要不断把握,大家接受的程度要慢慢融合。师父说,宗旨有了,如何去做,要靠制度,靠借鉴世间共通的管理经验,否则我们的宗旨就是空话,成不了事实,只是意业,我们只造意业,永远成不了身口业,实际上真正修行,是要靠业,必须付诸于身口。”

  乙居士:“请问如何理解主动配合和插手的关系?”

  法师:“主要是动机。是看不惯还是善护他意?之所以别人不容易接受我们的意见,是因为我们带着烦恼去做,要慢慢去调整。”

  丙居士:“请问,现在很多不同背景的人,有的人世间很强,有的人学佛比较久,在做事层面上怎么去合?”

  法师:“这是个高难度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大家有个共同的目标,然后去善护他意。主要的问题不在于世间法和佛法,而是行持世间法和行持佛法的人不容易合,最重要的是加强和他的缘分,如提前沟通。很多时候不是法的问题,是人的问题,人的情绪不容易调过来。在操作过程中善护他意,照顾不同人的感受。偏佛法的人比较容易偏理,慢慢去调整内心的状态,把自己变成一个全才的人。产生矛盾,主要是人的问题,要向自己内心去调整。这个团队经常营造出一种善法,很多事情就容易推动了。”

  ……

  法师的开示既深入又实用,大家都听得十分欢喜。法师离开后,大家又围坐在一起讨论、学习、回顾,努力把这些道理刻到自己心里去!

标签:

阅读:97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