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众)作心灵马戏团的主持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作心灵马戏团的主持
小晨
 

(俗众)作心灵马戏团的主持 - 项羽 - 项羽 的博客

        平时对自己内心的变化很迟钝,“自为心所自在,心则不为自所自在”,陷在烦恼中却不觉,那心识的暗流似乎需要仔细勘探。当承事担责、面对外境时,说来奇怪,却对内心认识得更清了;当我在与大家交往和交流时,自我的相状也更加清晰起来。
感谢佛菩萨和师长时时处处创造各种机会拉拔众生,帮助我们学习和成长。我有幸作为一个会议的主持人,面对几十个人,而发现心里像个马戏团,一个个千奇百怪的小丑逐一登场……
        会议还没开始,我心里就咚咚的跳,显然有点手足无措,别人再怎么说“放松些,别紧张”都没用,自己知道毛病出在太缘“我”,可真是难调整。会议的流程在脑子里不断琢磨,一些片断的预期会时常蹦出来。一个慌张的小丑在晦暗的台上来来去去地踱步,“该怎么做才好?”“如果……该怎么办呢?”“这样的话,别人会怎么反应、怎么看呢?”而小丑的搭档却躲躲闪闪,不肯把下一句的台词接上。台上的小丑很无助,丧气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觉得心虚,默念观世音菩萨名号祈求加持,小丑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还是愁眉苦脸;而另一个小丑悄悄地上台了,他牵着菩萨的衣角,如明星一般神气地站到聚光灯下,菩萨一点,灰姑娘成了华丽的公主……到底还是想看自己的表现会不会立刻圆满,我发现自己内心没有踏实的着力点,祈求时心也是摇摆的。对佛菩萨的真实功德不曾用心观察思维,到临时抱佛脚时只能如同瞎子摸象。
        会议开始,小丑手拿画着笑脸的盾牌,迎着眼睛们投来的光束往前移动。虽然心虚手脚发抖,但是更怕冷场带来的难堪,到那种情况,小丑可就得赤身承受如箭的目光啦。
        作为主持人要有一段开场白,我看大家安静地听我讲,本来想着平心静气、条分缕析,可面对一张张没有表情的脸,着实增加了几分惶恐,思绪又滞涩又跳跃,表情也不自然了。仿佛小丑登台表演帽子里摸兔子的魔术,可手往里一伸,兔子不在,小丑心头一紧,顾左右而言他,幸亏准备的还不少,兔子不在还有彩带什么的,好歹也算凑合过去了。我自己安慰说,主持人就是穿针引线的嘛,能多说就多说,说不出少说也没关系。可那小丑还在台上徘徊,寻思那只兔子,“咦,我明明放在帽子里了,关键时刻怎么就没掏出来呢?真没面子。”
        会议在进行中,我心里一直盘算着怎么把气氛撑下去,只要有人在发言,我心里就缓了一口气,可不大听得进发言人说的是什么,脑子里转的是接下去该怎么串词。大家互动的多了,会场气氛也融洽起来了,看到大家反应不错,我心里挺安慰,等在一旁那得意的小丑偷偷地走上台,满足地抬头一笑:“嗯,大家这么受用,哈,我的功劳不可没啊!”
        到了自由交流的时间,作为主持我作出一副聚精会神听每个人讲话的样子,可心里对应着每个人都有一个小丑,小丑们七嘴八舌:“咳,跑题了,这么啰嗦,快点说完吧!”“嗯,这说到点子上了,都这样说就好了。”“咦,她怎么一言不发,是不是没照顾到,怎么把话题引到她那呢。”“他说这些没用啊。”我表面上稳坐,可心里七上八下,患得患失,觉得心灵、乃至脖子都变僵硬了。看大家频频点头,小丑们都有些失落,都说主持人心力会强,可怎么反而被烦恼蔽障了听闻呢。
        既然是心灵交流,最后我也把做主持的心态陈述了出来,刚才作威的小丑们都老老实实地排队站出来给观众看,可小丑改头换面鬼鬼祟祟地溜出来了。我一面检讨自己的烦恼,但那种检讨的心又不知不觉引以为得意:自己真是善于发现问题,勇于检讨啊。以这种检讨为脂粉,小丑又粉墨登场……
        会议结束了,我坐下来静静地重新回想:与其说在主持一场会议,实际上真正面对的是自己五花八门的念头;与其说在调动协调大家,实际上是大家在帮助我检视自己的内心,才看到个个小丑都是多么荒唐, 却又是多么的善于改妆,他们拼凑成种种假象束缚宽广柔和的心灵。面对他们,我开始疑惑这个“我”本身,以前所保护的、用种种理由滋润的,不就是一个个小丑、一层层脂粉么?转念想到佛菩萨宁静庄严、功德圆满,无始生死以来舍头目脑髓救拔如我一般无明众生,心中充满无限希望和斗志。恳请佛菩萨和圆满德相的师长作我内心的主持吧! 
 
阅读:1,1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