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 语言 文字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心的旅程之十八:

思想语言文字

——随侍师父“山东—上海”行心得感言(20090627)

 

到上海玉佛寺的路上

    师父:“在大会上发言,实际上就是表明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办这样的培训班,还不仅仅是外语的问题。”

    净因法师(简称法师):“其实它有更深层的含义,像你的发言里提到从古至今的译经等内容,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都有。”

    师父:“为什么外国人能到中国译经呢?就是因为国家重视。我们现在要到国外去弘法,如果国家不重视,那就很难办到。”

    法师:“你讲的很好。”

    师父:“现在我有一个英文的网站,进行英文弘法。”

    法师:“现在有英文的吗?”             

    师父:“‘龙泉之声’网站中英文的。”

    法师:“这真的就是覆盖全球了!”

    师父:“上面也有好多外国人。”

    法师:“齐局长讲到后来动情了。”

    师父:“他讲的是实话。不过外国的汉学家,他的水平比中国很多学者还要高。这里面是有很多原因的。”

    法师:“其实这是很对的。对西方一些学者的看法,我也不敢苟同,好像话语权都在他们,而不是在我们。”

    师父:“这些都与联合国会议的议程都有关系。”

    法师:“都是他们来定的。”

    师父:“当然。”

    法师:“所有什么有价值什么没有价值都是由他们说了算。另外,你说汉文里面保存的汉文资料多的不得了,他们弄了几个树叶片出来,也没有什么大学问,就觉得了不得了。”

    师父:“再过五十年,等中国的国力强盛了,情况又不同了。”

    法师:“跟国力有关系,这是绝对的。”

    师父:“这个时候也只能说唤醒我们这种意识而已。”

    法师:“有这样的想法。”

    师父:“我们讲完了以后,然后发表,让后人去研究。”

    法师:“能读懂你的话的不多。”

    师父:“前几天中国佛学院毕业典礼签字,我签的就是‘毕业,人生新的开始’。”

    法师:“其实它是另外一个起点。”

    法师:“有些学员刚开始思想不正,让他们做作业,也不肯做。”

    师父:“这些情况我都知道。有些事情,往往形式大于内容。”

    法师:“我已经领教了,所以熟悉国情嘛!有一位学员的毕业证就没有发。他曾经到斯里兰卡读过书,后来到英国,就觉得自己了不得,还有点愤世嫉俗,很多事情看不惯。”

    师父:“人长久活在自我的空间里,就会出问题。”

    师父:“我这个稿子,也只是讲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没有讲。”

    法师:“是,这个我也听出来了,这个将来发到《法音》上,会很有意义。”

    师父:“这次世界佛教论坛,每场活动都相应有一篇文章,在《法音》上都有发表。”

    法师:“这个非常重要!”

    师父:“这些活动的意义从哪里来体现?就要从文化的角度、从弘法的角度,以及从中国佛教走向世界的角度来体现。这些活动一旦宣传出去,都会有一种启示的意义。”

    法师:“也就是一种导向,一种潮流。”

    师父:“至少说明组织开始关心这些事情。”

 

    师父:“这是一个多元的世界,什么样的观点都会有,各自也都可以表达各自的观点。”

    法师:“立宗各表。”

    师父:“一个思想,一个语言,一个文字。思想比语言要丰富,语言比文字要丰富,但最终流传下来还要靠文字,文字是载体。”

    法师:“将来这些随着时间都流逝了,后来的人要了解,还是要通过你的博客和你发表的文章。”

    师父:“文字是载体,语言很容易就流失掉,思想也是一闪光就没有了。人的思想是最丰富的,但很快就没有掉了。”

    法师:“这样就进入了一个渠道,进入了一个系统。”

    师父:“需要通过文字来固化。”

    法师:“就相当于有一个固定的框架。每个人都会写点东西,但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框架,在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用一个框架把它绑起来,人家要找的时候,就要按照你原来的框架去找他想要的东西。比如,培训班的这件事情,现在我们都是当事人,但几十年以后呢?”

    师父:“所以,在这个时候该讲的东西就要讲,没有讲的就不能乱写。”

    法师:“你是秘书长,我们不是,我可以随便讲,我们两个角色不同。”

    师父:“随便讲当然也可以,因为你有你的角度,角度肯定会有所不同,你是承办方。”

    法师:“像你这样留有文字的还是好!”

    师父:“就是这三个层次,首先是思想,其次是语言,第三是文字。”

    法师:“这也是一个问题。你知道国内需要这些文字的东西,文字甚至比实际的过程还要重要;但在香港这些就没有用处,人家只看你实际的一些东西,这样一来很多风格角度都有所不同了。”

    师父:“不论香港也好,内地也好,国外也好,学校也好,企业也好,政府也好,它后台文字工作做得扎实。一个人也好,一件事也好,它都有很完整的资料。它们也都要通过文字来固化。这样一来,前台就可以活跃。后台如果没有的话,那就乱套了。你看港大,它图书馆书籍就多,网络就发达,资讯就发达,人才库就多。”

    法师:“它一定要有一个导向,这毫无疑问。”

    师父:“现在我们佛教界这些基本建设缺乏。”

    法师:“我现在在编写宝林寺一百年的历史,写了两篇,水平也是不够的,还要重新写。”

    师父:“过去老和尚和现在还不一样。”

    法师:“我发现也是随意的,如果把随意的觉得有道理,这是需要功夫的。”

    师父:“这也只能从精神上面来阐发,过去有关每一个庙每一个法师的历史事实,也都缺乏记载,而历史的东西又不能胡编。”

    法师:“现在就希望把一百年的历史,先用一个框架把它绑住,然后形成文字留下来,以后就是这样了。我也先列了宝林寺百年大事记,然后再写它的历史。”

    师父:“也是很不容易!”

    法师:“原来这个工作是一个团队做的嘛!”

    师父:“现在必须要靠团队。”

    法师:“你现在不同了,你这个团队慢慢建立起来了,这就相当于一个平台。”

    师父:“也是刚刚开始。”

    法师:“这支团队很不容易建的。”

    师父:“你只能说一往无前、勇往直前。一旦做了以后,人家就会有期待。”

    法师:“有时候有什么样的人,才会有什么样的事情起来。”

    师父:“一旦做了,就要按照这个思路继续做下去。”

    法师:“你现在这个平台和人才库慢慢已经有框架了,然后再有人进来,可以有位摆,另外也就有很多相应的支持,这样就慢慢不同了。就像你开一个博客,这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像我要写东西,就要找资料,有时还找不到。另外,水也太多,不知道喝哪一口。就像宝林寺,你说没有资料吗?网上到处都有。你说有吗?都是重复的。”

    师父:“资料没有价值。”

    法师:“所以弄到最后就不知道干什么了。你说要找图片了,全是乱的,你说哪个好不好?”

    师父:“资料一个要真实。”

    法师:“现在你是很多资料都有了,如果缺这个图片,那就很明确了,这就是定向的。人才也是一样,你就很清楚现在缺什么人。”

    师父:“通过人来做事,通过事来接引人。”

    法师:“行。” 

      

    师父:“谢谢。”

    法师:“是,不能刻意去做。”

    师父:“我认为只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法师:“关键问题就在这里。”

    师父:“只关心要做什么事情,然后关心做了没有。”

    法师:“就是,如果说的太多了,什么也没有做,最后还是空的。”

    师父:“像这个博客现在坚持了三年多,快四年了。”

    法师:“有十几本书出来,而且很多都蛮有价值的,记录了这么一个时代,前前后后。”

    师父:“但这里面的酸甜苦辣,不亚于学外语。”

    法师:“应该超过。比如今天我们结束了也就结束了,不再会想这个事情了。但如果有的话,那就要进一步深化。然后很多人讲的,要进一步吸收,变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

    师父:“那个属于个人,这个就属于众人,写出来大家就会评论你。”

    法师:“现场工作两个小时,但后续工作却需要几十个小时,而且有一批人,那个照片整理、配套,要求图文并茂,又要有思想。”

    师父:“并且这是非常枯燥的事情。我们看博客书,这是一个成品。这就像我们平常看的电视机或者电脑,它很好用,但要把它弄成这个东西就很麻烦。”

    法师:“但如果你正规化了,那就不同了。那还要查资料,需要新的思维。整理起来也是反反复复,而且是每天都要有,它不是说你弄了以后,下一个月可以休息。现在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活动了。不过你真的要保证,这工作量太大了。我们也算是半个搞文字的,知道中间的酸甜苦辣的,不简单。随意乱说没问题,但一旦落入文字出版,人家可没有说,你没有时间,匆忙之中写的,人家可不这么认为。”

    师父:”是的。”

    法师:“你不能说,对不起,我这里很急。”

    师父:“所以,需要特别用心。”

    法师:“为什么?”

    师父:“你说话,那是因为一个特殊的场合,有些话,只能在这个场合有用,不能放大,在别的场合,它不适用,变成文字就不同了。”

    法师:“而且很多角度也很重要,一个事情,你把它全部都扯进去,最后也不知道要写什么了。有很多就会是重复的。”

    师父:“是,重复的话,自己也写不下去,也没有人读,这样的话,意义就不大了。”

    法师:“怎么样发现它每次都有一些特色,对人有启发。”

    师父:“所以这样就需要与现实结合,与生活结合,与历史结合,与文化结合,与自己的体会结合。”

    法师:“还是一个人对问题的认识,以及他的境界的问题。”

 

从玉佛寺回宾馆的路上

    下午13:30,用完午斋,师父返回宾馆,路上与师父有一段随谈。

    师父:“过去的高僧大德,他到哪里去弘法,然后记载下来,就成为了历史。但这也要考虑,你准备给后人留下什么东西。这就要去想,就要去说,就要去做。这些都要特别留意,否则,谁又会这么热心去记录。”

    我:“与当初的立意和作意都有关系,另外一方面,也要有这个平台,有机会面对不同的事情。”

    师父:“所以,什么叫做‘意乐’呢?意乐、加行、究竟,还有前行和正行。如果前行没有做好,意乐没有明确,正行怎么会做好呢?”

    我:“这与一个人所站的高度也有关系。”

    师父:“今天上海的一些与会人员说,他们都很关注我们的博客和龙泉之声网站。他们说,西方文化是一元论;我们的文化近代以来是二元对立:唯心还是唯物,以及批判与继承;而在我们的博客上和网站上所倡导的是实实在在的多元文化。他们觉得很多问题在上面已经梳理清楚了。只有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多元,这种多元才比较能够符合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的宗旨。和谐就是多元,它不是单一的,也不是对立的。过去,我们把唯心与唯物认为是对立的,这是不对的。多元就不是这样一种观点,不是谁好谁不好,各有利弊。”

    我:“刚才在玉佛寺遇到一个年轻人,问我一些问题。我建议他以后有因缘可以去龙泉寺,他说他知道龙泉寺,而且还常上师父的博客。”

    师父:“任何事情贵在坚持,只要坚持往下干,就能干成。”

    师父:“许嘉璐曾去香港,净因法师见了也是很佩服,看问题深刻。”

    我:“一个学者,这么好地融入社会,这么成功地承担起社会的责任。”

    师父:“许先生说,现在我们在普及方面已经有一定的基础和广度,下一步需要在深度方面努力。他说的也是对的。”

    我:“这也是下一个平台再扩展的基础。”

    师父:“不过目前的文化事业要有人去经营,那么才有可能继续往深的方面去发展。实际上,目前微博客上发表的也都是 …

阅读:8,090

13 thoughts on “思想 语言 文字”

  1. 新浪网友说道:

    “不过目前的文化事业要有人去经营,那么才有可能继续往深的方面去发展”靠近师父的心。结合师父和许先生的谈话,解决物和欲、身和心的问题,要靠中国传统文化;未来三十年更加重视文化。师父就是要顺应未来的发展趋势,以佛法为核心推动文化、推动多元文化地发展更加宽广无比的事业。赞叹师父的远见!

  2. 新浪网友说道:

    赞叹菩萨的事业真是广阔菩萨的胸怀真是宽广顶礼一切世间佛法僧南无阿弥陀佛

  3. 俊子俊说道:

    祈求师父慈悲摄受,加持护佑,帮助我安排我的人生。

  4. 雨后漫步说道:

    恭喜!您的博文在《好笨与他的朋友们》圈,由“雨后漫步”加为精华博文!

  5. 鼎鼎说道:

    阿弥陀佛!一直对师傅的独到见解很景仰,希望有机会能亲自聆听师傅的解说,期待着

  6. 积极人生--小小说道:

    师父看问题很高超啊,怨不得人家称他为智慧长老呢。

  7. 法俊说道:

    顶礼师父!能读懂师父话的人不多。慢慢思维智慧无穷!感恩师父!

  8. 泗水镇zhong教导c说道:

    ‘ 师父:“再过五十年,等中国的国力强盛了,情况又不同了。”  法师:“跟国力有关系  ’

  9. 万一救世你说道: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弟子顶礼师父!认真学习!祈福!

  10. 菩提小语说道:

    师父的话,细细品,慢慢思维,里面的智慧无穷。顶礼师父

  11. 秋叶飘零说道:

    《忆昔当年岁月稠》圈推荐加精!祝周末好心情!

  12. 2塔李明莲李明寿说道:

    ‘  师父:“再过五十年,等中国的国力强盛了,情况又不同了。”    法师:“跟国力有关系,这是绝对的。”    师父:“这个时候也只能说唤醒我们这种意识而已。”    法师:“有这样的想法。”  ’    《社会科学报》

  13. 红豆思南国说道:

    阿弥陀佛!本圈精华,先读为快!【实话实说】加精推荐,利益大众善巧方便。评论留言,以文会友,我来你往,和谐交流。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实话实说、立说立行,改造命运、心想事成,与善结缘、幸福一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