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觉知同师共学(2月19日)(下)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见闻觉知同师共学(2月19日)(下)

成蹊

《仁爱基金会安徽调研追踪(五)》

    行程及时间表
    9:00 打一辆微型面包车出发去“绩溪县”。
     11:33抵达绩溪县民政局。
     12:00与民政局章(男)、章(女)两位局长、救灾科科长午餐。
     13:30装上一些羽绒服和救灾被子,出发下乡,目标:家朋乡、荆州乡。
     15:00到达家朋乡,慰问一家贫困户,察看因雪灾加之年久失修的濒临倒塌的省级重点保护文物:听泉亭和贞洁牌坊。
     15:20通往荆州乡仍旧封路,走了一段雪山路,望着云雾缥缈不见顶的大山,兴叹而退。
     16:30回城路中,顺便参观胡氏宗祠,并在墙外瞻仰某不开放故居。
     18:00晚餐。
     19:20放弃入住“徽商大酒店”(太贵),入住“燎原旅店”。
     20:00与两位局长再次沟通。
     21:00内部结行。
     

     绩溪县概况
     绩溪县位于安徽省东南,东与浙江省临安县交界,北与宁国县、旌德县毗邻,西与旌德县、黄山市黄山区、歙县接壤,南与歙县相连,东西长59.5千米,南北宽42千米,总面积1126平方公里。绩溪县是含中山的低山丘陵山区,西部为黄山支脉,东部为西天目山脉,主要山峰皆在千米以上。
     绩溪县境山多,可耕地少,人民为谋求生路,最富经商精神。民国时期,未成年的男子就要出门学生意(当学徒)。有民谣称“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江南商埠有“无徽不成镇,无绩不成街” 的说法。各地的徽州同乡会馆和同业商会也多以绩溪人为中坚。
     从旅游角度讲,绩溪是安徽省历史文化名城,自然山水雄奇秀丽,人文景观异彩纷呈。颇具徽派建筑特色的古村落、古民居比比皆是,砖、木、石三雕精妙绝伦,是正在开发的文化旅游胜地。绩溪是徽商的故里,是徽菜、徽墨、徽剧的发源地,素有“徽厨之乡”、“徽墨之乡”“蚕桑之乡”之称。古往今来,绩溪以“邑小士多,代有闻人”著称于世,涌现了许多名人,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胡适、“红顶商人”胡雪岩、徽墨大师胡开文的故乡。     

     今天早上时间相对充裕,几个人到街边小摊位吃早点。上次提到过那位发心吃剩饭的同修真的不改誓愿,看到一个眼大肚子小的同行剩了半碗面条,只问了一句:你还吃不吃?对方还在忸怩之际,这碗面就被端过去囫囵下肚了。看得我瞠目结舌,心里默默:早知道我也剩半碗了。
     为了不倒车,节约时间,领队决定包一辆小面,难怪领队不再一早催我们起床。这是我们此行第一次坐在一起并且济济一堂,而且除了老实的司机,没有陪同的官员。天气很好,我们沿山间公路傍水而行,大家兴致勃发,大声唱起了“观音菩萨如秋月”等诸多歌曲。途中某乡偶见一美丽白塔,心中赶快默念:见佛塔时,当愿众生,尊重如塔,受天人供。
     一路上山峰越来越高,积雪越来越厚,心里想着看来这些地方当时的灾情一定重于其它地方。到了绩溪,路面豁然开朗,居然限速80,看来可以和北京的四环一拼了,有几处巨大的工地正在施工,原来是再就业园和一处住宅小区,一派欣欣向荣的发展景象。
     中午抵达民政局,局里已经下班了,领队找公共电话给领导打电话。一会,一位看上去非常朴实无华的干部接待了我们,看到郑老师的背包有些重,二话没说,背起来就走,带我们去用餐。两位章局长在乡下慰问也陆续赶回。据介绍得知,这次受灾情况他们还在统计之中,初步信息是全县受灾严重,最高的地区雨雪量达125毫米,大量的民房、工业厂棚、蔬菜大棚、果树、毛竹、树木垮塌倒伏,偏远的荆州乡已经封了一个多月的路,这是绩溪11个乡镇中唯一一个没有通车的。因为从绩溪县城去的话要翻越1500米左右的高山,积雪厚达70多厘米,根本无法通行。所幸那个乡与浙江的临安毗邻,物资和人员都可以绕到浙江进出。我们听后跃跃欲试,表示希望爬上去,最好再背负一点大米之类的援助。局长听后很感动,但他有点不以为然,他说:别说背东西了,空手也爬不上去,坦克都开不上去。我们听了半信半疑,觉得有点夸张。
     饭后民政局准备安排我们休息,但我们坚持背包上山,要立刻去看灾情。两位局长只好舍命陪君子了。一行人分乘两辆小轿车,以最快的速度装上了羽绒衣(名牌)和军用被子出发了。我们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因为这是第一次男女众分开坐车,男众由男局长陪同一辆车,女众由女局长陪同另一辆车。车开得飞快,我觉得有点像深圳出租车的速度,而且路面冻损很严重(受冻的柏油路面和下面的路基由于热胀冷缩率不一致而导致脱层),疏疏络络很多坑。车一颠心就晃,赶快默念观世音菩萨,想想领队已经念了几天的地藏王菩萨,还担心什么呢!局长非常健谈,一路自豪地介绍家乡的伟人佚事以及风土人情。我们也听得津津有味,特别希望发现伟人成长和一个家族兴旺后面的因果关系。但除了徽文化的涵养和重视苦读圣贤书之外,别的就好像只和风水和玄学有关了。
     家朋乡到了。原来此乡是以一位英雄的名字命名的。(抗美援朝英雄许家朋:1932~1953。中、朝两国英雄,磡头村人。1951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次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53年7月6日在石岘洞对美军第七师的反击战中,任突击排战士,在接近主峰时,遭暗保火力堵截,战友一个个倒下,家朋从负伤战友孙球伦手中夺过炸药包,冲向暗堡。在两腿负重伤的情况下,仍坚持匍匐至美军暗堡,因炸药受潮爆炸未成,即纵身扑向暗堡射孔,以胸膛堵住机枪火力点,掩护突击排和后续部队冲锋,炸毁暗堡,攻下主峰,歼敌 3500余名。家朋壮烈牺牲后,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为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又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此乡的书记和乡长由一位1975年出生的年轻人兼任,是个看起来非常沉稳的人。他领着我们沿着村里湍流的一条小溪而行,再跨过一座石桥,七拐八绕来到了一家,他们住的房子过去显然是大户人家,斑驳的梁柱依稀可见精雕细琢的痕迹,哎,不知道何种因缘这个家破败到了这个程度,老父亲瘫痪在床,两个儿子还是傻子,50多岁讨不到老婆,来了客人他们也毫无表情。看到这么可怜,领队大概心情也很暗淡,随缘布施了一下,也默默无语。随后大家走了出来,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省级重点保护文物,叫作“听泉亭”,这么一个雅致的所在伴随着汩汩的水声,再闻香品茗的话该是多么惬意,但小溪中垃圾遍布,亭中污秽不堪,更可怕的是一场雪灾使它摇摇欲坠,泉声惊心,好害怕这个历史的见证会因为大一点的声响而就此轰然入木,再也不见了痕迹。谁又知道呢?但愿我们几个不是最后见到它的远来客人。
     接下来我们就要去荆州乡了,车子拐了几个弯,对面山坡有一大片梯田,陪同的一个人介绍,春天的时候会开遍金黄色的的油菜花,有位摄影家的获奖作品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刚刚爬过一个坡,就看到路政的工人在清除积雪,一块牌子赫然而立:大雪封路,禁止通行。
     我们兴奋了:大家一路从太湖向东,满以为越来越看不到雪了,哪里想得到雪是越来越大,到了绩溪居然还有一个没通路的乡镇,就像考古发现了绝世珍品,我们拎起登山镐就要去探个究竟。开始的时候所有陪同的干部都跟着,又拐了一个弯,只剩下两个人了,雪非常厚,路边碗口粗的松树都倒了,抬头望去,雪山不见顶,大雾弥漫,呼吸越来越急促,局长微微一笑:天气好的时候,这真的风景秀丽。车子开到上面,望下去人车小得像蚂蚁。话不用多讲,有人想通过梯田抄近路上山,结果刚走了不出五百米,在雪地上就根本找不到路了,只好折回,有人说我们自己上,领导们不用陪同。领导说如果在大山里面出个什么事会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领队说要听领导的(其实他是最想进山的)。如是大家只好停下了脚步,归去来兮,从哪来回哪去。
     回程途中顺访了一下胡氏宗祠,这个地方旅游介绍说是第一风水宝地,达官贵人层出不穷。龙须山,龙溪,龙川,地名就似乎昭示了什么。整个村子既能上私塾,又能看徽戏,既有祠堂祭祖,又有寺院礼佛。除了有一家世代单传的丁姓人家,其余全部姓胡。一棵大树在几年前枯木逢春,一座古桥在几年前轰然而倒,一条小溪永远是一个方向,这个地方似乎蕴藏着无尽的玄机……
     回到绩溪县城后,大家又吃了一餐(饭后老毕终于抢上付了一次饭钱)。我们觉得不能进山很是失望,领导觉得不能陪我们喝点红酒略感遗憾。陪了我们一阵子,因为隔壁还有工作宴请,局长失陪了。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在宾馆了。因为喝得多了一点,谈话变得格外轻松和有趣,他的思路好像更敏锐了。他说今天中午开会后,大家每人拿了个碗去抢饭吃,充分体会了灾民饥肠辘辘,不顾一切填饱肚子的心情,话锋一转,就谈到了期盼援手的之心。更开玩笑说,虽然喝得多了一点,但圆周率没人能比他背的长。我问他能背多少位,他说:你们基金会能支援多少?
     好可爱的一个基层干部!
     本来他们想晚上和我们讨论捐赠意向的,绩溪处黄山和天目山的交错处,很多乡村劳作条件不好,加上遭受百年未遇的大雪灾,而且灾害的深度还在发展中,一些地方的村民普遍缺粮,希望我们能尽快作出承偌。但领队还是将喝多的他劝回去休息,告诉他明天一早去办公室向他报告。
     缘结的很深,希望是一种不断增上的善缘!

标签: , ,

阅读:1,1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