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苦,谁知道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世间苦,谁知道

(2月22日)

   

    仁爱基金会安徽考察小组回到了北京,今天开了总结会。会上,大家谈了对“苦”的感受,这是师父给访贫的义工留的作业。
    首先被提出来的是考察小组同行间的磨合之苦。大家天南海北走到一起,背景不同,习性各异,一起共事,难免会看别人的问题,挑别人的毛病,并且会认为“我说的是事实啊,他就是如此如此。”
    法师给大家开示说:我们现在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是前进中的必然问题,是很正常的,不要因为彼此磨合遇到了困难,就灰心丧气,发不起承担的心。要相信未来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烦恼会慢慢减轻,彼此会更加和合,事业会利益到更多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点非常重要——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发心。自己发心来山上护持也好,来基金会作义工也好,到底是为什么?发心不是发一次就能持久一辈子的,要不断串习自己的善念善愿,让自己的发心不断增长,不断给自己增添克服困难、调伏烦恼的动力。我们在面对境界时,内心的堪忍力不够,不能容忍周围的人、事环境,这本身就是最大的“苦”,我们学佛法,就是调这颗心、扩大心量,让它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开阔,越来越调柔。暇满人身如此难得,必须要好好珍惜。
    接下来给大家分享的是王居士。他这次从安徽灾区之行中对苦的体会较比以前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他说灾民的苦,是物质上的苦,而他所看到的苦,来自那些穿梭于官场的人。有一次他们在和当地领导一起吃饭的时候,一位领导同时要在三个桌面上敬酒应酬。最后回到仁爱基金会这一桌时,已经喝了八九两白酒,幸好基金会的同学不喝酒。事后,这位领导聊起来,他有严重的高血压,身体很不好,但是为了一些场面上的事,也不得不这样去做。王居士深感世间的人就如同在一个大的漩涡中,不断的轮回,自己虽然知道这个漩涡很危险,但是没有办法迈哪怕是一只脚出来。这种苦不堪言的感受让人很揪心。
    基金会负责人林居士是一个非常有善心的人,每次去访贫,看到孤病老人或残障者,他都忍不住要立刻掏钱来给他们。他说,这次当他们跋山涉水,亲自来到灾民倒塌的房屋前,将钱递到灾民手里时,陪同的局长也深受感动。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大爷,独自一人瑟缩在一间摇摇欲坠的破旧房子角落里,林居士给他钱的整个过程,老人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他的钱包。局长说他可能活这么大也没见到这么多钱。另一位孤寡老妇人,住在一间小小的破房间里,黑漆漆的,一进去就闻到一股异味。她听说大家是北京来的,脸上突然现出向往和感恩的神采,高兴地说:“北京来的,了不起。”看得让人心酸。还有一位房屋倒塌的特困户,接过林师兄的救济款,几次欲跪地答谢,被大家扶起。
    不过对林居士的这种现场救济的行为,有人提出疑问:贫困的人这么多,能帮得完么?刚刚做了灾后重建项目的预算,如果按照林居士的想法,一次性捐赠的数目未免过多,并且这一次相关部门不同意我们一对一的捐赠,只能够通过有关部门统一发放,这样的话,是否能保证这些财物都到灾民的手中呢?
    针对这些问题,某甲法师没有直接回他,他说:这些事情,上面的人会有抉择。上面人看问题,和我们下面人看问题,很多情况都是不一样的,我们没有全局观念和足够的智慧,只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事情,常常不能作出最好的抉择。我们做事情,如果不能按照善知识的教授来做,那么谈不上功德,只有业障。万善根本从师出,根本都坏掉了,哪还能结出好的结果?
    法师最后总结说,世间法皆是苦,如此,才更能体现善知识的悲愿,五浊恶世才更能体现释迦牟尼佛的悲愿。师父看到世间的苦、五浊恶世的苦、无常的苦比我们要深刻得多。师父都是从业果考虑,应该在这个时代怎么办?很多事情,师父老早就想好了,现在只是随顺业缘在慢慢实践。
    因此,对众生来讲,最大的苦是没有学佛;而学佛人最大的苦就是以为自己学懂了佛法。

标签: , ,

阅读:1,1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