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会”上好事多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华严会”上好事多磨

——华严法会心得

(2月26日)

    今天是“华严法会”过后第二天。
    早上四点按时醒来,但已是身在他乡为异客了,没有往日师姐们在一起赶着去上早课的气氛了。
    寂静的黑夜中依然听到打板声,难道是在梦里吗?怎么还有法师的敲法器声呢?等我再次理清头绪时候已经没有了,起来面对城市黎明前那种寂静一阵心酸,泪如雨下,原来我又回到红尘中了。
    回想着师兄们正在跟法师一起上早课呢,我心很难平静下来,我不想离开那个师友团体!我何时再能回去呢?师父您可听到我心中的呐喊声呢?法师教我们唱的歌声耳边回响:“师父,我永远跟随您!跟随您修行,跟随您成佛,师父,我永远跟随您!”
    上班的路上满脑子里面都是山上师兄们跟法师们的影子,包括那些曾经跟我有违缘产生过矛盾的师姐,现在我是多么的想念她们!那才是我的同行善友!走到单位又返回家里,我心很难平静,我今天不想上班,我要返回家去了,我要时光倒流到华严法会去!
    

(一)前行


    参加元旦共修后,对自己的心力很是提策。小组的师兄们都在报名参加“华严法会”,我不敢奢望,因为我学佛一路艰辛,能参加元旦共修我就满足了,如果还能参加春节的“华严法会”应该是不太可能的。我属于异地工作,春节是必须回家看父母的,可是参加法会这种心念依然不死。师兄提醒祈求师长加持,佛菩萨有求必应,我只能这样去祈求了,但是面对现实就是信心不足。随着时间的流逝,离春节越来越近了,参加法会的念头也越来越强。
    有一天在网上跟妹妹说春节想不回家了,被妹妹一口回绝,我无话可说,心里面连一点烛光都没有了。晚上我接到妹妹一条信息:“今年过年可以不回家。”——我心狂喜,离师父又进了一步。平静后我想是母亲跟妹妹比较体谅我吧,虽然家里人不是真正的去信佛,但是为了求福报也有佛堂,家里人都知道我心里只有佛,也算满我这个愿。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因缘看过很多佛陀故事,地狱里的故事,就再也不去跟小朋友玩了,总是想人为什么要死呢?我能去那个佛陀的故事里面吗?中学后知道了僧人寺院,感觉那就是我的归属,因为家里不能满我愿。我当时买的衣服都是以黄色为主,由于环境所限学佛路上没有进步,荒废了N年。这次家里能开恩让我在寺院过年,也是我苦尽甘来。
    想想这句心里话如果让父母知道一定很伤心,毕竟从小到大,父母给予我太多的物质生活享受了,可是那并不是我所需要的。
    这一大障碍终于过去了,下一关是单位了,跟领导左右协商最后是给我全程假期,但是要有事情随时要下山,我答应了。
    农历二十九上午给家里汇钱,尽点孝心吧,又把法会所需的钱数准备出来,做好前行的每项准备,毕竟要在山上呆半个月呢。
    下午四点夕阳落下,霞光普照,路上人烟稀少,大部分人都已回家了,我也归心似箭。看着车窗外的落日,好像阿弥陀佛在那召唤我回家。听着手机里面传出的梵呗音乐,这种心情已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了:想想就要看到师父了,看到法师们了,看到常住的师姐们了,我要回真正的家了,多少次的梦绕晨起,多少次的幻想期盼,终于梦想成真了!
    夜幕降临,满天星光,外边很冷,我心很热,很快到了山下,左右环顾一下,遇到同行师兄,聊的非常开心,同行善友就是跟世间的朋友不一样,沟通起来没有障碍。一起到居士楼报到,我毫不犹豫的报了义工,后来听接待的师姐说做义工不能诵经,我犹豫了,心想:“做义工随时都可以做的,可是能诵圆满这部经太不容易了,想想自己能参加全程法会祈求了那么长时间,以后也许没有这个机会了,再说节前我们网上学佛小组一直在学习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曾经向师父请教可否自己诵《华严经》,师父都没有回答我,可能师父是怕我念力不足,不能坚持诵圆满,世间繁忙的妄念那么多,这么一部大经,自己怎么能诵圆满呢?即使诵圆满也不了解其义,反而会失去对经典的信心,所以只有寄托能参加华严法会,这样有师父加持,有法师带领,有这么多同修共业才好满愿。”经过抉择后我选择了做学员,然后挂单住宿,但是师姐说没有位置了,让我先去药石,我去斋堂喝水,一进去看到学佛小组的几个师兄都在,感觉非常亲切,真是回家的感觉。
    斋堂出来后到佛堂参加总前行,虽然我没有做义工,但是我也可以随喜的。到了佛堂坐下后观察到僧众召集人和负责居士的法师法喜充满的观视于我们,象两位菩萨,又象一个家的兄长,好象家里父母出门在外,兄长在家跟我们一起过年一样,那种师父不在的失落感也消失了。
    

(二)住宿


    参加完总前行后去居士楼继续挂单,没有几个人挂单,我也没有着急挂,过了一会陆续来人了,我就跟师姐说:“这么长时间了,快给我挂单吧,”她说在讨论工作呢?我内心安抚自己:“不要观过,观功念恩,一切都是境界,她们也是提前上来,工作这么长时间了也累了”。过了一会人多了,开始挂单了,可是她又不给我挂,因为我是学员,等到义工都挂完再给我挂。我就等吧,等到给我挂了,她拿着我皈依证翻来覆去的边翻边跟人说话,我心生烦恼,我都不随便给别人看皈依证的,那有师父照片,怕别人不恭敬,忍着吧。经过再三催促,她说:“现在没有地方了,只能去农家院了”,我心马上恼火了,此时心中没有法平静了。
    我心里想:“都两个小时了还没有挂上单,开始说是没有房间,现在有了不给我挂,因为我是学员,要给没有上来的义工留。难道我是应了世间那句话吗?乐极生悲,这么晚了让我去哪呢?农家院我曾经住过,早课都不敢去上,一个人走那条山路非常害怕,而且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没有挂上单,可能都是义工。当时就我一个人想诵经圆满,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去农家院了,看外边那漆黑的夜,我那欢喜的心一下子如石沉大海,我要下山吗?下山又能去哪呢?所有亲朋好友都知道我在山上了,我再回去怎么解释呢?自己回家过吗?可是这个时候我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我要一个人孤独过年吗?”我怎么会遭遇如此的违缘呢?
    这时突然想到来的路上曾经给李师兄发过信息挂单,我还可以找他帮忙吧。还好李师兄的出现,帮我解决了暂时的困难:我可以暂住一个晚上。这也提醒我随时要结善缘。走廊里面遇到师兄,说此不愉悦,被不曾相识的沙师姐听到,她的一番话象春风一样暖我心,我心平稳了。
    除夕早上去斋堂过斋后,看到供养组的师姐在召集人做义工,由于今天没有诵经活动,我就跟着去做供养。晚上结行后又把第二天工作安排了,我想说我本来只做一天义工,但是又想善财童子是发了菩提心才去参访善知识的,我不做义工是不是不想发菩提心呢?三思后决定做义工了,去接待组换牌子,因为跟接待人员有违缘,又没有祈求师父加持,费尽周折找部长找组长签字,最后还是不给我换。晚上正是忙的时候,我一急就自己换了,也许不如法了,换完赶紧去忙。
    晚上师兄们都欢喜地步入佛堂参加晚会,只有我一个人不高兴,因为我的住宿问题还没有解决呢。昨天说只让我住一个晚上的,如果晚会结束后深更半夜的,让我去哪呢?想想接待组的那师姐的气势也会赶我出去的,世间中我何曾受过此气,生活中的朋友都是以我为中心的,为了参加法会领导都让步……心里越想越烦恼。
    此时佛堂一片寂静,原来师父的凤凰卫视采访开始播放了。看到师父出现,我那翻腾的心又平静了,感觉都是我自己错,我这连续的不如理作意,是让师欢喜吗?违缘都是我的业,我不也是前生这样对人家了吗?即使没有地方住也无所谓啊,我可以在师父的楼下绕佛啊,这样也比在家好啊,这样不也是离师父更近了吗?还提起我的精进心,消我业障了,一切违缘顺缘都在增上。
    撞钟时候法师提醒我们要发大愿,轮到我撞的时候,我心默念:第一下撞走我贪心,第二下撞走我嗔心,第三下撞走我痴心,随后去大殿拜佛,心又变得欢喜了,凌晨过后回到宿舍发现没有人赶我走。
    初一早上我们供养组特别忙,没有参加诵经,这次诵经也就是差这一卷而已。中午忙完回宿舍,发现有别人东西在我床上,还是个带孩子的师姐,我很不愉悦,先跟带孩子的师姐说这位置是两个床铺中间,褥子也没有接上,带孩子怎么睡啊?她又下楼去找,接待组长上来了,直接对我说:“昨天不是说让你挂单一天吗?”我反驳说:“这房间这么多人,为什么只让我挂一天呢?房间里面有义工有学员都是当天来得比我晚,为什么我要走呢?这房间不是还有空的床位吗?”她没有言声走了,我再次跟带孩子师姐说:“这位置你怎么住呢?夹缝中还没有多少褥子。”另一位师姐把自己边上的位置让出来了,去找其它地方住了,这对我也有点触动。
    去大殿路上想:一定是她故意不让我住,给我这儿安排个带孩子的师姐。想着想着又遇到了沙师姐,又委屈地说了一通,沙师姐说:“没有关系,晚上我陪你去农家院住吧。”感觉到沙师姐就像观世音菩萨,老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想想如果师父是佛陀示现,那一定会有很多佛菩萨跟着来的,那接待组的师姐难道也是菩萨示现来考验我的吗?我来到寺院了怎么还用世间法看问题呢?我不应该对师姐有嗔恨心,这是我的业,也许人家是菩萨示现境界考验我,不是说违缘很容易让人提升吗?嗔心马上跑了,欢喜去大殿看结缘书了。
    下午遇到学佛小组的师姐一起探讨此问题,她也遇到跟我差不多的境界,我们都反观自己,感觉同行善友的重要了。晚上回宿舍的路上,我又忐忑不安了,会不会再次给我的床铺安排人呢?同行的师姐让我跟她一起祈求师父加持,一路祈求很快到宿舍,终于平安无事了,我的心终于落了地。得到师父加持了,以后我要安心诵经了,感恩师父!
    

(三)法师


    这次法会,看到法师的威仪行持,让我对师父生起更深切的依止心。
    第一个进入眼帘的是僧众召集人,对面看象是家里的长辈,给你关爱,给你慈悲的笑容,看背影象菩萨一样飘逸的步伐,随时出现在缘起的境界中。
    第二个进入视线的是负责居士的法师,那笑容里面隐藏了太多慈悲与智慧,参透你我的心识,引导我们随时提起正知见。随着领唱那首跟随师父的歌声,让整个佛堂里面都回荡起忆念师父的境界中,让每位师兄都观想师父的恩,跟着师父生生世世走这条成佛的路,都沉默在忆念中。看着法师边唱边忆念感恩的言情,我的心在默默地呼唤:师父,您可感受到我们这群已归家的孩子在翘首企盼您的归来?唱得好多师姐泪流满面,我们的心跟法师的心相应了,这样我们会跟着法师好好的学习佛法,愿师欢喜!
    初一晚上侍者法师带领我们看师父开示,当法师坐下时候,那种威仪真让我震撼,怎么那么象我幻觉中的阿难尊者呢?随着开示引导的开始,法师的言语思维状态,有太多师父的影子了,后来得知法师每天要忆念师父两个小时,这种依师行为真是我们的典范。法师带领我们一起念咒,那感觉是超乎常有的境界。以至于后来有一天诵经是法师带研讨,我都没有去结行,我在这里向带组法师忏悔!每天早课我都观看法师的威仪,提醒自己,路上看到法师我都特别注意观察。有一天终于有机缘,小组师兄一起跟法师合影,我兴奋不已,师姐说我是追星族,可是世间中我还从来没有过,因为从小到大没有发现谁比佛陀更伟大。我喜欢看僧人,尤其那衣服,所以这么近跟法师合影,是否寓意我也要快穿上那僧衣了呢?即使来世我能穿上也满足了。
    每天晚上结行都是DVD法师带领,我们结行时候都是随意说心得,最后都是法师给我们做归类,不是正知见马上纠正过来。在寺院里面看到法师,都是在忙碌着,难怪人家叫他不休息菩萨,我就称呼是勇悍菩萨,当我累了时候就想法师承担师父事业的勇悍,就马上提起心力。法会最后一次蒙山是法师主持,感觉太殊胜了,地藏王菩萨发大愿救众生,不辞辛苦,看到法师主持超拔念诵经文时,那气势真跟地藏王菩萨没有大的区别,正法道场就是有很多菩萨示现的,感恩法师!
    水利法师这次出现让我也感觉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虽然有参加过法师带的周末学习班。感觉法师就像常师父在讲法,又感觉是一个菩萨在示现什么,每句话都有那么多的内涵,当然最受用的是那包治百病的一贴。
    一位瘦瘦的法师这次开示比较多,以前不曾听过法师讲法,这次受用最多的是这位法师的开示。曾经有一次晚上开示引导后,同修们掌声经久不息,法师也感觉到我们受用了,掌握我们此时心里最需要的是什么。接下来几天的开示用一位师姐的话说就像是“口吐莲花”。
    科学家法师开示的主线特别清楚,好象了解我们心里一样。有天晚上专门引导我们确定学佛的宗旨目标,教我们反省当下的念头是否如理作意?晚上回到宿舍师姐们的话题都是以这个为中心了,彼此的观察提策。
    维那法师法相庄严这是公认的了,就是开示少,也许太忙了吧。每天我打扫大殿时候,看到法师走过,我就心里默念:愿这条路能有一天黄金铺地,供养法师,我现在一定把这条法师走的路打扫干净。
    其他法师我也不太认识了,但是一看到就能让我起恭敬心。也许是法师们修行的量够了,摄受力比较强,包括那些小净人,都是那么的让我敬佩,法门龙象不虚此言,感恩这些给我智慧的法师们!      

标签:

阅读:1,0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