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龙泉日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12月21日龙泉日记

  

僧团故事:出必告,反必面

  僧团几乎人人都有笔记本,不是电脑,是纸质的,就是在文具店买的那种学生作业本,上课要做笔记,跟学校里一样,一个人有好几本,有的记这个课,有的记那个课,有的记琐事,有的记善行。

  记多了,记成习惯了,但有时候就记晕了。

  这些笔记本不光记教理,也记事项或者反省内容,比如自己的缺点,需要改的习气毛病,都记下来。记着记着就觉得不对了,以前也记过啊,没改还是没改,倒是没少记。以后就不用记了,把以前的翻出来看就行啦。

  改习气,谈何容易,教理其实不难,狠狠地搞几年,搞多大难说,小小地搞出一点,估计没大问题,打法器、唱诵,乃至讲经说法都不是难事,楞严咒乍一看,天啊,这么长,这么多不认识的字,可是,念啊念啊,也都能背下来,局外人就会觉得很神奇,连这个都能背下来。

  最难的就是改习气。

 

  僧团里经常会派人外出,其实,下山是一件比较头疼的事情,本来在寺里,身心比较安稳,忽然出去,被嘈杂纷繁的环境裹挟几个小时之后,再回来,感觉有点乱,需要恢复一些时间。

  特别是连续几天外出,感觉就更明显一点。

  很多法师都开示过,出门前要拜佛,出门后要拜佛,可是,每次出门,匆忙拿着钥匙,填写假条,找人签字,匆匆忙忙地跑出庙门,匆匆茫茫冲进山下的万丈红尘,忙完了,跑回寺里,立刻再跑去忙别的,就这样忙忙叨叨地,等有人问,你出去的时候拜佛了吗?回来的时候拜佛了吗?才一摸后脑勺,哎呀,忘了。

  几乎每一次都是。而且,每一次都是快要出寺门了,才想起驾照或者别的东西没带,再跑回去拿东西。毫无正念。要是这个状态忽然死掉的话,哪里会有可能提的起来什么东西,必定是随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习气毛病,更多的如牛毛,想起来都会很绝望,这么多,怎么改得完吗?岂不是一直要改到死啊。越改越觉得自己笨,怪不得贤立法师讲,越学越觉得自己愚痴。

  不过,总是有办法的,不然,就搞不下去了。

  有一天晚上,问禅兴法师这个问题,该怎么办,禅兴法师给开出了一个方子,出门前拜佛,回来后拜佛,这就是“出必告,反必面”。当时就心里一亮,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有个理由,有个理论,有个和自己相应的借口,才能做的起来。否则,就忘。记多少笔记都没有用。

  出必告、反必面是《弟子规》里的话,管他是哪里的话,管用就是佛法。一深想,就觉得有道理,过去零星的那些孝子心啊,佛菩萨如爱子一样关照着我们啊,我们念佛,佛就念我们啊,等等,这些概念全都串了起来。形成一个很完整的东西,然后成为动力。

  再出门,念头就比较提的起来,先去拜佛,拜完了,心里就很笃定。出必告嘛,告诉佛菩萨他老人家,弟子要外出一会儿啊,等回来了再向您老人家汇报,再来侍奉您,再来接受您的教诲,再来跟您学习;回来了,带着反必告的念头,佛啊,菩萨啊,弟子回来了,一路上承蒙您慈悲护念,现在弟子顺利回来了,在您的座下继续好好学习,用心办道,服务大众。

  而且,出门拜佛,回来拜佛,做到了,身心确实不一样,就是比较稳定,在外边的状态也不会觉得就有多乱,心彷佛是一直缘在寺里的,对环境就没所谓了,加上念佛,观呼吸什么的。感觉只要不在身边扔手榴弹就不担心。

  再在内心抉择一下,对“出必告,反必面”产生觉受并获益,也有前提,首先深信法师的教诫,不信就无从谈起了;然后是迫切想找到方法和觉受,不惧怕承担。

  再往深里说,就会搞成只管自己说着爽,不管别人爱不爱听了。总之,每次出门,不管多忙多乱,先提起这六个字,出必告,反必面,出必告,反必面,在心里叨叨个没完,然后直奔佛堂。回来时也这样。跟念咒一样。

  确实很管用。

  还是记在心里的好,记在笔记本上有的时候靠不住。死的时候笔记本也不会陪着烧掉。

 

俗众学修:管理就是关怀

  上午八点,贤生法师召集客堂、文化部与弘宣部的行政人员在接待室开会,成立一个义工关怀组,由贤生法师自己亲自来带,从生活的方方面面上去关心义工。

  客堂、文化部与弘宣部的义工加起来占山上常住义工的大一半。贤生法师说: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形象展现,同时多拉拔促成这个因缘——凡事都要靠因缘来配合。促成关怀组成立的一个关键缘起,是昨天贤生法师跟随师父去水库看水,往水库走的路上,师父问起居士的情况,特别是寺里义工们的衣食住行,嘱咐法师让大家注意保暖,天气不稳定,有感冒的要到医院去就诊,不要自己乱吃药;讲到斋饭,要营养搭配;并说要多送去温暖。法师说:师父给了自己六字真言“少说话多干活”。

  法师说:“师父最终目的是要关怀大家。师父很关心大家,每次来客堂都问:暖气暖不暖?吃饭吃不吃得饱?还要亲自去看一看。昨天师父查看水库,还专门绕道云水堂原大寮后面看一看:‘这里还有一些柴禾可以捡一捡拿去烧火。’师父非常细心啊!师父那么忙还要亲自操心,我们做弟子的更应该好好去承担,要不然就辜负了师长、三宝——为我们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学修。师父的早斋开示‘敞开心胸,安住当下’。要把你的心胸打开,去包容别人。别把心封得死死的,冰冻得结冰——成电冰箱了。你会说,我现在还达不到像太阳般温暖,能像这个小太阳风扇一样,温暖几个人也行啊!你一个人能关怀五个人就行,再关怀多了你也关怀不过来了嘛。你们的生活关怀要关怀什么呢?不仅要关怀衣食住行、生病等生活上的关怀,更重要的关怀是心灵上的。如:当人很郁闷时,多关心两句,说些好听的话。不要整天像刮西北风那样刮。一个眼神过去,像一把刀过去一样——嗖嗖嗖,相互地暗送飞镖!(众笑)师父前两天也讲了,不要裹得那么厚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我们要用慈悲的温暖,把心灵的樊篱都融化掉。让大家一看到你们,就像看到观音菩萨一样。我们修行要成佛,首先要成为观音菩萨。什么是居士的管理——就是对关怀的落实,也就是落实关怀。重在关怀,不是在管理。因为这些义工是发心的,不是工人。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师法友团队,更加和合增上。在师父的带领下,僧团、居士们能够一生生地往上走,能够度化更多的众生,完成佛菩萨的心愿。只要我们每一个当下正确地在因上努力,果自然会呈现出来。记得去年十一我在上台阶时,被拌了一下,师父回过头对我说:我就是这样引导你,当你上了一个台阶时,我才告诉你下一个台阶该如何走。前提是,你有没有信心能跟得上。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两个字——落实。比如说:你一天吃一粒米,你挣两粒不就行了;你虽然只吃半粒米,但你若不挣不是还亏嘛!你培福没有培到,不就赔了吗!三宝地,业增长广大,涨得快,跌得也快啊!我的原则:可以多吃点,没有问题。你多干点不就行了嘛!”

  郑玉琴居士开完会说:听法师讲师父的开示,想起法师给自己的教授,告诉自己拜佛要慢慢拜,动作要调柔。郑居士坚持拜佛,每天一百零八拜,从不间断,以前是一个人拜,后来在郑居士的带动下,寺里好多义工都开始拜,早晨拜完佛,一天人都很欢喜。不过郑居士是个急性子,动作自然快。客堂两位法师都告诉郑居士说话、动作要慢要柔和。以前郑居士特别怕人说,无论法师还是同行义工,被谁两句指出身上的一点毛病,多少天都过不去,这次连着被两位法师指出问题,不仅没烦恼,反而很高兴,直说:“你看我也有进步了,一定要在这个团队中努力改掉坏习气,向同行学习,使自己在学佛的道路上步步提升。”当真正用心关怀他人时,是可以感化人的。

  老居士田素兰,性格柔和,除了扫地,就坐在流通处,有义工在,他就安静坐在小角落里念佛,义工有事出去,就帮着照看流通处。再过几天就到元旦了,春节也很快,老居士比年轻人想得远,坐在那已经琢磨春节出个什么节目了,流通处经常放六字大明咒的演唱录音,田居士听得久了,就照着录音的曲调,自编了一段舞蹈,除了自己跳,有时还教义工,不过年轻的义工,不如老义工柔和,站得久了坐得久了,起来活动一下,都很欢喜。一位年老者能安住在寺里,而且能时时缘着团体的事,很难得,之所以能这样,也是这个团体让他感受到家的温馨与安心。

  农场虽然没开会,工作却也和大众的生活有关。大棚里的小苗绿油油的,第一年在山上种冬季菜,没有经验可以参考,一切都靠这些老居士摸索。外面温度低,大棚里湿度大,晚上大棚顶会结一层霜冰,每天早晨王凤琴居士都要到大棚里看看,结的薄,太阳一出来就化掉了,如果结的厚,风一吹,霜冰就会掉到地上,王居士拿着扫帚把这些霜冰扫出去,免得融化时吸收棚内的温度,特别是种着小苗的菜畦旁。今天天气回暖,又开始打新畦,现在打出来的畦和夏天不一样,两道畦之间用木板做槽,里面再装上土,这样既可以保温又可以防止养分留失。任居士和张居士说明天新打好的畦里,就要移培育好的小苗过来了。修好了畦,几位居士又聚到一起做农场明年的规划,据说要做一套完整的方案出来,前几天刮大风,任居士虽然不能出坡也没闲着,到处了解情况,向大寮的居士询问每天菜的消耗量,向采购义工咨询寺里采购菜的时间间隔费用等等。然后几位居士又聚在一起计算地的产量、成本,供应量,采摘如何与大寮消耗相配合。

  明年农场义工也会相对固定下来,从翻地下种开始参与,一年地种下来,不只会了解整个菜的生长过程,还能够从整体学会科学的管理和规划。不仅人是需要关怀的,这些菜也是需要呵护的,有多少的用心,就有多少的收成。

  和义工们生活最直接相关的是提供饮食的大寮,最近有许多变化,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内外沟通多了,原来居士备菜,沙弥、净人炒菜,相互之间不见面交接工作,自然没有沟通,备菜量的多少,菜切成什么形状、大小,都是义工根据自己的感觉来把握,沙弥、净人炒菜,双方之间沟通的脱节,就会出现厨师想要炖菜,但结果备菜时块小了,炖出来的效果就不好了,或有时剩的菜,厨师没有关顾到,忘记吃了。现在调整改为,由经验丰富的贤喻师来定菜谱,菜量的多少,怎么切,块的形状、大小,然后由义工操作,这样一来双方相互心中都有个谱,做事就不像以前那样感觉没有目的。

  师父到大寮时,贤喻师向师父汇报说:大寮的居士最近进步很快,师父听了很欢喜。大寮确实是个锻炼人的地方,不过做弟子的还是不如师父观察细微。师父到大寮看到洗衣机放在大寮里的水池旁边,问义工:洗衣机放在这里洗什么?张居士回答:洗抹布、工作服之类的。师父说:洗衣机不适合放在做饭的地方,应该搬出去。居士们听了师父的话,马上就把洗衣机搬出去了。典座师也是个做事有条理,注重卫生的人,居士新供养的两台消毒柜,这周开始起用了,一是为了保障大众用斋健康卫生,二是为元旦法会碗筷消毒做准备,由于寺里用电的地方多,典座师特意了解了各处用电时间,根据寺里用电情况,避开用电高峰,同时为了避免几台消毒柜同时起用时用电量过大,制订了每台消毒柜的具体使用时间,安排了大寮的义工周志娟和胡伟杰专人负责,为保证不被烫伤,还特别强调,非负责人不可以操作使用。

  除了前面的消毒,还清理了后面大寮地面卫生和抽油烟机上的油垢,人手不够,客堂机动组安排了十几个人过来,差不多都是来寺时间不久的新义工,做起事来认真、细致,干干净净的年轻小伙子,踩在锅台上,把里面的油垢彻底清理,不怕脏不怕累。有几位机动组的义工很喜欢到大寮出坡,晚上又过来加班,欢喜不知疲倦的做事情。常说:初发心,成佛有余。一点不错,学佛久了,来寺里住常了,反而会没有这种劲头,对事、对人都有些麻木了,没有了新鲜感。法师们在引导义工时,也经常说,要不忘初发心。互相关怀,互相策励,团体增上。

  工程部的施工告一段落,工程队的工人们也都放假回家,工人走了,后边的收尾工作就是工程部义工的事了,除了工地上的收尾,还有工人们住的圆形大水包,床铺要整理,工人扔下的被褥也要收拾,僧团出坡时,分了几位法师也过来帮忙。还要材料集中入库,有些大件的物资人搬不动,就要借助机器,单纪民居士熟练的开起铲车,陶伍贤居士在地上指挥,这两位军伍出身的义工配合开铲车,一招一式,专业的看上去像开坦克。

  文化部是带动寺里义工学习的主要部组,翻译组的义工们开了几种外语班,除了上课,今天日语初级班的毕居士,又制作了《文化部选修课程问卷调查》表,正式发到参加学习的义工手中。这份表格毕居士是很费了一番心思,是在法师的引导下,结合日本调查问卷的方式,设计的实用调查问卷,做完了问卷,又跑去找教化部负责宣导的义工在斋堂宣导,把问卷放在斋堂,看到大家用完斋忘记拿了,他又把问卷拿回来,自己去各个部组把问卷一一发了下去。

  毕居士在日本留学四年,这段留学生活让他大为受益,日本人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已经融入到他的生活中,在工作中更是充分体现了出来。来寺里做义工的这段时间,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贯穿始终,不管日文组的哪项工作,查资料仔细去分辨、翻译精益求精、教日语班也认真备课,还肩负着整个制作中心和翻译组的电脑及周边机器的维护,对各种软件的使用也很熟悉,翻译组的老义工给他的评价是没有被污染的像清泉一样的人。

  每个来寺里护持的义工,分布在各个部组承担,必然面临的是合理管理,而最好的管理,就是关怀。

阅读:3,593

2 thoughts on “12月21日龙泉日记”

  1. 畅怀自性说道:

    随喜!谢谢各位师父和同修!反观自己惭愧惭愧!

  2. 匿名说道:

    随喜山上的师兄。我们就是要同师父同心同愿,弘法利生。这就是生命的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