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历史与现代在这一刻交错——师父赴太原参加“科学视野中的佛教”研讨会(二)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对话,历史与现代在这一刻交错
——师父赴太原参加“科学视野中的佛教”研讨会(二)

(10月30日  上)

 

  10月25日,“科学视野中的佛教”研讨会在具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山西省太原市举行,参与会议的一百四十多位专家、学者、当地政府部门主要领导,各地赶来的法师和居士们对于提交研讨会的二十多篇论文,就佛教与科学间相互对话的历史、交叉与印证、相互间影响等具有时代性的话题展开了讨论。
  昨晚赶到太原时比较晚了,没想到太原路上堵车又相当厉害,开车的司机师傅不得不换了好几条路线,才赶到了本次开会的中心——中北大学。上次一位居士谈起来,据最新欧洲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国的能源有40%消耗在了堵车上,而据报道称,2003年,美国85个主要城市因交通堵塞每年的经济损失高达63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高达1000亿美元。交通堵塞使美国人每年浪费37亿小时;因道路拥堵,各种交通工具平均每年白白烧掉100亿升燃油,相当于每个驾车人每年缴纳850美元到1600美元的交通堵塞税。这个能源的损耗数据相当惊人,我们因为对理性的信赖和对自然的改造为我们提供便利的同时,是不是也种下了让我们深受其苦的种子?
  早上看了一下来会的嘉宾人员,发现这次研讨会的规格很高。除了国家宗教局齐晓飞副局长和佛协的工作人员,还有山西省统战部、省宗教局和太原市政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以及佛教界的山西省佛协会长根通老和尚,普寿寺住持如瑞法师,和其他地方的法师,台湾中台禅寺女众佛学院院长见见法师,佛教学者方立天、杨曾文、楼宇烈等,以及学界著名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副校长李焯芬教授和全国部分大学以及美国等地一些著名的学者等参加,加上当地赶来的各个寺院代表,以及一些居士,各媒体人员,将可容纳150人左右的会议厅全部坐满了。早上从8:30~9:40举行了开幕式,接下来是第一场论文发表,下午从2:00到6:00有两场论文发表,晚上是自由交流的时间,可以自主参加,对白天的一些问题进行进一步的讨论。昨晚赶到会场时,师父还是按照惯例和这次会议的主要组织和主持的人员去会场看看布置的情况,路上圣凯法师介绍了组织这次研讨会的前后缘起:最初本来没有想到要举办这么高规格,只是请十几位人来讨论一下“科学与佛教”的主题,后来,太原政府方面知道了这个议题,积极提供支持和帮助,促成了这次研讨会的顺利举行。

 

1

港大副校长李焯芬教授

 

  开幕式由太原市统战部部长王维卿主持,山西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宗教局局长边根棠,太原市委副书记郭振中,李焯芬教授,师父和国宗局齐晓飞副局长分别致辞。在致辞中,山西省和太原市有关部门的负责人都对此次活动寄予了厚望,讲话颇为热情和谦虚,希望此次研讨会的成果能为山西和太原建设成文化重镇而提供很好的借鉴。李焯芬教授颇有大家风范,娓娓道来,简单的几句话中引用了很多具有参考性的证据,说明宗教对科学的重要性,在致辞中提到这个课题很重要,他看到其中很多论文都很有分量,特别提到圣凯法师的论文《失去围墙的修道生活——网络时代大陆佛教的忧患》,从这个现象中可以探讨佛教在科学发达的今天所能起到的作用。科学让我们方便,但也让我们越来越忙,工作压力越来越大,现代社会很需要宗教来提升我们的精神生活,现代的科学家都越来越认识到一点:研究科学的也是人,也要经历人生的迷茫,命运的挫折,这些问题是人类永远打不开的迷。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讲到:科学是用于理解宇宙万物运行之道,宗教是用来理解宇宙万物存在的意义,两者必须相辅相成,才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丰富。看来,科学与佛教的相互促进成为了会议共同的话题。师父作了《一个佛教徒的科学观》的致辞,从佛教所要解决的问题角度出发,提出佛教与科学各自所长,佛教并非没有对客观物质世界的研究,而是注重内在精神世界的改善与促进。提到佛教重视内在智慧潜修以及慈悲心显发的特质,对于当今时代科学朝着健康方向发展能发挥重要作用。

 

2

师父与参会人员交流

 

  接着国宗局的齐晓飞副局长致辞,齐局长很能活跃现场的气氛,他看会议已经进行很久了,现场的听众还没有水喝,就趁机说:佛教慈悲,允许方便,我现在渴了想喝点水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来点水润润嗓子,一下子让现场的气氛活跃起来。他在讲话中提到:宗教与科学的对话在国外研究非常热门,但在国内却比较少,这次研讨会作为明年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的配套活动之一,是这方面的一种尝试。这次研讨会有助于推动佛教在现代社会的适应,同时促进佛教的健康发展,同时让佛教界和学术界增加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开阔学术视野,另外也有助于补充科学的偏见。对话就意味着开放,意味着相互包容和尊重,希望这次的对话中能够达成这样的效果。看来,科学与佛教的相互融通,成为了这次研讨会的一种基调。

  3

如瑞法师

 

  接下来上午的第一场论文发表由圣凯法师主持,主题是“佛教与科学”对话的历史与意义,分别发表了六篇文章:王萌《佛教与科学的对话:历史、现状及意义》、蒋劲松《“人间佛教”与“科学主义”摘要》、李章印《对佛教与科学之关系的现象学思考》、吴慧《僧一行的历、术体系中的西方立场》、智宗法师《佛教、科学、科学家》、李焯芬《生命工程》。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王萌副教授在论文中提到佛教与科学的对话中,从近代民国以来,主要的代表是王季同和尤智表,尤智表的《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在教内多有流通,大家也应该耳熟能详,而出家人里面的代表是太虚大师和印顺法师,当代港台和海外华人中佛教与科学对话的代表人物则有沈家帧、罗无虚、冯冯等,西方则以罗里乔夫·卡普拉、曼斯菲尔德、荣格等为代表。这些学者的研究中,方向和立场都有所不同。不过,第一篇的论文完后,就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听众提问中,有人就提出说:印顺法师是当代的人物,在民国时期,他还是很年轻的一名僧人,影响也没有那么巨大,据查阅资料看出,民国时期佛教几百篇的论文中,印顺法师的仅有两篇而已,他形成影响力,也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而已,讨论就一下子热烈起来。

 4

与会人员合影

 

  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蒋劲松副教授在他的论文《“人间佛教”与“科学主义”摘要》中,提出现代两岸提倡的“人间佛教”思想,为了解除世人对佛教迷信和落后的感观,而借鉴了科学主义中很多理性化的成份,但却不幸对科学做出了太多的让步,偏离了佛教本有的一些思想。人间佛教的认知模式存在偏差,表现在宗教智慧的理性化和过度学术化,偏离了作为佛教根基的出离心和影响,在表面繁忙热闹的大场面下,恰恰是修证法门的缺位,所以极力提倡要“超越科学主义与回归佛教本位”。这种观点和其他论文的观点来看颇为独特和大相径庭,发表后立即引起了大家的热烈回应,杨曾文教授立即提出了两个问题:中国佛教协会提出来说,我们要提倡人间佛教以促进佛教和现代社会相融合,而你却要要抛弃人间佛教回归到本位佛教,那么这个“本”在哪里?第二个,这种观点佛教界会不会同意?两个问题都很尖锐,蒋教授回应说:有关佛教的演变,我们现代受了西方进化论、历史观的影响,认为宗教的演变就是人间的一种意识,我是不同意这种观点的。佛经是从释迦牟尼的修证经验中产生出来的,至于说后来的某个历史时段,某一个时期出现的大乘佛教或者小乘佛教,那个是它的一个外在的显现。比如说《华严经》,是从龙宫里取出来的,而现在某些人觉得是后来姓龙的比丘那里得来的,这种温和的大乘非佛说,我是不同意的,我觉得就是从龙宫里面取出来的,为什么?没有任何科学证据可以告诉我没有龙宫,没有地狱,没有的!所以我们不能用那种进化论的观点来看佛教的演变,这种演变只是佛教在具体历史时期的显现,如果佛教有华化佛教的话,那么佛教在印度的显现就是印化佛教,佛陀的精神在当时的印度环境下,只能用这样的形式显现。至于这种观点会不会被接受,这个是因缘的问题。我不是说人间佛教不对,但在凸显它的超越性方面,人间佛教是有缺陷的。蒋教授的回答引得大家的一片掌声,在善意的掌声中,两者对这个问题的争论化为无形了。
  由于大家对上午几篇论文中有些观点的讨论很热烈,不得不推迟一点时间,到全部论文发表完毕后,发现午餐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家在热情的相互讨论中,走向了餐厅。

标签: , , , ,

阅读:1,7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