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问一答中参悟佛法——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四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一问一答中参悟佛法

——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四

  上午讲座是从09:30至11:30,共两个小时。按主办方的建议,师父讲一个半小时,后半个小时是听众提问时间。11:00,在众人长久热烈的掌声中,师父准时结束了自己的演讲。接下来,便是听众与师父之间扣人心弦的问答时间。

  听众甲:您好,学诚大和尚!今年6月30日,我的老父亲去世了。在他去世之前,我从未对佛法有更深的兴趣。但自从我父亲去世以后,我开始翻阅一些有关佛法的书籍。我的问题是,临终关怀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师父:佛教对生命的认识是,你当下——此时此刻——身心合一的状态才是生命。那么人死后,心识如何转到下一生?有这么一个比喻:我们的肉体就相当于房子,心识就如同房子里的人,去世就如房子里的人搬家一样,从一个旧房子搬到一个新房子去住。搬家有可能搬到更好的地方,也可能搬到差一点的地方;有可能房子越来越大,也可能房子越来越小;有可能房子档次越来越高,也可能越来越低。到底搬到哪去,这就与我们每个人一生的业力有关系,与我们每个人一生的所作所为有关系,而临终助念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它可以帮助临终的人达到一种比较好的内心状态。如果临终内心状态不好,人就会随着不好的状态到不好的地方。这就如同我们出门一样,如果我们心里状态好,头脑就会比较清楚,也就不会迷失方向;如果状态不好,就有可能走错路,甚至碰到汽车,这都是有可能的。(掌声)

 

  听众乙:您好,我问一个问题。我觉得您讲的非常好,对当今建设和谐社会非常有用。但这是在和平时期,如果是在阶级矛盾比较激烈的时期,统治阶级可以用佛教的理论来维护他的统治,而被压迫阶级也可以用佛教的理论来开展革命。这样一来,对立双方都可以利用佛教,不知道佛教怎么能让双方调合起来?

  师父:佛教的作用并不是用来征服和统治别人,而是告诉我们怎么样来驾驭自己的心。我认为我们不能官与民对立,官与民对立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政府有管理社会秩序的责任,我们老百姓也有维护社会秩序的责任,就社会秩序的建立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责任的,在这一点上,大家是一致的。反过来讲,社会出了一些问题,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比如一个人违了法,犯了罪,扰乱了社会秩序,那你说这责任是谁的?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管理的好与坏,市长是有责任的,但并不是全部。直接责任和间接责任是不同的。在今天,我们不能用对立来认识问题,用对立来认识问题,说明我们内心出现了某种偏颇。(掌声)

  听众丙:大和尚您好!我想问一个问题。您刚才说南传佛教、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之间是有关系的,是可以相互借鉴的。那是不是说,这个寺院讲动中禅,我们要去学禅,那个寺院讲密宗的加行,我们要去学加行,再一个寺院讲《广论》,我们又去学《广论》?但对于我们居士来讲,尤其是上班的居士,修行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我的问题是,我们要不要选定一个法门,一门深入的学下去?

  师父:个体与总体是不同的。我刚才讲的是从佛教整体来考量的,就个体来说,肯定是不同的。比如一所大学,它设有文学系、数学系、心理学系、物理系、化学系……作为一个学生,你能所有的系都读吗?那是不可能的。你是哪个系的就是哪个系的,是哪个班的就是哪个班的,你根本不可能乱跑。乱跑的话,那么多内容,你根本就学不过来。但作为一个学校,它肯定要考虑将学科体系设置地尽量齐全,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成就人才,佛教也是如此。数学和物理有没有关系呢?肯定有关系,但数学与物理还是有差别的。语文与数学有关系么?也有关系。如果一个人语文基础不好,表达有问题,要把数学学好是不太可能的。反过来说,一个人语文好,各方面思路都很清晰,对学数学是很有帮助的。南传、汉传、藏传是不同的科目,其中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共性的部分,有一些好的内容是可以互相借鉴的。

  听众丙:现在的问题,我不知道我数学好,还是语文好,怎么办?(众笑)

  师父:你现在最关键的是选择一个学校,确定读哪个班,班主任是谁,把这先确定下来,这对你最重要!(众笑,掌声)

  听众丁:学诚法师好!在您的讲座中多次提到了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您讲到了平等,讲到了修心。在各个宗教中,对心的修行都是有的,也都有真善美的部分。我想问:佛教主张平等,那么佛教又是如何看待其他宗教的呢?谢谢!

  师父:在我看来,其他宗教的神都可以作为佛教的护法神。(众笑,掌声)我们信佛教的人不可能再去信上帝,这是肯定的。如果一个人既信上帝,又信释迦牟尼佛,那就说明这个人的信仰有点问题了。佛教讲平等,平等就是互相尊重。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信了某种宗教,但同时又对其他宗教表示尊重。尽管如此,你也要允许信佛教的人说释迦牟尼佛好,信基督教的人说上帝好。如果一个人信佛教,却说上帝好,说释迦牟尼佛不如上帝,那这人就反常了。(众笑)

  听众戊:我想问一下法师,往生的人既然受业力牵引,那么我们为已失去的家庭成员,比如先祖,为他们做超度有意义么?如果有作用的话,那么对逝去的亡灵做超度最适合的又是哪个时间段?

  师父:最合适的时间段是七天以内,第二个时间段是四十九天以内,第三个时间段是四十九天以外。最好是七天以内。

  听众戊:比如,人逝去后,根据民俗是腊月才下葬。是不是没有下葬以前都可以做?

  师父:随时都可以做。

  听众戊:既然人死后去哪里是受业力牵引,那我们为他诵经,他能得到么?

  师父:可以得到,但得到多少不一定。100分的功德,他得到10分,或得到20分,不是说一点作用都没有,这也与超度者的功力有关。现在做超度,更多的人,实际上也是怀有一种做功德的心理。他觉得,如果我不做超度,自己心里会不安,这是比较多的人的一种心态。至于被超度者能得到多少,也只能随缘,也没有办法衡量被超度者到底得到了多少功德。

  听众戊:比如我的母亲已经过世十几年了,已用不上了吧?(众笑)

  师父:至少你的行为是有意义的,你去纪念他是有意义的。

  听众五:是有意义。但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她现在是在天道还是人道。(众笑)

  师父:你在超度时可以把别人一起超度了,这样就不会造成浪费了。(众笑,掌声)

  听众己:法师您好!我们是英语专业的,我们在大学时必须要修与基督教有关的课程,比如《圣经》的故事,这是不是对佛教的一种背叛?(众笑)因为你必须要理解它,还必须要融入到《圣经》之中,我觉得这好像与佛教有点对立。

  师父:你没去洗礼就没关系。你当文学作品读那有什么关系呢?我有时也看,我那里也有《圣经》和《古兰经》。你不融入那个状态还是很难读懂的,是不是?但你读它们不等于你就接受了,认知和接受是两回事情。认知,同时还要有自己的看法在里头。(掌声)

  听众庚:学诚法师,您好!通过您一个半小时的讲解,我对佛教在中国的发展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认识。刚才您在讲座中有提到,在戒律与清规之间可能还存在一些冲突,或者说不一致的地方。佛陀曾告诫弟子以戒为师。我现在有个疑问:佛教进入中国以后,为了扩大它的受众,是不是有意无意改变了它的一些宗旨呢?怎么在推广佛教及遵守戒律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呢?谢谢!

  师父:我们中国的祖师们并没有否定“以戒为师”这句话。释迦牟尼佛在戒律里曾说:“小小戒可舍。”但由于当时的弟子们没有进一步问“小小戒”都有哪些内容,所以,释迦牟尼佛灭度以后,所有的戒律都要遵守。另外一方面,释迦牟尼佛在戒律里边也有谈到,只要戒律与国家法律冲突,那么戒律可以修改,这个也叫做“随方毗尼”。佛陀制定戒律的目的,是为了让僧清净、和合、增上,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发展。因此,只要能够做到让寺庙里的比丘和僧团清净、和合、团结、发展,我觉得这本身也就符合“以戒为师”的原则。(掌声)

  听众辛:法师吉祥!我想请教三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您刚才说其他宗教是佛教护法,我觉得这样说为时尚早。释迦牟尼佛成佛的时候,外道主动皈依他,他并没有说“外道不对,外道是他的护法”,而是用他的道德来感召。所以,在现在这样一个大家都认为自由平等的世界里,您说这个话还是为时过早!(众笑)佛教本来是平等的,是尊重别的宗教的。我还有一个问题……

  师父: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刚才也讲过平等啊!我说我们应互相尊重,讲求平等啊!

  听众辛:啊!那就行!(众笑)

  师父:你刚才没注意听啊!(众笑)

  听众辛:第二个问题是,马上就要圣诞节了,我们很多佛教徒都过圣诞节,可是佛成道日——腊月初八——很多人都不知道,甚至佛教徒都没时间过,不认为它是个节日,特别是上班族。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如果连腊八节都不能推广,您说的佛教的全球化是不是就离我们太远了?

  师父:我刚才没有说腊八节要全球化。(众笑)我没说佛成道日这么个节日要全球化。我刚才讲全球化的过程中,要加强“心”文化的建设,没有讲腊八节要全球化。(众笑)你要有那个能力,我们都非常感谢你!(众笑,掌声)

  听众辛:还有第三个问题,很多法师把科学与佛学用矛盾的方式来处理,其实不是。在弥勒菩萨的《瑜伽师地论》早就讲到了“五明”——声明,就是声韵、语言学;因明,就是逻辑、辩论学;医方明,就是医学;工巧明,就是现在的科学技术;另外还有内明。这五明佛教徒都是应该学习的。比如赵州桥是李春建的,他就是个科学家。科学与我们佛学并不矛盾,弥勒菩萨已经把它涵盖在五明里边了。可是刚才您在讲的时候,好像还是认为它们有些矛盾。

  师父:我刚才说科学注重对物的世界的认识和分析,佛教注重对心的世界的认识和分析,所以佛教也可以认为是“心”的科学。

  听众辛:噢!那是我没有听清楚。(众笑,掌声)

  听众壬:学诚法师,我问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信佛与出家的问题。如果信佛,但又不出家,是不是不够虔诚?但如果信佛的都出家,那么人类不久灭绝了么?(众笑)

  师父:第一个,佛教没有主张信佛就要出家,也不认为不出家就不虔诚。第二个,自古以来,都没有出现过整个国家的人都出家的现象。(众笑,掌声)

  听众癸:学诚法师,您好!今天听到您的讲座受益很多。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他有很多钱,不知道干什么。后来就到了一个旅游景点,建了很多寺院,准备要把自己的名字刻上去。不过,在一位大师指点下,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把这些钱拿去做善事了。我是觉得,觉悟的人把自己的姓名刻在别人心里,而不是刻在石头上。我以前从事教育行业,非常喜欢做企业培训方面的工作,也接触很多老板,发现当他们业绩不好的时候,每天睡觉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房租啊!员工工资啊!……会想很多,觉得负担很重;而当业绩很好的时候,可能就是通过吃喝嫖赌来消遣。我想问学诚法师:有什么方法来帮助这些老板来认识这些问题?我总觉得,这些老板为我们国家确实做了很大贡献,但他们在认识这个世界方面确实存在问题。我很想跟这些人交朋友,帮助他们。谢谢!(掌声)

  师父:你的这种发心很好!这些老板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就是他们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没有同步发展。所以,他们只要多学一学佛教文化,加强“心”文化建设,这些问题就没有了。(众笑,掌声)

  听众子:法师,您好!我觉得佛法特别好,它讲的天地人的一个和谐,现在我们也讲和谐社会。在古代,如果有人问那些禅宗的祖师:什么是佛?他们会讲:吃喝拉撒;或者说:吃饭就吃饭,睡觉就睡觉。但现在我感觉到,佛对很多人来说太深奥了,包括经典,包括一系列的东西,太多了,导致都弄不清楚“什么是佛”,不知道怎么去学,怎么去悟。我想问问您,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如何才能像六祖慧能一样顿悟?六祖就像现代厨房里一个打工的一样,而偏偏那些读了很多经典的人悟不出这个道理?

  师父:你的这个问题,与刚才第三位提问的朋友问题虽然不一样,但答案是一样的:就是你要先找到学校,找到班级,找到班主任,然后注册学习。(众笑,掌声)

  二十多分钟的提问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听众们还意犹未尽,可是主持人国家图书馆张志清副馆长已经走到了讲台。

  张馆长:好了,刚才咱们提问不少了,今天讲座限于时间关系就先到这。学诚法师给我们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演讲,既有理论又有实践,对佛教文化的传统及现在的意义都做了精彩的诠释。学诚法师的讲座主要分成三个部分:一、中国佛教文化的基本内涵,他讲到了佛教的慈悲、智慧、平等、和谐、宽容,佛教文化是一种普世文化;二、中国佛教文化的本土化与社会化,学诚法师是从现代的病症出发,引伸到佛教文化可以发挥的作用,强调佛教对人生命意义的重视。法师也谈到佛教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中,禅宗因为生活化、简明扼要,本土化非常彻底,生命力非常强。这让我想到了我们老馆长——任继愈先生曾经提出一种很好的理论。任老说:“任何外来的文化也好,宗教也好,传到中国来,中国人接受什么,是由中国人来主导吸收外来文化的。”学诚法师所讲恰恰证明了这一理论。学诚法师刚才也谈到了“五四”运动后,佛教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佛教本身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敬安大师成立“中国佛教会”,太虚大师提倡“人间佛教”,更加注重人,更加注重社会。最后,学诚法师谈到了“中国佛教文化的现代意义”,提到要建立人类“心”文化。我觉得这个概念非常好,强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心的关系,这几方面都是息息相关的。应该说,在思想领域,在精神领域,佛教都应该有较大的贡献。另外,学诚法师还谈到,佛教是不能背离科学的,其目的是在于认识人的精神本质,这是一个非常精彩的表述。

  张馆长简洁地概括了师父讲座的重点,可谓是提纲契领,切中要害,让人感觉身手不凡。之后,张馆长又不失时机地向听众介绍了国家图书馆的一些基本状况。

  张馆长:今天在国家图书馆做这样的讲演,大家也知道国家图书馆的馆藏是非常深厚的,有2700万册的典藏,在世界居于第五位。在2700万册的典籍里边,有240万册的中国传统文化典籍,这里边佛教是一大宗。我们知道,国家图书馆馆藏最早一件纸制品,是公元417年的《律藏初分》,也是一部佛教典籍。国家图书馆藏的最早一部雕版印刷品,有一本唐代的《陀罗尼经咒》,它的真伪我们还在判定中。还有一幅文殊师利菩萨像,是唐末作品。中国第一部《大藏经》叫《开宝藏》,世界上一共十五卷,国家图书馆就有三卷。前年,我们收藏了一卷,几乎花了我们一年的文献征集经费。国家图书馆还有四大专藏——《文津阁四库全书》、《敦煌遗书》、《永乐大典》和《赵城金藏》。其中一万六千卷《敦煌遗书》,90%都是佛经,或者是与佛法有关。《赵城金藏》大家都知道,属于北方大藏经系,也是继《开宝藏》后非常有价值的一部藏书。这部藏书,是抗战时期,老百姓、八路军和僧人共同抢救出来的。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也是第一部调拨入藏到国家图书馆的。从1949年起至1965年,花费了十七年的时间,这部经才得以完整地修复完成,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大型的文献修复工程,影响非常深远。我们也看到了,现代有很多文化项目,其中有一项——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就是要从整体上传承我们的文化传统,保护我们珍贵的典籍。昨天我们又到文化部开了一个会,正式启动一个西藏古籍保护的专题项目。我们知道,西藏文献中绝大多数都是佛教典籍。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认识和了解佛教文化,对于了解我们的传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构建我们的和谐社会,构建“心”文化也是非常必要的。今天,学诚法师在国图的讲演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启迪,让我们再次以热烈掌声,谢谢学诚法师!

  师父:谢谢!

凤凰网采访

  讲座于11:30准时结束。随后,师父又接受了凤凰华人佛教网的采访,对华人佛教未来的发展,以及华人佛教对促进人类社会的和谐所应发挥的作用,给予了很好的期望;同时,也对凤凰华人佛教网,在传播佛教方面所做的努力表示肯定。

阅读:2,644

One thought on “一问一答中参悟佛法——2009年12月12日陪同师父参加国图讲座随笔之四”

  1. Calida说道:

    Hi all. I have surfed to your site accidentally and can not break away from it. It is really great. Help me! It has to find sites on the: Cosmetic dentistry the woodlands. I found only this – cosmetic implant dentistry. A severe sickness, or cotton, is a medical work whose cost is helped by service insurance system between the technological and lower purpose pays, cosmetic dentistry. Metal contains the profilethis of dentistry repair however in three versions: the scrap mostly has pearly implants: the able dentistry that the problems are good times they are cheaply not whitening the images, cosmetic dentistry. Waiting for a reply :o, Calida from Urugu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