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9日龙泉日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12月29日龙泉日记

  

僧团故事:心是什么样,板声就是什么样

  龙泉寺,准时会有板声响起。

  时间是标准的北京时间,经过严格的核对,如果过时没打,打板的就要当众忏悔。所以,一般极少有延误。

  这段时间,一般都是贤志师在打,很快会有新人学打板,不了解的听着挺好听的,深山古刹,凤凰岭下,古色古香的见行堂里传出清脆的板声,游客听了一定会觉得很悠扬,很有禅意,很有韵味。

  那是游客,对修行者来说,可不是这么感觉的。

  新进僧团,最大的考验就是早起,特别是冬天,四点整,正是睡意浓香的时候,被板声叫起,那种感觉,实在是难以启齿。白天出坡,体力一般都会到极限,到了中午,吃饱了,倒头就睡,下午一点一刻,板声又响起。

  这板声,简直跟催命的一样。听的让人心惊肉跳。在最不想起的时候,响起来。而且,僧团的僧众被要求闻板即起,就是说,板声一响,只要你听到了,不管是第几板,听到了就起,不是坐起来,而是一跃而起。

  这多难啊。一般都是听到板声,先想,下一板再起,再下一板再起,还来得及,再下一板再起,还来的及,再等一板,再等一板,就这样一板一板地等,有的人就等睡着了,等到板声没了,早课就耽误了,别人下了早课寮房一看,他还在那呼呼大睡。

  不过,慢慢,随着修行生活的深入,很多人都可以做到闻板即起了,但是,听到板声还是很难受,板声先从院落里打起来,然后进走廊,一直打到寮房门口,寂静的走廊里响起巨大而清脆的板声,显得极其响亮。可是,就是这响亮让人忍不住心火乱窜,又惊,又怕。

  那个板不知道是谁发明的,就一块厚木板,一个木锤,也不知道什么木头,打起来分外地响,那么有穿透力,在你最不想起床的时候响起来,那是什么感觉呢?你可以尝试一下,找你们家的切菜板,再找个锤子,早上四点的时候,在你父母或者朋友的耳边一下一下地使劲敲,看他跟你急不急。

  或者,在邻居家门口敲,看他什么反应。不打你都算是脾气好的。

正在打板

 

  经过几个月的丛林训练,终于可以在板声响起以前醒过来,盼着板声别响,别响,别响,千万别响,可是板声还是响了。如此反复几次,闻板即起也就做到了。

  念知力也随之增强,睡眠得到对治,正常情况下,晚上九点半上床,念咒,静坐片刻,到睡下的时候十点,开始念佛入睡,或者默诵一段经睡,尝试觉察在经的什么地方失去意识。倘使在睡眠中就死掉了,自己会去哪里。

  哪里会有什么把握啊,如果死掉了,大概就跟梦里一样吧,天上地下,丝毫不为自己所做主,肯定随业漂流了。贤俊法师在课上跟大家讲过,睡眠其实就是小死状态。

  板声响起还有偈颂,时辰已到,无常迅速,生死事大,一心念佛。

  刚开始听,还没有什么感觉,渐渐地就有感受了。晨起可以在板声中提起正念,睡前在板声中提起正念。

  睡觉的时间渐渐减少,一般六到七个小时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大的体力劳动,逐渐减到五、六个小时也是可以做到的。后半辈子算下来,我们的生命凭空就增加了很多的时间,而且睡眠也不至于睡那样的死。

  过去的祖师大德真的是了不起,对人的根性了解的如此透彻,如此的慈悲,居然设计出如此美妙而科学的修道方法来。用斋、晨起、上殿、入睡全都打板,而且,打板也是有讲究的,速度、次数和内容都有极其深刻的内涵。足以穿透我们的生命,摧毁我们的恶习。

  对修道者来说,听板声作息,随众,思维,用功,把睡眠给对治好了,同时再对好治财、色、名、食。估计多少就能见点消息了吧。尤其是晚上,白天做不完的功课可以放到梦里去做,倘使能控制梦境的话,梦里诵一遍白天的某个功课,就又节约下更多的时间来。用功,做事什么的,多好啊。

  天天听,年年听,一年没消息,两年,年没消息,十年该有了吧。二十年、三十年总该有了吧。

  那些浪迹在生死中的佛子们都该跟现在的我们一样被唤回来了吧,那些能种下的善根就该种下了吧,那些在生死中流转的我们往世的亲人们该有了音讯了吧,那些与我们有缘的众生乃至我们自己该惊醒了吧。

 

 

 

客堂闲话:当下

  下午,几个开茶馆的朋友来庙里交流,期间当然少不了喝茶论茶,第一次让我知道茶的研究可以那么深细,当然也那么繁琐。看来每一个行当要想出点成绩都不容易,得下狠功夫。

  当中有个研究普洱茶最深的同学,他们说他的名字现在值点钱,姓黄,大家都叫他黄老邪,他自己也乐在其中。谈着谈着,彼此间都熟悉了,有个同学说:“你看他邪,进门的时候他还专走正门呢。”

  我说:“啊,真的很邪。”
  “走正门,真邪?”
  “为了证明自己不邪嘛,如果不邪还要证明什么。”
  “所以还是邪啦?”
  “明摆着的嘛。”

  “幸好,我们专走偏门。”另一个同学松了一口气。
  “那也是邪的。”
  “这也是邪的?”
  “当然,习惯走偏门嘛,心里有鬼,正门都不敢走了。”

  “那法师你走那个门?”
  “遇上那个走那个啰。”
  “哈哈哈”,大家一阵哄堂大笑,很开心的样子,气氛轻松了很多。

  说到这里想起师父以前讲的一个故事。
  师父:“什么是修行?”
  圆老:“譬如常住发桔子,分成一堆堆的,挑大堆的人贪,挑小堆的人清高。”
  师父:“那怎么办?”
  圆老:“走过去遇上哪堆是哪堆。”

  师父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对他影响很大,当时他讲起来我也是唯唯诺诺的,不知所云,现在想来蛮有味道的。

  当然,这些都要在不假思索的情况下的,否则就不是宗下所为,落入下路。对于我来讲虽然答的时候不带任何思索,但毕竟只是嘴上功夫,抵不了生死的,搞搞气氛而已,搞气氛的特点是不能老搞,尤其是出家人。功夫有没有只在刹那之间,当下拿得出来最重要,而这更要靠平时的死功夫啦。

  几个月来,总是觉得知客是很不容易当的,总有人问这样那样的问题,其中有些是来探深浅的,自己很清楚功夫一点也拿不出来,所以总想躲起来,我就这么一直痛苦着。

  看来我还是很执著的,执著就代表没功夫。

 

 

俗众生活

  中午用斋,主食是面条。

  在行堂中,贤因法师出现在一楼居士斋堂,法师是寺里的纠察,又负责行堂,最近经常到居士斋堂来督导。这次法师不像前面几次从后面观看几圈就走了,今天,法师是从用斋区域的后边一直走到前面,很随意的走了一趟后,到前面开口说:“面条不要吸,要咬断,不要出声音”。“身体要坐端正,不要趴在桌子在吃,碗要端起来”“手臂要夹起来,不要碰到旁边的人”。

  其实居士用斋和僧团不一样,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更谈不上什么威仪。一个是居士用斋人不固定,位置也不固定,还有一个是没有可参照的实际标准。净人们进僧团先行堂,用斋的有师父且不说,法师们也是久修炼的,拿碗端筷一抬一举都很标准,这一年堂行下来,等到自己坐在那用斋时,那些印在脑中的印象,自是现起了,一招一式不消说当然是有模有样了。居士们行堂时,走过去,能够把碗推出来做手势的,不用看也知道,要么是在寺里住了一段时间的常住义工,要么是住过丛林的居士。还有的居士不是住在寺里,只是来寺里参加活动,或者临时住一段时间,当然还有不信佛各种因缘来寺里的。这样一来,用斋时就会有人,要么是碗不推出来,要么是碗就在手里伸出来给你,手势也没有,拿着筷子点着碗用口形告诉行堂义工,还有的也不管什么止语,直接用语言交流了,搞的行堂人员左右为难,不答吧,怕对方生烦恼,答呢,自己又不想犯止语的规矩;如果再遇上行堂的也是个临时发心没经验的就更热闹了。

  法师说完,又看了看才离开,大众继续吃面条,虽然法师说咬断,不要出声音,可是有吸着吃习惯的,几口过后,又是吸噜噜一片了,坐在旁边的人听到声音,转头看看,用胳膊碰一下,对方一脸疑惑,没明白什么意思,只好贴到耳朵边说一句:“法师说要咬断,不要吸出声”。这习惯真不是一次能改的,面对熟悉的事务,它也会自然现起。

  大寮是成果最快的地方,一日三餐,一天三顿把斋饭端出来,每天的工作基本一样备菜、蒸饭、炒菜、出锅、行堂,不一样的是做斋饭人的心念,一年下来,再回头看看,就会发现自己的改变。现在正是年终总结的阶段,义工们做事之余也开始写总结,可这笔杆子总是没有拿炒勺、菜刀熟练。

  大寮的一位临时义工徐建超昨天回山东老家了,徐居士只有二十几岁,是做建材生意的,受佛法的影响,不但自己吃素,还把经营的建材生意改成了素食餐厅。徐居士说:“不是为自己赚钱,是想让更多的生命得到救护,让更多的人接受佛法的真理”。有善愿就会得到佛菩萨的加持护佑,现在店里生意很红火,这次下山后徐居士就准备开分店了。有过经营素餐厅经验的徐居士让大寮的义工们学到了很多东西,为人做事的虚心、稳重、欢喜也给大寮义工留下了深刻印象,徐居士则是很赞叹寺里义工们护持三宝的发心,临走时担心山上冷大家受寒,特意买了暖贴给僧团和居士。

  今天用斋,就有好多山下上来的居士,一部分是来参加老年组的念佛活动,夏天念佛团刚组时,是在西跨院念,当时去请贤满法师来带大家念,法师说:你们自己先念吧。西跨院夏天时人来人往很热闹,很多游人看到了,也会站一会儿看看,甚至跟在后边绕几圈;念的居士排着长长的队,前面的是走直角,到队围成圆的了,人的表情也很丰富,有低头看地的,有抬头看天空的,还有用眼睛余光看周围的景色和人的,嘴里虽然念着佛,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念佛的表情,当时师父母亲在寺里,负责老年组的义工知道师父母亲念佛很多年了,就来请师父母亲去带大家,法师也说:“您带着他们念佛”,师父母亲做助念已经有三十二年了,去听了一次回来说:“不好带”,不过还是去了,只是每次念完回来,都很累。念佛团从组建到现在快半年了,场地也从西跨院,转到见行堂斋堂,又到现在的德尘居佛堂。念佛居士们也渐渐,从声音念佛,到表情开始专注,脚步也慢慢的沉稳。

  一年要结束了,接着就是元旦法会,工程部在加紧时间做东配楼主体的清理,贤日师的教授是从顶层往下清理,前几天已经把六层到四层清理完了,今天清理第三层,清理工作主要是把里面的废钢筋、铁丝、泡沫、纸壳等先从楼里清出来,然后再分整理放到寺里垃圾回收处,这几天回收处已经存了不少清出来的废品,贤日师又告诉义工,尽快联系收废品的人,不然下了雪就会被盖住,而且元旦法会要到了,把这些废品处理掉,也可以使道场庄严些。

  这种清理工作很枯燥也很脏,干一会儿身上、手上就满是灰,没投入使用的楼里又冷,带着出坡的吴居士承担这个工作已经一年了,很会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早晨缘念完先出坡,瞧着差不多了,就领着义工们到见行堂一楼休息一下,让大家冲一些姜红茶喝,有时还轮着讲一个佛经上的故事,等暖和的差不多了,再出去接着干。

  学佛后,对自己的心相慢慢开始认识清楚后,对外境虽然还是会一样的有感知,但是已经不会受外境的影响了,如果对自己的心相模糊,那可能在烦恼中,自己还不知道;在承担、学修的过程常常去观察自己的心,久了对事、对人就不再那么粘着,不会因为这个人顺眼我就去帮他利益他,会开始对所有的人都能一样的心去利益。

阅读:1,978

One thought on “12月29日龙泉日记”

  1. O(∩_∩)O哈!说道:

    平时的一些小细节我真的没有注意到,看了文章以后我也要多多注意了。我有时干这件事心里却想着别的,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一心一意真的很重要,我以前从来没注意过,还觉得一心几用很本事,现在想想真可笑。能够专心干一件事真的很难,很佩服一心一意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