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0日龙泉日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12月30日龙泉日记

  上午海淀区政协主席彭兴业一行来寺里,贤春法师陪同彭主席等在寺里各部组参观,彭主席很谦虚的说自己是到下边来走访的,因为到年底了,龙泉寺的贤春法师是区政协委员,邀请法师参加会议,也听听法师有没有什么议案。

  在弘宣部办公室,彭主席很细心的听法师和义工们介绍龙泉之声网站、博客和推客。问法师:“这些是不是您从中科院过来后推动起来的。”法师说:“这个可不是,这是我们师父有前瞻性的眼光,是师父要做的。”

  彭主席一行还参观了编辑室、制作中心、翻译组,到基金会时,听说义工们刚在内蒙做了一场救助发放活动,问义工们:那边很冷啊?当地人也知道这种佛教的救助吗?义工们说:当地的老百姓,并不知道这种活动是寺院组织的,他们以为是政府的,因为是北京去的,所以他们就认为是国家派去的。拿着东西直说:政府真好啊。义工丁亚娟认为这样也挺好的。彭主席一行对这些能够放弃世间名利,专职到寺院里来常住护持三宝、承事三宝的义工表示赞赏。

僧团故事:《佛传》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僧团里的推荐的书都不错,一般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只有是不是适合你,哪个阶段适合你。终于把这个道理给顺了出来。非常受用。不讲出来,实在是太自私。

  法师从一排书架上似乎是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只想了一瞬间,就抽出一本书,《佛传》,说,上一本看完了,看这本。

  虽然对法师已经有了很强的信心,但那一瞬间,还是升起若干疑情,一、是不是真的啊,他是不是太忙,随便就拽一本出来啊;二、他这么快就拽选中了这本,凭什么呀;三、他可靠不可靠啊。……

  种种疑情终于没有战胜依师的念头,于是老老实实地捧着这本书去看,心里有疑,所以,读的时候就不是很上心,不是自己想看的书,当然,就不是那么上心,这本书顺手翻过,很不好看,一是文言文,二是内容都是以前大多都听过或看过的佛本生故事。原版本是清代整理的佛教知识普及读物。后人经过整理,再译成白话。

 

 

  很多人都在看《高僧传》,也想看,那个看着多带劲啊。又传奇,又能激励自己,又可以当故事看,一看进去,时间飞一样的流逝了,自己也不觉察。多爽啊。

  为什么偏偏就给我看这本呢?而且是那么快速地就从众多书籍找了出来。好像连想都没想。

  思想的速度自己有体会,因为确实有很多经验可以在一瞬间完成的。不过,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勉强往里看,也没多认真,就想着赶紧看完,换新的,都是枯燥的文言文,还有繁多的注释。看到170页,忽然心里一亮,感慨万千,依师啊,了不起的法门。不服不行。

  这是一个文言文的普及读物,文字尽可能写的简单,注释很考究。有如下几个方面的获益,一,通过阅读捕捉到阅读文言文的节奏感,为以后大量阅读文言文经论打下很好的基础,这本书正好起到了这个作用;二、这本书的注释详尽且简单,极适合自己这样的没有什么文言文扎实基础的初学者;三、很多以前听说的那些似是而非的佛教基础知识在这里完整地串了起来。

 

  这个东西,不靠有经验的过来人引领,靠自己是绝对搞不出来的。如果这时候凭着自己的喜好去读书的话,读书的能力还是老样子,绝无进步的可能,只是再获得了一些见识和谈资而已。

  得到这些结论之后,心里一惊,读书的认真程度完全不一样了,但是,还不是很确定,找法师问,法师说,是这么回事,心里这才踏实下来。

  于是又有一个疑情起来,当初为什么不讲清楚呢,让自己这么艰难晦涩地去琢磨,万一要是没有琢磨出来,敷衍着把书潦草翻过,岂不是耽误了阅读。

  思维片刻,得出了结论,丛林里大众学习,一个法师带很多人,不可能去给每件事情做解释,每一件事情都去解释,且不说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而且,也会让初入道的人产生对解释的依赖,解释的多了,人就疲了。反而不重视了,有刺激的觉受,会对麻木而愚笨的内心产生撞击作用。而且,就算是解释了,我们能轻易就相信那个解释吗?

  这个结论还是有点理论化,读起来没什么意思,也不好理解。

  简单地说,学生坐在那里听,老师站在那里讲,这个方法是最无奈的方法,如果有方法能够刺激着逼迫着学生去思维去实践,效果就好。贤满法师的那句话就很有用,他一般会说,少废话,先干了再说。

  话背后的意思是,别着急起疑,先依师。做起来。慢慢就理解了。

  再简单讲,就回到依师了。

  先依着干。干着干着就有觉受了。但是,事项太多,把依师做到学习和思考的每一个细节中,那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依师的力量有时候会大过习气和疑情,有时候会低于习气和疑情。不过,要是努力做到了,那就真的能用最快的速度把老师的经验和觉受搞成自己的。

  想明白这个道理,立刻就能接受为什么有人看着也很精进的样子,心性和状却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或者说改变很小。有的人外表看着不是很精进的样子,变化却越来越大。

  依师这个东西,说出来没用,写下来,也没有用。做了才有用。

 

 

俗众学修

  九点多,贤峰法师与单纪明居士抬了几块厚厚的,像门板似的泡沫塑料,准备为编辑室封闭窗户,采取保温措施。这几天天气很冷,时不时寒风狂啸,尘沙也是满天飞;冷风从窗缝灌进来,室内温度骤降,义工们都冻得受不了,调到客堂去的党居士,给大家买了几条毯子。质地柔软的黄毯子披在身上,看上去黄灿灿一片,被来编辑室的人笑称是:黄袍佛国。

  昨天董居士向贤启法师报告了办公室太冷的情况,法师今天就落实解决了。贤峰法师还亲自动手安装,几块不服贴的板材,被法师几掌拍过去,立刻严丝合缝,看来法师还真是有几分功夫。安装完,法师又到室内仔细察看了一下,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扛起几块一人多高的材料潇洒而去。今天是十五,法师要回去换海青搭衣,参加十点的上大供。

  编辑室现在在校对师父百法开示,尽管光盘作的很仔细,但是大家还是在细微处找出了一些不准确的地方;这么“苛刻”的校对,编辑们自己也说:我们这是在拿着放大镜看啊!

  倪居士说:“看大家这认真的样子,让我想起一句话: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师父在开示里也曾经说,我们通过耳识获得信息,对境引发思维,用心程度不一样,听闻状态就不一样,效果就不一样,关键是否与佛法相应。法师也曾经说:学习佛法靠长时间的薰习,但是要真正受用,一个是要积聚资粮,一个是要忏悔业障,还有一个就是对境多观察、多练习。

  编辑室义工最近通过承担,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在学修、承担时不时地还会活灵活用地引用一句师父法语。整体氛围清静、合和,其乐融融。

  从农场转到客堂的蒋於殷,今天也调到编辑室了。贤启法师领蒋居士到编辑室后,把他介绍给编辑们,大家热烈鼓掌欢迎,相信编辑室有了新鲜血液蒋於殷的加盟,会更加有活力。

 

  贤启法师的父母来到寺里后,文化部的义工都非常开心,法师母亲也一直非常关心大家,不过大家都要工作,昨天晚上终于有机会和老人家一起聊聊。二位老人家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举止典雅从容,那份安详的眼神让你能从内心里产生信任、依靠。法师母亲给义工们讲,自己从引导家人学佛,到心爱的儿子出家,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在佛法和世间法之间,老人最终毅然选择了佛法,把儿子交给了佛菩萨、交给了众生。老人这种伟大、宽广的胸怀,让义工们对佛法,对善知识、对这个殊胜的道场又增添了一份信心。

  法师父母这次还带来了两棵两米多高的绢花树。两棵树美轮美奂的让人爱不释手,做成了各种花的形状,有牡丹、玫瑰、百合等等,朵朵花都娇艳欲滴,仿佛将要流出花蜜一般。这两棵树法师母亲做了一年多,每朵花每片叶子都是老人亲手做成。老人家这种虔诚供养三宝的心让义工们感动不已。

  两颗花树装好后,立在三尊佛菩萨像两边;母亲想跟儿子在花树前照张相,晚上下了晚课用药石前的空档,法师终于满了母亲的愿,照相前法师问母亲:

   

  “妈,您有什么心愿?”

  “希望你早成佛。”

  “您自己呢?”

  “我也要好好修,来生,我还和你结缘。”

  照完相,法师和父母说:“我今晚有课,要诵戒,不能陪您们了。”

  母亲和父亲说:“我们快一点,别担误了他吃饭。”

阅读:3,224

4 thoughts on “12月30日龙泉日记”

  1. O(∩_∩)O哈!说道:

    贤启法师你好!祝你一家平安健康快乐!真想和你母亲学学怎么做绢花。

  2. 匿名说道:

    贤启法师跟妈妈长太象了。

  3. 净慈说道:

    来世我要比现在更懂得依师!

  4. 匿名说道:

    学习佛法靠长时间的薰习,但是要真正受用,一个是要积聚资粮,一个是要忏悔业障,
    还有一个就是对境多观察、多练习。
    对境多观察、多练习
    真正受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