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7月31日)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7月31日)

成蹊

   昨晚,道伟法师来到龙泉寺,想参学几天。

  道伟法师,1993年在福建雪峰寺出家,后就读福建佛学院,毕业后在莆田广化寺作知客师,学习成绩和做事能力都很出色,师父评价他是全才。他在广化寺期间,得到师父的指导,非常佩服和感恩师父。为了深造,2000年左右,去日本留学,在日本号称“鬼丛林”的正眼僧团修学,现已获得博士学位。临去日本前,请师父给予教诫,师父说:“今天是为明天作准备,今年为明年作准备,今生为来生作准备,生生世世为成佛作准备。”这个有名的教诫,师父第一次是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的。

  经过“鬼丛林”的磨练,道伟法师展现出一身修行人的优美气质。修行就是改变我们的行为和气质,乃至要脱胎换骨,看来真实不虚。下午2:00,我们殷重邀请道伟法师给我们作了精彩的讲座,他讲了三部分内容,一、日本寺院的组织架构。二、寺院建筑的布局。三、修行的内容。他说日本寺院的人事架构和建筑布局,都是为了修道而设计的,配合得非常好。修行的主要内容是禅修,禅修的主要目的是让我们恢复到一种安乐、朴实的生活状态,那是一种自由的、纯真的心境。

  其中,他所讲述的几件事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道伟法师曾经遇到一个日本人,这个人在印度学过20多年的禅,有很深的功夫,乃至相貌都变成了印度人的模样。这位日本人当年学禅的时候,有一天夕阳西下,他在山脚下打座,忽然进入了一种绝妙的悟境,并持续了好几年:他每看到一个境界,都知道自己觉悟的心在哪里。他一见到你,就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你需要什么,你的问题出在哪里,他都知道。道伟法师由此感悟到,其实我们内心本来什么都知道,只是被烦恼蒙蔽了,不能开启出来而已。我们现在觉得懂很多知识,其实不如过去的圣人,圣人懂得更多,一看到我们,就知道我们过去很多生的习性,我们内心的毛病在哪里。禅定就是这样一种方法,开启内心潜在的智慧,达到一种无处不自由、无出不洒脱的境界。

   2、道伟法师讲他修禅的体验。刚开始坐禅,盘腿,非常痛苦。内心不断喊:我快受不了啦,为什么还不敲引磬下课?但是因为规矩严格,动一下就要挨香板,幸亏有够量的师长在上面坐镇,有莫大的加持力,人人都能坚持下来。一旦突破了腿疼,不久就进入了一种禅定的境界,那是一种非常快乐、轻安的状态,已经超越了肉体的痛苦。这种状态,是内心非常清明,思维非常有力。以后每当他很疲惫时,就打坐进入那种禅定境界,只需20分钟,就恢复了精力。

  3、道伟法师体悟到,修行是从小事开始做起,圣人都是实实在在办实事的,都是默默无闻地去做。从每天待人接物,打扫卫生开始做起。哪里最脏、最乱,就去做哪里。因为外在境界是我们内心的反映,无视外在就是我们内心的苍白、无明和麻木。所以要欢喜去做这些小事,而且要用一种非常投入、以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去做,这就是佛法的本质。

      31A1

      31A2

      31A3   

   讲座完毕后,一位净人告诉我中午和道伟法师擦地板的故事。中午他看见道伟法师在宿舍里擦地板……

   净人:“我来擦,不用您费力了。”

  “你如果想擦,就自己拿一块抹布来。”

  净人很机灵,自己拿一块抹布,一起擦起来,不一会又来了一位净人,三个人一起擦地板。

  净人说,道伟法师擦得非常认真,非常投入,用手拿着抹布,像电视里一休那样,什么角落都不放过。

  道伟法师还说:“修行不是别的,就从这些小事开始。”听完他的讲座,发现他做事真有点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感觉。宿舍擦完后,道伟法师又带着几位净人一起把厕所和浴室打扫得干干净净。

  净人感慨说:“道伟法师是真正的修行人,像他自己讲得那样,生活中处处是佛法,我感觉道伟法师是谦虚了,他不是来参学,是来指导我们修学的。”

  下午5:00,道伟法师拜见了师父,汇报了最近的修学情况,师父简要介绍了龙泉寺的发展状况。道伟法师很赞叹师父的智慧,觉得佛教很有希望,并发愿以后要回到师父身边辅助弘扬佛法。

      31A5

  傍晚,侍者给师父剃头。

  侍者:“师父,我们是不是可以学习一下禅定?”

  师父:“你们是遇到什么好就想学什么,是不是?”

  侍者:“您对我们很了解,现在修得没什么感觉。”

  师父:“你念咒不是念得好好的吗?”

  侍者:“每天还坚持在念,但没感觉了。”

  师父:“是不是一直在等待哪一天结束,改修四念处?”

  侍者:“您有神通呀,您怎么知道的?”

  师父:“你天天在我身边,还能不知道。”

  侍者吐了吐舌头。

  师父:“你的问题是性子太急。”

  侍者:“我觉得自己进步不明显,没什么感受和感应,心里不踏实,来一点禅修体验可以增长信心。”

  师父:“感受、感应还是有形有相的东西,真功夫是无形无相的。”

  侍者:“道伟法师讲,他说打座坚持2小时,只要能忍住腿疼,就可以进入一种禅定境界,有了禅定就可以很快恢复疲劳,思维特别敏捷。记得潘宗光教授也讲过一种方法,猛励呼吸45分钟,就进入了禅定。我们是不是可以试验一下,有了定功,进步就更快了,不会像现在这样内心没有力量。”

  师父:“修禅定有很多好方法,关键是你能做到吗?”

  我们一楞,对呀,能否克服那种痛苦,很难讲哟。

  师父:“得到的东西就不会珍惜,你们真的进了禅堂,就不会喜欢打座了。现在得到了道次第,就不喜欢道次第。”

  侍者:“师父对我们真是洞若观火。”

  师父:“要想入禅定,那需要很多条件。日本的禅堂,欧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进去的人事先都有心理准备,引导方法上也有传承,已经成为了一定的模式和风气,而且他们禅堂专门就搞这一套,像专卖店一样,很精致深入,所以容易有成就,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搞出来的。”

  任凭我们如何着急要修什么法,师父还是若无其事地泰然处之,剃完头,师父又去工地看看。

  师父的安稳和从容,使我们不禁有一些思索。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师父告诉我们,是我们对自己要走的这条路有信心。我们要去哪里?要走什么路?中间要经过什么地方?内心都要很清楚、很笃定,否则就会没有方向,遇到什么就学什么,养成坏习气。经论云:任遇所缘,随意修习,终生善行,悉成过失。

  记得有一次问师父:“为什么我们总是想不明白什么是佛法?”

  师父说:“因为你们没有把目标看清楚,目标认定了,佛法就明白了。”

  “我们知道目标是成佛,但成佛对我们来说还是很虚的概念。”

  “这就是问题所在,学习不够深入,你们对成佛还有疑惑,我没有疑惑。”

  这里可以略作一个推理,一个看清了目标的人,他要走什么路线就可以决定了,要经过什么地方也是知道的。对应我们的生活,就是今天要干什么,明天要干什么都很清楚,如果再细微一点来说,就是时时刻刻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会为外境所转,师父就是这样示现。在师父身边,大家就能感觉到安稳,方向和力量。我们的主要问题在于对于自己修行的目标还没看清楚,如果不按照过来人的指导,就会乱开车。

  师父到了工地,看到工地需要劳动,于是请“工程法师”召集一些人来搬砖头,大家听说是师父安排的,很快来了五六十人发心承担,欢喜热闹的场面又出现了。可能大家被师父的身体力行所感动,也可能想练习师父新开启的“砖头法门”,虽然下雨后有些泥泞,但大家并不介意,笑容始终荡漾在大家的脸上。我去拍照的时候,发现练习“砖头法门”的净人也在中间,他一定是想一门深入了。

        31A6

        31A7

  今天还看到一个有趣的景象,在内院一个盆景里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上,一支红色的蜻蜓停留在上头。很多同学都欢喜围观这个美妙景象,大家都说现在才明白“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含义。小净人更是调皮,发现水洒在荷叶上,水滴会像玻璃球一样在荷叶上滚动,甚是好玩。法师看见了说,这就是“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

      31A8

        31A9

      31A10

标签:

阅读:1,5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