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从楼下流过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7月27日龙泉日记

瀑布从楼下流过

  当大家还沉浸在昨日瀑布的欢快中时,正思维楼的地下室里传出了滴滴答的滴水声。负责库房的贤栋师跑去一看,地下室已经积了一指深的雨水。旁边就是图书室,如果水位瞒过门槛,后果将是不堪设想。贤栋师寻来觅去,也没有找到水源,好像是从地下渗出的泉水。正当他大惑不解时,才注意到通向继升老和尚塔的石板桥下,这两天竟没有流过一滴水。难道上流的瀑布泻出来的水都人间蒸发了?正行楼的地基就是贤栋师挖的,最后挖出了不少古河床的沙石。而正行楼和正思维楼的对接处,也即在靠天井的东南角,当时留有一条高两米,一人宽,长近十米的暗道。只因外面用石头掩藏了起来,门口留了一个不到四十公分高的洞。这一切的线索才让贤栋师恍然大悟:“暗道被水堵了!”

  贤立法师听到这个消息时,拍着脑门直嘘气:“当时为了赶工期,两边落下的碎石和水泥就没及时清理。我们楼下就是古河床,平日里,水都从下面流走了。一遇到大雨,地面水位一抬高,就能从暗道里涌出来。当时考虑到这个问题,才留了一个排水口。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这么大的一场雨。中间遗留的沙石把暗道堵了一半,憋在里面的水只好渗到库房里了。库房做的防水也只是起到防潮的作用。”

  雷厉风行的贤栋师马上拿起锤子和钳子,就要进洞清理沙石。一旁的贤书师什么都爱尝试,自然不愿错过这个机会。出家前几乎干遍了他周围的所有工种,甚至还当过一段乞丐。出家后这种猎奇的等流一直延续,只是换成了在不同的修行法门上尝试。常规的诵经拜佛自不用说,日中一食也不在话下,夜不倒单也“折腾”过一段。培福劳作更不甘人后,化粪池改迁时,他第一个跳进大便里,我们在井边都要晕倒了,他倒是在里面无限清凉。这样钻洞的经历怎会错过。

 

nEO_IMG_IMG_5336

  不过等我到时,他们两个已经在里面叮叮当当地干起来了,好奇的我边用相机取景,边询问里面的情况。原来里面竟留有一块尽三米长,高三十公分的砂石块(类似水泥),把水都堵住了。只有漫过的一些水才能从洞口哗哗地流出。洞外的护坡上也有好几个泉眼,渗出的泉水在洞口汇合后流进图书馆下面的排水管道。没想到昨日的水帘洞,经过两日的潜伏,尽来到了见行堂下。虽然两位沙弥在里面奋力地凿石,我还是很洽意地赞叹“太棒了,上面读书经行,下面泉水涓涓,真乃巧夺天工”。正当他乐在其中时,突然脚抽起筋来,没想到不到十分钟,竟被冰冷的泉水激住了。由烂漫回到现实才想起里面的两位沙弥师会不会更冷,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两个脚丫子泡在水里,在往上只看到膝盖以下的裤子都以湿透。

    nEO_IMG_IMG_5294     

  我:你们几点进去的?

  贤栋:14:30。

  我看一下表,将近16:00:要不要换人?

  贤栋:没事。

  贤书:我还可以撑到18:00。

  这时候贤山师和贤高师也赶来了。贤山师拿着摄像机说:要把这段宝贵的经历记录下来。

  贤栋师听到外面有说话,就喊:去库房拿两把四角锤来。

  贤高师跑去找,贤山师为了拍到好的镜头,就爬在水里,头顶着洞口,手拿着录像机往里录。

nEO_IMG_IMG_5171

  就这样不断的用铁锹把打碎的砂石清出来,再排出一些淤积的泉水,反反复复的干到17:30。贤高师坚持要替换一个人,因为贤书师晚上要带课,就答应出来了。等贤书师从洞口往外爬时,才注意到狭小的洞口怎么能挤进一个人呢?当贤书师从洞口艰难的爬出来时,他全身已经湿透,泉水从头流到脚,嘴已冻的发紫。赶紧找来干布给他擦身子,没想到他嗷嗷大叫。才发现粘在身上的碎砂石被我用布一抹,不就拖了一层皮。没有用心观照,好心帮了倒忙。

nEO_IMG_IMG_5180

  望着狭小的洞口,贤高师有些茫然,不知道如何从这个只有一头宽的洞口爬进去。贤书师指挥着:先在下面铺一层旧棉毡子,那是为了防止下面的碎石擦破皮肤;再以标准的右斜卧,先把头放进去,然后用我们的脚给他助力,就这样徐徐往里蛹动。当肩膀通过一半时,还是被卡在了石头上。里面的贤栋师大概有相似的经历,他在里面喊:“深呼吸放松身子”。估计缩骨法就是这样子的。只见贤高师的身子像面条一样,随着洞口的形状不断调整,从洞中不断流出的泉水,也瞒过了他半个身子。进过一番挣扎,终于挤了进去。

  泡了一下午的贤栋师,大家都担心他的身子。劝他出来用药石暖暖肚子,可他那种大炮脾气,一发作起来就必须一口气干到底,不但不出还提出非要在洞里吃饭。我们都不知道在四壁冒水的只容一身的阴暗的洞里如何吃饭。无论我们如何劝他,他就是不说话,一个劲地干。没办法,只能通过洞口把饭递进去。在一个四壁冒泉水的洞里,跏趺坐在泉水中,吃一口馒头,夹一片咸菜,再抬头喝一口冒出的泉水,恐怕这种豪爽只有贤栋才有吧!想起前天,他冒着大雨,只身一人爬到山上的水库查看水位;今天,又钻进暗洞,疏通泉水。一个是龙泉寺的最高点,一个是龙泉寺的最低点,不由得忆起毛主席的诗句: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

  这时传来班导法师的话:“都回去上课,谁不听话留他一个人在这干。”里面正干得起劲的贤高师,劝了贤栋师一会,就灰溜溜地出来了,看他左右为难的样子,倒是可爱的像个很讲义气的小孩,正同他的小伙伴玩的畅快,突然被母亲拎着耳朵,赶回家吃饭的情景。当我们都离开时,贤山师悄悄说:“贤睦师你留下吧,其他的先去上课,也正好暖暖身子,下课后连夜干出来。”哎,不知道里面的贤栋师能不能体谅到法师的这份苦心。

nEO_IMG_IMG_5302

  我们坐在教室里上课,只听见一声声“咚,咚”的锤击声从楼底传来,这堂课学的是《大乘百法明门论》中的“散乱”,大概也是此时同学们共同的心声吧!

  20:30,下课引磬刚起,我们像蜜蜂一样蜂拥到楼底,才发现贤俊法师一个人在洞口清理砂石,外面也架起了探照灯。法师赞叹贤栋师:“修行就应该有这股牛劲,今晚我们把它干完。”

  当大家提出进洞时,法师笑着说:“贤前师和贤高师已经抢先一步了。”我们只能做些打杂的外围清理。法师一边清理砂石,一边给大家提策心力:“从这狭小的空间,清除我们依师学法的障碍和违缘。”接过法师的工具,我也感同身受“对啊!正是内心积满了这些各式各样的砂石,才堵死了心灵的泉水。”法师又说:“你们看这个洞,多像法门寺的地宫。”经法师这一点,大家都没有了疲劳和倦意。

nEO_IMG_IMG_5307

  那里有紧急艰险的事,那里就有不休息菩萨的声影。今晚亦是,22:30,贤启法师开完会,就匆匆的跑来了,手里还拿着干果和黄瓜。法师建议洞中的同学,先补充些能量,再换一批人。没想到洞中的这三位,边吃着干果,竟互相推脱。

  贤高师:贤栋出去吧,你都待一下午了。

  贤栋说:我才不出去呢!这么好玩,让贤前出去。

  贤前师:我刚进来,还没热身呢?

  我在外面献言献策:你们划拳,谁输谁出来。

  贤信师也苦苦“哀求”:要不贤高出来?你都进去两次了,让我也感受感受。

nEO_IMG_IMG_5219

  经过一番交涉,贤高师答应出来,没想到长期泡在水里,身子冻得僵硬,又被卡在了洞口。贤信师急中生智:“谁让你贪吃那根黄瓜,撑的肚子都出不来了。”逗得贤高一笑,身子一软,就给拉了出来。急不可待的贤启法师一溜烟竟抢先钻了进去。最后贤信师还是找了一个照相的借口进去了。

nEO_IMG_IMG_5317

洞中的贤启法师

  23:30,贤俊法师换出了贤前师,这时外面又下起了雨,忙完工作的贤山师和贤白师也加入了进来。直到凌晨1:30,整个暗道疏通。从昨天下午14:30,到今早1:30,11个小时的抢修中,几位同行分别在洞中坚持了:贤启法师2个半小时,贤俊法师2个小时,贤书师3个小时,贤信师2个半小时,贤前师3个小时,贤高师4个小时两次进洞,贤栋师11个小时。

nEO_IMG_IMG_5314

  当晨起缘念问起他们的感受时:

  贤启法师:看到大家把常住当成家一样去奋力抢修,真的很随喜。

  贤俊法师:自家的地下室漏水怎能不卖力。

  贤栋师:一直忆念师父,就没感觉到冷和累。

  同行们的质朴,让我想起了师父的话:龙泉寺就是你们的家,就是你们的根本道场,我愿意生生世世同大家走下去!

阅读:1,5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