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宗寺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十二·赤峰站】

寺院参访记之梵宗寺

 

  22日一大早,贤信师的叔叔一家即赶到我们所住的天王酒店接大家出发。今天的目的地是位于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镇的梵宗寺。

  汽车驶出赤峰市区右拐,进入开往乌丹的公路,开始的一段是高速路,入口不久即看到赤峰的市标,红山玉龙树立在双向路面中央的隔离带上,不禁让人感喟于这片广袤的土地所蕴涵的久远历史和丰富厚重的文化。路两边是开阔的原野,一望无际,虽然不见高草肥羊,但其空旷坦荡,雄浑的气势仍然扑面而来,仿佛千万蒙古人的金戈铁马就驰骋于车外的地面和半空中,令人血脉喷张。

  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小巧精致的乌丹镇,车子穿行在乌丹的街道上,如同行驶在我熟悉的苏北小镇,看来这塞北蒙族腹地在建筑上也被彻底地汉化了。除了偶尔在建筑物的名称里看到蒙文觉得有些新鲜外,其他几乎不见蒙族特色的东西,心里不免有些隐隐的遗憾。不知道这大名鼎鼎的梵宗寺又当如何。

  快到梵宗寺的时候,满祥居士见车上的油不多了,而寺庙近处就是一家加油站,于是我们的车和贤信师叔叔一家所开的车一同驶入加油,不料在这里便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贤立法师在车上示意贤彦法师下车交费,贤彦法师便拿着钱准备付款,但还没有数完手里的钱,就看到收钱的加油站工作人员面前站了两个人:贤信师的堂弟和满祥居士。于是三个人抢着付钱,你伸我拦,很是热闹,两个回合后贤彦法师只能站在外边,看着他们两个争抢了。最后,当然是人高马大的贤信师堂弟占得先机,尽了地主之谊。回到车上,贤立法师对着贤彦法师笑个不停,说早就猜中贤彦法师手里的钱付不出去。贤彦法师也自嘲一番,满祥居士则是忍不住夸赞这蒙族人的好客实在令人敬佩。

  梵宗寺到了,好眼熟的山门!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721 

梵宗寺山门

 

  站在寺门口,恰好碰到寺里的一位管理人员,贤立法师上去了解情况。听说本寺寺主吴占有活佛这几天正在寺里,贤立法师便请其代为通报,希望能够有机会拜见活佛。那位工作人员了解我们的来意后便找人带领我们几位先行参观寺院,然后再去跟活佛见面。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846

  据介绍,梵宗寺坐落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人民政府所在地乌丹镇西北四公里处,始建于大元帝国延佑五年即1318年,当时庙宇所在地称为鲁王城,是由大元帝国八思巴国师的大弟子丹巴选址,由大元帝国另一位国师必阑纳识里设计而精心修建的。最初该寺为藏传佛教萨迦派寺院,寺内除供奉有诸佛菩萨的圣像外,主要供奉护法神玛哈嘎拉(宝帐护法),因为元代各位皇帝均尊奉玛哈嘎拉为护国之护法神。梵宗寺最初被认定为大元帝国的护国寺,在元朝享有特殊显位,元末明初寺院毁于战乱。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四月于乌丹城西北的白螺号山,又称敖包山,仿原护国寺重建寺院并改名为护卫寺。此寺于明末战乱再毁。清雍正年间,翁牛特旗札萨克王爷在原址上再次重建护卫寺,但该寺竣工不久,于1735年(清雍正十三年)被一场特大山洪夷为平地。乾隆八年(1743年),时任翁牛特旗札萨克兼昭乌达盟盟长的蓬斯克上书朝廷调拨白银十六万两,重修水毁的护卫寺,并将该寺迁至乌丹城西北的山坡上,改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历史上的梵宗寺曾是翁牛特旗旗庙,总揽全旗十三座寺院的佛教事务,寺庙鼎盛时住寺僧人多达五百余人。当年乾隆帝曾御赐刻有满、汉、藏、蒙四种文字的匾额,并御赐寺名“梵宗寺”,意为:佛教发祥之地。新中国成立后,此寺虽然没像前几次一样随着大清王朝的灭亡而毁坏,却没能逃过十年“文革”的浩劫,在文革期间,梵宗寺遭到严重破坏。1987年至今,旗政府多方筹措资金修复梵宗寺。1998年,梵宗寺寺主、前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教务长、副研究员、第五世活佛丹迥·冉纳班杂(汉名吴占有)倾其多年积蓄,并多方筹措资金,先后投资1200多万元人民币,再次重修梵宗寺,并于2006年农历六月初四举行了盛大的竣工开光典礼。

  今天参访的梵宗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作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寺院,该寺的寺院建筑风格已然明显地汉地化了,几乎所有的殿堂楼阁,从外表上看,跟内地的寺庙几无区别。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1668

  寺庙内处处干净、整洁。我们去的时候,游客和香客不是很多,少了香烟缭绕的盛况,却也成就了我们可以从容地参观。

  梵宗寺整个寺院建筑皆为正殿和配殿对称式,三进院落:一进院落是天王殿,东西有转经殿、关帝殿、钟鼓楼和各五间的客堂;二进院是寺院的中心大殿,也称大经堂,是日常举行佛事活动的场所,是重檐歇山二层楼式宏伟建筑,东西有五大金刚和罗汉殿:三进院正中是单檐歇山式的弥勒殿,两侧是时轮金刚殿和度母殿,东西配殿是延寿三尊殿和藏经殿。殿宇皆为青砖灰瓦木架结构,多为硬山七檩小式木结构。每个殿宇的屋脊形式各异,额枋和梁枋上下都有绚丽多姿的彩绘,人物、游龙、飞凤、禽鸟、花卉,形态各异,匠心独具。建筑物上的浮雕内容丰富多采,有仙灵鸟、山水花鸟,几何图案等,雕工精细,形神兼备,整个院内有大小佛殿十一座。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032

第一进院落的关帝殿

 

  进门处迎面即见到关帝殿,其作用大致相当于一般汉传寺院的伽蓝殿,关公被作为护法神广为汉蒙佛教信众所尊崇。殿很小,殿内有关帝塑像一尊,其形象与常见的汉地关公无异,手托长髯,雄武刚毅,身后圆光赫赫,更显震慑威力无穷。身前的供桌上则多了汉地少有的东西,六七瓶酒连同其他供养之物。见此不由得想起日前在香山寺常学法师讲述的来梵宗寺的所见所闻,在汉传寺庙住惯了,乍一见到这些的确有些令人讶异,转念一想,宗派有别,行有不同,也不必大惊小怪,心生尊重就是了。关帝庙外挂着一块方形木牌,上书:抽签(心理咨询)——排疑、解难、想办法、出主意、趋吉避凶、使你顺利如意。竹签筒放在殿内的功德箱上,没有看到解签人,也没有见到抽签者。不知道这给人家做心理咨询的是什么人,但总觉得在三宝地为人指点迷津,若非诚心正意、学修根底厚实者,多少也有些关公面前舞大刀了吧。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412

威神赫奕的关帝

 

  天王殿里想来也是汉地寺庙的规制,没有进去,倒是发现殿前悬挂的经幡迎风咧咧飘扬,色彩斑斓,令人心动。悬挂经幡的树,枝干弯曲,伸向四面八方,问了才知道,这竟然是一颗胡杨树——没有常见的高大挺拔的身姿,而是俯下身来,展开双臂,欢迎所有来寺种植善根与法结缘的善男信女们。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556

天王殿前的胡杨树上挂满经幡

 

  从天王殿右侧的角门进入中间的院落,所有的建筑都立在开阔的平台之上。从台下望去,建筑显得巍峨高严。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623

狮踞龙盘 守护正法

 

  平台中间设置有登台的甬道,两旁两尊铁铸雄狮威严而卧,守护着这处庄严的大经堂。台下,两根外型独特,铸造精美的虬龙攀绕灯柱煞是吸引人们的目光。龙身遒劲,洁白的圆形灯球,如同被虬龙拱顶的夜明珠,供献给无上法王。

  再往后走,进入梵宗寺的第三进院落,中间建有弥勒殿。殿内安奉的未来佛——现在兜率内院教主弥勒菩萨,法相庄严,华美尊贵,令人见之心生悦信。弥勒菩萨两侧,安奉有两尊格鲁派极为尊重的圣像,左侧是来自孟加拉国的重兴藏地佛教的一代佛教大师阿底峡尊者,而格鲁派创派人被尊称为雪山顶严的宗喀巴大师则被安奉在弥勒菩萨的右侧。两尊造像甚是精致,尤显圣者福智殊特,令人观之欢喜无厌。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923

未来的娑婆教主弥勒菩萨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938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2939

阿底峡尊者                             宗喀巴大师

 

  在弥勒殿的右侧,被称为金刚殿的地方,我们又见到了关圣。这里殿堂的空间更大,关圣一身武帅打扮,端坐帅椅之上,威武的外型添加了蒙古人的壮勇和健硕,显得更有帝王般的夺人气势。持戟的周仓和捧印的关平两侧伺立,更有两匹战马昂蹄奋嘶,让人很容易联想起三国时关公于军营大帐之内调兵遣将运筹帷幄的场面。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140

 

  陪同我们的蒙族僧人听贤立法师说起龙泉寺僧俗二众精进修学的情况后,特意引我们进入藏经阁参观。让我们见识这些黄巾包裹的蒙文和藏文经典,并向我们介绍吴占有活佛将藏文经论翻译成蒙文的情况。吴活佛是当今蒙族藏传佛教领袖人物,佛学造诣精深,多年来一直从事佛教经论的蒙藏双语转译工作,2003年和2006年分别翻译出版过蒙文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近年来则致力于藏文经典的蒙语翻译和普及工作,让更多的蒙族百姓可以直接使用民族语言接触和学习佛法。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370

藏经楼内的经柜和收藏在经柜内的藏语经卷

 

  我们花了大约四十分钟,在寺内外走了一圈。印象深刻的还有两处:一是时轮殿内的佛教造像,二是寺内各殿工巧华丽的唐卡。寺主丹迥活佛自身艺术修养颇深,在寺庙的佛教造像和法物布置方面也无不亲力亲为,也因此感召一位来自青海的虔诚的佛教徒,万么昂钦,是他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创作了挂在梵宗寺的每个殿堂的每一个角落的唐卡。这些唐卡每一幅都很精美,置身画前,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作者的清净信心和虔敬。据说,他对丹迥活佛很是敬仰,所以才怀着一颗崇敬的心去做这么一件神圣却也辛苦的工作,十多年如一日,把唐卡画出生命来。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641

时轮殿内的密宗造像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653

时轮殿内的唐卡造像

 

  寺主吴占有活佛住在原梵宗寺西葛根仓(活佛殿)旧址上新建的二层藏式方形楼内。这里既是活佛的住地,也是寺管会所在地,此外还有几间僧人上课用的教室。外表看上去很是普通,而走进楼内却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大而透明的玻璃穹顶,阳光直泻而下,使得内庭红色的楼梯和蓝色的天窗四壁更显鲜丽。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804

眼前的这个金属小品让搞建设的满祥居士充满灵感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830

次第前行,拜见活佛

 

  沿梯而上,活佛的办公室设在活佛楼的二层西南拐角处。活佛刚从北京过来,很多人知道消息后接踵而来拜见活佛。我们因为是来自北京的出家人带领,便在梵宗寺僧人的安排下直接走进了活佛的房间。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934

拜见吴占有活佛

 

  活佛七十一岁了,精神健朗,举止洒脱,谈吐庄谐浑然,不时畅怀大笑一番,让交谈的气氛热烈动人。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3992

活佛书法:一无所得

 

  很多接近活佛的人都知道,活佛多才多艺,非常有智慧,也有很多关于他的神奇传说。对于这些,活佛自己并不承认。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4059

  我们知道外边还有许多人等待活佛的接见,向活佛赠送礼物并与活佛合影留念后,便依依不舍地告别出来。为我们送行的是一位年轻的蒙族僧人,自我介绍说他叫那木尔,是梵宗寺负责僧人日常教务管理的法师,于是贤立法师抓住机会继续请教梵宗寺的现状:

  贤立法师:刚才听活佛讲,咱这里的出家人来源也不是很充足对吧?

  那木尔法师:对对!

  贤立法师:我以为蒙古族地区,大家都很热情出家呢!

  那木尔法师:现在这90后都是一家一个孩子了。

  贤立法师:蒙古族咱们这个计划生育有什么要求吗?

  那木尔法师:两个孩子,但现在都要一个。

  贤立法师:他为什么不要两个呢?

  那木尔法师:呵呵,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2011年东北采风记行之16-4634

与那木尔法师在出门处交流

 

 

  贤立法师:那咱们学习平常都按什么方式学?因明啊,声明啊,是按这套学的?

  那木尔法师:对。但是还是学不来那五大经论。

  贤立法师:那个连续学下来要十几年。

  那木尔法师:那可不!我们现在暂时还学不了这些。

  贤立法师:那目前我们学习的内容是按什么方式来学的?

  那木尔法师:学藏文,从韵母等这些基础的开始学,这一学就得好几年哪。

  贤立法师:那就学声明了,现在等于是先学藏文?

  那木尔法师:学了藏文,然后就开始背经文,早课拿下来,这就要好几年。然后这两年呢就开始翻译蒙文,开始用蒙文学。

  贤立法师:翻译蒙文,不是译好了嘛,蒙文藏经?

  那木尔法师:接引大众的。

  贤立法师:蒙文的经典来引导大众念经,对吗?

  那木尔法师:对!

  贤立法师:哟,那在过去,蒙古族老百姓他想念经还念不了呢!

  那木尔法师:对啊,老百姓念不着。他们要念的话还得学藏文。

  贤立法师:那现在在做这个普及工作。

  满祥居士:那你每天课程,早晚殿都有吗?

  那木尔法师:早课有,但是早课是在统一的大殿里上,其他的课程都在教室里上。

  满祥居士:就自己再分班学习?

  贤彦法师:刚才看了他们的教室,他们二十个人一个班。

  那木尔法师:我们这儿不分班,大家就统一学。因为人不太多,要分班就没几个人了。总共就不到二十个。

  贤立法师:有没有扩招的想法?你要多招人哪!

  那木尔法师:有这想法,但是也是随缘吧,来了就收,看看条件怎么样。

  贤立法师:现在在收的人是几岁的孩子往这里送?

  那木尔法师:十八岁,初中文化以上。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要离开时,那木尔法师告诉我们,他在来梵宗寺之前,也是在赤峰市喀喇沁旗的龙泉寺出家。所以一听说我们来自北京龙泉寺,便感到莫名的亲切。缘分这事真的是不可思议,此时此刻,龙泉今人会旧人,焉知宿世非法侣?

阅读:1,37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