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30: 从零开始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三十

从零开始

    早晨7:00缘念,早餐过后,我们就离开蒙彼利埃,前往马赛了。这次到马赛,是因为一位“自己人”的因缘。相见之后的喜悦中,更蕴含着海外游子的深深期许。

   nEO_IMG_将微笑留在马赛

缘自远方来

      这位“自己人”就是翻译中心法语组义工曹红。作为法语组的早期义工,在翻译中心初建时,曹红参与了师父多语种微博筹建等工作,后来她随先生定居在了法国马赛附近的一个小镇。虽然与团队也可以通过网络联系,但毕竟是远隔重洋,添了不少的遗憾。

      去年,曹红在师父博客上看到我们赴美国参访的博文后,非常受鼓舞,即刻给悟光法师发来信息说:“下次到法国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加入团队中。”这次听说我们要来欧洲参访,曹红是喜出望外,很早就开始帮我们积极联络在马赛的参访事宜,热切地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今天一大早,曹红与先生和一岁多的小女儿,就坐火车赶往马赛大学等我们。我们还在大巴车上,就接到了她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到达了马赛二大,但大学现在是大门紧闭。悟光法师听后说:“大门关闭,可以看看有没有小门,我们也可以从小门进。不能大门关闭,就意味着路堵死了。有佛法就有办法。”

      马赛(Marseille)是法国第二大城市和第三大都会区,是法国也是地中海最大的商业港口。马赛港分老港和新港,老港现在是游艇的码头,新港区在欧洲仅次于荷兰鹿特丹港。马赛人口一向比较混杂,近25%的马赛人口为北非血统,大多为阿尔及利亚人和突尼斯人。

       快到马赛城区时,何导又再次叮嘱我们,下车后注意安全,看管好自己的物品。悟光法师为我们减压说:“业感,我们尽量不要创造这个缘就行。”原本何导想让大巴直接停在港口附近,但因为有游行,前方戒严,下午13:00之前,市中心完全禁行,我们就只能步行了。

       下车后,我们沿着窄窄的街区向港口进发。因为何导在车上的叮嘱,大家心里不免都增添了些许的紧张与不安。行走在街上,离海边越来越近,感受海风吹拂地强烈。

      在午斋的餐厅前,我们终于见到了曹红一家。原来,他们努力了很久,但是也没进入校园,所以直接赶到这里与我们见面。当看到满面笑容的曹红抱着可爱的混血宝宝丽莎时,大家如同见到了亲人一般开心。午斋时,曹红奉上特意为两位法师准备的包装精美的礼物,虽然身在法国,但是她对于法师三宝的恭敬之意却丝毫没有改变。

      午斋之后,我们就要赶往马赛城西的一个越南道场——法华禅寺,这是曹红推荐的一个道场。在去乘坐大巴前,我们路过马赛的港口。蔚蓝的海水中船桅枝枝,海鸥只只,周围人潮汹涌,和之前葡萄牙小镇上稀稀两两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港口边有一个四方的长庭,顶部是金属的镜面顶,抬头向上,可以看到自己及周围的人。每位站在下面的人都会抬头向上找寻自己及周边的人。悟光法师说:“来,我们在这里围成圆圈合影。”这对于拍照的人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在平视的状态下,圆圈合影是无法全部摄入镜头的,而扇面才是最佳的,我跟法师说拍不下来。法师用手向上指指说:“你的镜头向上,我们所有人都向上看,这样就可以很轻松地拍下来了。”是啊,换个角度,原来不可能的事可以变得非常容易。

nEO_IMG_见到亲人了

见到亲人了

nEO_IMG_换个角度看自我

换个角度看自我

 

同源的传承

       下了大巴,顺着一条鲜花烂漫的山路往上,很快就见到一个不大的中式庙门,这就是法华禅寺。进门后,看到一个不大的小院,院中有一尊卧佛,还有白玉石雕就的弥勒佛,还有写着中文“十方三世一切佛”的钟,眼前的场景看起来都很熟悉,融会了汉传佛教道场的种种建筑、装饰特征。一位慈目善目的比丘尼法师到院中来迎我们,见到法师即合十行礼。

nEO_IMG_中式山门

中式山门

nEO_IMG_院中的弥勒菩萨像

院中的弥勒菩萨像

nEO_IMG_这里的佛龛摆设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里的佛龛摆设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我们跟随比丘尼法师进入一个小楼,进入一层先是集体礼佛三拜,接着上二楼。楼梯间陈设着达摩祖师的木质雕塑,比丘尼法师用中文很慢地读着上面的话:“以……戒……为师。”这位比丘尼法师说越南语,英语、法语都只会一点点,中文就更少了。到了二楼的大殿,我们集体礼佛后,悟光法师赠法宝后我们集体合影。我们所在的这座小楼,平层有两层,上面是尖型向上的亭台楼阁建筑,虽然不大,但各处都很清爽、有序。在我们四处参观之时,金凤悄悄拿出硬币投到功德箱中,她也学会了供养。

       之后,比丘尼法师请大家到一楼用茶点。我们在二楼停留的片刻,一楼已经摆上了三桌茶点,有咖啡、茶、巧克力饼干等等,非常丰盛。想到刚才看到这里只有几位年长的义工,心里很是感动。

    比丘尼法师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对悟光法师说:“喝茶。”“谢谢!谢谢!thank you ! ma kou si bo kou!”悟光法师用中文、英文、越南文三种语言表达着感谢之情。比丘尼法师和担当翻译的兰天说,她在中国学习过一点汉语。法师随即介绍说:“我们是来自中国北京。”比丘尼法师说:“谢谢您!来好久了?好久了?”“来10天了”。“20?”比丘尼法师用手比划着说:“10天,Di  yo  he .”法师又问:“学中文多久了?”比丘尼颇有些遗憾地说:“啊,学中文好久了……忘了……忘记了……忘记了。”法师接着问:“学了多少年了?”比丘尼连比划带说:“两年,学了两年。”“两年了。”悟光法师边琢磨边说:“在这个地方建个道场,真不容易!”听到法师的话,比丘尼法师颇为感触,眼里涌出了泪花,相信是因为法师的话引发她更多的思绪,与最初一点点建立起来的艰辛引发的共鸣。

       这时,比丘尼法师说有点事,稍微离开一下。“会说中文吗?还是说英文?”悟光法师和前来帮我们倒茶的越南居士说。“No .”越南居士摇摇头。“他想和您拍个照。”兰天翻译说。“可以。”法师很爽朗地答应了,对方用越南语回复“谢谢!”很快,比丘尼法师就回来了,原来她是去拿礼物了,她回赠了礼物给法师,祝法师们吉祥圆满,又坐回法师旁边。

      比丘尼法师和兰天说,她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说什么。

       悟光法师说:“欢迎有时间去中国、去北京看看。”

       比丘尼法师:“很喜欢到中国去,但是没有机会去。”

       悟光法师回:“可以以旅游的身份去。”

       比丘尼法师有些遗憾地说:“我必须留在这,这只有我一个人。”

       “可以再度一个出家,你就可以走了。”法师说。比丘尼法师继续介绍道:“这边的人生活比较舒适,有吃有喝,有工作,没有需求来寺庙,来寺庙后就得承担,所以他们都愿意待在家里。”

       悟光法师说:“可以办一些活动,不让他们干活,让他们诵经。”

nEO_IMG_参访寺庙 先到大殿礼佛也是佛门的一个礼节

参访寺庙 先到大殿礼佛也是佛门的一个礼节

 nEO_IMG_法华禅寺 精致如斯

法华禅寺 精致如斯

nEO_IMG_法华禅寺的两位护法 

法华禅寺的两位护法

nEO_IMG_佛日增辉 

佛日增辉

nEO_IMG_很希望能到中国去看看

很希望能到中国去看看

nEO_IMG_树下一觉 光照千古

树下一觉 光照千古

 

游子的祈求

       在另外的一桌,是贤清法师与曹红一家。看到法师,曹红很是开心。

       曹红向贤清法师介绍说:“咱们国内举办法会,他们这里也举办。”

        贤清法师:“你来过?”

        曹红:“我来过两次,每年来一次。”

        贤清法师:“他们什么时间举行呢?”

        曹红:“咱们国内是什么时间举行,这里就是什么时间。他们的时间完全和我们是一样的。有些东西是照搬过来,譬如汉字,但一般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们能懂得很少,可是中国人能明白。”

       贤清法师:“我看他们门口的地方写着汉字。”

      曹红:“他们办法会时,我来过两回,在二楼读经,不过是用越南语,我读不了,只能是听那个音儿。他们读‘阿弥陀佛’时,和我们的发音也差不多有点像。”

       贤清法师:“一般参加的都是什么人呢?”

       曹红:“都是越南人,这不是越南寺院嘛,法国人也有参加,但也是不会读经。哪个国家来传佛法的话,一般还是用的他那国的语言。咱们汉传的寺院在这里还没有——在法国南部,是零!”越南曾是法国的殖民地,1945年越南战争爆发后,不少越南人开始移居法国,在巴黎建立了“法国佛教联盟”,但主要在本国移民的圈子中发展。

       曹红的先生非常友善,虽然听不懂我们的对话,但是一直在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贤清法师:“你先生去过北京吗?”

      曹红:“去了很多次了,寺里的银杏树都移到我们家去了——他捡了一个籽,种到这边来了,都长得挺高的了。”

       贤清法师:“现在家里没有说中文的环境,还教孩子说汉语吗?”

       曹红:“她爸爸说法语,我就和她说汉语,坚持说汉语。”

       贤清法师:“孩子多学一种语言,就多一种智慧,视野多开阔一些。在这里,交际圈子中有中国人吗?”

       听到法师的问话,曹红非常急切地说道:“我在这儿,最大的期望就是咱们龙泉寺能够在此建个道场。因为我们这边是零——什么都没有!”

       贤清法师:“整个马赛都没有吗?”

       曹红:“没有!但是中国人很多,商人、学生都很多。道场却没有,一个都没有。它不是有一个怎么样,而是半拉都没有!”曹红生动的形容,让我们感受到她内心对于佛法的强烈希求。

       “在你家里开!”同学们开始出谋划策。

       曹红疑惑地说:“可我们家怎么开啊?”

       “开学佛小组。你发心就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

      “好,我发心!真的希望咱们龙泉寺在这儿建一个道场,哪怕就像龙泉寺刚开始的柳芳精舍,就那样就可以。”

       曹红的眼中泛出了光彩,拖长声音有些哀求地说:“这不法师来了吗?真希望你们能住这边,别走了!现在最愁的就是这个,那时候可以到龙泉寺去听法。现在就是在网上听您讲法。”

       贤清法师:“你在网上听吗?”

       曹红:“听啊!”

       贤清法师:“这边信号还可以吧?”

       曹红:“行!家里的网络挺好的话就没问题。如果北京是晚上19:00点的话,这边就是13:30,现在差6个小时,冬天差7个小时。冬天的时间开始,我们就不太合适了,因为是中午的12:00,就比较耽误吃饭了。您看我现在连中文组织都不太好了,您别介意……”曹红磕磕绊绊地说:“老不说中文,突然让我说,我都想不起来,我也很发心,我愿意在这方面……那什么……就是在这边传播……”

       曹红继续介绍道:“一行禅师在这里也有居士组织的道场,每周二活动一次,主要是坐禅。”曹红特别提示到,“这边所有的活动都是交费的。你要是来参加,每次交10欧、20欧啊。在法国,参加佛教活动都是要交费的。不像在国内,你想来参加就来参加。你来参加得提前注册、交钱,才能来。”

  nEO_IMG_一份礼物 一份心意

一份礼物 一份心意

 nEO_IMG_一个举动 一个心愿

  nEO_IMG_在家里坚持和孩子说汉语

一个举动 一个心愿

nEO_IMG_马赛港口

马赛港口

nEO_IMG_站在寺院向远方眺望 蓝天 白云 森林 原野

站在寺院向远方眺望 蓝天 白云 森林 原野

 

       谈话还没结束,但是时间却已不允许,于是悟光法师送上临别的祝福语:“道场兴隆,法轮常转!”我们走出门时,几只狗也跑来,为临别增添了几分禅意。“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悟光法师不失时机地为小狗授三皈依。

       回到大巴上,我问悟光法师,如何看待与比丘尼法师刚才那场无声的对话。法师说:“心的对话,体会真诚,真心!”语言不是障碍,重要的是心。比丘尼法师虽未能表达出心中的千言万语,但透过她的眼睛、透过她对三宝的纯心,一样能够感知到她那份对佛法的那份坚信和坚持。

阅读:93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