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之行系列报道之二十一:台大半日(一)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台湾之行系列报道之二十一:

       台大半日(一)

           启明书院_副本

3月15日,对台湾大学的参访,脚步主要停留于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以赠送100本《和尚·博客》的机缘,我们和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院长黄俊杰、副院长林建圃做了约两个小时的交流。交流时间很短,但所得很多,所收获的信息虽然不能描摹出台大的整体风貌,但通过对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的了解以及和两位学者的近距离接触,我仍强烈地感受到了台湾大学严谨的治学风气以及两位学者身上所散发出的浓厚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特别是已过古稀之年的黄教授其敦品励学的品格更令人钦佩不已。

黄俊杰——集儒佛之心要 行自觉觉他之志业

初见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院长、台湾大学历史系特聘教授黄俊杰是在3月13日晚,从华梵大学赶回到台北。72岁的老先生因为3月15日上午去医院复诊白内障手术的恢复情况,所以当日上午与参访团的交流座谈不能全程参与,故特意赶来会见法师。老人很朴素,个头中上等,一身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黑西服,让人真的不能和其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学者”“著名历史学家”“著名通识教育专家”“台湾教育界通识教育设计人之一” “台湾通识教育学会荣誉会长”的名头联系在一起。

用餐期间,同桌的一位女士特意告诉我:黄老师特别孝顺,每天不管公务多么繁忙,中午和晚上都要回家吃母亲煮的饭,然后陪母亲散步。一句简单的闲聊,却已让人感觉到黄教授的为人,以及别人因此对他的敬重。

3月15日差一刻钟九点,参访团一行赶到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的一间会议室,会议室内,黄教授和其工作人员早已等候在那里,背投及LED屏上“诚挚欢迎北京龙泉寺贤立法师暨参访团莅院交流”的字样让人感到对方的热情与恳切。

image006

image008

image010

      双方寒暄交流了一会儿,黄教授接过等候在身边的工作人员手中的文件,抱歉地对贤立法师说“真对不起,还有公文要处理”,然后认真地埋头处理起文件来。此刻,你在黄教授身上,又看到了一种当仁不让、老骥伏枥的精神,让你觉得他不过茂年而已。

image012

九点钟,交流准时开始。黄教授通过事先做好的DVD向大家介绍了自己及台湾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由黄教授主持的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成立于2006年,是台湾一所重要的人文社会整合中心,也是海峡两岸四地最先成立的高等研究院。据片子介绍,该研究院成立的目的鉴于过去百年来,亚洲的人文社会科学界基本上都以欧美的相关理论、学说或者研究方法来解释东亚的传统与现代发展,却忽略了西方论述未必适应东方的根本问题这一现象,因此学者们提出从东亚出发,研究方向从欧美的横向移植转向为东亚文化的纵向继承,以价值理念为研究核心,然后进一步将研究事实放在东亚儒学、民主、法制、华人自我观、人文精神等价值领域的脉络中来加以考察,进而解读其背后的深刻意义。

因应如上研究方向,高研院设立了一系列研究计划和整合平台,如东亚儒学研究计划(东亚论语学、东亚孟子学、东亚诸子学、东亚阳明学、台湾儒学、儒家美学),东亚民主研究计划,东亚法院与法律继受研究计划,欧盟研究整合平台等等,为了确保学术研究获得最好的成果,研究计划从邀请计划总主持人到确立目标,从拟定计划到送审正式启动,每个环节都相当严谨。为了让整体计划发挥最大的效应,台大高研院在各计划总主持人以及分项主持人的遴选标准上十分严格,只有具有相当资历、研究成果杰出者才可出任。据黄教授讲,这些计划主持人,不论是在学问上还是在政治上都有相当的水平,他们有的当过民进党政府的部长,有的是蒋经国基金会执行长,但在这里,黄教授对他们说:在我眼里只管你们的学问。由此不难看出,正是这种独立、严谨的治学态度,保证了学问的纯正性以及研究成果的价值性。

接着,黄教授通过PPT的形式,向我们讲述了他的学佛历程以及他的教育观。

image014

image016

1965年,黄教授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参加了台湾大学的学生佛学团体,1966年亲近居士大德李炳南先生,1967年皈依印顺导师,在随后的一些年里,又接触过晓云法师、证严上人、圣严法师、日常法师等诸山大德。几十年的佛法熏修,深厚的儒学造诣,再加上悲天悯人的情怀,黄教授深刻意识到学术是一种志业,教育更是一种志业。

image018

image020

有感于21世纪学生们的心灵多处于“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在人世间昏睡,我的心在飘离,似乎要离我而去”的沉睡状态中,黄教授指出“大学教育的目的是增进人类之福祉,使人类离苦得乐”,而达到这一目的的方法就是“心灵觉醒教育”,它是儒佛的共同理念。

那么“心灵觉醒教育”从何开始?黄教授指出从“教师的自我提升”开始。教育是“自我”对“他者”生命的转化,所以,“自我”的转化是起点与基础。黄教授通过《大学》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五分律》“善自调伏,具足威仪,常行忍辱,怜悯众生,是谓出家”,《菩提道次第广论》“尊重能调他者须先调伏自类相续”“自未调伏不能伏他”,来说明“自我”的转化是 “世界”转化的基础,也就是佛教中常提及的“自觉觉他,己立立人”。那么教师又如何帮助学生觉醒自己的心灵呢?黄教授指出,教师要有“同体大悲之心”,要有“不忍人之心”(《孟子》),要“于一切众生,起慈悲心,无彼我相”(《慈悲三昧水忏》);同时教师还要有“观功念恩之心”“善巧柔和之心”。

image022

黄教授如是言,更是如是行。他在每年开学第一堂课上都会跟学生说:“感恩你把手交给了我,我能力不够,但我要尽最大努力帮助你完成生命的成长、知识的成长”;与黄教授共事的学者都对黄教授赞叹有加:“黄教授为人诚恳,能够尊重不同领域的学者”“学生特别喜欢他的课”“他待人宽容、柔软,能够整合整体,而不是从上而下”;他的教学方法也与以前有所改变,从过去的“出乎其外”,走向“入乎其内”。

针对20世纪知识只重视数量化、标准化、商品化的问题,黄教授为21世纪大学“心灵觉醒教育”指出了三个发展方向:生命教育、环境教育、经典教育。生命教育要以“典范人物”为学习对象,之所以要以“大学问家、大思想家”为榜样,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着独立人格与独立思考的可贵品质,而这正是教育的终极追求;环境教育强调人与自然互为主体性,正如《杂阿含经》所说“如两束芦,互依不倒”,其哲学基础基于佛法的“无限生命观”“缘起性空观”;经典教育则倡导读诵圣贤典籍,因为儒家经典是一种体验之学,从经典中汲取智慧,可以开创人们的生命格局,提升道德内涵,使身心达至统一。

最后,黄教授讲“心灵觉醒教育”的核心价值在于培育感恩之心,因为相互感恩,才能和平相处,最终天地万物才能和谐自在。

image024

一个多小时的座谈,我们不仅领略到了黄教授广大的视野、深刻的哲思、历史的情怀,更对其高洁的品格有了约略的了解。他那强大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使命感,推动他多年来一直不遗余力地参与台湾大学通识教育的改革工作。他所定义的通识教育为:经过教学活动,而来建立学生的主体性,并且使他们与生存的人文及自然环境建立一种互为主体性的关系,由此唤醒受教育者的生命。

在社会环境、人文环境、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的当代,有如此一位智慧、慈悲的长者以自己的生命经验为后学厘清思想的迷雾,点亮人生的航灯,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image026

标签:

阅读:6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