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宝莲禅寺受戒心得之十二:受戒心得(上)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2014年香港宝莲禅寺受戒心得之十二:

    受戒心得(上)

回到家了,感觉时间过得好快,明显感到好像昨天拉着箱子出发,今天下午就回了,像一场梦,剩下一些梦里的只言片景,似乎什么都没有实质发生过,但又无法否认。

车上,在家的法师就时常打电话询问贤今法师我们到哪了,感到很温暖,以为也就几位法师出来接一下,不想到达时,起身一抬头,吓了一大跳,密密麻麻两边站满了人!有同行开始下车,但我“吓”得都不太敢下去。

此次,全程从10月20日下午到11月22日下午回家,实际戒期是10月24日(10月23日到香港宝莲禅寺,常住及引礼师们做一些前行准备,24日正式开始)至11月20日(此日请师策导,并于客堂发戒牒。)

感受很多,以下从五个方面汇报。

一、师父功德

出去之后是那么实在感受到师父、法师、道场功德。

(一)师父对弟子负责,是真善知识。在戒兄那里听闻到,外面的一些道场,弟子一剃度或受戒后,师父是基本不管的,对于要做什么、怎么学修,不会给予什么指导,有问题去请益,也是要么不知道,要么说得也不如法。对于戒律,就更不知道怎么是如法如律的,有问题请益,答一句怎样怎样就可以了、随便就可以了。剃度请师父取法名,回答说“你自己想一个就好了”,或是只取了法名,没法号。或是去读佛学院,上着上着,没老师了,这门课也就停了;一大本经论,几节课甚至一两节课就讲完,一学期十几门课,英语、政治倒是全程能上,感觉挺颠倒的。对于像师父这样,对弟子家长般一步一步都忆念、安排、指导,在外面真的不容易找。

(二)师父兼顾做事、盖庙(有好些人单纯盖庙就无暇于其它了)、管理僧团、培养人才、看很多书和个人学修,这很不容易。其实师父同时还翻译经典,有翻译中心,将佛法翻译成多国文字,还出书(善巧说),将博大的佛法通过现代人易懂的语言和方式广泛传播。还在校对整理《大藏经》。听人分享悟光法师的话:祖师大德一般做三件事,盖庙、译经和培养人才,但很难有做全三件的,而师父同时在做这三件。

没庙不行,没地方安心修行。经典的翻译、传播关乎佛教兴衰,如唐朝玄奘大师,经典的翻译盛大,佛法也极其兴盛。没有具备戒定慧的人才,佛法也是很难传播发展并长久。

(三)外面的僧俗提到师父,言语中都透着一份尊敬、敬重。

(四)师父感召僧俗这么多人齐聚。

僧众方面,出家人日增,这在当下的国内、海外实属难得。据说香港十年有四人出家,也不知真假,但从此次见闻来看,应该不算夸张。年轻人、高学历者不少。大家跟着师父,接受和学习师父、道场理念,有着比较一致的目标:观功念恩、利他、奉献、付出、净罪集资、发菩提心、成佛。

俗众方面,人次多,年轻、高学历者多,不乏各国社会精英、名人,来到之后,愿意穿朴素服,做粗重活,做免费的义工,在外面是别人恭敬他们,来到庙里,他们尊重出家人和其他义工。对出家人很恭敬,有信心,发心猛利广大,听从师父法师引导,一起做广大事业。来源上,自四面八方,国内乃至世界各地。可以看到师父心胸的博大,能容纳这么多人,因为不一定所有人做的所有事都如理如法,但师父都欢迎,都包容进来,平安面免费结缘,各种文化活动,孝亲暖心,清明祭祖,中秋法会,春节庙里过年,晚会也能搬到庙里来,将佛法这样传播出去,这一切都很难得。

在外面,一般道场俗众护持少,恭敬程度低,做事积极性较低。像龙泉寺里这边做一件事,这么多居士一起欢喜干,很难得。如办法会,好多人做义工,在各个需要的堂口,各司其职,经常看到好多人一起干活,而且很欢喜,如水库清淤,几百上千人。工程部,几十成百人一起搬木材石头、建筑材料。之前拆山门前的景区厕所,也好多人参加,而且,有大工程,全庙各部组抽空一起干,如水库清淤,24小时排班,拆景区厕所也是。

(五)师父身先士卒,大事小事,亲自带着做。早期修庙、盖楼,后修水库,又如水库清淤,师父上去很早。在工程部时,师父亦时常亲自来工程现场查看、指导。各部组有负责的法师,法师也是带头干。有法师的指导,就有种无形的力量,沙弥俗众看在眼里,这种影响是很大的。23号下午比丘二班和新戒工程现场搬木材,禅兴法师亲自带队,中午拜忏看到法师起身时还要等一下,起得比较艰难,下午却一起干活,有时一个人扛一根木头就走,看到这些,心里很感动,也是激动欢喜的(在没死前还能有机会出坡、行善,),大家也不怕把衣服弄脏,也不顾冷。

(六)师父的数数关心暖人心脾。想到师父坐在车内,取下眼镜看手机时,那样的慈祥。想到师父路过寮房门口,等着我转身,然后侧身问我戴着什么东西时的关心。从药房出来,师父哪怕正领着美国来的参访团参访,也抓紧关心我,问我在干什么,师父是看出弟子状态不好,只是想用言行表示,他老人家一直把我放在心上,一直默默在背后关心着我。当与同行相处苦恼到极点时,师父的一句“有时候自己的感觉不一定正确”,顿时让弟子如沐春风,豁然开朗。师父在禅堂天台提到的,“一方面自己内心要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要抽象一些,要符合佛法,另一方面别期望外在的要达到自己的标准,因为外在的常常跟自己想要求的不符,不然,你一天到晚就不好过,就过不去,再一方面,自己的烦恼不能调服,换环境和人,还是过不去”,让我想换环境而希求能让自己有所转变的攀缘心又调转回来。想学车,师父很慈祥亲切地说,你已经学得够多了,况且受戒还要准备很多呢,可以以后学,让我攀缘的心又拉回来。当请益要不要回家时,师父说“不要到处跑,久住必有道,久住必有缘,回家,父母见到又会不舍,又会伤心”,让我犹豫、不安的心又放下。师父说“要多看书,看佛教方面的书”,然后弟子就去借祖师传记等,如果那段时间不看《六祖慧能大师传》《影尘回忆录》等,可能自己的状态更加无法想象。请益师父,为什么有这么多痛苦,师父哈哈大笑说:“不也有快乐吗?”师父说:“你们师兄弟间,一辈子就在一起吃住,应该是比亲兄弟还要亲。”这句话现在比以前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师父说“利他才是生命的意义”……。师父很多教授,现前当来的实践体会中,一次一次的得到验证和加强。

(七)做事承担时,才更体会到师父的功德。面对境界,烦恼任运现起,心攀到外面,拉都拉不回,容易着急,与人事对立,很难做到结合业果把事办好。遇事不排斥、逃避,不推卸责任,勇于去面对和承担,不仅不与大家对立,不让大家感到压力,反而通过做事让大家更加关系融洽,实在太难做到了。就像昨天(23号)下午,虽然木头压在肩上比较痛,但前面有人播放歌曲,马上看到自己的心就跑过去了,怎么拉都拉不回,想让注意力去感受肩膀疼痛的觉受,去注意呼吸,去感受脚底接触地面的觉受和过程,都不管用,心很乖很听话的攀在外面的曲调上,很惭愧。

(八)出去受戒,同时也对当今外面佛教及僧俗状况有了一些见闻,更体会到师父的辛苦。现行各庙的体制,出家人数量少,中老年来出家的占比例大,一些出家人威仪不整,措辞不择,做事随意,口无遮拦,过堂饱足尚拎一袋返寮,零食、宵夜,戒律的怠慢无知,大寮等处没结净地(可能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吧)……,而师父在努力推动规范传戒,推动戒律,光大佛教,这一步一步,真的没法想象,走得是多么的艰难,需要多么大的心力。

(九)《现代僧伽作持手册》和《三坛大戒受戒手册》,我们简称红本、黄本,上面介绍受戒流程,在什么地方得戒,易犯的戒律,忏悔、作净的方法等,对我们帮助很大。

(十)师父安排贤佳法师和贤今法师带队,真是非常好的安排。大家学习的过程中对戒律的疑问很多,都可以及时得到解答。可能是大家疑问多,疑心重,但贤佳法师一解答,大家都服了,没疑问了,加上法师持戒的示现,很大地增强了大家对戒的好乐和信心,增强了对师父、三宝的信心。讲戒中将纯正的戒法甘露带过去,开启了不少人内心的宝藏,已信者增信,未信者令信或种善根,因为有好些戒子也开始提问并表示想多学一些。因为持戒,让一些人感到了压力甚至讥嫌,因为他们不持戒。而这种压力,是内心之善未泯,是对自心原有价值体系的冲击,是好事。

贤今法师在龙泉寺是维那,又教法器,所以戒期安排法器人员,我们就上场了。在龙泉寺时,贤今法师催大家练,说师父很关心大家的法器练习,也催了法师好几次,现在能派上用场,看出师父的预见性。

戒期,非常大的感受就是,到底哪一辈子烧对了一支高香,以何因缘,让我福薄慧浅之人得遇师父这位大善知识,我怎么有那个德行,我怎么有那个资格,这怎么可能,这是真的吗?这不是做梦吧?听到师父两个字,想到师父的容貌,想到师父的劳累,想到师父的辛苦,就忍不住眼鼻发酸。

有人说,师父怎样怎样,但弟子有时候宁愿把师父看作一名普通人,从出家以来,瘦弱的身躯肩负着那么多的重担,受了多少委屈、磨难和冷眼,一步一步走过来,师父吃了多少的苦头,渐渐的苍老,而自己现在戒定慧的功夫还是这样的经不起境界……。从开始看到师父和师父的照片,感到师父的眼神里总是带着几分忧悲,并不是那种一身轻松,哈哈大笑,了无牵挂。也是因为这点,对弟子有着或多或少的触动。师父老人家心里,装着太多太多的人和事,在在处处为佛教、为大家而担忧,悲心任运无间从心底通过双眸向外流淌。沐浴在师父悲悯的阳光下,暴风潮起时,师父把弟子拥在怀中,与尘世洪流隔离;风平浪静时,师父带弟子遨游虚空,一点一点,等待着弟子的成长和觉醒。是自己成长太慢,一次次地辜负师父。师父是父亲,望子成龙。

祈求师父和诸佛菩萨加持,愿弟子等速速有足够的戒定慧的功夫来面对一切复杂的人事物的境界,愿弟子等于一切时中恒以智慧和大悲观照一切。

二、法师、道场功德

发现外面大家的感情大多比较淡,要想求助帮个忙,那真得去求,还不一定赏脸。犯戒如果要忏悔,就真得去跪求了,说不定还不知道怎么作法忏。得罪人了,找他忏悔可能都不理你。

在龙泉寺里,一讲发心做事,僧俗都那么发心,愿意一起干。找人帮忙,时常都有愿意帮忙。愿意忏悔的,损恼了对方,忏悔之后,就真的不记仇还包容。大家很善良,价值观和言行都是趋向善良积极的,平日谈论的话题没有粗俗下流的,愿意持戒学戒。法师同行那么关心拉拔,随时都可以找法师请益身心、生活、学习、修行等各方面问题。可以谈心,内心的痛苦也好,外在的也好,都能得到极大解决。不能马上解决,也会想办法给你解决。随时请益,都那么耐心解答关怀帮助,而且是微笑的,而且将心里话,将自己的经验心路分享,而且巴不得你去请益,去亲近,巴不得全告诉你的。真的,这上哪去找啊!

而且,寺里是公有制,需要什么可以领,看病、出行,常住负责。外面大多不是,看病也好,个人物品也好,往往得自己花钱,所以就不得不拿红包、存钱,但究竟多少才算够呢?恐怕存再多也没有够的时候,内心始终都是惴惴不安的,心里没底。现在的物价、看病吃药那么贵,存多少钱才够看病呢?生一次大病,再多的钱都可能全花光,生活等各方面都没有完全的保障,又缺少人护持,自己劳作,甚至还有戒兄说要打小工赚钱养活自己,吃喝温饱都成问题。就算拿红包,拿多少才算够呢?这样去设身站在他们的角度,为他们考虑,就发现,他们过得很苦,很需要帮助,心里对师父、对常住更加的感恩。

而且,父母可以接来养老、看病、吃住,有药房,有电脑,有学习的教室,有大量藏书的图书馆,有好多处可以随时拜佛的地方,如佛堂、禅堂、斋堂、电脑房、教室等。

标签:

阅读:9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