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宝莲禅寺受戒心得之十二:受戒心得(中)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2014年香港宝莲禅寺受戒心得之十二:

受戒心得(中)

三、同行功德

以前就觉得说,同行们是比较善良,内心对此也有些体会,但不深刻,也没有觉得太特别。去到外面,才发现大家就是那么的不一样,就是那么的突出,而且是比较自然的,本来平时就是这么做的,但是这个本来平时就是这样做的,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却是已经很高层次了。比如集众排班时,大家先在楼下排班,然后再过去集众的地方,很有序。到了集众的地方,龙泉寺的戒子就站在原地,不怎么动,几乎都保持安静,也不怎么乱看,密护根门,很挺拔庄严。周围有些戒子三两相聚,嬉笑打骂,内容不乏低俗无趣,难以入耳,也根本不会想到说自己的行持会给周围信众游客带来什么影响,会给佛教带来什么影响,自己的身份是多么尊贵,是否对得起这个尊贵的身份。

那时候想,如果大家集众排班,往那一站,一百多号人,密护根门,挺拔站立,各自用功,没有散心杂话,更没有嬉笑打骂,内心向善,又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标,那份善业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庄严肃穆,不知道会让多少人肃然起敬啊,已信者增信,未信者令信,那是绝对的事。虽然如此,一方面对正在“造业”的戒兄心生悲悯,因为无明无知无学,没有好的环境熏陶、善知识的引导,才变成这样,而当下的造业,现前内心必定空虚、焦虑、不安,将来也必定感受极大苦果。而对于信众游客,一方面扼腕叹息,好不容易值遇佛法,好不容易来一趟庙里,却是这般景象,可能心生讥嫌,毁谤轻慢,不能让他们在成佛的路上有更多的增上,但心里也很明确说,这都是各人往昔的业力,造如是业感如是果,但正因为是业果,自作自受,而他们不全知情或全不知情,这才更让人心痛和悲悯!

同行们确实是很善良,个人的行持会比较注意,一方面是自律,一方面大家会考虑说,自己做不好,会让人讥嫌,会坏人信心,对佛教的形象不好,会给团队、给道场、给师父抹黑,大家不是在考虑个人,而是团体。

平常大家的话题与内容,没有世间的无趣,没有低俗无聊的玩笑,没有脏话,甚至都很少发脾气,说话都比较礼貌客气,见面问讯鞠躬,按戒次、年龄顺序,整个都非常有序、礼让、谦和。说到这里,自己很惭愧,之前还时常生气,甚至发脾气。法师讲:“发脾气是非常粗重的烦恼。”自己还没有很深的认识到,现在再回头看,真是无地自容!惭愧得要死!有话好好说,好好沟通,大家又不是石头。实在沟通不了,那也可以换方法、换人、换时间地点,就放下自己的意见嘛,怎么也犯不着发脾气啊,那真是很没素质、很没修养、很粗俗的表现,世间的标准讲都不是一个有德行有品质的人,更何况是出家人呢。

互相的包容,而且不记仇,犯错了,包容你,不会说想把你怎么样处置。做事、说话得罪了对方,若愿意忏悔道歉,对方也马上放下,原谅自己,又好像跟没事发生一样,该干嘛继续干嘛,不会说以后找机会给你颜色报复你。这实在是非常难得了。这样内心的防御感就大大降低,也容易安稳踏实下来,不会想着说等下会有危险。因为成长以来,以及看到现在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越来越低,彼此防备心很强,怕对方有所企图,接近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生怕别人会来伤害自己,生怕自己辛苦努力得到的财富、地位、名声会失去,而精勤励力守护。乃至不敢接受对方的好,会想说他对我好是否有什么目的。同时又害怕财物等丢失,去到外面坐车走路旅游乃至坐下休息,都紧紧抱着包包,家里的门双层乃至多层,门内三根锁柱,柜子也上锁,窗户不锈钢的,还备些工具在家里,出行还备些工具在身上以防偷盗和意外。外在的现象无非是内心状态的反映,外在的锁,其实是内心的锁。这样就很累了,整天从一睁开眼,乃至睡梦中,都不敢完全放松警惕,身心紧张、不安,很多忧虑害怕,很多俗事操心,戒备的“正念”比我们持戒的心还要强。他们任运的于一切时中都有很强的“正念”,不能干什么,要干什么,身心这样长期的压抑紧张,不能得到放松和休息,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的疲累不堪的,苦到不行。

13同行照顾晕车体虚者1

照顾生病的同行

互相的关心、劝勉,生病有人关心照顾,给打饭、按摩等,有人念佛念咒回向。出发时晕车,大家很关心,还有师兄马上就开始念佛回向病障业障消除、身体早点康复了,真是感动啊。

做不好了,有人会跟你提,不然单纯靠自己要认识到哪里不好或做错实在是很难的,除非有超强的自我反省能力,但绝大部分人这个能力不强。有时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自己都没意识到,都忘了,不知道已经损恼到别人了,没人提出来,死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以上是做人、做事和个人修养方面。对于持戒,就更是如此了。一方面,同行为自己营造着良好的持戒、忏悔的氛围。其次,自己犯戒或失念可能都意识不到,但同行会提醒。如早斋时跑到外面去看明相,衣放在斋堂凳子上都忘带。如同行了解到没结净地,存在共宿的问题,存在不净食的问题等,都是同行发现并提出来,自己才能知道、看到。再次,同行也是自己的镜子,通过观察同行善友,来反省自己这条有没有做到做好,这条戒有没有犯,自己平日的言行是否也是这样。这样很好,自利利他。或是这样方式言行不好,损恼他人,给自己造违缘——没有周围这么丰富的演员角色,丰富的素材,自己真没法进步,没法认识自己是谁。最后,犯戒了,能有人忏悔。如果没人忏,或要去大老远的其他道场忏,那真是……。而且,团队中人多,这个人没空或状态不好,还可以找另一个人,基本总能找到人忏悔,或找不到,等他忙完,也能及时忏悔。总之,是很殊胜的,这样一群持戒修行的人氛围这么好!大家这么善良!

总之,在一个团队中,很多事情、很多问题、很多方面,不同的人一起就都考虑解决了,大家的智慧合起来就不可思议了。自己没考虑到的,有同行善友早考虑到了,很多方面也早就准备好、解决好了。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做事时现前、当来都有很多的不便,住道场也好,出行也好,都不方便,而且问题出现的时候,自己的智慧毕竟很有限,所知所见有限而不全面,很难像师父像佛陀一样,对所有的缘起都通达,然后能考虑所有的缘起,现前究竟的一切影响和价值,而做出最佳的决策。

总之,在一个清净和合的团队中,那是最开心最幸福的了!大家各司其职,开着大船往前走。不然一个人根本没法开动,分不开身,同时两个多个地方出问题,就没法处理,只能沉船或坐以待毙。但只有大船才能经历风浪,安全快速平稳的到彼岸,小船一下就被风浪吹坏或吹得远离方向,或中途被鱼给吃了,被强盗劫了。比如出行,有人负责食物,有人负责摄像,有人负责药品,有人负责安全,有人负责跟这边那边联系,大家一起持戒,一起面对别人的眼光。东西多,大家一分开,你拿一点,我拿一点,就没了。

四、弘法寺、宝莲禅寺常住功德

观功念恩实在是一个好的法宝,平常若经常训练的话,将会受益无穷的,也很容易策发起感恩心、惭愧心、报恩心,内心会容易平静安稳。不过,恨自己这个功夫平日训练的还很不够,所以在受戒时因为观过而调心调了很久,对登坛或多或少也有些影响。

去到弘法寺,安排住的房间很宽敞又明亮,牙膏、牙刷、水杯、药皂、烧水壶等都准备得很齐全。出发过关去香港,期间会跨过中午过堂的时间,怕大家饿着,所以弘法寺常住还准备了好多零食、水果、水,后来又搬来弘法寺制作的绿豆饼,包装也比较精美,几乎人手一盒发给大家。

到了宝莲禅寺,是下午大概两点左右,我们的教授阿阇黎,宝莲禅寺住持上智下慧长老,在大雄宝殿亲自迎接。安排了我们龙泉寺的20名戒子住西单的一栋寮房,跟本地及海外的戒子十几个人住同一层,其余的戒子都住在东单的一栋楼里。也算是一个特殊照顾吧。

平日上殿、教习威仪在万佛宝殿,新落成还未开光,里面非常庄严。还记得第一次从台阶走上去,一跨进门,一抬头,迎面五尊五方佛,金光闪闪,似乎将我整个照进去了,一下被震住了。戒坛也是非常庄严,而且听说戒子的名字到时候会被刻在戒坛的墙壁上。过堂在朴初堂,也是很庄严华贵,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很受不起。

SONY DSC

万佛宝殿

因为大学在广州待了四年学习,在佛山待了一年实习,对这边的饭菜口味、语言等就比较适应,菜很清淡,青菜有些就只是过一过白开水,碗也比较小个,以粤语为主,还有英语。以前就觉得英语亲切,听着粤语也是感觉很好很亲切,大学时“逼着”同学朋友教,乐此不疲。有人毕业了不会说,甚至不会听,但我基本的交流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以这样的因缘,到宝莲禅寺后,我很快的适应下来。不过,因为语言比较通,时常听到好些低俗的话,这也是一个痛苦,到后面就只有调心,他们被烦恼逼迫,他们无明,忏悔自己语业不清净,正好对境修慈悲心、修定力。

考虑到大家从大陆从北方来,气候、饮食不习惯,常住在过堂时给每人发板蓝根、感冒药和健胃消食片等等,而且分拣好了,用小塑料袋都装好摆在桌上,摆得也很齐整。因为结斋时间比较短,有人吃不饱,而我却因为吃得刚好或不够饱,身心感到比较轻松舒畅,反而心生感激。

引礼师们也是很慈悲,布置场地、发放物资、制作新戒证及前行准备,也不少体力活,几乎都是他们在做了,也是很感恩。未受戒时,感到他们都是大比丘,却为自己这样付出,很感恩又很惭愧。受戒后,仍感到他们是大比丘,自己尚是新戒,对他们的辛勤付出,仍然是惭愧和感恩。本来,这些事情应该由我来做才对,现在却要引礼师们这样去做,心里自然是惭愧的。平日排班、出行,带班的引礼师会问身体怎么样,好些没有,点滴的关心让人心生暖流。出去坐车晕车,引礼师也好,戒兄们也好,就把前面的位置让出来给我们坐,引礼师上车下车乃至第二天仍在问,身体怎样了,有没有好些。他们对戒律也是很尊重,虽然除了二师父来自宝莲禅寺,其余的引礼师都是从辽宁北普陀寺出来,但他们对贤佳法师、贤今法师的意见也能很好去听取,能放下自己的身段,这确实也是很难得,说明他们的心胸也是很宽广的。当有戒子犯错的时候,三师父等引礼师也会提出批评,并让拜八十八佛,为了整个集体着想,他们不会顾及自己个人的一些东西,这也让人很感动,虽然,这些戒兄们犯错也好,行持怎样也好,对自己并没有太多影响。

宝莲禅寺那边旅游人数很多,从十点多到下午五点多,尤其中午、下午人很多,还有拿着喇叭的导游,人多人杂,境界很散乱。因为住二楼,楼下很吵,刚去到,心里有点慌,这怎么用功啊,但后来想到,这个应该是没法改了,得马上调自己。就想:如果非常安静,没有这些人,想想那个情景,那就没法对境去发心,发救度的心,发菩提心,只是在那里不走心的想“我要发菩提心”,可能只是自己的妄想,不实在,也没有力量,一对境就垮了,现在正好借着这个境,看自己的心能不能去练习去发起。同时想,这些都是无始生死以来自己的生身父母,每一次相逢都是久别重逢,我们以前某一世相逢,后来大家造业的不同而去了不同的地方,去了不同道,很多可能在恶道受了无尽的苦,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又能相聚。虽然我不一定去看他们,但终究是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又相遇了。越想就越觉得实在难得,似乎真生起那种久别重逢的激动,感激命运的巧做安排。又想,这些父母们应该都很挂念我吧,他们今日是借此机会过来看我来了,这样对境思维后,内心的排斥就几乎全放下了,激动欢喜悲悯。

后来又思维世间八苦,想到他们过得很苦,身心躁动、不安,将来可能还会受苦,不觉心酸起来,又想到,还好,他们能来寺庙,也看到有不少人对着天坛大佛合掌问讯。看到生病的斋主、虔诚的斋主,内心实在不忍,但也欢喜,他们或多或少已经种下善根,无论与三宝结善缘、恶缘,将来都是得度的因缘,总有一天会得解脱成佛。也会时有感觉,自己之前应该也是十恶五逆之徒,劳烦佛菩萨生生劫劫苦口婆心千辛万苦的引导,今日出家了。佛菩萨看到我能出家,内心应该是非常欣慰和欢喜吧,真的辛苦他们了!同时看到虔诚的斋主,内心也是惭愧,受之有愧。

总之,好多方面,对常住也好,法师也好,虽也有过观过,但更多的时候是比较能去观功念恩。因为观功念恩,而让自己保持正见和主见,不被负面的言语带走。正因为这样,让自己得以快速适应。也正因为这样,得以在听到有人观过、有人抱怨牢骚时,自己能不改初衷,对常住、引礼师这方面没有太多动摇,身心的影响也比较小。这是本次对观功念恩一次比较深的体会。

以前觉得说观功念恩是很基础的事情,不必要太去花时间精力,但是在戒期中,加上以前的熏习,越来越体会到它的重要性。还是得回过头来,还是得从头来,要把这个基础打好。而且也意识到,观功念恩绝非仅仅是基础的东西,它非常重要,有了它,有了很强的观功念恩的能力,那就可以让自己身心保持在一个感恩、报恩、惭愧的状态,对立就很少了。对立少,没有对立,那身心就会很自在轻松了。而且这样的状态下,很多的烦恼根本不会来侵入,就算现起,也很容易就对治掉。更加体会到慈悲心是对自己最好最大的保护,让自己免于几乎一切的伤害。如果有对立,无论怎么调心,都感觉不那么彻底,不那么究竟,都有点自欺欺人。因为无论怎么调,自己身心的状态自己还是比较清楚能感受到的,骗不了自己,最后还是得放下自己才是真的感到解脱和自在。而且还体会到说,观功念恩很容易策发起感恩报恩的心,去为众为他付出的心,利他心,这与菩提心很相随顺,这实在就很殊胜了!而且还体会到,就说,平日没事时就要多忆念某人某人某时某地某次或平日对自己的关心照顾等种种恩德功德,慢慢这种对某人的忆念就会有力量,当某人再有什么境界的时候,自己若想观过或烦恼,而此时又提起之前的忆念,就有力量去对治这个对立,对治这个烦恼,不然,就肯定被烦恼带走了。这些体会和想法,之前也都或多或少听过,而且有的也不下好几次,但内心没有生起觉受。没入心,那就没有体会,没有体会,就没有受用,就不是自己的,就用不上,也就只是听听而已,对境的时候可能还抱怨说怎么观功念恩观不起来或作用不大呢,没有觉受,没有力量的缘故。

标签:

阅读:1,0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