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宝莲禅寺受戒心得之十二:受戒心得(下)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2014年香港宝莲禅寺受戒心得之十二:

受戒心得(下)

五、自己受戒体会

临从寺里里出发去受戒前,还是有比较大障碍的。一方面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觉得自己很差,造了那么多的恶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常住和法师,不配去受戒,没脸去受戒,怕自己做不到、做不好,总之就是不想去受戒。再一方面对戒心里没底,不认识,怕到时候受了戒破戒怎么办。听说250条戒,不可能一直不犯。还有好些是关于心念的戒,现在自己对于自己的心根本不能自主。所以,就很害怕受了戒会破戒。破戒可是会堕地狱的,感觉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最后一方面,是身心比较躁动不安,很烦躁,也容易不耐烦,不安稳。基于这三个主要方面,所以不太想去。但心里知道,这可能是业障,因为法师们都是说,越早去受戒越好,安排了去受戒,那就去受戒。

其实内心非常感恩禅兴法师、贤双法师、贤品法师,还有贤攀法师。

贤双法师在受戒前带我们觅罪、忏悔,那个作用确实很大。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坐下来好好反省自己走过的路,做个总结,但平日就算有时间,却没那个动力刻意去做。这次借着受戒的因缘去做,坐下来,从记事起开始回忆,反省到这二十多年来过得是多么的黑暗和糟糕,然后生起了很大的惭愧心、忏悔心和感恩、报恩心。因为后来去到戒场,用来给我们忏悔的时间较少,好像是走过场一样,忏摩唱得也很快,起不到什么效果,内心没有觉受,就是受沙弥戒的审罪的戒定真香和菩萨戒前一晚的忏悔内心生起了忏悔心、感恩报恩心。所以,心里面就自然是非常非常感恩常住的安排,感恩贤双法师的慈悲引导。如果不是法师引导觅罪忏悔,自己那个时候的状态,非常浮,整个飘在空中,无惭无愧,自以为是,自高自大,脾气冲天,又身心不安稳,也不安住,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认识不到自己的罪业等等,那样的状态来受戒,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得什么样的戒体,会现起什么障碍,人生很可能会划入到另一个轨道。那种感恩感激的心真的是没法表达的,就非常想能马上到法师面前猛力地顶礼的感觉。

贤双法师带我们忏悔的时候,有一天那种忏悔感恩的状态消失了,内心很烦躁,半天找不到感觉,内心很急,越急越烦躁,拜不下去,就单独跑出来,不想拜了,很痛苦。加上时常有梦魇鬼压身不能动弹的事出现,所以内心经常恐惧不安,精神不好,也想过放弃。从禅堂出来后看到禅兴法师,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去请益。法师虽然很累了,但是很慈悲,为我耐心开示了很多,当中讲到,不要在果上求,要在因上努力,果自然会显现,要明白,其实内心的觉受也好,状态也好,那是果,而不是说状态消失了想马上找回来就找回来,是要在因上努力的,因上努力了,不用去管结果,那个果绝对会自自然然就会呈现的。对于这一点,当时觉得说得很好,以为懂了,也很心开意解,但其实并没怎么懂,这是在戒期中用功时才领会到一些,才知道那个时候还是没有听懂的。内心的状态与觉受,确实是一个果相,而不是单纯说,我努力要让心变成怎样一种状态。它要经过前期的因的努力,比如,密护根门、精进、正念、缘法思维、不放逸散乱,坚持用功,然后突然有一天,会发现,那种内心的状态就突然又出现了,这就是因果了。没有前面努力的因,而只是想求最后内心的状态怎么消失了,要赶紧找回来,找不到,然后就着急,这就很错了。

以上是一点,加上之前请益过法师的一点:不要跟别人比,别人的状态也是一个果相,你不知道别人今生是怎么努力的,更不知道可能人家多生多世都在修,修得很好,这生看起来好,状态好,那只是一个果相,你应该结合自己的情况来,在自己的这个阶段上努力。

对于持戒犯戒可以忏悔,忏悔就清净了,那反正可以忏悔,那持戒不是相当于没持吗?法师开示说,犯戒可以忏悔而得清净,是在精研持戒的基础上,努力持戒守戒的前提下,如果抱着反正犯了可以忏悔的心去持戒,那是放逸懈怠,那从一开始就错了,那不是持戒的心,从一开始就是抱着犯戒的心去持戒,那本身就犯戒了,忏悔也是不清净的。这在后来,贤佳法师也做过开示,平时就努力持戒,偶尔忘念或不小心,忏悔又能惭愧心、殷重心,当然是能忏悔清净的,而且不是说犯戒每忏悔一次戒就亏损一次,反而因为忏悔,戒会得到肥充,忏悔是有功德的,会增长戒体。

对于自己做事总是担心护法神怎么看的问题,法师开示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所有的问题都是在向外求,而不是向内求,应当在因果业果上努力,并加深认识形成定解,而不是管别人怎么样,护法神怎么看。

两位法师的开示在戒期的用功中,慢慢浮现,并得以或多或少验证和生起觉受,就是那种内心体会到说,哦,原来是这样的,我明白了。所以,内心的欢喜和感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在戒期中,浮现班导贤品法师平日的一些言行和对自己的拉拔,和平常对法师的不敬不尊,观过,撒娇,不耐烦,这些的现起,也促成自己能容易生起惭愧和感恩的心,对班导也感觉更惭愧、内疚和亲切了。

受沙弥戒前一晚的请羯磨阿阇黎上融下灵长老审罪,看到长老就觉得很慈祥亲切。长老九十多岁了,慈眉善目,步履缓慢,身体可能并不太好,说话声音很亲切,但尽管如此高龄,仍出来参与传戒,为佛教为众生辛勤付出。长老的笑容天真、平和、慈悲,很有感染力。有时候观想长老就是佛陀就是文殊菩萨,有时,我宁愿将长老看成一名普通的老人,就像有时把师父就当成是一名普通的出家人,去想师父这么多年所走过的路,所经历过的艰辛、委屈和磨难,所以就实在没有太多理由为自己找借口。

受完沙弥戒,从万佛宝殿走出来,心里挺欢喜,觉得终于是有戒的出家人了,法同沙弥了,沙弥十戒、沙弥律仪要好好注意防护持守,但其实也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变化,只是加强着对戒的正念。对戒条也是比较希求。去看比丘戒本,积极请益法师问题,担心会犯到戒。身心在受戒前后都是已经调到一个比较平静的状态。但受完戒的第二天就万佛宝殿开光,人虽然很多,但也没有感到受太多影响。但第三、第四天坐大巴车拉出去机场附近的酒店,参加朴老思想研讨会,又晕车难受,加上酒店感觉也比较豪华,吃得东西也比较丰富,人多人杂,心就不易安住,对境的能力不行,能比较明显感受到身心被影响了。第一天出去还好,没什么太累,精神依然还比较好,也没有太散乱放逸。但第二天(11月2号)就感到比较疲惫,感到身心散掉了,之前用功达到的身心的状态在消减,感觉还算比较守正念,但那种影响却是潜移默化的,这里散一下,那里散一下,这里看两眼,那里看两眼,又胡思乱想一下,用功就不能很好的相续了。

那时候想,离11月7号受比丘戒还有五天,应该有把握调回来的,所以就有些轻忽懈怠,觉得还有时间,所以在用功和修心上没有花大力气。直到快接近受戒了,发现身心状态还不够,才开始着急去用功修心。

受比丘戒前还是现起了一些比较明显的业障,就是身心变得比较烦躁不安,很不安住,不想受戒了,因为那种害怕担心又起来,怕持不好戒,心里没底等等。当然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的烦躁,找不到除了这些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突然就开始烦躁不安了,但又没法离开,因为已经来了,心想,这肯定是业障。贤今法师说,只要当下影响你受戒和对戒的希求的,就已经是戒障了,并不是说摔断腿,病倒起不来才是戒障。所以,心想,这应该就是戒障了,要想办法对治,但有点压不住,仍然很烦躁,想说先不受戒了,以后再说吧,受了戒就有很多东西限制我了。后来仍坚持随众,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说“这是业障,不要相信”。又想起禅兴法师的话,在因地努力,也在祈求。后来找贤佳法师汇报自己的状态,法师慈悲安慰,说世间的一切都是苦,是无常、不究竟的,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死了也带不走等等。我想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苦与无常是那么真实,这些外在的东西又有坏苦,五欲已经把我骗得够惨了,师父说,有形的东西是不可能满足无形的欲望的,想想很有道理,就先安下心来受戒,努力调心,希望策发真实的出离心和菩提心,得上品戒。

前一晚,师父过来了,请戒开导,但自己想看师父,又感到不好意思,为自己的言行和想法羞耻。

也怪自己平日观功念恩训练得太不够,不过也因为如此,之后对观功念恩更加有体会和重视了。受比丘戒的当天,有一位比丘尼老是窜来窜去,心里就起了小烦恼,都是一群男的,一个女的还是比丘尼来凑什么热闹啊。以为她等下会走,但后来从万佛宝殿上到戒坛了,她还不走,甚至还登上戒坛去拍照,内心就很不高兴了。知道自己起了观过的心,不耐烦,嗔心(这个戒期比以前着实体会到,嗔心确实是最坏善根的了,能摧毁你努力用功用功达到的一切的身心的状态。我想,就是火烧功德了。所以也因此更加强了之前的体会,就是说,只有慈悲心才是最好的对自己的保护,有嗔就有对立,有对立就麻烦,就不彻底,那调心都是假的,有对立的前提存在,你怎么调,调不到彻底的自在),也知道此时不是时候,得赶紧调。心里就想,有师父在,我对师父有信心,有师父在,这一切肯定都会如理如法地按部就班去做,那个比丘尼等下肯定会让她走掉,不可能会让她待在这里的。然后就祈求师父的加持,心里好受些。又想,是我要受戒,我要解脱成佛,又不是她,她在不在,她要干嘛,关我什么事。但这样想发现还是有对立,是带着嗔心的,不行,不究竟,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又观想她是观世音菩萨,平时不是喜欢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嘛,今天菩萨来看我来了,这样想,心里好受些。努力调啊调啊,就开始后悔,因为之前也见过这个人好些次,有活动经常看到,有次我们请师还在我们中间窜来窜去,人站那么密也不怕碰到我们,那时候就看她不太舒服了。唉,也怪自己那时候没有防微杜渐。如果那个时候就观功念恩,调服了烦恼,甚至生起感恩心,这个时候就不怕了。不过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了,这正好提策自己,以后要在观功念恩方面多多用功。还好,后来人走了,离登坛还有约半小时,前面有三坛,我是第四坛,赶紧做前行,思维为什么要出家、为什么要受戒,思维师父、父母的恩德,思维佛教的状态,希望能尽快提策起真正的发心,“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为令正法久住故,为度一切有情故,为了解脱成佛,师父一个人做的太累了,要为师父分担”等等等等。但自己能感到,因为刚才的观过嗔心,加上出去研讨会状态散掉还没完全调回来,加上内心对师父的羞愧,对自己的羞愧,身心的状态没有明显起来,这个是自己骗不了自己的,有些着急起来。又想起禅兴法师说不能急求果,要在因上努力,知道着急无济于事,于是继续调心,继续思维。临登坛了,状态好一点,有些激动,但仍不明显。这时候,想到找贤佳法师当面指点,我举手让法师看到,然后说:“法师,我有些紧张。”法师双手轻轻拍着我的肩膀,特别慈悲温和地笑着说:“不要紧张,多念佛。”一下就感觉有一股气流很暖和从肩膀头顶直入身心,舒畅缓和,感恩的心刹那发起,很真实。一思维师父现在一个人的辛苦就眼睛发酸,要为师父分担的心就起来,但因为刚才嗔心的缘故,起来一会儿马上又渐渐在变弱。登到坛上有一个很小的台阶,好像绊了一下,登完坛后退走,那个台阶又踩空了一下,心里也是一惊。观想的时候,因为以前平时上殿也好,平日也好,有时会观想,要受戒了,也刻意有过一些练习,但发现此时观想却与平时不太一样,一观想,发现耳边一下观想冒出了很大的响声,像巨大的雷声爆炸一下,“嘭”一下,突然想到说,对哦,还可以观想声音唉,于是就观想震耳欲聋的雷声于四面八方响起,从身边周围再观想宝莲禅寺及寺周围的山,继续往外观想,震动,剧烈震动,十方一切情与非情的境界都由恶为善,而且对这一切境界本来之前起恶心,是恶缘,是恶的,现在都起善心,都变成善的,善法祥云升起,汇到空中,灌入到头眼、手指、身、脚趾,观想一切的恶业犹如头顶上的一块块巨大的黑色的石头,遮蔽了天空,一片黑暗,一道光穿过,变大,将黑暗除去,震动起来,将大石头都震碎震裂消失,又来大风,将大石头迅速在腐蚀掉了,又观想恶业如非常厚的沉结N年的坚冰,然后被震裂碎掉,又观想一个摩尼宝珠外面都是污垢,而且非常坚固,然后这些光下去,又有流水下去,流在上面,将污垢迅速腐蚀,同时又观想小铲小刀将这些再坚固的沉珂都一大块一大块剔掉,最后水一冲,彻底冲洗干净,以前有好些次看太阳,此时观想这个摩尼宝珠一尘不染,大放光明,又往外照射,戒坛,再是宝殿,再是周围山林,依次往外,观想自己分身无量,到了十方刹土,现身说法大转法轮普利有情,心想,为欲正法久住故,为度一切有情故。登坛中,也时常看师父,也看一下其余九师,观想周围上空是十方佛和菩萨在云集,又有很多护法善神,无量无边,所以心里就比较踏实,觉得他们一定来了,有他们守护,肯定会很安全很踏实。过程中经常看师父,以对自己内心有亲切感和策励,但师父好像一直没有看我,看到师父时常为我们的羯磨阿阇黎翻书,并指在哪里,心里很感动,师父又做得戒和尚,又帮融灵长老,为人考虑,待人着想很细心。融灵长老也是一直微微笑,很亲切的一位老人。

13三师和尊证1

因为下坛时,踩空了那个小台阶,心里一惊,看了一眼右手边的十师,心里觉得有点没面子,有些羞愧,当下反省,其实整个过程还是有些紧张的,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如果内心与十师彻底消除对立,他们就是爱护我的,我怎么样,他们都是包容慈爱帮助我的,这样的状态上去应该效果更好。因为这一惊,那时候就想,会不会影响到戒品。下来后,本来要绕戒坛一圈也忘了,他们提醒,才又跟上去。一下来,好像也没有太多感受,只觉得说:“哈,我是比丘了,身份不一样了。”有些激动,但也没有更想太多。

去礼四圣,心里面是比较欢喜和激动,但没有那种非常欢喜和激动,正念告诉我,已经比丘身份了。此外,没有更多的东西。路上、回去,大家见面道随喜。

中午准备躺午睡的时候,同学问我:“你受完戒什么感受?”准备回答,突然内心冒出来感受,就如实回答说:“责任,感到了一种责任。”是啊,突然感到了一种责任感,弘法的责任,感到自己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一切的恶业和烦恼习气已经打包扔掉了,是重新做人了。真实地感到了责任,而且在内心是有力量有分量的,不是之前一提,就只是一提,过过嘴,走不了心,内心没有觉受和力量。现在真实感到这个责任的存在,一提责任,感到有股力量,感到说,身上的担子很重,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是成年长大了,有弘法的责任,而且是跟师父是一样的重。不是说师父出家早,他们就要多承担一些,他们的责任就重就多一些,不是,我肩上跟他们的责任是一样的,我有着和师父一样的弘法的权利和能力。我知道这不是慢心,而是真实地想挑起本来该属于自己的担子,这个责任和义务,毋宁说是权利。这份弘法的权利和能力与师父无二无别,没有说自己是新戒,就可以少做一点,不是那回事,一样的。在面对佛教衰落在面对困难时,我有必要站出来一起去面对,而不是说我是新戒,我在后面应该受保护,不,不是,我也有责任,我应该站出来,我要冲在最前面。

现在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不是自己的,自己也不是自己的,感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都会有很多影响,对周围很多人很多东西好像都会有很多影响,说不清影响在哪,但隐约就是能感到似乎有种影响。所以,也就要更好地注意自己的言行,要令已信者增信,未信者令信,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关乎着佛教的命运。

持戒,正念,观照,发现持戒的时候,身心是那样的安稳和踏实,很快乐。犯戒会身心燥热不安,忏悔完就轻松舒畅了。戒不是可怕的,而是那样的快乐。原来持戒可以这么快乐和安稳。一对照,自己的毛病习气就马上被照出来,藏都藏不住。如果不是戒,以前根本没法找,找不到,也没法对治,如手叉腰、交夹腿,说话嫌麻烦或不经大脑而敷衍而小妄语等等。

受菩萨戒的时候,似乎比较有感觉。但受完出来,当天感到特别的烦躁,很容易就烦躁不耐烦、起嗔心,心想:“怪了,怎么回事?麻烦了,菩萨不舍一众生,现在却动不动还观过,还不耐烦,还嗔心,而且是对同行居多。”到第二天、第三天才好些,事后想,可能刚受完戒,一下有压力,怕自己做不好,而且不太适应,有一个过度和适应期吧。之后,就感到身心很舒畅,身体轻巧轻飘飘的了,就这样维持着,有时明明感到身体比较累了,但却仍感到身体其实很轻快,内心很轻松,不沉重,有时明明感到心里也有些累了,但又同时感到内心其实并不累,很轻快轻松,这是很奇怪的。

还有一个体会,戒期自己对定课有比较好的坚持,21遍大悲咒,30分钟的拜佛,这个应该也是让自己的内心变得越来越有力量。虽然之前会出现要做定课时,内心排斥不想做,或累了的时候不想做,但整体坚持下来,发现还是有受用的。

另外一个就是发愿,对境、走路,多发愿,发现真的比较走心去发愿的时候,内心会生起动力、善法。这在以前也是没怎么体验过的。如上楼梯就愿大家一天比一天好,年年生生增上,下楼梯就愿大家烦恼越来越少,业障越来越轻,走平路就愿大家成佛之路平稳安全,对境就愿大家能早日具足足够的戒定慧功夫,恒以智慧和大悲观破一切。

其它的,诸如感到内心平静的能力增强了,对自己言行、身心状态的观照力敏感了,利他的心和利他的正念增强了。名利心起来,知道名利心起了,炫耀的心起来,知道炫耀的心起了,不耐烦起了,知道自己不耐烦了,而且压它的正念的力量比以前强了,虽然胸中难受,但比以前更可以忍受了。面对境界,起烦恼,我发现自己甚至有时候可以选择了,可以选择观过念怨,然后调心,去想:“刚才是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生气难受的?他为什么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然后调啊调啊。但后来想:“这都是胡思乱想,越想越乱,就好像瞎子在暗中瞎整一通,越整越乱。”也可以放下不管,直接选择提策观功念恩,忆念他的功德恩德,都不让恶念去生起和延续。甚至可以选择直接不管它,忘掉,继续做该做的事情。发现去想啊调啊,都好无聊,好没有必要啊,根本没必要,是浪费时间,那都过去了,直接不计较,忘掉就好了,继续该怎么对人好对人好,但这条还比较偏于认识上,真正做起来力量不强,还得用观功念恩和调心来化解境界。

下午回到龙泉寺里,既熟悉又陌生,家长父亲不在,不过很多大师兄大哥哥在,就这种感觉,这还是在适应期。在龙泉寺里待的这几天,真的好踏实,好开心,好快乐,看着大家很亲切,家人般,自己在一个大家庭中,沐浴在师父、佛菩萨和大家的关怀中,而且看到比丘法师,内心有种比较强的归属感,觉得我们是那么的坦诚,没有什么秘密或不能说的东西了。

通过本次汇报书写,反思到自己做事拖沓、效率低下,太久没写作,而对语言文字的驾驭能力降低不少,啰嗦痼疾仍存。此等均需日后下功夫改进。

标签:

阅读:90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