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五十六:法华盛会(上)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五十六:

法华盛会(上)

 

经过了近11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从瑞士到达了位于法国巴黎的佛光山欧洲总部——法华禅寺。虽然已经是晚上19:00,但这座历经20年筹建而成的欧洲最大佛教寺院的声名,让我们都精神振奋。

初到宝地

还在车里,我们远远就见到十几人在挥手,原来是五位比丘尼法师带着十几位义工在门口欢迎我们,义工们拉着一条醒目的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北京龙泉寺代表团访问法华禅寺”.

热情的欢迎1

一下车,就见到佛光山欧洲总住持满谦法师的慈悲笑容:“欢迎你们,阿弥陀佛,你们辛苦了!你们的行李一会儿会让我们的义工搬下来。”满谦法师开门见山,先解决了我们的实际问题。“感谢法师!”悟光法师合掌回应。“很高兴,见到你!欢迎,欢迎,我们欢迎你!”这时耳边又传来了一阵欢快的歌声,原来是法师们带着义工一起拍手唱歌,我们又一次被这充满活力的热情包围了。

大雄宝殿正门1

法华禅寺整体的风格现代而西式,从外观看几乎没有中国元素,但简约的造型中蕴含着禅意。我们首先来到大雄宝殿。大殿前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两端各一的高大白色石象,满谦法师说:“一般大雄宝殿前都是狮子,我们选择白象是因为取了释迦摩尼佛来到娑婆世界时的‘白象入胎’,另外白象又代表实践,普贤菩萨的大行。”大殿大门开阔,足有两层楼高,由三扇门组成,星云大师在2011年题写的“大雄宝殿”高悬在上,左右两侧挂着一副对联“兜率娑婆去来不动金刚座,琉璃赡养左右同尊大法王”,这与佛光山本山的大雄宝殿对联一致。因为大门一侧的墙面整个都是玻璃做的,所以大殿内部宽敞明亮,一层大概可以容纳三四百人,正中的白色释迦牟尼佛像神态安详。

悟光法师和贤清法师分别上香后,双方一起礼佛。虽在异国他乡,同样的信仰和心灵的依靠一下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礼佛后,满谦法师做了简短的欢迎和介绍:“悟光法师、贤清法师以及龙泉寺的各位护法信众,非常欢迎大家到法华禅寺来!今天国际佛光会巴黎协会王裘丽会长带着我们的会员欢迎大家。我们担心这么长时间大家肯定肚子饿了,所以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这里,一会吃完饭后,我们有时间再跟大家一一说明。”

大雄宝殿内景1

接下来,满谦法师为我们介绍大雄宝殿:“这是我们的大雄宝殿,供奉的是缅甸的玉佛,这尊玉佛是在曼德勒山最高点取下的石头粗刻后到台湾,在台湾细雕刻再送过来的。我们站在这里,就寓意着佛法僧三宝。中间玉佛是佛宝,墙壁上刻的是大师所写的墨宝,都是法语‘三好,四给,五和,六度’,另一侧是历年国际佛光会世界大会的主题,墙上的是法宝。墙壁背面可以打灯光,字可以透由灯光衬托出来。这个空下来的地方是要容纳僧信大众的,和合清净的大众就是僧宝。大殿上面还有包厢,年长和行动不方便的人可以坐下来。”这里处处体现着大师的弘法理念和待人着想的用心。

滴水润深

“估计大家一路都辛苦了。我们先用斋,然后再帮大家安单。”满谦法师接着说。出行之人最待解决的两个问题,法师早已安排妥当,让我们心里一暖。

我们一起随法师向用斋场地走去,所经之处满谦法师也做简要介绍。路过接待室时,一侧悬挂着星云大师的法照,摆放着各种结缘品,墙上还贴着一些活动海报。另一侧则是办公区域,两边墙上挂的都是星云大师的一笔字法语。

与法国义工交流1

穿过办公区,眼前豁然开朗,一个两面玻璃墙的屋子里已摆放好了西式的桌椅餐具。这里是将要开业的素食馆“滴水坊”。法师们在主位落座后,我们也和法华禅寺的义工们对面而坐,这样的安排把用斋场地变成了充分交流的空间。

大家刚一坐好,身着中式旗袍的义工们就为大家倒汽水,一道道精美的素食也随之而上,每一道菜都只是一个人量的精致小份。“慈悲喜舍遍法界,惜福结缘利人天,禅净戒行平等忍,惭愧感恩大愿心。” 带着大家合掌念诵了佛光会员四句偈之后,满谦法师举杯说:“我们先用没有酒精的汽水欢迎大家到法华禅寺来。阿弥陀佛!”开胃菜、主菜、汤、凉面、饭、甜点、水果——西式的上菜方式,中式的菜肴风味,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摆盘的精美造型,让人不忍下筷。

精美的素食1

满谦法师介绍说:“因为这里7月份要落成开光,前几天刚刚举办了一个记者开放日,当时也请了法国的记者吃这里的素食,记者们品尝后都很期待滴水坊素食的开业。”素食是汉传佛教的传统,是慈悲精神的体现。而佛光山把素食渐渐变成了一种潮流及文化,举办素食环保、素食与佛教文艺、素食博览会等活动。法华禅寺还有专门的素食烹调课程,用中法两种语言授课,饮食在这里也成了接引众生的弘法手段。

满谦法师看了下表,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便笑着对大家说:“我们今天是标准的欧洲餐时间啊。”“你们平时几点用斋呢?”悟光法师问。“晚上18:00,中午晚一点是12:30,早上这边7:00早课,8:00吃早餐,这是为了不太早打扰周围的邻居。通常在海外我们都会是这个时间表,除了在澳洲,因为那边面积大,不会影响别人。”

“这个季节欧洲日照时间很长。”贤清法师看着窗外还如白昼一样的天空说。“欧洲的夏天日照很长,不是有一个歌剧叫‘仲夏夜之梦’嘛。大家看现在的天色还很好,到了22:00左右,天才会黑下来,尤其到北欧几乎没有黑夜的。一次到瑞典开会,半夜两点多太阳才下山,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太阳又升上来。”这对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中国人来说,真是很难想象。

法华禅寺所在的这个地区叫做多元宗教文化区,与法华禅寺相邻的有天主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这些宗教和我们都非常友好,当时是这个地方的市长邀请我们来建寺的。我们从去年6月开始启用这里后,办了许多的多宗教交流活动,与各个宗教办祈福音乐会,还有多宗教国际论坛、圆桌会议。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给这个城市‘宗教对话城市’,因为这里每天都在对话,宗教氛围非常浓并且非常融合。”

法华相会

满谦法师接着说:“我们在市中心正在重建旧佛堂,也就是早期的巴黎佛光山,预计明年完成。其实大师最早踏入欧洲大陆就是在法国,这里是欧洲的本山。五大洲里面,美国的西来寺是美洲的本山,南美是巴西的如来寺,澳洲是南天寺,南非是南华寺。”据统计,佛光山海内外共有二百多所道场,超越了国界、种族、性别的界线,为人间佛教的实践留下了最好的历史见证。

大雄宝殿的包厢1

“最晚建好的就是这里。我总说在欧洲建寺很浪漫,所以也建得很慢——十年。”听满谦法师幽默的介绍,一下把我们都逗乐了。“主要是欧洲的法规也很多,佛教传过来也就是近二三十年的事情 ,所以会慢一点。除了要建设局审批,还有地管局、文物局等,所以流程也非常久。这里从2003年开始谈,2009年才把所有审批都敲定,2010年才开始盖,一共盖了两年。大师一直希望在欧洲建一个总部,这也用了近二十年才完成。”满谦法师用几句话很轻松地描述了建寺过程,但从经历的时间中,就不难想象其间的波折和艰辛。

满谦法师又为我们介绍了这里的一些弘法事业:“现在,有了总部后,我们开始办短期的出家修道会、青年营、儿童营等活动,只要是大型的教育课程都会在这里。道场在去年启用后主要以文教为主,我们的中文学校有370个学生,不光华人的孩子,现在有很多法国人也都学中文,每年都会加一些像弟子规之类的比赛等。这里每周都有活动,早上是共修法会,下午有不同的课程。除了讲经之外,我们还有一些人生讲座,佛光山是以文化起家的,所以文化教育会有很多课程。这里周末是最忙的,除了例行的法会和信众的婚丧喜庆之外,各地的协会如果人力不足,都会由总部派法师支援。”

这时,贤清法师问道:“我们刚才一路走来,看到这一片的建筑风格都是一样的,这边都是道场的范围吗?”

满谦法师回答:“我把我们这一区的情况跟大家介绍一下吧。我们这个区是一个新区,很年轻,人口两万多。因为这里靠近迪斯尼乐园,为了配合迪斯尼乐园,这里房子感觉很像美国式的。这里每个区的房子风格都是一致的,所以大家看到的都是红色屋瓦,每一区之间的风格变化又不是太跳脱。在法国建寺有个规定,不允许建立中国式的建筑,因为法国非常保护自己的文化,法规也非常多。”

大师的一笔字1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何这里的建筑外观如此西化。满谦法师紧接着介绍法华禅寺的建筑设计理念:“‘法华禅寺’是大师根据《法华经》来命名,寓意是法国人和华人的精神之家。这里建筑很有特色,屋顶是草地屋顶,雨水可以收集起来再利用。当时给设计师的理念就是‘自然,环保,人间佛教’三个主轴。先由台湾的著名设计师姚仁喜先生设计概念,他本身也是一个佛教徒,再由法国的建筑师建筑。因为法国建筑师对宗教建筑不熟,前后换了三位建筑师后,才确定由台湾和法国的设计师合作来盖。”

无远弗届

就在满谦法师为大家做介绍的时候,我们和法华禅寺的义工也在热切交流着。在这些义工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两位来自本地的法国义工。

当我们得知其中一位法国男居士不仅皈依了,还受了五戒,并且做义工已有八年时间时,不由得赞叹起来。当我们问他做义工的因缘时,他用法语告诉我们:“我去过中国很多次,经常去一些道场,认识了很多朋友,和他们相处很愉快。我现在不用工作了,把房子换到了这边,做长期义工。”

“那为什么会到中国参访佛教道场,做义工又有何感受呢?”我们继续追问。

“我在法国的时候,就有一些信佛的中国朋友邀请我过去。我第一次去佛教道场参观就觉得很舒服,后来就经常来做义工。我觉得看电视娱乐这种事情,一点意思都没有,而做义工特别好,因为是为了帮别人。不光在寺里,在外面我也会帮别人做一些免费的文书工作。”

他还告诉我们,在法国做义工的当地人不多,在旧道场那边只有他一个人。不过,现在已有十几个法国人在这边做义工了,承担行政、安保和一些法国人的接待工作等。

“你们的法国朋友如何看待你们来这里做义工呢?”我们接着问。

“有些人能理解,天主教里面也会有义工。有的朋友好奇就会来看看,有的来一次就被抓住了,以后会经常来。这里周末会有多语的活动,法师会讲一些故事和个人分享,很吸引人,还会开一些用法语讲的佛法课和禅修,会有一半法国人参加。这里的经本是中法对照的,会把中文读音标出来,大家一起用中文读。当地法国人也会好奇地问我们,建寺的钱从哪里来,是不是市长给的。我们说都是世界各地的信众给的。”

面对善根如此深厚的外国朋友,我想在无限生命中,大家一定都曾一起在佛陀的教法下学习离苦得乐的方法,才有了今生的久别重逢。

满谦法师晚宴做介绍1

此时,另一桌的交流也在热烈地进行着。“上次你们去美国,也是悟光法师带你们去的吧?”一位法华禅寺义工的话,让我们着实惊讶,异口同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呢?”他接着说出了答案:“我今年4月份去过龙泉寺一次,你们的银杏树很大。我还经常看学诚法师的博客,这些都是从博客上了解的。”难怪如此熟悉,没想到在法国还能遇到师父博客的忠实读者。“最近你们还做了新的动漫‘贤二律师’,你们还有工程组、仁爱基金会,雅安受灾,基金会也去了。那里很清净,山也很漂亮。还有个大地心农场,吃的都是有机菜。”听到他如数家珍的说着龙泉寺的事情,让我们倍感亲切。

通过网络,在法国,就可以了解万里之外的中国寺庙里的点点滴滴。那通过没有界限的心灵,各方佛子的心,更是这样无远弗届。

 

标签:

阅读:53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