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记事(之五十九)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比丘记事(之五十九)

20150607

59、

来我们寺院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是自发的,口口相传,寺里吃用都很简单,没有报纸、电视、杂志,什么娱乐都没有,但大家还是愿意来,不是干活就是在狭小的房间里听课,到了夏天,因为没有空调,个个汗流浃背。

吃饭的时候,空间早就不够了,就吃两拨,三拨,这一拨吃,另一拨在外边排着长长的队,大家也不着急,也绝不会有人插队,冬天就在户外冻着,夏天就是户外晒着。

大家来寺院都是做义工,心甘情愿服务别人,也不讲究身份,也不讲究地位,不管谁有钱谁没钱,来了就平等。

我想,大家追求的是内心的那份平静。真的不能随便就说,这些人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往山上寺院里跑,其实,就是因为这份平静在别的地方找不到。而且,这份平静对我们的生命实在是太重要。

这些年,我见过太多的生命悲剧,都是因为内心不平静导致的,我自己也是如此,如果不是出家,现在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或者在某个地方与别人苦苦地斗争。

多年前,有个网民在网上这样留言,说,龙泉寺盖再多的房子,也装不下众生的苦难。

这个留言好狠啊。

跟着师父这些年,看懂了一点他做事情的态度,就是能做多少做多少,有生之年,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自己不休息,不去要求别人,埋头苦干,忍辱负重。

我觉得累一点还能做到,但是做到像师父那样忍辱负重好像是做不到。盖庙要筹钱,筹来了还得小和尚们自己干,干完了累半死。真的,你都不知道有多累,没白没黑地干,搞建筑,遇到地沟下水道被混凝土堵了要掏,那人就得进去,盖楼挪粪坑,屎尿一身也得下去,不然怎么办?

我老妈要知道我出家跟着我师父这么玩命,肯定哭惨了。

没办法,师父告诉我们这就是修行,我们就认了,当然也有不认的,就跑了。有时候也会怀疑,我们这么干有意义吗?有人理解,有的人就不理解,不理解的也当我们是神经病的。

唉,要不是我师父这么哄着我们,早就。。。。。

我发现他哄小和尚很有一套,这么多年,这么苦这么累,这么多人都坚持下来了,而且还越来越多。

后来学习经论,参禅打坐,跟师父学习待人接物,忙忙叨叨地,忽然有一天师父让我做事情,带动居士,呼啦啦地,一下子见到了那么多的人。老天爷。这也太多了吧,每次都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大家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希求获得佛法的智慧来改善自己的生命品质,广大人民群众早已自发地意识到生命肯定不能只是赚钱,然后吃喝玩乐。还是需要有精神上的追求,况且还有生老病死这回事。

社会需求太大了,有时候一不忍心,就跟师父讲,师父,咱们办个禅修班吧,这么多人都想学习。师父说,不行,你们能量不够,带不动。

师父办了很多学佛小组,遍布北京城,后来,我才意识到,幸亏有这些学佛小组,否则,大家早就把寺院给挤爆了,现在已经被定为危桥的那个古桥不知道会被踩成什么样。每到法会,我们小和尚的教室都要被用来打地铺。让居士能住在寺院里。

周围农家院生意都很好,据说房间一直在涨价。

再后来,我就发现,这个远远不是这么简单,幸亏有这么一个人满为患的寺院和那么多的学佛小组,否则,这些需求就会转到地下。

那是很可怕的。我现在发现,人类的宗教需求就是刚性的。信不信是一回事,现实存在就是要面对、学习和疏导。上次来过一位领导,告诉我们说是北京的朝阳区的居民楼里生活着二十多万“仁波切”。

也不知道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但是,可以理解,缺少正当的宗教活动场所,缺少真正的出家人,社会又有需求,隐性的就有了。

我有个师兄,他出生在一个地下宗教家庭,据说是西方宗教的一个变种,在广大农村传播的非常厉害,他们讲世界末日。这个师兄从小就跟着父母相信,后来2012年来了,全家和所有的信众一样,把家产全都捐给了教会,然后一家人眼巴巴地等着世界末日的到来,等啊等。

等到花儿都泄了,都没等来。全家人傻眼了。这位师兄终于看穿了这些地下宗教的本质,毅然到寺院里出家了。提到这一段,都唏嘘不已。

有很多歪门邪道跑到寺院里拉人头,说,别在寺院里学,太慢了,跟我学,保你几个月就有成就。有的人就被拉走了,过一两年,再看到,人就神经了。真的,这个世界挺疯狂的,连我都被人拉过,就有人托人带话给我,说我根器不错,只可惜是在寺院里,如果出去跟他学,很快就会成就。

多可怕。

社会上骗财骗色的多了。我观察,有的是成心的,就是为了谋财或者骗色,有的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神神叨叨地。骗财骗色还不能算是大事,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那就会是更大的麻烦。

广大人民群众哪里有这个心计呢。

不出来做事情不知道,一做,发现这么多的问题,人有物质追求,肯定要有健康的精神追求,这个堵不得的,如此汹涌澎湃的社会需求一旦堵上,天知道会是多大的隐患,就冲这一点,我就觉得跟着师父做了一件有用的事情。就觉得盖庙不辛苦,累一点,但值得。

不过,问题又来了,信众捐钱,我们自己辛苦盖出来的庙,自己没有产权,那就意味着,我们随时可能被扫地出门。

再看全国,都有这个问题,就是教产的问题,庙的产权不是出家人的,或者就没有产权。

有时候陪同师父会客,听到很多这方面的调研、研究、探讨。大约了解了一点,我分析下来,就是,现在,出家人因为不是庙的主人,被庙的主人雇佣来。那怎么开展宗教活动呢,连基本戒律都没有办法持守。在家人怎么管出家人呢,出家人是按照戒律做事的。所以,真的出家人能躲就躲了了;所以,旅游景点那些层出不穷的骗局就不奇怪了;所以,借宗教敛财的事情就越演越烈。

因为,真的出家人没有产权。

师父在我们面前都是很给力的样子,后来我知道他是在给我们打气。我感觉他有时候也挺无奈的,上次,他去广州讲禅,就提到,民国时,兴起过庙产兴学,现在,兴起庙产兴商。

很无语。

小和尚们就都心冷了。

师父以前教我们要循规蹈矩,但是不能拘泥教条,要积极进取,不能坐以待毙。

这几年接触了一些国外的宗教管理,他们有人告诉我,马来西亚政府专门要划拨宗教用地的。

有时候,师父的教育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和香港的出家人接触,我们发现,宗教可以为繁荣稳定做很多很多事情;和台湾的出家人接触,发现能做的实在是太多了;和藏地的僧人接触,发现,师父让我们学习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让我们在教义上立刻就可以沟通而没有任何的障碍,为汉藏的民族团结可以有重要的作为。

师父是这么教的,我们受戒时,他说,出家人要解脱自己的生死问题,要为世界和平以及人类的进步和发展做贡献。

不过,较真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还居无定所。不定哪天就浪迹天涯了云游四方去了。有一位师兄悄悄告诉我,在荷兰,有一支汉传佛教传承,很多欧洲的知识分子是这些传承的信众,很传奇的故事,他们已经接上了头。

听说,以前就有师兄跑到斯里兰卡学习南传佛教了,听说挺滋润的。

还有师兄悄悄告诉我们,韩国和日本有人跑来给地给庙,来请我们这些小和尚。

这些年韩国和日本的佛教据说挺没落的,他们的日子过的太好,所谓富贵修道难。师父这些年培养了一些小和尚,真的是日日夜夜调教出来的。佛教人才本来就难,又要吃的少,又要睡的少,又要不拿钱,又要独身,又要通经教,又要有内修外弘的功夫,又要谦虚,又要能够忍辱负重。还要一点坏毛病没有。多不容易啊。

说是小和尚,能这样一步步走过来都是好样的,被请到国外,都得是大和尚的范。特别是我的好几位师兄们,真不是说着玩的。都是有真功夫的。

按说,这些事情都不应该是小和尚考虑的,以前都是听师父的。他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但现在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以前,信众来的多了,庙里装不下,我们就心急火燎地去找师父,师父两手一摊,就说,我不是还在盖吗。

现在,他不这么说了,常常凝紧了眉头,搞的我们这帮小和尚也不敢多问。

师父让去办事,跑啊跑,常常把事情办砸了,师父就教,教啊教,出了门,师父发短信,告诉我,如果在外边喝茶,一定要记得付茶钱,不要大大咧咧地以为别人都应该供养你。

真的,我师父做事情,就是这么以诚待人的,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但是佛教事业又要发展,又要做事情,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这么忍气吞声的。他又不缺庙住。他自己都说过,他要是死了,一定是累死的。

我们这些小和尚死了,肯定是被他累死的。

真的,碰壁碰多了,麻烦事经历多了,就不想干了,就想躲藏,推脱。但是,一出家就被引导学习要依师,不听师父话,后果很严重。只好硬着头皮上。好在,怎么为人处世,怎么随缘不执着,不退心,师父一直在一点点地教,否则,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有一次,师父又硬逼着我去做一件在我看来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按照师父的教授,真诚地和别人沟通,代人着想,不对立,理解别人,让别人感受到自己的真诚,真的就灵验了,看起来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竟然就做到了。

真的是不可思议。有一瞬间,我意识到,原来,所谓困难是内心的一种认知,是主观上的一个看法,标签而已。而且,即便它真的要是困难的话,也是无常的,随时变化的。

可以用觉照,瞬间去瓦解它。

也不知道这个体悟对还是不对,小和尚吗,有些体悟都是要找师父小参一下,不然跑偏了就会很麻烦,我就给师父发了一条短信:师父,原来困难是不用害怕的。

师父回复:迎难而上。

我就回复:依教奉行。(当然,我这也是一时兴起的情绪,再遇到困难我又要琢磨怎么逃跑了。)

师父回复:爱国爱教,为国为教。

真的,以前,把这几个字都是当口号的,从来没有当真的,都是开会的时候当客套话,比如,你吃过了吗之类的话来用的。

但那一次,真的让自己的内心砰然一动。

标签:

阅读:1,18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