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六十:让世界充满爱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六十:

让世界充满爱

门上的圣母主体雕刻1

上午,我们来到世界闻名的巴黎圣母院参访。因为一位神父朋友的因缘,我们与这座著名的教堂有了一次深入的接触。

远方的老朋友

早上8:15,我们从法华禅寺出发,去往巴黎圣母院参访。此次参访巴黎圣母院,其因缘来自于曾两次参访过龙泉寺的法国高照明神父。80岁高龄的高神父曾遍访中国的佛教寺院,与佛教有很深的因缘,对龙泉寺也抱有很深的好感。当他得知到我们要到欧洲参访时,发心帮我们安排了在巴黎期间的日程。但不巧的是,我们参访期间,他恰好不在法国,又托付自己的好朋友马神父(Michel Masson)代为安排我们的全部参访行程。

圣母院的正门1

上午9:00,我们到达了巴黎圣母院附近。一下车,依照惯例,跟随法师,我们右绕巴黎圣母院行进。今天的天色有些阴郁,隔着桥望去,巴黎圣母院形制宏壮,雕饰精美的长廊、华美巨大的玫瑰花窗、哥特式的入云高尖塔,再加上法国大文豪雨果的世界名著《巴黎圣母院》中的跌宕情节,让这座教堂予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巴黎圣母院位于巴黎市中心,周围的古老建筑很多,游客络绎不绝。这里的道路和交通都很现代,马路上色彩鲜艳的“小火车”映入眼帘,给这个古老的城市注入了活力。我们来到名闻遐迩的塞纳河,河面上时而驶过载着世界各地游客的游船。街头有一位全身涂满颜料的流浪艺人,时而静止,时而表演,身前放着盛有几个钢镚儿的盒子。贤清法师弯腰投入一个钢镚儿,一句“阿弥陀佛”连同一颗利他心也投射其中。

路遇马神父1

塞纳河桥头,正在我们合影留念之际,后面传来同学呼唤“法师,法师”的声音,回头一看,看到几位温文尔雅的法国老人和两位中国人,原来这是马神父一行。他们早已在路边咖啡馆等候我们多时,看到法师,就截住后面的同学,用汉语询问他们是否是龙泉寺的。后面的同学当时非常诧异,当得知他就是马神父时,随即称赞神父的汉语好,神父幽默地说:“我有这个条件。”

在互相问候后,马神父用汉语介绍他们的成员:利氏协会社长、汉学家欧明华(Fransois Hominal)、一位退休的历史教授、一位中国神父以及巴黎大学宗教学硕士谢华。今天,我们参访巴黎圣母院的向导就由这位退休的历史教授来担当。悟光法师也向对方简单介绍了我们的成员。之后,马神父就带我们走向几十米外的巴黎圣母院广场。

教授对爱的解说

作为法国的代表名胜,圣母院前的广场上簇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一片热闹的景象。正对圣母院的大门,是一个宽大的剧场式阶梯座位,在马神父的导引下,我们在这里坐下。坐在这里,眼前的巴黎圣母院美景一览无余。待我们坐定后,这位历史学教授开始解说。他首先礼貌地询问法师应该怎样称呼,“是该称兄弟还是朋友?”悟光法师毫不迟疑地说:“兄弟。”

动人的解说1

“好,欢迎你们来到巴黎。”身着正装、温文尔雅的教授,以歌剧般的声腔,交响乐指挥般的手势,开始了他充满激情的演说。“这是一个特别的教堂——是一个主教座堂,当地教会的一座教堂。主教在这个教区,他召集信徒来祈祷、参加圣事、布道。为了召集信徒在这里讲道、祈祷,他有一个特别的主教座在这个地方。”

教授还介绍道:“在欧洲西部一带,基督教是从4世纪开始发展的。从那时起,基督教便有很大的影响,开始兴建大的教堂。在巴黎,基督教是3世纪中叶传来的。从巴黎的第一位主教苏利起,这座教堂就开始存在,只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部分是1163年开始重建的,重建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现在教堂已有850年的历史。

主教座椅1

教堂的建筑正面上下分为三层,最上层是两座高高的钟楼,中间是三扇巨大的彩绘玻璃窗,下面是三扇雕饰精细的正门。在建筑外观上,数根横向、纵向的柱子引人注目,教授解释道:“来到教堂,很自然地向上看。纵向的柱子代表天主在上,引人向上。教堂是为天主而建的,以人为象征。横向的柱子是为了将我们引回来。”而对于教堂前的广场,教授说:“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象征全人类,男男女女来来往往经过教堂门口,就像被天主吸引而来。所以,主教座堂强调这是一个天、人相遇的地方。”

在基督教的教义中,天人相遇的地方就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是一个真实的人,出生于一个妇人——圣母玛利亚之身。在教堂三个正门上方分别有三组雕刻,分为三个主题刻画圣母的一生:从幼年到青年、到耶稣出生;临终升天、被天主加冕;世界末日,最后审判。

祭台中央1

最后,教授饱含深情地说道:“怎么知道哪些人被救哪些人不被救?标准就是爱,你爱了没有?在《圣经》当中说,被救的人问天主为什么我们被救了,耶稣说我曾经饿了,你给我吃的,我曾经渴了,你给我喝的。‘那什么时候我做过这些的?’耶稣说:‘你为你最小的一个兄弟所做的,就是为我所做的。’”

人人都渴望爱和被爱,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为什么得到的爱不长久,又可能饱含痛苦?对于这一点,宗教是可以给予我们答案的,它能引领我们走出痛苦,领悟到爱的真谛。作为一个佛教徒,我相信慈悲伟大的佛陀,他的爱无处不在,他无时无刻不在以无比的慈悲和无上的智慧指引我们究竟离苦得乐。

这位教授的解说,也许并不是最权威、最全面的,但是他的身语意,却无时不在表露着对自己信仰的热诚,以致他的解说格外打动人。

圣母像

教堂的大门上,用多国语言提示着“静默”。走进教堂的大门,广场上的喧闹戛然而止,墙面的石壁厚实而沉稳,古典的蜡烛吊灯散发着幽静的光,让人不自觉向上仰望,游客虽多,但却是一片静默,心也随之安宁了下来。站在中间的通道上,继续倾听教授的讲解:“这里有两个祭台——拉丁弥撒在老祭台,法语弥撒在新祭台。室内分为普通信众区和神父祈祷、颂唱区。 宣讲福音(即耶稣的话)在讲道台。”教授介绍说,这个教堂有三个特别的地方——主教座椅,象征传教布道的权威;祭台,庆祝、弥撒;第三个就是讲道台, “整个教堂的布置结构,是为了突出主教的宣讲、祈祷。”现代的祭台和讲道台,还有那些至今仍然进行的庆祝弥撒,使这座850年历史的大教堂实现了古今相通。

教堂的穹顶有30米,光线是通过彩绘玻璃照射进来的太阳光,这种光并非特别明亮,“但这是天主之光,来照亮所有来祈祷的人们”。哥特式教堂有一个重要的装饰元素就是彩绘,这座教堂的北、南、西各有一个直径13米、13世纪安装上去的堂皇大彩绘玻璃窗,它的下面还有高5米的长形彩绘玻璃窗。彩绘玻璃里画着很多的人物头像,都是在表现《圣经》里的历史故事。

圣母院的高高穹顶1

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一扇精致的铁艺大门前,里边被铁栅栏封闭了起来。正在我翘首向内眺望,大门“吱”一声打开了。不知何时,圣母院的主管神父悄然加入了我们的行列,他是受马神父之托陪同我们参访的,是他及时指示工作人员打开了大门,由此我们才能得以参访到这个不对一般游客开放的地方。

进入封闭区域,两侧是18世纪初开始使用的主教座椅——诵祷司铎团神职人员的座椅,深红色的木质座椅独立又相连,质感厚重,最上层的椅背上方是高高的木墙,上面雕着精美的图案。在这里,神父和主教们各就其位, 每天早中晚进行三次祈祷。

痛苦圣母像1

站在这里望去,前方是一尊栩栩如生的“痛苦圣母”雕像,这才是圣母院的中心。六根黄色的丝带从顶而降,分洒于六根立柱上,彷如从天而降的天路,为圣母像笼罩上浓浓的圣光。在一身纯白的圣母玛利亚的膝上,是她的儿子——刚从十字架上取下的耶稣的遗体,两个小天使在两侧护佑。圣母的表情十分痛苦,眼中仿似噙满泪水,但脸上却依然带着慈爱的光芒。她抬眼望天,在期待耶稣复活。在圣母的身后,立着一个璀璨夺目的金色十字架,与前面素白的雕像形成强烈的对比,这是象征复活新生。

路易十四向圣母献皇冠1

在圣母像的两侧是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的塑像。路易十四正在把他的皇冠献给圣母,也就是表示将全法国奉献给圣母玛利亚。据介绍,雕像是1638年的时候建造的。每年8月15是圣母升天日,每年此日在这里纪念国王把法国奉献给圣母,也就是纪念国王把法国通过圣母奉献给耶稣。

主要的部分参观完毕,马神父、圣母院主管神父、翻译告辞,其中有几位要去准备悟光法师下午在巴黎大学的讲座。法师向他们一一表示谢意,并赠送了龙泉寺的法宝以作纪念。

上午10:45,我们走出圣母院,再次右绕圣母院一圈,结束了参访。之后乘车出发,接着参观了金碧辉煌的亚历山大大桥,急步走过香榭丽舍大道,到达凯旋门。在接下来的午斋中,一场意料之外的佛耶对话即将展开。

标签:

阅读:6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