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2月6日)(上)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见闻觉知同师共学(2月6日)(上)

成蹊

 

    采访——什么样的心情参加此次普供?

    “一切善乐的根本是师长三宝啊!”
    “亲近三宝,供养三宝,感受和佛菩萨同在!”
    “承事佛菩萨,供养佛菩萨,以此成就自己成佛的资粮,与众生结下一份很好的善缘!”
    “让龙天欢喜,众生欢喜!护法护佑一整年了,很辛苦,我们要认真、欢喜地感恩,供养!希望能够护佑龙泉寺以及所有的众生,风调雨顺、人民安乐,正法兴盛!”
    上午天气很冷,但大家还是很欢喜,就好像在家人给长辈和亲朋好友拜年的心情。小时候给长辈拜年,长辈都会很欢喜,因为这代表了团圆、喜庆、平安、吉祥。今天,佛菩萨也会很欢喜,因为看到我们这些“孩子”能够在慧命上平安,能够与三宝团聚,过去的一年在道业上有所增进,团体的事业更有了长足的进步!
    小时候很希望能够得到点压岁钱,可以拿来满足自己小小的梦想。今天的压岁钱是什么呢?每个人都祈求佛菩萨护佑,护法善神护持,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障碍消除、顺缘具足,道业能够更上层楼。每个人更希望团体事业在师父的带领下,能够芝麻开花,节节高!
    上过普供,突然很想知道,来寺院过年的居士是什么心情?
    采访第一位:中年居士甲。
    “你们家里来了几个人啊?”
    “都来了!一家四口人,到这里来过年了!”
    “那真太好了!”
    “自己家里团聚了,跟佛菩萨也团聚了!”
    “好,恭喜啊,阿弥陀佛!”
    第二位:老年居士乙。
    “来了几口人啊?”
    “五口,三代人!”
    “是吗?都哪些人啊?”
    “我们老两口,再加上儿子、媳妇、孙女儿!”
    “哎呦,真是佛化家庭啊。怎么听说龙泉寺的?”
    “第三次来了,前年春节就参加了华严法会。”
    “在这里过年好不好啊?”
    “好。在全国道场跑了不少,像这样的道场可不多。来了以后就很受益。”
    “在家里还有其他亲人吗?”
    “还有大儿子一家,他们不信佛。”
    “那这次没办法跟他们团聚了。”
    “在这里不是团聚得更多嘛!这是更大的家!又有师父,又有法师,又有这么多的居士在一起。”
    “是啊,在这里更欢喜,更热闹啊!”
    “而且,这里没有那么多婆婆妈妈的事,感觉更自在!”
    第三位:青年居士丙。
    “寺院里第几次过年?”
    “三年了,加上这次。”
    “感觉如何?”
    “在这里过年心里舒坦!该干活儿的时候干活儿,该诵经的时候诵经,没事了就聊聊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说出的话也都是比较真实的。”居士乙一口的京片子,声调带一种特别的诙谐,“在家里过年,太累了。说的话呢,好多口不对心,而且,应酬太多!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再加上原来单位的同事,社会上的朋友,生意上的朋友。早上清静一点,之后从早上九点忙活到晚上十二点,这都算早的!见到谁了,没别的,先客套几句,然后到了饭桌上就瞎聊瞎侃,不到喝得歪歪扭扭不带撤桌子的,您说有意思吗?”
    想起去年过年的时候,师父曾经讲过一段话:“现代人的日子,过得都很苦。过去物质缺乏的时代,到过年时都要穿新衣,吃好吃的。现代人的物质生活过得都很好,虽然每天吃的、穿的都像过年一样,但是每天的生活却很无聊,心灵很空虚,到了春节尤其明显。对世间人而言,过年只不过是比平时多了几天空闲的时间。他们想的就是怎么打发掉这几天休闲的时间。所以现代人到了这个时候都很苦!”
    曾读过这样一首关于过年心情的小诗:
    “以前盼过年
    小时候盼过年,过年可以吃好饭、穿新衣,还有不少的压岁钱;
    大学以前盼过年,过年可以放大假、睡懒觉,还可以成群结党到处游荡;
    大学时盼过年,过年时,四面八方的朋友才能全部回家,死党可聚首畅谈通宵;
    ……
    现在怕过年
    过年要面临选择:去谁家过年?一致通过最好,否则舌战难免;
    过年意味着失去:青春、岁月、人生最好的华年;
    过年就会惶恐、伤感:人生去日无多,回顾逝去的时间,有太多的遗憾……”
    这也许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真正盼着过年,恐怕只是在那些天真无邪的童年岁月,或许再加上无知地挥霍着青春的年代。年龄不断增长,过年前虽然也有欣喜,但心情就越来越复杂;到了过年的那几天,也不见得有什么真正的快乐。老年人过年的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有与亲人团聚的安慰,一方面则隐隐地伤感于自己不断的衰老。
    出家人过年又是什么心情?
    “很想念师父……发愿在新的一年更勇猛地承担!”
    “发大愿,增强信心,与师长同心同愿,勇猛精进地承担!”
    当我们意识到生命的真相——生命是无限的,当我们找到了生命中的依靠——师长三宝,当我们确立了无限生命中的宗旨——为利众生愿成佛,过年就有了全新的的意涵!既无需太多的兴奋,也不会有过多的惆怅。过年是以法相聚的机会,是全面总结的机会,也是依着佛法不断策励自己、发起大愿的机会!当一个又一个新年过去,当出家人从小和尚快要变成老和尚,也许理想的境界就像孔子所说:“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中午僧众去云水堂“应供”,居士们精心准备了很丰盛的饭菜,僧俗二众一起吃了一次“团年饭”。令人高兴的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的两位法师也赶了回来,跟大家一起过年。最遗憾的,则是师父没有在场,可是又有人说,师父的心其实和我们在一起……

    用斋时僧众的表现也不一样,有的从始至终保持威仪,不苟言笑,有的则显得更加活跃。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也不知该更放松还是该更严肃,总归是无明。师父呢,总能够在各种场合都很自在,无论是该正襟危坐还是该谈笑风生,向往中……
    令我没想到,上座比丘那一桌是讲话最多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某甲法师的推动。他长期做师父侍者,对师父的理念体会很深,认为这种场合下师父最欢喜的是大家能够加深业缘。于是他笑着建议我们,为自己今年最对不住的人夹菜,消除彼此的隔膜……
    晚上有今天的重头戏——除夕晚会。来的居士很多,不但佛堂、斋堂塞满了人,连德尘居后面的图书馆也装上电视,准备现场直播。晚上七点二十先安排诵经、看凤凰卫视采访师父的录像、龙泉寺一年回顾,后面是晚会和撞钟。
    很多居士收不到凤凰卫视台,非常希求能够在除夕夜看到采访录像,所以特别安排。后来由于时间紧张,本来准备挪到初一的晚上,可是由于大家的呼声非常高,召集人终于想办法顺应了民意。播放采访节目的时候,现场气氛热烈,掌声与笑声阵阵,很快达到今晚的第一个高潮。听到师父善巧而睿智的答问,看到这些熟悉的法师,都让人倍感亲切。龙泉寺受到社会的关注,根本当然在于佛菩萨和师父的摄受与加持,可也离不开现场和更多僧俗二众的努力。同时,这种关注也为寺院未来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的一年,无限憧憬……
    贤杰法师的一年回顾也同样精彩,我们共同走过的这段日子,多少的付出,多少的收获,点点滴滴在心头——凝聚共业的大型法会;风雨无阻的周末共修;顺应时代的博客弘法;几经波折的博客书出版发行;启迪人心的《佛法与人生》系列开示;翘首企盼的居士楼竣工;众多人汗水成就的水库工程初步完成;标志僧团清净持戒之风的戒学班开设;师父心目中的僧团学制初步形成;僧俗弟子队伍不断壮大;师父与弟子参加众多国内外交流活动……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智慧、愿力的摄受,无尽的欢喜,无尽的感恩,在除夕的夜里涌动。
    晚会的气氛当然是最为热烈。虽然不是专业的演员,因此会有很多生涩,甚至偶尔会有一些疏漏,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则是每个表演者的那颗心。无论是诗朗诵,无论是小品,无论是短剧,大家都用一颗真心来演绎,用真情来奉献。在这个特别的夜晚,在师长三宝的面前(虽然师父似乎不在现场,但大家分明感受他的加持),为僧俗二众献上一份感恩,一份欢喜,一份吉祥,一份永恒的祝福……最让人动容的是僧众表演的话剧《我是谁》,已经记不得经过多少排练,记不得多少次修改情节,今天奉献给大家的,是一个大大的惊喜!出场的专业服装首先让人眼前一亮,旁白的磁性声音又吸引着人心,精彩的情节、丰富的佛法内涵以及众人投入的表演,更让观众情不自禁地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也许,此次准备话剧乃至所有节目的过程,其意义已经完全超出了演出本身,而成为僧众或者居士加强互动,凝聚共业的最好机会!
    “咚——咚——咚——”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钟声激荡着人心,鼓舞着精神,预示着新的一年无限的前景。

    

    2008年2月6日师父在广化寺除夕开示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各位同学:
    很高兴今晚在这里同大家共度除夕。明天就是春节了,春节就意味着新的一年来临,新年的到来就是新的希望的到来。大家在2007年当中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从个人、寺院、整个佛教都有非常大的变化和发展。这些成绩随着2007年的过去,静悄悄地过去了。2008年新年的到来,会有新的期待、新的期许、新的努力,同时也要有新的发心,这非常重要。
    刚才大家看了凤凰卫视的采访。早在三个多月前,凤凰卫视就一直要求采访。当时呢,我们也是一直推、一直推,推到最后,我就问他们:你们一定非采访不可?他们说一定要采访。他们说凤凰卫视节目没有备份,今天采访,下个礼拜就播。如果今天采访的内容下礼拜没有播出来,下个礼拜就没有东西了。所以他们定下的日期一定要把它做出来,而且还要做好。他们一帮人,从早上十点一直到晚上七点,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在龙泉寺那里拍照、录像等等。由此可见他们的一种敬业精神。
    出家人、佛教徒,更应该要有一种敬业的精神,很重要。我们发心、学佛法,就是对自己的本职工作、自己的责任、使命要非常清楚。就是,自己要做什么,整个寺院一年到头要做什么,然后怎么样很努力、很认真一样一样去做,非常重要。我们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一天要做什么,一个月要做什么,一年要做什么,五年、十年要做什么,就非常容易得过且过,不知不觉,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虚度光阴啊。慢慢慢慢自己也就老了,最后死了,与草木同朽,那就很划不来。
    过去明旸法师在世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我去请教过他,我说:老法师,你一生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一生能够有这么大的成就?后来明旸法师告诉我说,他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是因为当时他的师父圆瑛法师把他带出福建。他就讲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没有走出更宽广的世界,看到更多的东西,可能我们一个人的心胸就会很小。我自己在这边出家以后,也是因为圆老把我送到北京上学,这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然后慢慢有机会亲近海内外的一些大德,虚心学习、很认真地去学习,慢慢去累积。当然也未必说,我们跑的地方越多,将来越有成就,这两者也不能简单划等号。但总地来讲,我们要广学多闻。我们要非常认真地去学习,时时刻刻抱着一颗学习的心。
    学习呢,不仅仅是学经论上面的文字,我们常常说:怎么发心要学习,怎么做事、怎么读经要学习,怎么样与人相处也需要学习。学习的范围是非常广的,包罗万象。我们在一个寺院当执事,以及佛学院里的法师,我们要学习什么呢?要学习怎么管理、怎么领导,怎么服务。学习怎么样为大众服务,为佛教的四众弟子服务。学习怎么样管理寺院,培养这种管理才能,学习怎么样来当领导。领导是个比喻,不是指我们世俗上的领导。所谓领导就是引领大家,给大家做一个导向。你怎么走,别人就会怎么跟,是指这样的一个导向。这也很关键。所以我们在丛林当中,一个主要的执事,他的行为就是大众的航标:你怎么做大家就跟着怎么做。所以我们要去学习,如果不学习,我们导向就会有错,或者说我们体现不出自己行为的导向。管理也是一样,我们要去处理众人的事情。修行是个人的事情,管理是众人的事情,三个人以上就需要管理。四个人,三十、四十乃至两百三百个人,更需要管理。人一多,不仅需要我们管理的能力,同时我们领导、引导、主导的能力也要具足。
    这些看起来跟我们学佛法不相干,但实际上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关系非常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一个庙,大家住在这里修行、用功、办道,道场是常住的,千年古刹;人却无常,每一年在这里过年的人都不一样。人活个七十岁、八十岁,出家五十年、六十年,住一个庙顶多二十年、三十年。当然,有的人住的更长一点,三十年、四十年。我们在一个庙里当执事,也就十几年、二十年,甚至更短。我们在这样一个短暂的过程当中,当一天执事,就要认真负责一天,当一年执事,就要认真负责一年。在这个庙住,就好好为这个庙负责,明天你住那个庙,那么你就好好为那个庙负责任。这样才不会误事。如果我们住在一个寺庙当中,不负责任,只是时间到了去吃饭,吃过饭就走,好像进了一个免费的餐馆一样,这就不行了,这个活得就没有意义。
    我们佛学院的同学住在这里也是一样的,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学习呢?就是要有一颗永不懈怠的求学的心、好学的心。刚刚开始都很热情,刚开始都很好学,时间长了慢慢就会退失。年龄小的时候,在庙里不负责具体的工作,比较有时间,自己就好好认真学。需要我们出来帮忙的时候你就好好出来发心。学习、做事、修行都是一体的,一样要善用其心,都是要靠心去做。
    佛陀在世的时候有没有经本呢?经本没有,CD、VCD没有,电视更没有,人怎么学佛法?他就坐在那里思维啊,回忆、背诵。那个时候哪里有经本?没有经本啊。经本的出现,CD、VCD的出现,慢慢让人的记忆力衰退,最后让人没有记忆力。天天依靠这个东西,讲什么我都记到笔记本上面去,然后所有你讲的我在CD、U盘、电脑里全部都有。但是电脑里虽然有,人的头脑里没有,心里没有。电脑再多的东西也没有用,还是要靠心去记啦。存在电脑中,就像一座图书馆一样,图书馆有再多的佛经,不是我们的。所以我们要学到心里头去,这是最关键的。不然我们书架上再多的书也没用,它都是摆在书架上,而不是摆在人的心里。
    所以学佛法,经本只是一个方面,不是主要的。当然我们不能离开经本,更关键的是我们需要跟有经验的法师,有成就的大德善知识去学,是最关键的问题。我们逐渐要去发心造作这种业,去求法嘛。不可能说,某某大法师找到我们的头上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自己要发这种大心,发这种大愿。就是说,我们出家以后,我们要追求的是什么?我们要得到的是什么?很重要。我们自己所追求的目标错了,那你得到的东西也就错了。我们要求什么,必须内心非常清楚。出家要求佛法嘛,佛法才能够解决我们生死的问题,如果不是靠佛法,生死问题解决不了的,就会越绑越紧,烦恼越来越深重,习气毛病越来越多,等等。
    居士也是一样,今晚本以为没什么居士,想不到还有这么多。今年相对来讲,法会少一点。去年法会多,大家说法会太多了,受不了。今年法会少,有人又觉得:哎,为什么法会这么少。所以,应该是法会少的时候,大家就用功清修,法会办起来的时候,大家就努力去带动。都需要靠心啊,靠发心。都需要靠有带动的人,引导的人。这些都需要我们学习。
    大家在一个道场学习佛法是非常的不容易,所以应该要珍惜。你看我们国内有十九个省发生雪灾,下冰。为什么说下冰?下雪的时候又下雨,因为气温低,到了地面就变成冰了。冰和雪交杂在一起,冰天雪地。好多地方的铁路不通、公路不通、自来水不通,所有的东西运不进去,困难重重。我们能够在庙里面这么安心地、无忧无虑来学佛,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你要感谢社会、感谢国家。我们在这里什么灾难都没有,风平浪静,更要去珍惜,更要认真去学习。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人如果没有真切地体会到人生是痛苦的时候,心很难发起来,难非常难发起来。要在现实生活中去感受,感受究竟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快乐。痛苦和快乐是我们内心上面的一种感受,不是在境界上,而是人内心世界的一种感受。内心的一种变化过程,我们能不能感受得出来?我们自己的心都感受不出来,我们怎么去感受别人的心呢?我们怎么能够去感受别人呢?在一天当中,在一个阶段当中,我们怎么样去感受别人的存在,感受别人的重要,感受我们应该怎么对别人,别人应该怎么对自己,自己应该怎么样来调整自己的行为,这些都是能够导致自己成功不成功的很重要的因素。
    我们常常说:哎呀,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对我这样子?我们很容易下这样一个结论。但事实上,从头到尾,把我们起心动念全部记录下来,究竟有几个念头想到对方是很重要的?这是很少的,你只有真正认识到别人是重要的,众生是重要的——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才愿意去尊重别人、包容别人、帮助别人、服务别人,才能够去度众生。如果说我们觉得对方可有可无,或者对方来了就是给我们惹麻烦,那你怎么去帮助别人?你利人的心就没有掉了。是不是?
    我们寺院的环境、人事都比较单一,不同于社会上面的复杂。整个环境比较和谐,比较善良,你不会去伤害别人,别人也不会来伤害你,这种环境在佛教中是可以存在的。但不仅仅说,我不去找别人麻烦,别人也不要找我麻烦,仅此而已。这只是一个基本的前提,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得到智慧,我们要有悟性。我们要随着时间的过去,年龄的增长,自己也要越来越有成就。这些都是需要跟有经验的法师们学习,非常重要和关键,这种学习的心时时刻刻都要有。
    如果是觉得,自己学得最好,自己学得最高,我们就会出毛病。你看菩萨都是要学的,菩萨要学五明,更何况我们这些初发心的人。如果你找不到自己学习、依止的善知识,不等于他不存在,只是我们没有福报、善根,自己没有主动去创造这种因缘。我们更不能狭隘地理解为,我向人家请教佛法是拉关系,这样理解头脑会有很大的问题,这都是世间的心态。同样,我们也不可以有这样的心态,而是动机绝对要清净。我们都要真心实意地,这样才能够相应。佛法归根结底都是讲相应,什么业跟什么业相应。如果我们清净,我们就跟佛菩萨相应,跟善知识相应,跟同参道友相应。反过来,那可能我们就与三恶道的众生相应,我们就与世间人相应,都是有可能的。
    人的心也是无常的,今天这么想,明天、后天那么想,都会变化。大家在这个道场,相对来讲比较稳定,比较清净,有一种和乐的氛围。那要让道场更好,需要靠大家,靠大家的努力、靠大家的发心,而不仅仅靠一个人。比如刚才大家非常安静地坐在这里听我讲,但是一个人手机响了即刻会影响到所有的人。就是说,我们在一个团体之中,如何来注意自己的行为就很重要。因为会给别人带来影响。我们如果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会给别人造成影响,那就说明自己是没有素质、素质很差的人。
    你觉得:我就这么做,跟你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因为这是一个群体,寺院是一个公共场所,你是组织里边的一员,要遵守组织的准则,这很重要。大家要做什么,我们自己也要去做什么。如果在一个组织中,我们的行为时时刻刻、一年到头与人家不相应,那么我们仅仅住在这里,跟组织是没有关系的,跟整个团体没有关系。你就融不到组织中去,自己内心就会很孤单、很孤立。比如我们大家在这里过年,这么多人很高兴,也有人在家里打麻将、看电视、听音乐,跟很多世间的东西相应。
    所以,我们出家以后,一定要弄得很清楚,然后慢慢去改善,一个道场一个道场慢慢去改善,佛教也就会越来越好,个人也会越来越好。就要靠大家来发心,千万不能互相埋怨,互相责怪,于事无补。应该互相配合、互相体谅,每个人分担一点,每个人承担一点,这个事情就做成了。
    我们居士要尽量少与寺庙的法师联络,除非你要普佛、打斋、放生,你的钱要交给客堂,不要供养个人。特地供养哪个法师,这样不好,以后就会腐蚀道心。很多庙里,执事当久了,居士供养多了,道心就不好。都是因为居士乱供养,供养坏掉了。你如果做不好,不仅没有功德,反而有过失,甚至有罪过。供僧的功德最大。有些人知道寺庙里哪些法师说话比较管用他就供养,这是不行的,动机不纯。哪个法师管客堂、云水堂你就供养,或者法会负责的法师就供养,哪个法师谈得来的就供养,这都不行的,有分别心。有分别心功德比较少,要无相布施,普同供养,功德最大!
    有的执事不去过堂吃饭,为什么?因为自己房里有东西吃,有居士供养。供养的都吃不完,为什么要到斋堂去吃?很多庙都是这样,当执事当个几年,认识居士认识多了,不随众,就不好。真的有这方面问题。你会觉得:我一餐不一起吃饭有什么关系?那你餐餐不一起吃饭问题就大了!你一个人不去吃饭好像还没关系,但所有人都不去吃饭问题就大了,上殿也是一样,一个人两个人好像可以不去,但一两百个人都不去,还成什么庙了?就不成庙了。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在丛林里大家就是要共修,不是小庙里一个人。和尚的本职工作就是要念经,不念经的和尚还算什么和尚呢?是不是?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啊。出家人不念经,那叫谁去念经呢?和尚就是要念经啦!我们的本职工作就是念经、讲经、学经,是不是?要搞清楚我们要做什么工作。你不喜欢念经,就等于不喜欢当和尚,一样的道理。出家人对佛经,佛的经,都不喜欢念,那还了得!那你还念什么经?那肯定要念啦!是不是?
    全国有不少寺庙当头儿的人不喜欢念经、不喜欢上殿,你说佛教的前途不是麻烦吗?!喜欢念经的人有两种,一种文化比较低、岁数比较大;还有一种就是做佛事的(众笑)。比较有文化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念经。你说这样佛教还有什么前途?这还了得!在龙泉寺我提倡念经,天天念!一年到头念。办法会也是念。不念经的话,那还了得!你说是不是?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心,都要念!(众笑)念久了,就有心。这是真的,不要拿佛经随便乱扯。那罪过很大!真的罪过很大!老同学们要注意啦,这是问题啊!是比较大的问题!初学的同学也要注意。不要放假了,不喜欢念经就不念经;放假了,不上殿、不过堂。现在的同学我不知道,以前的学僧大部分都这样子。其它的佛学院,我知道,也都这样。一种流行病啊!(众笑)反正都这样子!流行病!进了佛学院,他就得了这个病。麻烦!佛学院这个病还传染到常住班去。常住班同学也得这个病。这样就不行啦,是不是?当学僧时这样子,当执事了,有权了,别人就更不敢管你了,病就越得越重了,最后没救了。不要以为这是小事,小事才会变成大事。不要天天说改什么习气毛病,就从吃饭、念经开始。当个和尚,这两点做到,以后就成大德!这是真的!不要说什么习气毛病,吃饭就去吃饭!念经就去念经!你坚持十年二十年,一次不间断,绝对成大德!讲那么高:什么“成佛、多少地、发菩提心”,这都是不着边。是不是?我们同行都知道。同行可以骗外行,骗不了同行。
    今天我跟大家讲的是比较实在的问题。现在我们讲话都要讲实在的问题,不讲虚的。讲虚的没有用。讲抽象的东西没有用,必须讲具体的东西。我们观功念恩、修法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讲自己,每个人对自己,应该这样子。对别人还是应该尊重,对执事、对法师还是要尊重。这是两回事。刚才讲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不能混为一谈。居士对三宝恭敬,还是有必要的。讲问题,要这么讲。
    我们寺院的法师、执事都年轻。年轻人就要商量怎样子有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做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你只要提出来,我肯定会支持。你自己不发心,上面的人再怎么样也没办法。无论住在哪里都要发心。去学发心。不是我在这个地方发心,在那个地方不发心。一样!只要住在那里就发心。住在哪里都是我们的常住。刚才讲的,人无常,佛法常住嘛!哪里都是三宝事业的体现。这个事业不是个人的,是三宝的,是佛教的。我们是三宝里面的一员,我们是佛教当中的一员。所以我们的心要放开,要放大,你这些问题就好理解了。大家非常有善根,也是很好学,有很大的潜力。
    不能有个人主思想义,更不能有个人英雄主义。那肯定没有出路。我们要认识到僧团的重要性、团体的重要性、师法友和合增上的重要性。要很深刻来树立这样的观念,然后多向老前辈学习,学这种精神,学平常心是道,也就是安分守己的精神,安平乐道的精神;学这种对别人的尊重,对常住的护持心。这些都是需要学习的。

标签: , , ,

阅读:1,0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