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关键字 ‘义工’

10月29日龙泉日记

2009年10月30日,星期五

10月29日龙泉日记

nEO_IMG_IMG_8062

    栗子园大棚的四十几个底座都已经浇筑好了,上面也盖上了新土,一切准备就绪,剩下的就是盖塑料薄膜了,不过这个18米长9米宽的大棚需要的薄膜,可也有一定的量,寺里并没有这部分资金,寺院的情况比较特殊,一切钱款财物都是十方供养,施主供养来的钱物,是供养在哪里的,就要用在哪里,不能擅自挪用,比如施主说这个钱是供香的,那就不能拿去供灯,这个料是供养用来建楼的,那就不能拿来盖大棚。张老爷子已经去看了几次塑料薄膜了,大棚要用专用的薄膜,龙泉寺在山上,风大就需要质量更好的薄膜,估计要买这些薄膜也需要不少钱,可是如果天气冷了,薄膜就不好扣了,老爷子说这事也没法去找法师,寺里的法师都是不收供养的,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实在不行就自己拿钱去买吧,旁边的义工和老爷子说:老爷子不能一有这种情况,就想自己供养吧,师父不是让我们一个人把一件事做完做好,而是希望有一件事能够把人聚起来,形成一个共业,买薄膜盖大棚、盖茅棚都可以大家一起来做,一起来供养,不是什么事情都自己做才叫发心,三宝地是福田,何况这个大棚种出来的菜还是供养三宝地的人,现在众生福报差,做事生活很辛苦,报身不圆满,身体素质也不如古人,我们在这里做义工承事师长,是为了培福改变命运,也要给别人培福报改变命运的机会。老爷子听的笑了说:也是啊!好,让大家一起来;只是也得抓紧,要不过几天冻手了,没法干活,大棚盖不好,菜地冬天怎么供应呢? (更多…)

9月30日龙泉日记

2009年10月1日,星期四
9月30日龙泉日记
 
 
 
    含蓄的晨光,带着别样的吉祥普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见行堂前,大家身穿海青威仪地排班列队,等待入佛堂倾听师父的开示。 (更多…)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2月11日)

2008年02月12日,星期二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2月11日)

成蹊

    晚上,在丈室中……
    某甲法师:“今天照相气氛很好啊!很热烈。”
    某乙法师:“是啊,把您团团包围,需要手拉着手维持秩序。感觉您的那种风范显发出来了,大家去年还没有这么热烈。”

1

    某甲法师:“今年来的人信心都特别强,好像越往后面的人越相应。师父一出来,立刻成了焦点,其他人马上显得黯淡无光了。”
    “月亮出来了,星星的光亮就显示不出来了。”有弟子在身边,师父有时候故意不太谦虚。
    某甲法师:“就像佛经上讲的,佛一出来,帝释天就显得没光了。”
    某乙法师:“犹如焦炭,哈哈!”
    想想的确是这样,平常法师们出来,总是备受居士瞩目;可一旦师父出现,好像大家的眼里就只有师父了。今天的合影场面,可谓盛况空前,大家把师父团团围住,会场水泄不通,义工自发组成人墙,师父一行才得以“安全”返回。傍晚博客编辑组来拜访师父的时候也是一样,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师父,很多人都激动得流泪;师父给他们题字,大家又开心得像孩子一样——好不容易得到自己心爱礼物的孩子……

    2

    大家对师父有信心,当然是值得高兴随喜的事,可是,接下来师父却话锋一转——
    “要度众生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度一度人就会退心,大部分人都是一种情绪。头两三年主要是一种情绪,到了五年以后就不是情绪了。”
    某甲法师:“人家说‘佛在天边’了。”
    师父:“五年一个坎。十年是第二个坎,十五年是第三个。过了二十年就好了。”
    某乙法师:“过二十年就一马平川,没坎了?”
    师父:“过二十年还是能够保持初心,平平常常,平平淡淡,就有功夫了。要么一些老修行就会变成歪门邪道,装神弄鬼……”
    我提出一个问题:“保持初心为什么会平平淡淡呢?初心的时候不是很激动吗?”
    师父:“初心比较真诚,他的动机一般是正确的。比如刚刚发心出家,大部分人的动机是比较纯正的。但时间长了,容易忘记掉为什么要出家,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弱,搞不清楚出家的意义是什么。”
    我:“就是既保持初心,又把情绪性的东西慢慢平静下来吗?”
    师父:“就是啊。所以在广化寺我就跟他们讲,出家人就是这样子:过堂、吃饭、上殿、念经,学经,讲经!”
    某乙法师:“然后,做二十年。”
    某甲法师:“劈柴挑水,平常心是道。”
    “现在有自来水,也不用挑水了。”师父笑道,“人的心性是涵养出来的!我以前也说过,按时作息,按时学修,人的作息就有规律,靠时空把人界定下来,人的心性就容易稳定。”
    最近师父经常提稳定用功的意义,在博文中也几次写到了。可能是因为当面听到加持力大,师父的这些话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实在,因为感觉这是师父通过几十年修行得出的宝贵经验之谈。
    可是,对于“情绪”的问题,我又想到《华严经》说:“善财童子,如是随念痛哭流涕。诸善知识……”。于是我问:“想到善知识的时候,因为感动而痛哭,是否一种情绪呢?”
    师父说:“想到善知识痛哭流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也有情绪性的。”
    我:“正确的应该是什么样呢?”
    师父:“比如一些居士,刚见到善知识就非常感动,这就有情绪的成分。另外一种,他是因为善知识对自己有恩,那么一想到这种恩,感觉是不同的。”
    “像您对于圆老是不是这样?”听说圆老圆寂的时候,师父哭得很厉害。
    师父:“那肯定的。没有圆老就没有我的今天,对这一点是有一个深深的体会。”
    我还有疑问:“可是,密勒日巴尊者一听说他师长的名字就痛哭流涕,是否也是情绪化呢?”
    师父:“那不能这么讲,但他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
    有时候自己或他人在学佛中喜欢追求一种感觉、感动,经过这番对答,对于此问题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生起感动当然可以说是好事情,但是一味追求感动却不一定明智,还是要通过扎扎实实的闻思修行来努力种因才是正道。对于善知识也是如此,只有自己真正受用到善知识的法,依师的信心才不容易退转。
    一开始的信心往往是带有一定情绪性甚至盲目性的,可是,这样的信心也会有它的价值。
    师父又说:“今天博客留言组来见我,不少人发愿说要毕生留在这里。我们许多法师可不敢讲这个话,如果是这样,佛法怎么能够学得好?就好像今天来见我的那位客人,她一开始去找人治病,抱一个观望的态度,没有投入,那怎么会有效果?那种感觉是大为不同的。”
    我:“即使一开始是情绪,但是可能坚持下来就很不一样啊?”
    师父:“就像你学习英语,有第一人称、第二人称、第三人称。一件事情,如果你觉得是我自己的事情,是一种态度;认为是你的事情,另一种态度;如果说觉得是别人的事情,那又大不一样了。这是很关键的。如果只关心个人的事情,对于众人的事情、公家的事情毫不关心,那都是在学‘我’,不是在学佛了。”
    我:“的确,是这么回事。”
    师父:“那就会发生很大的问题,最后你的心就会越裹越紧,没办法打开了。”
    “信为能入,智为能度”。一开始对于师长,可能只有一种像小孩子依赖父母的信心,但依着这种信心而去努力实践、承担,就会有真实的体会,从而生起与智慧、法理相应的净信心。如果一开始就总是抱持怀疑的态度,不愿意依着善知识的教诫努力实践,便没办法获得进步。这也许就是“信为道源功德母”的道理。
    师父:“我最近都不谈虚的东西,而是谈现实、实际的问题。不是空谈依师、发菩提心,而是你通过做什么来体现,应该要有具体的事情。”
    我:“您提倡诵经,诵经的内容也很高,好像对自己来说也摸不着边儿啊?”
    师父:“诵经是最高的法门!在念的时候,心心念念,身语意三业进入经的内涵中,眼睛看耳朵听心里缘。”
    我:“而您说的空谈,是指内心跟所说的法不相应是吗?”
    师父:“这样空谈下去是不会持久的,听的人听不下去,讲的人也没有动力讲了。没有真实的功夫,没有真实戒定慧成就的功夫,不会能感染人。像本焕长老、清定上师都有口音,大家可能听不懂多少,但是他坐在那里,就会有加持力,心就被摄受了。不是说从道理到道理,从道理到道理是初学的时候,到一定程度就超越了。”
    我:“念经不也是念文字和道理吗?”
    师父:“关键你会不会念了。读书百遍,其义自现,很多经文念到一定程度就能理解。‘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你再怎么讲也不一定能讲清楚,这是个境界,需要体会。”
    想起以前看祖师传记,很多祖师都是长年受持一部经,后来就有很大的感应,智慧也能开发。目前龙泉寺办法会,每次都把诵经作为重点内容,看来师父也是用心良苦。
    某甲法师又说:“这次法会大家都很发心、很和合,方方面面都有人配合。感觉很轻松。”
    师父:“这跟你的发心有关系,你的发心比较稳,所以下面的人也比较稳定。当头儿的人很关键,心业力会影响别人。另外你对于事情很清楚,不拖泥带水。当头儿的人,应该在最适当的时机发布命令。命令发早了不行,发晚了也不行,要恰到好处。命令下早了,造成人家心理的负担;命令晚了,别人来不及准备,也会误事情。然后,在什么场合发命令,是自己亲自去发,还是转告啊,发布的方式也很重要。”
    某甲笑着说:“现在发布命令比较流行的方式是发短信。”
    师父:“发短信对个人是可以,但有时候是要靠一个公共场合的发布。比如今天我们召集博客留言组,就类似于发布命令一样。虽然不是说具体的事情,但是能够传达理念,整合大家的知见,促进大家的和合。平时也是一样,怎么样把我们的一些信息告诉大家,快速、有效、准确、全面、及时地告诉大家,这很重要。如果通过了好几个环节,就容易出问题。另外,发布命令的范围也很重要,有时候是要对整体的,有时候是要对局部的、个别的,这也要讲究方法。”

        3

      今天一天,师父总共见了七批客人和义工,光是泡茶,一大罐的水都喝完了。无论对谁,师父总是用他那慈祥温暖的笑容去面对,这笑容也是师父给大家最好的新年礼物。

(俗众弟子)寻找净土,结缘龙泉

2008年02月8日,星期五

寻找净土,缘系龙泉

1 

义工心得一:龙泉梦圆

  四天前,我由深圳辗转来到北京,参加龙泉寺的新年华严法会。
  刚到的时候,五天的车程给兴奋不已的我添了几分疲倦,终于下火车了,心中抑制不住地兴奋,我终于可以去龙泉寺了,终于可以和法师们面对面了,然而这一切在几天前我还只是在网上看看,在心中想想。
  北京的冬天实在很冷,原本在深圳做事的我,来时所带的衣服并不多,清风一吹真是冷得怕人。当寺院的轮廓在脑海里渐渐清晰 ,我俨然忘却了寒冷,一路小跑,踏上了前往龙泉寺的公交车,又是一小时的奔波,我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寺院的屋顶.它静静地伫立在巍峨的凤凰岭中,只有寺院上方五六只喜鹊在唧唧喳喳叫着。

  2

      加快脚步,小跑了几步.站在寺院门口的那一刻,真的好感动.我终于到“家”了。
  参拜完诸佛菩萨之后,我碰到一位年迈的居士,他正在打扫庭院,看到我后,双手合十,一声:阿弥陀佛,让人深感温暖。稍后,我到了寺院流通处,屋子很暖,阵阵清新的香气扑鼻,屋内静坐两位女居士,还陈列了许多念珠与经书,都是结缘品,第一次与寺院中人共处,真是有点手足无措,无奈的将手放在口袋中,顺便说了句:“天气好冷啊,呵……”她们顺势打量了一下我,一言不发坐在那里,那一刻还真让我有点困惑。
  第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夜里十点多进的寮房,那里面很暖和。原本是净人们的房间,因前来参加法会的义工很多,大和尚慈悲,收拾出来供义工们住,进去时正巧几位师兄们在研讨佛法,因为我是第一次住寺院,第一次与他们共处,所以我只有静听,不敢多说一句。
  短短四天,光是男义工就达百人之多,这给硬件条件并不是很好的龙泉寺带来了很大困难,为了解决居士们的住宿问题,寺里尽了最大的努力,尽量让义工们安住下来,并且还联系了周边的很多农户。我是住宿组的义工,工作量很大,一天下来,连续的工作让人全身酸痛,但我发自内心地欢喜。
  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有太多事让我感动,义工们的无私,义工们的坦诚,义工们的可爱……最感动的有两件事:

 3

  第一件,是年三十的晚会,为了本次晚会,我随处可见义工们精心的排练,一堂晚会下来已经凌晨一点多,看着每一个人,大到年迈,满头白发的长者,小到六七岁的小孩,他们满足幸福的笑容,更让我明白了:我的选择,没有错,我会为了自己的目标一直奋斗下去。他们每一人都是抱着同一颗心: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有句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对于硬件不是很好的龙泉寺,正是那些龙泉寺的灵魂——法师们,给了我们每一位信徒以信心和力量。
  第二件事,是今早的华严经诵读,我也参与了,宏大的场面,虔诚的礼拜,音韵优美的阵阵法鼓声,一小时的诵读很快结束了……
第一次的寺院生活,第一次在寺院过春节,第一次正式诵经,第一次……
有太多的第一次,每每震撼着我的心灵,又一次次的指引着我,短短四天,我学会了很多的事情,值得我受用一辈子。

 

义工心得二:寻找净土,结缘龙泉

 
  我与龙泉寺的缘分要提到大和尚的博客。
  跟所有热心的网友一样,博客将我与这座寺院建立起了联系,这是善果。善因是由于我对佛祖舍利产生敬畏感,于是前往陕西法门寺的官方网站瞻仰佛指舍利照片,无意间看到了法门寺住持学诚大和尚的博客,从而得知,这位高僧还兼任了北京龙泉寺的住持。
  于是我不由得双手合十惊呼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凤凰岭是北京市的风水宝地,而这里的龙泉寺就保留了一切佛门所特有的庄严清净。
  前一阵子,互联网上比较关注的辽宁大悲寺法师苦修的纪录,颇让我感动,其实这样的感动在北京龙泉寺的法师们身上也得到了体现,他们不仅保持了良好的学修品质,摒弃了一切商业化的诱惑,更重要的是,龙泉寺的法师们能将对佛法的学习,变成类似于学院教育的那种方式。借用学诚大和尚的话:在人才济济的北京海淀区,佛法人才尤为需要。龙泉寺可以比喻成佛法中的“学院派”,这里的修行更为脚踏实地,学院般的丛林生活让我找回到大学生活中的感觉。目前,我个人还没有深入其中去体会这种学习的价值,换句话说:佛法是需要终身去学习的。
  “丛林学院化”,对于寺院来讲,这是真正意义上质的改变。

4  

      我是初学佛者,刚刚皈依佛门没多久,想利用这段春节假期去学习一下佛法,梳理一下浮躁的内心,恰好中国各丛林也都有盛大的法会来庆祝新春,自己也想借助这特殊的过年方式来提升自己。
  我国今年遭遇五十年一遇的罕见大雪,南方各地都受灾,为了减少社会负担,我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留在了北京过年。
  北京市的街道,在这除夕前没几天就停止喧嚣宁静了下来。我收拾好行囊,前往龙泉寺参加“华严法会”。尘世间的净土或许也只有在此时才真正显出了它的“实相”——居然没有任何车水马龙的交通塞车,从家中赶到颐和园,再换乘前往凤凰岭的公交车,一路上畅通无阻。凤凰岭是这一路公交车的终点站,远远地就看到一座拔地而起的石头山,上书“道德”二字,据说龙泉寺就在半山腰上。

5

  有师姐问我为何不去家附近的寺院,我说要修行嘛,自然是要寻找一个比较清静的道场。她说我这样子太“着相”了。
  魏晋隐士陶潜有首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人间净土是在人们的心中,需要摒弃一切“妄想,分别,执着”,庄严净土自会现前。我很认可这首诗所表达的意境,这个道理似乎我也晓得,但为何总是无法让自己的身心放松下来、不胡思乱想呢?
我的看法比较简单,家的十步之内有三家著名的寺院,如果去这里的法会,步行即可。
  但我依旧觉得,在山林中的净土需要远行才能达到。或许,山林中的净土与人间净土我都需要。在我行路的途中,这种“寻找净土”的感受或许是在市区生活已久的我最需要去体会的。
这两日在山上住,“净土常驻”的想法在我的心中开始慢慢扎根了。

 

义工心得三:一切众生都是宝

 
  挂单完毕,我在寺院中四处溜达,熟悉地理环境。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对于当下来说,天时就是春节,人和就是同行善友,地利嘛,就需要我去溜达看看啦。我首先来到山门前,那些不了解龙泉寺的人,待看到山门后,肯定会以为这是“迷你版本的城隍庙”。这种小庙怎么会是庄严的大乘寺院呢?真是一点都不气派!不过,要是用另外的眼光去审视,那么境界则会迥然不同,应了《陋室铭》中那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龙泉寺有龙,而且是“庙不在大,佛法盛行!”我是这样看待的。

6

      正浮想联翩时,有一位年仅十多岁的男孩很和蔼地给我打招呼。原来,他是父母亲自送来修行的小居士。虽然我这个“冒牌居士”痴长这个男孩十几岁,但仔细他的神态、相貌,就可以看出这位小师兄不知比我稳重多少,这也许就是佛法的加持吧。在他跟前,我简直就像一个充满拙劣思想的猴子,还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去礼拜佛祖,后来知道跪拜方法都是错误的。
  我对佛法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完全是一张白纸,有同行推荐我看《菩提道次第广论》,这本论讲了学习佛法所经历的各个阶段,于是乎,我赶紧跑到流通处去请了一本来看,有位美丽可爱的善知识姐姐在得知我准备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时,还专门找来了两套相关的辅导光盘(好几十张)送给了我。
  后来我得知,学习佛法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需要善知识的指导。对于任何一名佛弟子们来讲,佛法僧是自己心中的三宝,乃至灵物也。对于寺院,佛法僧也是真真正正的三宝,那么,龙泉寺还有哪些特殊的灵物呢?
  其实,这里的一切众生都是宝,都是灵物。你看这些热心帮助我的善知识们,以及那些做义工的师兄师姐们,哪个不是慈眉善目一脸菩萨相?受到了佛菩萨们的启示,于是我开始用力拉耳朵,好让自己快些开窍,让耳朵变大。哈哈,开玩笑了。其实我早就听说,一个人佛法修行到达一定程度,就会变成菩萨相,这是真的。
  有山有水有树木,千年的苍松翠柏与银杏似乎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大小山林庙宇中都可以看到。不过,龙泉寺的这些植被,却给我带来了不同的感觉,这只能用一首诗来形容我的感触吧: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北京没有下雪,但我却通过植被感受到了南方各地大雪封山的那份浩瀚与凄美,顺便胡编一句诗歌:一切众生皆灵物,千年老树尤有情。

7

8

     今年是鼠年,最近还没有看到过耗子呢。不过,在佛法流通处门口,我倒是看到了两只可爱的猫咪。前面所提到的,在北京龙泉寺,一切众生都是灵物,这两只猫咪也不例外。传说十二生肖的故事中,耗子欺骗了猫咪,抢得了“甲子”的头筹。这原本应该是猫咪的位置,所以猫咪肯定非常嫉恨耗子,猫天生吃耗子,也许就是应了“恶有恶报”之说。
  我们龙泉寺这两只灵猫呢,平日里早已经厌倦了尘世间的虚名(十二生肖的排名),他们早就不感兴趣了!现在他们的爱好就是参禅打坐听《华严》。不要小看猫咪哦,他们听了《华严》之后,会非常欢喜地说道:“妙~~~~~”。
  啥时候咱也能听了《华严》之后,欢喜地说道:“妙~~~~~”那就功德无量啦!《华严经》我目前肯定听不懂,诵读的时候打打哈欠,挠挠痒痒也算滥竽充数了。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