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关键字 ‘人文/历史 受功德衣 收拾书柜 任杰老师’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8月28日)

2007年08月28日,星期二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8月28日)

成蹊

    晨,微微有些冷,早上一起身,就觉得后背透出凉意来了,似乎平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心里突然忆起,功德衣!今天是七月十六,早课后要受功德衣了!
1

    今日早课觉受较弱,麦克不太响,居士人数多,效果出不来,胳膊肌肉尚在热身阶段早课就结束了。按照事先规划,几位同学迅速布置场地,和尚的座位设在佛像左手边,其余四列拜垫,摆得整整齐齐。
    香花迎,香花请,师父很快就来了。准时是师父一贯的风格,想是他早已搭衣等候在丈室了,这边脚步声一响,他就打开门来,显出一袭红袈裟。倒是我们,反而显得拖拖拉拉。侍者说,说不定香花还没迎师父就已经下来了。有可能,以前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失误了,所以大家才比较容易提起警惕心来。
    通过羯磨,功德衣由羯磨师授与我,当那个时候,我突然感受到大家的殷切关怀,沐浴在一片佛光之中。那件功德衣不是我的,而是大众的,他凝聚着大众三月安居的功德,分明是众多因缘、众多心血的结晶,我的心中不由得凝重起来,我应该认真守护功德衣!这是我真正为大众付出的时候,这是大众所一致欢喜的事情!这件袈裟,是增长我们戒定功德,增长师友善缘的一个媒介。这件衣,昨晚交给了一个小净人,装在一个精美的盒子里边,层层叠叠地,一看就禁不住让人欢喜。小净人还别出心裁,把几株勿忘我加工了,蓝紫色的小花散在红褐色的衣上,很和谐,很搭配。里边每一层竟然也夹了很多,多么用心啊!那几株花,是前天一位义工发心去买的,他在短信里说,“一定办好,请法师放心!”当时我的心就放松下来了。他马上开车进了城里到处觅寻这种不对季节的花。结果电话一通,才意识到是我顺口说错了,把“勿忘我”讲成了“干枝梅”,大概是因为内心执着一定要买“干”花才好,否则衣会被染上色。害得他跑那么远。可他居然没一点埋怨,还非常欢喜做这件事情,让人分明感受到他对戒的一种真诚的欢喜、恭敬与信心。什么是主动配合?什么是做师所喜?什么叫孝子心?我想。
    当自己不断地换位相处,忽而上位,忽而下位之时,才会反复体会到师、弟不同缘起上的心态、不同位置上的想法。师父以前讲过:“稳重是要交给你什么事情都能够办成才行。”当时听了一怔,衡量自己,一向以为的稳重,不算数啦,现在才体会到这一点。平常讲,稳重可靠,人要“稳重”才会“可靠”,否则别人一靠就倒,就不会再靠了。行菩萨道,为众生做依怙,不可靠还能行?
 
   

2

3

4

5

    上午,师父去佛协了。
    小侍者开始一个人在师父的房间里忙来忙去,原来在拾掇新搬来的书柜呢。一位法师见了,一起进来干,接着又有一位法师也被吸引进去了,一下子客厅和书房热闹起来了。
    我忍不住把脑袋都扎到窗玻璃上看,嚯,书柜门大开,三个人排成队,几十本书已经快速搬了家了。现在它们整整齐齐,真是成效明显。只听,小侍者说:“咱们一起做一次侍者,给师父整理整理书吧。”
    那俩人又兴奋又有劲,那一套《西方思想史》丛书很快转移到了另一柜里。侍者师又讲:“干得不错,咱们不多做,就先干半个小时。”然后那些佛教文化丛书也搬了家。
    一位法师问侍者:“XX法师,书的这个摆法是师父让你摆的,还是你自己想的?”
    “是我自己想的。”
    “那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满意啊?”
    “你看摆得多么整齐,多么好看?”
    “那也是你自己的想法啊?”
    “那,师父对我有信心,我对师父有信心!”
    侍者又讲:“好感动,大家这么出力。咱们不多干,还可以再干40分钟,多积点资粮。”
    接下来,从师父房间里的一套《太虚大师全集》,好几十本,又很快搬进了书柜。
    “有一个艰巨任务,还有一些书也要搬过来。”
    “是师父指定的,还是你指定的?”
    “是师父指定的。”
    “真的?”
    “真的!我知师父心,师父知我心。”
    9:05分,事情基本已毕,结束了。
    侍者:“谢谢各位大德鼎力相助!”
    “你看,感动一个人这么容易!回向!”
    刚回向完,一位马居士送来一箱书,侍者接住打开。
    “哦,《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到,昨天书柜刚到,今天经书就到,真巧!”
    “好啊,又有资粮可集了,精装版!”  
    无限生命,同一师学,如水乳合,彼此有增益安乐住。
    甲班几位法师今天去拜访了任杰老师,大家因为忙,很长时间都没有去看过他老人家了,有人一提,都很好乐,经师父批准,下午马上动身,连最忙的“工程法师”也跑去了。旁边的人都为他们对任老的那种由衷的敬仰之心而感染。
    经过一个多小时,如约到了任老家。任老虽然已经87高寿,但仍显得很精神,看到同学们很高兴;老太太也很欢喜,70多岁了,说话总是那么慈祥、和蔼。因为都很熟悉,客气话也少了。
    同学们主动向任老汇报了最近学修状况。任老像以前一样,仍然很关心大家的学习,告诉我们应该进一步深入经藏,还鼓励我们做为出家人,要勇于承担,树立法幢;学习道次第不能只学一本书,至少要学广论和现观庄严论,才比较容易理解体会道次第内涵。
    任老看到我们比较瘦,就嘱咐我们,要多吃牛奶黄油等,加强营养。
    告别时,任老把他讲述的一部分光盘送给我们,并且说:“送给你们这些光盘,是以个人方式,送给你们个人学习的,是指导你们个人修行的,不干扰寺庙的修行功课。”他还特别赞叹师父说:“他的心胸非常宽广,不排斥藏传佛教,对藏传佛教有全面、正确的认识。”
    我们也再次祝愿他法体安康,大转法轮,希望能利益到更多的人。因为任老是一个佛教界跨时代的代表性人物,是近代佛教的一个缩影。他本人年轻时师从能海上师,专门学习藏传佛教,研究很深,又跟法尊法师学习过。现在虽然年龄高了,但还是孜孜不倦地研究著述,教育居士,培养人才。他那一腔悲心,那种内在的戒定慧的气质。,自然地从一举一动之中流露出来,给人以很大的感染。
    沙弥净人同学今日朝圣雍和宫。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