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关键字 ‘宴会,觉光长老’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6月25日)

2007年06月25日,星期一

见闻觉知 同师共学(6月25日)

成蹊

  上午,师父领我们参访了妙法寺,该寺始建于1972年,像大多数香港寺院一样是个小寺院,原来只有一栋佛殿,然而这栋佛殿却赢得了“空中佛殿”的美称。该寺首先是由洗尘、金山两位老法师发心创建的。洗尘法师是辽宁复县人,十一岁于潮海寺依照同长老出家,二十三岁诣长春般若寺定西长老座下求三坛大戒,旋赴青岛湛山寺亲近倓虚长老,结识金山法师。金山法师是山西五台县人氏,八岁投五台山尊胜寺依灵祯长老出家,后于金阁寺含空长老座下求受三坛大戒,继往北京城西正觉寺亲近辉光长老学法。与妙法寺有关的事业,凡由洗尘法师倡议者,均得金山法师鼎力支持。二师合作无间,情同手足,堪称「生死同修」之典范。一九九三年五月,对香港佛教贡献良多的洗尘法师圆寂,金山法师亦于同年十一月往生。由修智法师继任妙法寺住持。

  1

 

  洗尘老法师一生有三大心愿:一者建大道场、二者举办教育、三者广设福利。为实现前人的心愿,现任住持修智法师主持现在正在装修的弘法楼修建工作。这是一座突破传统寺院建筑思维模式的综合大楼,它集佛殿、图书馆、讲堂、办事处、停车场等设施于一身。虽然这座新建筑采用现代建筑风格,舍弃了传统的金瓦顶或金字顶,但其建筑构思仍处处包含佛教概念,例如建筑物外型采莲花造型,从正面看像毗卢帽。此外,从地面到第一层共三十七级台阶,象征三十七道品,走完三十七级台阶,就见到弥勒佛,从弥勒佛再往上走,则共有一百零八级楼梯,代表人生的一百零八种苦,走完这一百零八级,就见到八米高的释迦牟尼佛了。

   

2

 

  在给师父介绍设计理念时,修智法师告诉我们:“我们给设计师的要求是:佛殿内不能有柱子;光线要充足,尽量少用电;通风要好;所需维护保养费用低。”

  3

4

  

  回来的路上,我说:“真不容易哦,做这么大这么有气势的建筑。”
  师父说:“是的,做这种事情要有坚定不移的意志,死而不已的精神。否则做不出来。”
  “坚定不移的意志,死而不已的精神”,谈何容易啊。自己一直以来经常为自己制定一些很好的功课表,这些功课在开始的时候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不久就自然而然地没有了下文。

   晚上,我们一行参加了香港佛教联合会为觉光长老88岁生日举行的生日庆祝宴会,这是这次行程中主要的目的。宴会既欢快又隆重,既庄严又活泼。

 5 

  在宴会欢迎致辞上,观宗寺住持明义法师说:“每年农历5月16日前的几个月,老和尚就对我们讲,你们不要忙什么庆祝的事。这样我们几个执事只能私下里操作,当老和尚问我时,我就说某法师在做;当问到那位法师时,又说另外一法师在弄。这样到今天,就有了这个既成的事实。”当他讲到这些的时候,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是哦,正如师父所讲的一样,所有的老和尚的心都是一样的啊,他们所要的是什么呢?在晚宴开示致辞中长老告诉我们:“我始终认为我是个很普通的出家人,我希望的是我们的国家、香港越来越繁荣昌盛,佛教越来越兴旺发达。”

 

6 

  国家宗教局副局长蒋坚永先生在致辞中高度赞叹觉老有着“平易近人的宽厚长者风范,淡泊宁静的严以律己的风骨,广大无边的弘深愿力,慈悲济世的勇猛精进的菩萨精神。”师父赞叹觉老是慈悲的长老,是智慧的长老,是国宝。这些天来的直觉告诉我他对这些赞叹是受之无愧的,是恰如其分的。

 7  

  在首届世界佛教论坛上,觉光长老发表的名为《佛教的社会责任》演讲时讲到:做一个智者、善者、行者;保持诚心、决心、信心;发愿尽力、尽职、尽责;努力回报社会、服务社会、贡献社会。我想这就是他一生的写照,一个真正菩萨行者的生命展现,大概菩提心的内涵也不过这些吧。

  下午,师父问我:“觉老这个人很慈悲吧。”
  我说:“是哦,心胸很大,很谦虚。听说他见本焕老和尚时还会磕头。”
  师父说:听说昨天还专程到机场接蒋局长。”
  是哦,他们都很谦虚,心胸都很大。今天75岁的智慧长老见到觉老时,马上顶礼。我想很多时候,我们的膝盖太硬了,这些人的成就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刚到香港的那一天,我问师父:“这样的活动到底有没有意义啊?”
  师父说:“又不是他要搞,是他的弟子们要搞的。”
  我说:“怎么讲?”
  师父:“弟子要表达对师父的敬意;寺院要透由活动来凝聚共业,进一步引导居士;政府人员借这个机会表示对佛教的支持。”
  我说:“还有这么复杂,看来他们这些人和我们不一样?”
  师父说:“本来就是。比如象觉老、本老到这个程度了,要钱干什么?要名干什么?还不是是为了社会,为了佛教。”
  我说:“这些与个人的持戒有没有关系?”
  师父说:“当然,比方说晚宴,这都是国际惯例,你以为这样的饭吃起来很舒服,能产生什么贪染?唉,麻烦的是你们太不了解。”

  在晚宴上我见到了很多的名人,比方说旭日集团的董事长杨钊居士、香港理工大学的校长潘宗光居士等,还有几位我叫不出名字的人,有头有脸的人。看他们和师父在一起时的样子,应该都是老朋友了。他们谈话往往直接进入主题,完全没有世间那种交际式的问候。

 

8